第八百二十八章 永无止境的生化危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二十八章 永无止境的生化危机

    一  李维特三人终于与我们汇合,在知道他们遇到的仅仅是求生之路而且最终bss还是个傻缺之后,所有人都大笑起来,一时之间把紧张的气氛也冲淡了不少。Ω Δ看书 阁ΩΩ

    “现在三个都齐了。”在tank被杀死之后,门上的最后一个凹槽也亮了起来,这代表,条件已经全都具备,已经可以开启大门了,但是直到这个时候,我的解析系统依然无法穿过大门看到后面的景象,真奇怪,这大门并不是什么可以隔绝xìn hào的材料,“准备好了吗?”

    “来吧,让我们看看这大门之后隐藏着的到底是些什么鬼东西。”所有人一起走了过来,跟我一起拉住了大门最下端的狭长把手,用力把大门往上抬,大门居然比想象之中要轻很多,没费什么力气就被抬了起来,紧接着,刺目的白光晃吓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狗眼。

    这下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刚才我的解析系统对于大门之后的东西一点都看不到,原因就是大门之后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有和无的概念,因为,大门之后的,是……

    “时间与空间的尽头……”我看着闪耀在半空的白球,阻止了所有人的靠近,“别触碰那东西,碰到的一瞬间就会被封印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那是普通人不依靠神器就无法逃离的地方……”

    “那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茜娜听不懂什么时间与空间的尽头之类的奇奇怪怪的话,连她都是如此,其他人就更不要提了,“能不能麻烦你用人类的语言来介绍一下?”

    “这是一块时空碎片,它属于时间与空间的尽头,具体的你们还想让我怎么解释?”但是他们听不懂我也没办法,这种事情牵扯到太多的东西了,想要跟他们解释清楚就先要把他们的三观扭曲掉,然后再导入幻想乡的三观,剩下的事情才能继续,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恕我拒绝。

    “所以呢,这跟这里的一切又有什么关系?”伍德揉了揉被强光晃得有些刺痛的眼睛,“这些丧尸,怪物,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就是这东西咯。”说到底,这块时空碎片就是一切的起因,“时空碎片本来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但是它现在却在这里,它的存在本身就影响了这里的时空稳定性,导致时空发生扭曲,造成了这一切。”

    “听不懂。”

    “好吧,就是说这些丧尸和怪物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从别的世界里被直接转移过来的,所以这次没有感染源,没有规律,甚至还出现了很多在各种各样的原作里并没有出现的东西,都是因为时空被扰乱了,多个时空之间相互影响导致原本的数据也出现了问题。”我之前还在奇怪这里的病毒是从什么地方爆发的,到头来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之前那个邪神那么弱鸡也是因为……”佐伊终究接触这些的数量最多,好像明白了一点,“因为邪神是高层次的存在,时空错乱并不能将完整的邪神还原出来。”

    “没错,就是这样。”维罗妮卡的出现,邪神的菜鸡化,丧尸那不科学的进化速度以及其他的一切都是源于这个原因。

    “那为什么错乱的时空都是怪物呢?”吉尔不理解,如果说有很多的时空错乱,那么不应该只出现丧尸和怪物才对,“我们虽然跟游戏里的人物差不多,但是我们可是有之前的所有记忆,我们不是从别的时空被弄过来的。”

    “这是当然,你们只不过是受到了一丝小小的影响而已。”我解释着,“之所以出现的全都是这些东西是因为这块时空碎片的潜意识,我来问你们,如果你们被突然扔进一个陌生的环境,你们最先想要保证的是什么?”

    “安全。”吉尔回答,“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是我会先想办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就是了,这块碎片虽然没有完整的意识,但是它也会这么想,所以它选择性的弄来了一大群没有大脑但是能力强悍的部队以及这样的奇葩建筑来保护自己,结果就是……丧尸泛滥了,怪物翻天了,军队爆炸了,而我们来了。”

    “那么解决方案呢?”赛斯举起了shǒu qiāng,对准了碎片,“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

    “没有用的,子弹对于这玩意毫无用处,在接触到的一瞬间子弹就会被转移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四季映姬必须请我吃饭,如果不是我在这里,其他人是无法解决这种问题的,即使人类的军队没有被打退,而是进攻到了这里,对于这块碎片也只有束手无策,“必须用极高的能量冲击对它进行作用,才能摧毁这块碎片,不过好消息是,摧毁了这块碎片之后,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都会消失,包括外面的那些怪物。”

    “等一下,全部消失?”李维特重复了一遍,“那么这里……”

    “对,这里也是受到碎片的力量才形成的,所以在碎片被破坏的一瞬间这里的一切建筑都会消失不见,我们都会被关在地下。”说着,我在一行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召唤出了魍心剑,“所以我有个折中的办法,你们先离开,让我来解决。”

    “果然你不是一般人……”看着我手上突然出现的魍心剑,再加上我的话,对于碎片的了解以及之前发生过的一切,谁都能看出来我的异常之处了,“看来我们是没有再次见面的机会了。”

    “就是这样。”我扔出一个小型xìn hào器,“你们一到达地面,就按这个,我就会开始行动,然后这的一切就都消失了,明白吗?”

    “如果我们发现外面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我们会回来找你的。”比尔摘下自己的绿色贝雷帽,朝我行了一个致敬礼,“我们走吧。”

    “那是不可能的,该让这一切结束了。”我没有回头,但是我知道,在比尔的带领下,有六个人相继离开了,只剩下维罗妮卡和茜娜还留在这里,“你呢,你还想说什么?”

    “你这样让我怎么写报告呢?”茜娜摊着手,“这一切都是要写到报告里的可是……这些有根本就没办法写,写了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至少你知道真相了,至于其他人信不信,谁在意呢?”茜娜可是跟异型细胞那种东西战斗过的人,其实她早已接受了这一切,只不过,这次跟异型细胞还是有些不同,她无法肯定那些更上层的人也会相信,人类就是这样,很难去相信一些自己没有亲眼见过的事物,但是常常,当他们亲眼见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说的也是,那,你们两个保重了。”茜娜摆了摆手,转身走向了升降机,“我不得不把你们写进报告里,不过我觉得没人能找到你们了,对吧?”

    “没错,除非我想要被人找到,不然,没人找得到我。”静静地等待茜娜也离开,整个空间里只剩下我和维罗妮卡,“呼……好了。”

    舒了一口气,我却将魍心剑收了起来。

    “你不是要破坏这碎片吗?”在周围没人了之后,维罗妮卡才终于开始说话,“那你现在又把wǔ qì收起来算怎么回事?”

    “那只是一个借口,懂吗?这东西摧毁掉实在太可惜了。”我直接伸出手朝碎片抓了过去,在维罗妮卡的一声惊呼之后将其稳稳的抓在手中,“怎么,很惊讶吗?其实没必要,单凭一块时空碎片的时空力量还无法影响到我。”

    法则抗拒系统,可以说是这些东西的天然克星,这碎片并不是整个时间与空间的尽头,还没有能突破我系统的力量,我会把这碎片带走,然后,这东西就该交给四季映姬,让她去头疼了。

    “一天时间已过,我的宠物也被托运走了,万事俱备。”只要我带着这块碎片离开这里,回到幻想乡,这里因为这碎片而出现的一切就会消失,“该走了,过来,抓住我的手。”

    左手拉着维罗妮卡,右手拿着碎片,我发动穿梭次元,离开了这上帝压狗,同一时间,上帝压狗中所有的异常之物,全部消失了。

    再次出现时,我们已经身在是非曲直厅,我们的突然出现还吓了四季映姬一大跳。

    “情况怎么样?”四季映姬刚一看清是我就立刻追问了起来,“我为了这件事已经把幻想乡里的事情都推掉了,你现在回来就代表该有个结果了吧。”

    “当然,问题出在这块时空碎片上。”我一松手,碎片自己悬浮在了半空,它依然试图从别的时空中拉一些东西过来,但是在这是非曲直厅里,它完全掀不起风浪,“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处理了。”

    “这东西可不简单,就算是我直接碰上也会受影响,我得联系一下其他部门……”四季映姬正说着,就看到小町风一样的跑了过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装甲晃来晃去,“小町,在这公堂之上,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不不不不不是……是因为……因为……”小町正要说话,一抬头却又看见了我,“啊,您也在啊,那就好了,幻想乡全境爆发了生化危机,局面已经难以控制了!刚刚八云紫联系我,让我无论如何想办法从映姬大人这里把您找回来。”

    “幻想乡里也能爆发生化危机?”我都要吓尿了,“什么情况!”这句话是对着四季映姬问去的,然而我得到的回答只是一张天然呆的脸,“哦,对了,你从昨天开始都没干活……小町,你来说!”

    “是,幻想乡里很多人突然都跟疯了一样袭击其他人,被咬的人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甚至连风见幽香都无法完全抵抗这种奇怪的感染!”小町的说法让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风见幽香的意志都无法完全抵抗,这可不是一般的情况。

    “伤亡数量呢?”然而最让我揪心的还是这一点,幻想乡里的人口本来就不多,而一般最为低级的生化危机中的伤亡率也绝对超过百分之六十,幻想乡可经受不起如此的冲击。

    “呃,被咬的人很多,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死亡的。”然而,小町这一次的回答却让我更加的迷糊了,“那些发疯的人并不去撕咬其他人,他们只要咬到其他人就会立刻另寻目标,跟外界diàn yǐng里那些生化危机完全不一样,现在八云紫她们正试图将发狂人群打晕限制起来,等待八意永琳的解药研制。”

    “跟外界情况完全不一样啊……”这些发狂的人居然可能被打晕,那就代表他们的大脑和灵魂并没有受到实际的损伤,像外界那些被感染的丧尸是不会出现被打晕这种选项的,眩晕是只有大脑正常工作,灵魂正常存在的生物才会存在的生理反应,“为什么我之前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因为你在外面,我不想什么事都来打扰你,但是这一次是我判断失误。”文文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这些话之后再说,红魔馆好像传来了不太好的消息,你能先过去看看吗?”

    “我马上去。”事到如今,不是讨论责任的时候了,“小町,送我们过三途川,然后,你能暂时先给我帮帮忙吗?”

    “了解。”

    当我们三个人来到红魔馆的时候,发现情况比我们想像之中更遭,红魔馆主体的很多地方都开了大洞,钟塔已经坍塌,到处是火和烟,咲夜,美铃,帕琪和小小魔都站在红魔馆的大门之外,蕾咪也在地上抱头蹲防,唯独不见芙兰。

    “到底怎么了?咲夜,你来说。”红魔馆里依然还在传出打斗的声音,时不时的还会有砖块从红魔馆的破洞上掉下来,“芙兰呢?”

    “mèi mèi大人突然把我们所有人用莱瓦汀轰出了红魔馆,然后就把大门关上了,大xiǎo jiě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咲夜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