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目标确认,开始介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章 目标确认,开始介入

    我所庆幸的不是别的,正是跟这胸前的装甲有关系,幸好今天蕾咪不在状态,否则要是让她看清楚了维罗妮卡胸前那两坨赘肉,维罗妮卡今天是别想离开红魔馆了,就算是到现在,我也得尽量让维罗妮卡避开几个人,像是穷鬼王灵梦,陷阱大神(经)帝,不动neet辉夜之类的,要是让她们看见维罗妮卡这两团脂肪,那是要哭出尿来的。看书阁Δ『ksnhu『

    不过说起来,同样是平胸阵线联盟的成员,芙兰和诹访子还有萃香好像对于这件事就完全不怎么在意,萃香好理解,不过……嘛,这种事情也无关紧要,说起来萃香勇仪神奈子她们三个现在应该还在永琳的病房里住着,倒是也少了不少麻烦,如果她们也被寄生了,以那种身体胡乱huó dòng肯定是要出事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三个人雷厉风行的赶到了避难所,虽然还没有完全建成,但是墙基已经完成,足以防止一般人进出,而此时这里的地上躺满了被捆起来不停挣扎的人,甚至我在其中看到了一些老朋友,而此时永琳还在一边的桌子上满头大汗的进行测试,表情诡异。

    “永琳,别瞎忙了,没有用的。”我上去打断了永琳的研究,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把她转了过来用力晃了两下,“喂,听到没有!保持清醒!你有点魔怔了吧!”

    “啊?”永琳仿佛突然惊醒一般,一拳就朝我的脸打了过来,然后在还差三公分的地方停住了,“什么啊……是你啊,吓死我了……”

    永琳剧烈的喘着粗气,手都在颤抖,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没看到过她这幅光景,解析系统显示永琳现在的情绪为紧张,焦虑,恐惧还含有其他的一些,总之这种心理状态已经完全不适合工作,但是,我真的不觉得永琳会变成这样,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才是永琳的风格,除非……

    “你也被咬了?”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这个,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永琳的精神变得如此的脆弱,那恐怕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她在极其巨大的工作压力之下还不得不与脑子里的入侵者对抗,“回答我!”

    “知道吗,每个人被咬之前,都觉得自己能抵抗这种侵蚀,但是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永琳后退了两步,坐在了椅子上,“你说我的瞎忙没有用,那么你又找到了什么方法?”

    “我确实找到了。”我伸手进亚空间超级仓库,然后掏出了一物啪一声扔在了桌子上,那是一具尸体,芙兰的尸体,在我离开红魔馆的时候在完美芙兰的默许之下偷偷塞进包里的,“现在我就告诉你他们发狂的真相,还有为什么你的药总是没有用。”

    伸手拔出波动jun1 dāo,我直接给桌上的芙兰尸体做了一次开颅手术,当我打开她的头盖骨的时候,一个跟我之前吐出来的东西一样,但是大小要大上好几倍的寄生生物映入我们的眼睛,那寄生虫到死都紧紧的抓在这个芙兰的大脑上。

    “寄生虫?可是……”永琳刚想说她对所有人做了全套的检查也没有发现这些所谓的寄生虫,但是她同时也能想到,这是唯一能解释她的药为何总是没有效果的dá àn,“这些东西难不成可以隔绝探测吗?”

    “就是这样,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它们确实有这个能力,就连我的解析系统都发现不了它们的存在,要不是我也被咬了一口,我也发现不了。”永琳没有发现寄生虫的最大原因是他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切开被寄生者的身体到处看,只能通过仪器sǎo miáo,而如果不是我被芙兰咬了一口,那么我的结果可能会和永琳差不多,什么都发现不了,所以总的来说,我还是挺xìng yùn的,我的xìng yùn在与对自己的身体了若指掌,而不像永琳幽香她们即使被寄生虫入侵也察觉不到。

    “你看上去可不想被咬了的……不过你总是这么lìng lèi。”永琳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但是这样一来,想要救他们回来,就得给他们做开颅手术,摘除掉那些寄生虫才行,但是你知道的,这不是谁都能干的,在整个幻想乡里能做这种事情的也就只有你我加上优昙华三个人而已,根本就来不及。”

    “说的没错,而且如果是进行那么多连续的开颅手术,我都没信心保证自己不会出错。”开颅手术对于医生来说不算什么,但是那是指单次手术,如果是连续几千次,就算是机器都无法保证不出错,更何况这还涉及到每个人的大脑以及被寄生的方式都有不同的问题,就更加不能轻易行事,“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这么做,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把她带来。”

    “我?”美铃指着自己的鼻子,飞快地摇了摇头,“不不不不,我可也就能处理一点跌打损伤,您让我来这个我可来不了。”

    “别忙着拒绝,我可不是让你来进行手术。”我随手扔出一块砖头,“不许碰到它,但是也别让它落地!”

    “啊?哦!”美铃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还是举起了一只手,很快,那块砖头就停止了下落,浮在了半空中,“然后呢?”

    “没了,就是这样。”美铃的能力是控制气,这也是她能让砖头悬在半空的原因,同时,也是我所做的打算,“我想让你用气打进被寄生者的身体,刺激那些寄生虫从而让它们自己从大脑上滚下来,就像你现在做的一样。”

    “这……我没试过啊。”美铃一收手,砖头掉在地上摔成了好几块,“我从来没有把气用在大脑附近过,我不知道会不会造成一些……”

    “这就是我们现在要搞清楚的事情,正好这里有一位现成的志愿者。”我后退一步,把永琳推了上来,“来,试试吧,还有,维罗妮卡,你的任务就是当那寄生虫从永琳的嘴里钻出来的时候解决它。”

    “嗯,我喜欢。”维罗妮卡咧开嘴笑着,猩红的小舌头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快点,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好吧,我试试……”美铃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今天是跑不了了,“那,可以吗?”

    “你做就是了。”永琳倒是一点都没有退缩的意思,“来!”

    “好!”美铃来到了永琳身后,双手同时按住了永琳脑袋的左右两边,“气息……灌注……集中精神……思绪同一……找到你了!给我出来!”

    “啊啊啊!!!”永琳突然惨叫起来,两只手死死地抓住她唯一能抓住的东西,就是一直等待投食py的维罗妮卡胸前的那两坨装甲,然后,惨叫的人又多了一个。

    这一过程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永琳的眼睛突然睁开,嘴巴也开始张大,或者说是被什么东西给撑开了,渐渐地,几根触须首先冒了出来,扒在了永琳的嘴角上,永琳眉头突然一皱,一把抓住了那两根触须用力往外一拉,一只寄生虫带着大量的血液被强行拉了出来。

    维罗妮卡一把抓住寄生虫,往嘴里一扔,紧接着就是咔嚓一口,嚼的满嘴都是些不忍直视的东西,当她咽下去之后,她的感染率从百分之二十三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五。

    “咳咳咳咳……”永琳蹲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声的咳嗽着,唾液混合着血液被她不停地从嘴里吐出来,“不行……这个办法也……不能对一般人用!”

    “那就没办法了……”我示意美铃扶好永琳,揉起了自己的太阳穴,“这也不行……那应该……寄生虫?阿尔法寄生虫?”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另一种寄生虫,也是我刚刚经历过的阿尔法寄生虫,而无论是我还是原作中的小川剑,毁灭阿尔法寄生虫用的都是同一个办法,消灭虫母,“如果这次的寄生虫也有虫母那种东西存在的话……”

    “存在的。”维罗妮卡突然接下了我的话,“在我吞噬了一只寄生虫之后,我现在似乎隐隐约约的产生了一点感应……有一个主意识在……那边……”维罗妮卡伸手指出了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是魔法森林,“在那边,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我能感觉得到!”

    “魔法森林吗……好,我们立刻赶过去!”我接通了通讯,在极其广泛的范围内发布消息,“呼叫所有依然还没有被控制的作战部队,我们已经发现对方母体可能存在的位置,所有有条件的部队立刻前往魔法森林,记住,量力而行,完毕!好了,我们走!”

    “等等!”永琳从地上支撑着站了起来,“我跟你们一起。”

    “你这个样子还能继续吗?”其实我更希望永琳留在这里休息,她已经支撑太久了。

    “也许就像八云紫那老东西说的,我老了吧,但是,老了,并不代表就过时了。”永琳又吐了一口混着血丝的唾液,揉了揉眼睛,“走吧,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也许你会需要我的。”

    “好……”

    没时间浪费了,我在维罗妮卡下巴脱臼的表情中变成了索德布雷加,然后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永琳,你带着点美铃。”美铃现在虽然已经克服不能飞的缺陷了,但是飞得依然不够快,没办法跟上我的平均速度,永琳虽然看上去很虚弱,但是真要飞起来还是她比较快。

    魔法森林。

    “是这里吗?”我低头问被我抱在胸前的维罗妮卡。

    “不是,还在更里边。”维罗妮卡回答,但是再往里就到再思之道了,我正想着可能的位置,下面的森林里突然传出打斗的声音。

    “xìn hào……这是?”我立刻打出下降的手势,然后全速下落,很快,我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天子手中的绯想之剑居然被米斯琪单手抓在手里,而米斯琪的另一只手却在抓向天子的脸,天子虽然全力往后移动,但是还是被米斯琪的长指甲在脸上留下了三道血痕,而在另外一边,莉格露居然骑着衣玖暴打她的脑袋。

    “米斯琪和莉格露在战斗上压制了天子和衣玖?”这一幕让我难以置信,但是又确实发生了,我放下维罗妮卡,正要上前,解析系统却又捕捉到了其他的xìn hào,“你们去帮忙,我去那边!”

    将眼前的景象交给永琳和美铃处理,我三步两步跑过了三四百米的距离,来到了另一边,在这里,露米娅正在疯狂的发射一大堆黑雾一样的小球,小球击中之处,草木枯萎,土地,而在露米娅攻击的方向,一大三小四个身影正在狼狈地躲闪着,冈崎梦美和三月精。

    冈崎梦美和桑妮时不时地发出一些魔力飞弹和金色光球来抵消黑色球体,但是数量却差的太远,而剩下的露娜和斯塔基本可以拿个最佳啦啦队奖。

    难以置信,米斯琪莉格露和露米娅这三个小家伙居然在被寄生虫附身之后潜力爆发了,但是不算露米娅,米斯琪和莉格露就算是潜力爆发又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不容我多做思考,我冲进了双方对射的中心,魍心剑挥动将靠近的黑色球体全部击落,但是,在我没有完全注意到的一个位置,一颗黑色球体突破了我的剑网打在了我的左腿上,然后,居然就这么消失了,与此同时,一丝淡淡的能量从我被击中的位置一路上游,最终钻进了我的脑子里。

    “因为是黑暗之力,所以被黑暗之种吸收了吗?”心里这么想着,我手下完全没有减慢,一记爆步冲到了露米娅身后,化掌为刀对着脖子一切,露米娅就仆街在地晕过去了,“好了,你们四个最好立刻回你们的树屋里躲起来,暂时先不要出来!”

    “好,好。”冈崎梦美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她的魔力总量并不如何高,主要是依靠大量的魔法道具,然而看得出来她今天完全不在状态,“快,我们离开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