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无事故革新,645(划掉)625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二章 无事故革新,645(划掉)625年

    清爽的洗了个澡,冲了冲身上的酒气,我打着呵欠从浴室里走出来,正遇上维罗妮卡往这边走,说起来我家又该扩建了,再这样增加人口,房间可就不够用了。

    “你要是洗澡的话注意一点,我刚刚把沐浴露洒在地上了,我可不想明天在报纸上看到有人在我的浴室里跌倒摔断了脖子。”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提醒了她一句。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不中用,对了,你的大老婆好像有心事,一直待在阳台上,我的建议是最好过去看看,不过你也可以当我没说。”维罗妮卡脚步没停,但却带给了我一个重要的消息,“顺便一提……那个冰妖精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太友好。”

    “这一点我可以解释,因为平胸而论,她完全没有胜算,所以……过两天应该就好了。”告别了维罗妮卡,我动身前往阳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彼岸居经过多次扩建,规模早已和从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虽然这么说,二楼以上的空间我却很少进入,更多的时候,我会留在一层或者是地下。

    文文正趴在阳台的护栏上,默默地看着外面的竹林,晚风轻拂过她的短发和羽翼,连带着她帽子上的六个白色绒球也在风中飘荡着。

    “在想什么?”我靠在了她旁边的护栏上,漫不经心的添着话头,“时间可不怎么早了。”

    “我失误了,不仅仅是行动上的,还有判断上的,我以为我们能控制局面,但是结果,还是要靠你来解决。”文文目不转睛的盯着阳台之外的竹林,“我在想,如果我早些联系你,让你知道这里的一切,是不是事情就不会变得这么糟糕?”

    “也许,但是那也仅仅是想法而已,没人知道那么做会对结果导致什么影响,但是很有可能……外界会被毁灭吧。”如果我提前知道了幻想乡的事情,也许我会放弃探索外界,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我不会说什么你的决定没有错这种谁都不会相信的屁话,那是安慰人用的,而我从来不安慰人。”

    “我知道,你说过,安慰是无法让人吸取教训的。”文文右手食指的指甲轻轻刮蹭着阳台的扶手,“所以呢,你要说什么?”

    “我想说,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判断失误了吗?”文文的判断确实失误了,但是幻想乡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这说明了什么呢?“八云紫,如果她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她也可以直接联系我,但是她没有,直到我回到是非曲直厅,才得到这里出事的消息,她也许是想在不依赖我的力量的情况下解决问题,但是很明显,她失败了。”

    一直以来,幻想乡似乎有些过度依赖我的力量了,这一点八云紫比我更加清楚,也更加抗拒,她绝对不会允许幻想乡必须依赖我才能存在的那种情况发生,所以这一次,她肯定是想要靠自己来解决,为此她不惜请求永琳的帮忙,只可惜,她这一次失算的更加厉害。

    “这次判断失误其实是必然,懂吗?”吹着寒冷的夜风,我感觉自己身上的热度正在快速的流失,“你们对于这种事情的概念全部来自于生化危机,你们看到这种情况就只会想到病毒,而我却经历过忍者之刃的世界观,寄生虫,你们想象不到的东西我可以想到,换句话说,这次的事情能不能解决完全与力量无关,仅仅在于这一点而已。”

    “所以你想说……这一次的事情本来就只有你可以解决,也只有你有能力解决,是吧?你不觉得这样太过于自大了?”

    “我自大是因为我有自大的资本,因为你们都想不到,就这么简单,所以……我最开始想说什么来着?”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一件事,你是个傻逼。”

    “哦,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我他妈居然爱上了一个傻逼,哈。”文文叹了口气,“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这个傻逼不会真的把家里的床弄得跟春运一样。”

    “那种话听听就算了,谁要是真的敢那么干,nie-bat在等着他呢。”工口是男人的天性,但是这不代表……男人就有当人渣的资本,事实上,一个人到底是不是人渣,不在于他找了多少个老婆,而在于……他想找多少个,“降温了,回去了,我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你看上去确实很疲惫,是不是肾透支了?”文文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个画着骷髅头的小**子,“男人要肾好,就要喝肾宝,一**提神醒脑,两**永不疲劳,三**长生不老,欧……耶!(拧开**子)吨吨吨吨……肾宝……味道好极了……(倒)”

    “哈……”我一把接住文文那毫无保留的直接倒下来的尸体……咳,身体,舌头不利索了,抱起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就这么相信我会接着你吗?真是……有些时候,可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自己啊……”

    ------------------------------------------------

    “你忘了?你从幻想乡去外界的时候,你还是保外就医期间呢。”永琳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确实还算是个病人呢,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外界玩的太high,我已经完全不觉得难受了,“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好了,要在检查一下吗?”

    “不,不用了。”

    几天后,人之里的重建工作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中,没人注意到,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多了一间奇异的建筑物,直到两个星期之后人之里重建完成,很多人在发现这个地方的不同之处,这里,可能是幻想乡里目前唯一有海水的地方。

    “很好,那么现在我隆重的介绍我们人之里的四位新成员,蟒蛇恩爱狗克里斯和克莱尔!虎鲸亲子档艾达和威斯克,鼓掌!”没错,这里在我的要求下被建成了一处水族馆,主要就是为了我拜托四季映姬带进来的两头虎鲸,至于克里斯克莱尔这两条小蟒蛇,它们完全不占什么地方,所以并不用再专门的准备地方,再说,它们和两头虎鲸的关系也不错。

    水族馆的开幕式同时也是今天宴会的起始,虽然天气寒冷,但是今天的人之里却是火热异常,在介绍完了我的新宠物之后,就轮到了维罗妮卡,再接着,就是毫无保留的狂欢。

    酒过三巡。

    “哈哈哈……嗝……我跟你们说……当时我还是个丧尸的时候……”维罗妮卡喝的满面通红,自己组了个小圈子诉说着她自己在外界的经历,虽然她的实力低,但是架不住当时她所面对的对手更是一群蠢蛋,所以,虽然在我听来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但是观众还真是不少的样子,其中就包括已经将所有人格全部重生的芙兰,但我隐约感觉芙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次真是意想不到啊……”人之里未完工的护城墙之上,我背靠着城垛子,手里端着一杯可乐兑雪碧八比二,“偏偏在我离开的时候,发生这种事情……”

    “我也没想到……”在旁边的城墙缺口上,铃仙的双手手肘支撑在墙上,看着人之里之外的夜景,“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罪魁祸首居然是那颗被师匠切下来的瘤子……如果当初能用心处理一下的话……”

    “那是不现实的,铃仙,生活没有如果,让时间倒流是上级神灵都很难做到的事情。”让时间倒流和从现在回到过去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会对历史产生难以预期的影响,而后者本身就已经被写在了历史之中,就像那句老话,在单一世界线上既定的事实无法避免,“好在这次的后果严格计算起来已经算是很轻微了。”

    “没有死亡的人呢,受损情况也仅限于物质上的,但是……”铃仙转过头来看着我,“这件事真的就能这么简单的过去吗?这次的影响范围和过程都太过火了,很难说……会不会给大家的心里留下某些阴影。”

    “放心吧,幻想乡的诸位,没那么脆弱,即使是不利的状况,他们也能坚忍的活着。”这次的事件毫无疑问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要说形成阴影,那还没那么严重,“说到底,这次也不过就是虫子惹的祸。”

    “您今天怎么改喝这种东西了?”铃仙看着我手里的可乐兑雪碧八比二,“这不像您的风格,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有啊,理由就是……我今天突然想换换口味。”我一口将杯子喝了个底朝天,随手往城墙外面一扔,“今天我要早点休息,你不会相信我在外界都遇到了一些什么鬼。”

    “反正不可能是住院的鬼。”铃仙的头慢慢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们谁都没动,默默的享受着这温馨的一刻。

    迷途竹林,永远亭,住院楼病房。

    “啊啊啊啊啊!!”萃香狠狠的把拳头往枕头上砸,“我要去宴会!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安静!说得好像你在这里发脾气就能出去一样,别忘了,你现在是重病号,你真的打算半年之后就撒手人寰吗?”勇仪看看自己的老朋友,又把目光放回了手上的书页上,“不是给你买新书了吗,就不能安静一点,让我先把这本《人性的证明》看完吗?”

    “说是这么说……外面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你不是也知道了吗,那么大的事情,居然没人出事,信不信,肯定又是秦钺炀在背后推波助澜。”萃香放过了自己那倒霉的枕头,“只有他才能在那种时间里把事情解决的如此……完美,想想我们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哪次解决之后不是惹得一身骚?”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勇仪走到门边反锁了房门,神奈子去食堂吃饭了,这时候病房里只有她们两个人。

    “站队。”萃香回答,“秦钺炀和八云紫迟早要分道扬镳,到那个时候,你站哪边?”

    “站队?呵,这东西我可不懂,我只知道战队。”勇仪嗤笑一声揉了揉鼻子,“特摄里的战队说白了使命都一样,不是拯救世界就是跟各种遮着半个猪脸的魔王或者是露着肩膀头子的老娘们打架,没什么新意。”

    “你别岔开话题,我就问你,如果是你,你选谁?”萃香不依不饶。

    “我会选八云紫,别惊讶,我这么选择不是因为秦钺炀有哪点不好,而是……他有一个最大的弱点,他对于敌人很残忍,但是对于自己人太仁慈了,这就让他注定是一个将才而非帅才。”勇仪对萃香分析着,“一个无法背负起他人性命的人是当不了统帅的,他做不到让自己人去送死,这就是他最大的缺点。”

    “这一点他跟我说过,他过去背负的性命太多了,所以他后来的选择是成为一个雇佣兵,为自己而战。”萃香摇了摇头,“他不是背负不起,而是……已经过量了吧,不过归根结底没什么区别,所以我也不会选他,除非……”

    “除非他到了那个时候还是能拿出完美的方案,让一切都以最好的结局结束……”

    人之里,回到了宴会会场上的我并不知道病房里发生的一切。

    “老秦,你来说,啊,同时有两个老婆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几个村民醉醺醺的跟我侃起了大山。

    “得了吧,你们想听什么?”话说到这,我也不介意说一说我自己的看法,“其实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最多算是水到渠成,我就这么说吧哥几个,男人啊,都希望自己能交女朋友,交无数个女朋友,都希望自己的床上弄得跟他妈春运似的才好呢,但是其实呢?那样其实没什么意思,如果你的人生就仅仅是为了推完这个推那个,那你是投错胎了啊,你应该投胎当推土机啊。”

    “哈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来,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