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先代巫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一章 先代巫女

    “好像是你先打岔的,不是我磨叽。”说是这么说,我们三人还是回到屋子里坐好,“你们有没有注意过露米娅头上的缎带?”

    “没啊。”魔理沙率先回答,虽然抢答也没有奖励,“那缎带有什么问题吗?”

    “你呢,灵梦?”我又看向正主。

    “没注意过,怎么了?”灵梦也表示没注意过。

    “我检查过那缎带,那其实是一张灵符,而且上面的灵力波动跟灵梦你很相似,虽然肯定不是你的灵力就是了。”我表示那灵力十有**跟灵梦有关系。

    “我?你没搞错吧。”灵梦表示难以置信,“博丽的巫女的灵力是很特殊的,不可能有类似的灵力存在。”

    “但那灵力就是很像,而你又没有任何的印象,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是上一代博丽巫女的灵力?”没错,我从来都不觉得那灵力跟灵梦有直接的关系,我一直都在怀疑以前的博丽巫女,露米娅的存在不怎么久,但也有可能跟以前的博丽巫女有交集。

    “阿妈?”灵梦楞了一下,“不……不可能的……没有理由啊……”

    “阿妈?上一代博丽巫女是你妈?”请容我笑一下,博丽巫女都是英年早逝,而且根本没机会结婚,难道灵梦还能是自攻自受生出来的?

    “我是阿妈收养的孩子,八云紫把我带来,作为这一任的博丽巫女培养。”灵梦解释,“但我不记得阿妈有接触过露米娅啊。”

    “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以前我爸带我来神社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大姐姐,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往她身后躲的那个?”魔理沙突然想起来上一代博丽巫女的样子了。

    “啊,对,那就是阿妈。”灵梦和魔理沙是发小,这件事我早就知道,只是不知道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有这么一出。

    “她现在在哪?”幻想乡缘起中并没记载先代博丽巫女的死亡记录,这点很奇怪,因为在历代的巫女中唯独这一代没有死亡记载,“我没见到她的死亡记录,她可能还活着。”

    “不知道。”灵梦摇摇头,“阿妈在六七年前就失踪了,自那之后再也没人见过她,就连八云紫也说不知道她去哪了。”

    “你相信吗?八云紫会不知道博丽巫女的动向?”不得不说八云紫的借口真是拙略,这种借口只有琪露诺才会相信。

    “我不相信,但八云紫隐瞒我就证明她不希望我知道真相,那她一定会尽可能的清除痕迹,我又何必白费力气,反正过不了几年我也会步上历代巫女的后尘。”灵梦的命运是被固定的,就像阿求一样,唯一的区别,灵梦是一生的诅咒,而阿求是永生的诅咒。

    “我说过,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死的。”我既然说过要让灵梦活着,我就有能力做到,“你的豁达是很好,但偶尔也符合一下自己的年纪如何?”

    “那种事情无所谓了。”灵梦摆摆手。【除非你真能改变我的命运,但那无异于与幻想乡为敌。】

    “我说,两位能不要再秀恩爱了吗,话题都偏到雾之湖了。”魔理沙敲着桌子提醒我们歪楼了。

    “好吧,言归正传吧。我问过露米娅,可那小笨蛋自己也不记得灵符是什么时候戴上的了,所以我才来问你,结果你也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你被先代博丽巫女收养之前,她曾经接触过露米娅。”我做出我的结论,但又马上就被否决了。

    “这不可能。”魔理沙捻着下巴,“我记得露米娅第一次出现目击记录是最近几年的事了。”

    “最近几年……等一下……魔理沙,你记不记得到底是几年前?”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问这干什么?”魔理沙明显想不起来。

    “灵梦的阿妈,也就是先代博丽巫女,在六七年前失踪,如果露米娅也是在那个时候出现了目击记录,那就证明她们两个之间很可能有内在的联系。”我表示如果时间对得上,这就很有可能。

    “那你应该去问露米娅。”魔理沙摊摊手,“她总不能连自己怎么出现的都忘了吧。”

    “她还真忘了,你也是傻,明知道她是个小笨蛋。”我再次表示魔理沙的脑子也不好使。

    “那不就成了死胡同了,你的调查。”灵梦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过那灵符有这么重要,值得你到处调查?”

    “就是说啊,小哥,我记得露米娅是个很弱的妖怪,怎么样都掀不起浪头来吧。”魔理沙同意灵梦的说法,“何况还是个笨蛋。”

    “露米娅是很弱,脑子也不好用,但当我试图把她头上的灵符解下来的时候,我……我感觉到了一些东西……威胁,巨大的威胁,一旦灵符被解除,连我都会受到巨大的威胁,你觉得幻想乡比我强大的人有多少?”我的水准几乎代表了幻想乡的最高等级力量,即使有比我强的也不会强的太多,连我都能感觉到威胁,那对幻想乡绝对是一场浩劫。

    “感觉?真的假的啊。”魔理沙不相信,或者说她只是强迫自己不相信,“如果那样我不是完蛋了,我可打不过小哥吧。”

    “灵符的灵力还很充裕,但迟早会耗尽的,所以我才来寻找线索,也许能在灵力耗尽之前解除危机。”我表明自己的真正目的。

    “你怎么知道灵符里的灵力会耗尽?”灵梦问。

    “同样是感觉,但我的感觉一向很准,而且通常没什么好事。”事实上,我的感觉救过我很多次命了,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

    “不过我这里你是得不到什么了,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露米娅头上的居然是灵符,不过你为什么不问问八云紫呢,她也许知道什么,而且,如果幻想乡真的要遭遇浩劫,她不可能不管吧。”灵梦表示爱莫能助,却问出了我也想知道的问题,为什么八云紫对此无动于衷,或者她已经动了,只是我们不知道?

    “我不知道八云紫怎么想的,也找不到她。”什么能用的线索都没有,我打算离开神社了,“但我也会以自己的方式行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