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未知高塔-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三章 未知高塔

    在鬼城里转了好几圈,美铃依然无法确定那种感觉得真正来源,无奈之下,我们找了一间甜品店坐了下来。

    “好,这是二位点的无糖咖啡和高级布丁,请慢用。”鬼族fú wù生端着托盘把咖啡放到了我的面前,又把高级布丁和勺子放在了美铃面前,微微欠了下身,抱着托盘离开了,别说,鬼族的男女差异大的令人发指,感觉像是把兽人和精灵强行糅合成一个种族的感觉。

    “呼,不错。”我抿了一口咖啡,浓郁的苦涩在我的嘴里绽开,这咖啡豆不错,比人之里用的那种好,“那么,怎么样呢,高级布丁君?”

    “嘛……怎么了嘛……我喜欢布丁不可以啊……”美铃多少有点害羞,因为一般来说布丁更受到**系角色的欢迎,比如蕾咪,蕾咪还有蕾咪之流,听说她甚至想要让咲夜想办法研究出血布丁那种一听就很奇葩的东西,但是相对来说成熟系角色对于布丁的爱好就差一些,当然了,幽幽子那种永远是论外,她属于饭桶系角色,“啊……还是没有头绪,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这么靠近了,偏偏感应却更加模糊了。”

    “你需要换个角度思考。”但是相比起美铃的反应,我倒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你觉得为什么同样是伴君左右,有人能当太师而有的人却只能当太监呢?”

    “因为脑子?”美铃抬头看着我,脑门上写着太监两个字,“您是在说我没脑子吗?”

    “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想说幻想乡里大部分人,都没脑子。”说这话的时候我警惕的看着四周,提防有人突然跳出来打我,“当然,这只是个玩笑话,但是,你不觉的,靠近了却感应不到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头绪吗?”

    “我不明白。”美铃承认自己脑子不够用,毕竟主要的养分都跑偏到别的部位上去了,“您到底想说什么?要吃点布丁吗?”

    “算了,我不缺糖分,还是你吃吧。”我左右观察了几下,从裤裆里掏出大宝剑……一张卷成大宝剑样子的地图,“你来看看吧,这是整个鬼城的地图,而我们现在,就在这个位置。”

    我用手一点,地图上对应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闪烁的蓝色光点,以这个蓝色光点为起点,我在地图上画出了一个正圆形,终点还是这个光点。

    “我们总是在死胡同里找不到方向,是因为我们没有宏观的来观察路径,你看,这个圈,就是我们之前一直在走的路径,我们在绕圈子,到这里你还没发现什么吗?”我们已经在这一圈上连续绕了好几遍了,因此对于我这次的推测我有很大的信心。

    “在这一圈的所有位置我所感受到的感应强度是一样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位置距离那东西居然是一样远的吗?”美铃终于想明白了,伸手点在了最关键的一点上,“在圆心?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呢?”

    “宝贝都是这样的,会指引有缘人前来,但是又不会太简单的出现。”美铃能感觉到的东西我却没有丝毫的感应,甚至在这里生活这么久的这些鬼族都没有感应,这就代表这东西选择的是美铃,而不是其他人,“这是它们惯用的套路,所以我才讨厌别人留下来的东西,它们太麻烦了,说什么有缘人,其实只不过是想摆架子而已。”

    “呃,您这说法就有点过分了,既然是能留下东西的人估计都是前辈,摆点架子也是应该的,总不能把逼格都拉到一般人那么低吧?”美铃挠着头一脸讪笑。

    “那也得分人,懂吗,在我面前充大辈?我就不信这宇宙里能有几个比我年纪大的!”比我年纪大的应该只有三个,爱思特尔,夏蓉,虚无之神赛特,在这之后我就诞生了,什么前辈,在我看来都是小屁孩子,“来,准备一下,过去看看。”

    “哦。”美铃应了一声,挖了一大勺布丁放在嘴里没嚼就咽了下去,然后她的肚子就突然开始抖动,这不禁让我想起猫和老鼠里汤姆有一次吃了果冻之后也是这个反应,但是在现实里那种搞笑情节是不会出现的,所以,这就有点奇怪了。

    “你肚子怎么了?”我收起地图,将杯子里的咖啡喝完。

    “没事,来diàn huà了,震动的。”美铃伸手进衣服,然后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个shǒu jī,“喂,喂?喂。喂!靠!”美铃把shǒu jī往桌面上一扔,“xìn hào太差了这里。”

    “是xìn hào的问题吗?幻想乡什么时候有shǒu jīxìn hào塔了?”我拿过shǒu jī仔细观察,结果发现……靠,原来是个wěi zhuāng成shǒu jī的对讲机,那就难怪了,这里是地下,xìn hào确实不容易传过来,“解析。”

    美铃吃着布丁看着我的双眼对着她的shǒu jī一阵闪动。

    “好像是咲夜。”二十秒后,我放下shǒu jī,接通了通讯,“咲夜,刚刚是你呼美铃吗?”

    “啊,是啊,怎么,她现在跟您一起?”接到我的呼叫,咲夜有点惊讶,但是语气中并没有体现多少,这就是专业女仆啊,艾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至于小魔……她是mì shū,“本来想让她有空的话就买些抽纸回来,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自己去买了。”

    “嗯,你自己去吧,我们现在在地下,鬼族这边,有些……不太可以言明状况的事情。”我能怎么说?美铃发现了大宝贝?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她到底感应到的是个什么东西,只能推测说是个宝贝,万一不是呢,怎么解释?多丢人啊?这就是我的风格,从来不把话说得太满,除非,我有绝对的自信。

    “明白了,不过我奉劝一句,她还是个孩子,您……可别把她带的太偏。”咲夜的话说着说着突然就不对劲了。

    “喂!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带偏?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喂,你说话!”察觉到不对之后我立刻发飙,可惜咲夜比我更快,先一步把通讯切断了,我的攻击被完美格挡,没有造成任何的效果,“靠,这个小丫头,对自己老祖宗居然这么不敬!回去打她屁股!不许她垫!”

    “咳,大佬息怒,啊,息怒。”趁着我发脾气的这段时间,美铃已经把布丁解决了,“现在……我们出发吗?”

    “走吧。”我站起身来,到前台结了账,出门看了看方向,“有点奇怪,你看,圆心的地方……居然是一座塔?”

    “真的,而且看起来风格跟别的建筑物都不一样。”美铃也托起了下巴,“问问吧。”

    “对对对……勇仪?又麻烦你了,我们发现那个东西可能存在的位置了,是一座塔,而且风格不像是你们鬼族的产物啊。”问人是一定的,但是问谁就很讲究了,像我这种身份的人,不直接问大王都对不起自己这张脸,“那座塔是什么来头,我们得进去看看。”

    “啊,那座塔?我建议你们不要,因为……说实话那座塔我也不怎么了解。”勇仪的回答超乎我们的意料,“我实话跟你说吧,那座塔在我们搬过去之前就存在了,当时所有的建筑物都是荒废的,只有那座塔非常的完整,我们建设新城的时候也试图拆除过,但是拆不掉,即使以我的力量都无法撼动这座塔,当然我们也试过进去看看,但是大门我们也打不开。”

    “也就是说一无所知是吧?”这样可就麻烦了,能在勇仪的力量下毫发无伤的高塔,这是什么级别的建筑,“但是我们还是得亲眼看看,毕竟根据我的计算,美铃感应到的东西就在那里,而既然那东西愿意让美铃感应到,那就一定有什么找到它的办法。”

    “那你自主行动吧,能找到的话就带走。”勇仪也不拖泥带水,“对了,如果是你的话,也许可以想办法问问阎魔,毕竟那里原本属于是非曲直厅的地界。”

    “好,就这样吧。”结束了通话之后,我并没有联系四季映姬的打算,原因很简单,如果她,或者说她们当初有能力把这座塔还有塔里面的东西带走,那这座塔就不会留在这里了,很显然,这是一个连地狱势力都无法轻易驾驭的东西,“美铃,走,我们直接去看看。”

    穿大街越小巷,我们很快来到了高塔之下,抬头观瞧,这座塔不愧是连勇仪都自称无法撼动的建筑,通体完好无损跟新的一样,而且外表上居然连灰尘都没有。

    “怎么样,美铃,到这里能感受到什么吗?”将视线收回,我看着面前紧闭的高塔大门,“勇仪说他费尽全力也无法打开这大门,更无法伤害到这座塔,但是既然现在你被指引至此,那么,你去试试吧。”

    “好。”美铃走上台阶,将手按在了大门上,抓住门把手用力一推,大门纹丝没动,“呃……我是不是搞反了方向了?”

    “你试试喽。”我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哦。”美铃转换方式,改推为拉,然后,大门还是纹丝没动,“我试过了,不行啊。”

    “那就是方式方法的问题了,要不你把里有的方法都试一遍?”艺术源于生活,所以指不定哪本里的开门的方法就在这里能用呢,我的解析系统对于这座高塔完全没有作用,一直显示无法解析,所以严格来说,到这里我应该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美铃叹了口气,开始解衣服的扣子,被我拦下了。

    “你解扣子干什么?”我坐在大门旁边,这里有一块我从别处搬来的石头,老了,站一会儿,就觉得累了。

    “大佬,我看过的所有里面的开门的方法我都试过了,没有一个有用的,剩下的就只有那些18里面的办法了。”美铃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明显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让我觉得不爽,差不多就得了,何必这样呢,我之前就说过,我最讨厌有人得寸进尺,人得寸进尺我都受不了,何况是他妈一座塔。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站起身来一脚将石头踢开,我推开美铃站到了大门正面,死死握紧了左拳,“敢跟你爸我充大辈,你要死啊!”

    一拳打在高塔大门之上,地面都在这一拳之下颤抖起来,虽然大门毫无变化,但是我却隐隐感觉到,我这一拳,这凭借太阳精金打出来的一拳,并非是无用之功,那么既然有用,门还是不打开的原因就很容易想到了,我打的还不够狠,换句话说,这破门欠揍。

    “嘿嘿嘿,听着你这狗日的,你现在后悔我也不会放过你了,让你跟我嘚瑟!”我再次挥舞起左拳对着大门开始一通乱打,整个鬼城都变得仿佛地震一样,好在鬼城里面的建筑物为了满足鬼族自身的需求,一个个都坚固的蛋疼,区区这种程度的地震还造不成什么实际伤害,“开门啊!开门啊!狗日的你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咔……不知道打了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随着一声轻响,大门之上出现了一道很不起眼的裂缝,裂缝十分微小,几乎看不出来,但是这逃不过我的眼睛。

    “有效果了!”美铃也叫了起来,这一声脆响对于她来说几乎就是逆转的xìn hào,毕竟,虽然我能感觉到我的攻击有效,但是在美铃看来,我就是在做无用功。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他妈怎么就是不明白!”对准了那处裂缝,我的拳头一刻不停,“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吗?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宵小之辈,就能阻挡我秦钺炀的脚步?真是恬不知耻,自不量力!老子的车轮滚滚向前你个螳臂当车的战五渣又岂能抵抗!给我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