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四章 龙神的遗产-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四章 龙神的遗产

    在小说里,常常出现这样的情节,世界上有一些在特定时间开启的风水宝地,里面满是机关陷阱以及前人瑰宝,而这些地方通常都被禁制限定为只有青年才俊才能进入,而那些所谓的高手只能充当临行的护卫然后就是在外面干看着,但是实际上,什么禁制,什么限定,归根结底还是当事人不够强大,真正强大的人不会受任何的规则所限制,敢挡我的路,那就做好粉碎的准备。

    “美铃,你听过一句老话没有?”在我连续不断的铁拳打击之下,高塔大门已经摇摇欲坠,“好狗不挡路,挡路的,都是路障!”

    随着路障两个字的出口,我的左拳挥舞了出去,大门应声被打飞进了高塔之内,掉在地上碎成了渣渣,这就是挡我路的下场。

    随着大门倒下,塔里的空气也飘了出来,奇怪的是,按理来说封闭了这么久的密闭空间里的空气应该是相当污浊的,就算是产生了有毒气体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这塔里的空气却和外面的并无二致,看来这座塔确实有些不凡之处。

    “感觉到了。”也就是在大门被我打开的时候,美铃又感觉到了拿东西的存在,而且这一次异常的清晰,“在上面。”

    “那就上去。”我迈步走进塔的内部,发现这塔里的布置其实十分的简陋,除了那螺旋升天的楼梯之外,就只有墙上的蜡烛架,此时,这些蜡烛架上都是空的,在进门右边的位置有一个xiāng zǐ,打开之后里面全都是蜡烛,“别用那个,太麻烦,我们直接上去,我来照明。”

    一前一后,我和美铃走上台阶,我的左眼已经激活了探照灯,将整个塔内侧的环境照如白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们抬头看的时候,塔顶的位置,永远都处于黑暗之中,即使我用探照灯照过去,也是一片漆黑。

    以我们的速度,很快就到达了塔的上层,这时候我才发现,那之前所看到的黑暗居然是一块黑色的纤维网,非常坚韧,我用波动jun1 dāo试了试,完全无法切断。

    “故弄玄虚。”我关闭了探照灯,切换为镭射模式,对着纤维网开始灼烧,空气中很快就弥漫了一股焦糊的味道,不多时,纤维网熔化,露出了继续往上的楼梯,顺着楼梯走到塔顶,有一处小平台,在平台正中央的桌面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美铃,到你了,去看看吧,到底是什么东西。”

    “嗯。”美铃知道,盒子里就是自己所感应到的东西,同时在这个距离上她也能感觉到更多的东西,无论这盒子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都要比自己高出一个次元,怀着种种复杂的心情,美铃走上前去,伸手按在了盒子盖上,轻轻一掀。

    盒盖打开,顿时金光万丈,差点晃瞎美铃的眼睛,也让我差点以为是什么妖孽现世,但是转念一想,幻想乡里什么时候缺少过妖孽了?

    金光很快散去,美铃也将护住双眼的手放了下来,我们一起看去,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片小巧的金色鳞片,就在看到这片鳞片的同时,美铃突然心脏狂跳,而我的大脑则发出了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

    “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头痛让我一下子就单膝跪在了地上,而美铃整个身体都僵住了,随着心跳的越发剧烈,她的身体都开始随着心脏的跳动而颤抖,手也朝着鳞片伸了过去,“这鳞片……是……为什么……”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一个不属于美铃的女人声音突然响彻起来,我立刻转身,发现说话的只是一道虚影,或者说是类似立体影像的东西,在异力界,这东西被称为残留思念体,“我们应该还是初次见面,不过你应该听说过我,我是赫卡提亚,赫卡提亚-拉碧斯拉祖利,暂且算是地狱女神。”

    “我听说过你,不过我没想到你穿衣服的风格真的如此的低俗。”我看着赫卡提亚虚影所穿着的那件奇葩的t恤(简称变t,全程奇怪的t恤混蛋),“还有你为什么要把五个蛋蛋带在身上呢?那个既不是地球也不是月球的红色球体又是什么,梦境吗?你是伊瑟拉吗?除此之外你胸前的那两个球是不是长得太相似了,严格来说你只需要三个球就可以当这个地狱女神了吧……诶,你有五个球却偏偏没有代表地狱的球吗?真是可怜啊……”

    “……你真的很让人火大,我再次警告你一遍,就算你拥有超越秩序和规则的权限,我也不是真的不能把你怎么样,只要控制力道就可以,而且你给我搞清楚,这颗红色的球不是梦境,是异界,异界懂吗?”如果换了别人敢如此嘲讽赫卡提亚,尤其是用她的t恤作文章,估计早就被大卸八块了,也就是我,才能完好无损,“你应该庆幸我现在戴着的是异界,要是地球我现在早就过去k你了。”

    “你打死我也无法改变你是个变t的事实,就算你把头发染蓝了也是一样。”以地球为主体意识的时候,赫卡提亚的头发会变成蓝色,而月球时会变成huáng sè,总之这家伙就是个当之无愧的杀马特女神,而且她的战斗力在神绮之上,不过在创造能力上好像就是反过来了,“你掌握的不过是三个世界的地狱,最好也不要跟我如此嚣张。”

    “哟呵,你碉堡啊,好,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修理你!”赫卡提亚摘下了头上的异界,直接把地球放了上去,随着她的头发从深红变为深蓝色,我眼前的虚影也渐渐的实体化,最终变成了真正的身体,“现在我来了,你要怎么滴?有种你再说一遍啊!”

    “穿着奇葩t恤的变t。”我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她的挑衅,开玩笑,老子什么时候害怕过这种?“我说了,怎么样?我还可以变着声音说呢!(模仿钉宫语气)变t!变t!变t!笨蛋大变t!”

    “噗!”赫卡提亚当时就喷着鼻血倒了下去,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喂,用钉宫病攻击是犯规的行为啊!还有你的嗓子怎么长得啊!学的这么像!”

    “像你这种路有饿殍而不知,恣睢无度的神灵,怎么会了解我们这些下层人的辛苦?为了完成任务,我可是把自己逼迫成了全能的存在啊!”我伸着右手啪啪的拍着赫卡提亚的脸,“学着点,知道不?现在告诉我,这让我头疼的鳞片是什么来头?”

    “你还真的忘了,该说你贵人多忘事吗?居然到现在还没想起来……”赫卡提亚一巴掌拍开我的手,“真是让我痛心啊,算起来我们明明也是老朋友了……虽然孽缘居多。”

    “少废话,我已经斩断了自己的过去,而且我的记忆力最为关键的地方想不起来是谁的错?”在我的记忆里,有一块空洞,也就是关于我到底是怎么失忆的那一段,也就是最关键的一部分虽然我已经不在意了,但是被人特意拿出来说还是让我心里有些不痛快,“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把你的t恤拍下来发到网上去。”

    “好吧,好吧,你这提起裤子不认账的家伙……”赫卡提亚在美铃的注视之中拿起了那枚鳞片,托在掌心,“这是龙神的逆鳞,当年被你砍下来的,当时没人在意,所以我收起来了,在这里建了这座塔,藏起来,等待能利用它的人。”

    “当年被我砍下来的……我跟龙神发生过那么大的冲突?”我不置可否,反正今天我并不是主角,即使现在靠的这么近,我也感觉不出这块鳞片有什么不同之处,换句话说,这是本来就不属于我的东西,“算了,无关紧要,美铃,拿着它,看看你能做什么。”

    “了解。”美铃很清楚,最好不要参与到我和赫卡提亚的对话之中,否则可能会落得一个里外不是人的下场,所以她一直在等着,直到我让她拿过龙神逆鳞,她这才有所动作,“诶!”

    美铃的动作小心翼翼,但是龙神逆鳞却不是这么循规蹈矩,几乎就是在美铃接触到龙神逆鳞的一瞬间,逆鳞一下子钻进了美铃的手掌皮肤之中,并很快在美铃的脖颈之下胸口之上浮现出来,强烈的金色光泽透过衣服都能明显的看到。

    随着逆鳞的潜入,美铃的身上开始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龙鳞,龙腾红美铃状态居然在美铃并未解放真名的情况下自行触发了,而且看美铃现在的样子,虽然有些惊慌失措,但是却丝毫没有以往那种失去神智的症状。

    ---------------------------

    “勇仪说他费尽全力也无法打开这大门,更无法伤害到这座塔,但是既然现在你被指引至此,那么,你去试试吧。”

    “好。”美铃走上台阶,将手按在了大门上,抓住门把手用力一推,大门纹丝没动,“呃……我是不是搞反了方向了?”

    “你试试喽。”我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哦。”美铃转换方式,改推为拉,然后,大门还是纹丝没动,“我试过了,不行啊。”

    “那就是方式方法的问题了,要不你把小说里有的方法都试一遍?”艺术源于生活,所以指不定哪本小说里的开门的方法就在这里能用呢,我的解析系统对于这座高塔完全没有作用,一直显示无法解析,所以严格来说,到这里我应该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美铃叹了口气,开始解衣服的扣子,被我拦下了。

    “你解扣子干什么?”我坐在大门旁边,这里有一块我从别处搬来的石头,老了,站一会儿,就觉得累了。

    “大佬,我看过的所有小说里面的开门的方法我都试过了,没有一个有用的,剩下的就只有那些r小说里面的办法了。”美铃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明显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让我觉得不爽,差不多就得了,何必这样呢,我之前就说过,我最讨厌有人得寸进尺,人得寸进尺我都受不了,何况是他妈一座塔。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站起身来一脚将石头踢开,我推开美铃站到了大门正面,死死握紧了左拳,“敢跟你爸我充大辈,你要死啊!”

    一拳打在高塔大门之上,地面都在这一拳之下颤抖起来,虽然大门毫无变化,但是我却隐隐感觉到,我这一拳,这凭借太阳精金打出来的一拳,并非是无用之功,那么既然有用,门还是不打开的原因就很容易想到了,我打的还不够狠,换句话说,这破门欠揍。

    “嘿嘿嘿,听着你这狗日的,你现在后悔我也不会放过你了,让你跟我嘚瑟!”我再次挥舞起左拳对着大门开始一通乱打,整个鬼城都变得仿佛地震一样,好在鬼城里面的建筑物为了满足鬼族自身的需求,一个个都坚固的蛋疼,区区这种程度的地震还造不成什么实际伤害,“开门啊!开门啊!狗日的你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咔……’不知道打了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随着一声轻响,大门之上出现了一道很不起眼的裂缝,裂缝十分微小,几乎看不出来,但是这逃不过我的眼睛。

    “有效果了!”美铃也叫了起来,这一声脆响对于她来说几乎就是逆转的xìn hào,毕竟,虽然我能感觉到我的攻击有效,但是在美铃看来,我就是在做无用功。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他妈怎么就是不明白!”对准了那处裂缝,我的拳头一刻不停,“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吗?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宵小之辈,就能阻挡我秦钺炀的脚步?真是恬不知耻,自不量力!老子的车轮滚滚向前你个螳臂当车的战五渣又岂能抵抗!给我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