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碎片的用途-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五章 碎片的用途

    我和美铃走回了地上,并在妖怪山分道扬镳,按照我说的话,她要先去永远亭跟勇仪见个面,然后说一说这里的经过,然后就可以回家消化了,至于我,得回到是非曲直厅,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我了,而且看起来,那家伙还诞生了某种奇妙的想法。

    老规矩,在不惊扰小町的情况下我成功的渡过了那条在别人看来绝对无法单人通过的可笑小河沟子,虽然小町常常抗议说我这种说法把她形容得像是witch一样,但是,那有什么关系?我从没见过这么大胸的witch。

    走进是非曲直厅内部,我摸了摸自己的头,那里至今还残留着一丝之前的痛感,所以说为什么这具身体在设计的时候会被设计成无法忍耐头痛呢?好像也没人告诉过我,啧啧啧,太不负责任了,要不是我已经过了保修期,我绝对要回去做个全身检查。

    “来得早啊。”我打了个招呼,直接坐在了办公桌上,“果然你对这东西很感兴趣吧,不惜亲自跑到这里来,你不是最害怕见到映姬和小五了吗?”

    “嘘,你别废话,趁着她现在不在,我这才敢过来。”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在她出门回来之前,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干什么,***吗?”我完全不在意时间这种东西,我又不害怕四季映姬,“你终于觉醒这种爱好了吗?虽然我对十七岁的没有兴趣,但是如果你一定要求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在你找到男朋友之前配合你一下,顺便一说,别指望我会开安全模式。”

    “你的脑子里现在就只剩下这些东西了吗?还有,十七岁怎么了,招你惹你了?犯什么王法了?谁上赶着求你啊!还有,我有男朋友好不好!”十七岁大声反驳,尤其是最后一句,说得异常的响亮,幸好这里没有别人,不然你还让别人以后怎么对着她的本子撸?

    “是吗?两只手不算啊。”我也是过来人,吃过见过,想当年我也是这么假装自己不是单身狗的,有什么用?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人,至少我们没有去墙兼别人家母山羊,再退一万步,就算是那位墙兼了别人家母山羊的仁兄,至少也没有喜欢上小学女生,对吧?

    “……算了,跟你斗嘴属于自讨没趣……”十七岁终于放弃了,开始跟我说正事,“关于你带回来的碎片,我已经仔细的研究过了,从上次那颗瘤子被你们解决之后,我花费了我所有的时间在这块碎片上,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或者说,是我想要的一种可能性。”

    “你想要的可能性,喂,你不会饥渴到这个份上吧?”不管十七岁具体是怎么想的,反正往歪处想肯定是不会有错的,幻想乡里大部分妖怪都是liú máng,区别只在于liú máng的程度而已,相对来说也不是没有像妖梦铃仙美铃这种完全没有liú máng属性的人,只是非常少,“你已经不惜用时空碎片来制造gāo fǎng人偶给自己当男朋友了吗?有这个必要吗?你想要什么样的告诉我不就行了,我又不是做不出来。”

    “……你今天是真的很贱你不觉得吗?”十七岁说到这里突然一惊,进化成了八云紫,“我明白了,你就是想故意拖延时间好等四季映姬回来,你就是为了让四季映姬和我碰上面,然后站在一边看好戏对不对!”

    “对,你能把我怎么滴?我可告诉你,这外面是三途川,惹急了我把你推下去,这次可没有河神会把你捞上来了!”三途川的底下是什么?恐怕没人知道,即使是小町那样的死神都不能直接进入三途川,必须依靠驾驶冥船,可想而知三途川的底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咱们能不闹了吗?我最后告诉你一遍我不缺男朋友,知道吗?我现在跟你说的是这块碎片的事情,如果我的想法能实现的话,幻想乡就能超出这片天地,那将是……变革。”八云紫的眼睛里闪耀着猩猩,这猩猩看着还特别眼熟,穿着一身护甲,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拿着一管特斯拉炮。

    “变革,我所知道的变革者至少有一半都失败了。”我对此不置可否,“不过既然你都说到这了,我就姑且听一听,然后再来决定我要不要阻止你,当然,如果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许我会帮你,所以,先说好,别抱太大希望,想要说服我可是很困难的。”

    变革者,以这个名号自称的人我过去见得多了,各个星球上的都有,具体风格有张角张宝,有陈胜吴广,有瓦岗山有洪秀全,总之概括的来说基本全都是土匪。

    “好,那你就听着吧。”八云紫这次异常的自信,看来她有可能从碎片上研究出了某些……连我都未能察觉到的东西,“这碎片有扭曲时空的力量,当我用自己的境界之力去试探的时候,这块碎片居然能与我的力量产生共鸣,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我知道她这句话并不是真的在问我,所以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幻想乡一直以来都受到外界的钳制,因为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身处于同一个世界,即使用再强大的结界,也无法完全阻断,那时候我们没得选择,但是现在,依靠这块碎片,我们也许就能改变。”八云紫越说越兴奋,而我也挺出了点门道,“我们可以,把幻想乡体系从这个世界分离出去,成为独立的存在,以前我们是分离出来的土地,而今后,我们会是分离出来的世界。”

    我明白八云紫的意思了,她是想让幻想乡体系独立成为一个新的世界,而所谓的幻想乡体系之中自然也包括幻想乡之外的月之都,魔界,还有其他的一些……但是这样一来,问题也就复杂了。

    “说实话,这个想法要是能实现的话确实很美妙,我们将一劳永逸的彻底摆脱可能到来的外界威胁,但是你想过另外一件事没有,就算这块碎片的力量足够,但是引导者的力量却不够,懂吗,你的力量不够,碎片可以帮你分割世界,但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将幻想乡将要存在的那个世界创造出来,而你没这个能力。”

    世界是个很麻烦的东西,并不是说你将一块世界从一整个世界上挖出来就能形成两个世界了,被挖出来的那块世界根本不完整,是无法存在太久的,所以,八云紫至少也要有修复并稳定这块被切割出来的世界的力量,否则,这个想法将永远是镜花水月,如果强行操作,幻想乡在被分割出来之后将没有世界可以依附,最终就会随着那块世界残片的消失而一起消散。

    “所以我并没有打算现在就这么做,只是提出一个可能性,然后将一切往哪个方向靠拢。”八云紫自然也想到过我说的这些问题,“我们现在没有那份力量,但是以后呢?幻想乡可是个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地方。”

    “也许,但是你也要记住一点,只有你才能跟时空碎片产生共鸣,所以,也只有你能执行这一计划,懂吗?其他的因素都可以改变,但是唯有一点不能,就是你,必须成为神灵,否则就不要想着完成这件事。”分割世界本身就是一种夺天地之造化的行为,可以说是逆天而行,当年仅仅是圈地创建幻想乡就受到了龙神的阻挠,那么这次要是想分割世界呢?又会冒出什么更奇葩的东西来?

    八云紫是独一无二的,这也直接导致了幻想乡之中除了八云紫之外再无其他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包括我在内,我的法则抗拒系统还远远不足以牵扯世界,严格来说,我那完全算是钻空子,太过于得寸进尺迟早会出事。

    在确定了诸多事宜之后,我们在大方针相同的情况下开始讨论和交涉一些更为具体事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某一刻,八云紫突然一愣。

    “我该走了。”八云紫伸手拉开隙间,“一个小时到了,她回来了,虽然我知道你很想看我跟她对上,但是恕我拒绝,那对我来说太刺激了,我这把老身子骨可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噗!”就是这一句将我一举打得五内俱焚,嘴里像是泄洪一样喷了半天的大姨妈,“你!你不是八云紫!你是谁!说!你把我的紫妈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趁着我吐血倒地的机会,八云紫关上隙间,跑路了,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抓不到她了,这个阴险的家伙,居然不惜自爆也要避开四季映姬,有那么可怕吗?虽然是可能喜欢说教了一点,但是小町不是到现在都没被说死?

    说曹操刘备就到,四季映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面前,看着我面前地上的一大滩红色液体,一脸嫌弃,“你这是来我这干什么呢?吐的还真多,你被偷袭了?”

    “没,本命年。”我挠了挠脸,“我们已经谈完了,只可惜啊……我的目的没能达成。”

    “你也有失败的时候?”在四季映姬的记忆之中,似乎还没见到过我失败的时候。

    “当然了,我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常胜将军,常胜常胜,没有失败哪里来的胜。”只可惜,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曾经失败的多么彻底,无论是面对混沌之光的时候,还是……“你是没有见过,其实对我来说,失败的时候更多一些,所以呢,你又去干什么了?”

    “还是你帮我搞定的那件事,现在外界姑且已经算是恢复正常了,不过……因为时间问题还是出了很多的事情,不过这已经不是你的管辖范围了,所以我可以说那些跟你没关系,在这件事上你是完全成功了的。”四季映姬提起了手中的公文包,“现在这些文件必须也要有我进行审阅,谁让我们掺和进去了呢。”

    “那你就多保重吧,术业有专攻,再说我也不适合直接参与到你们的事务之中。”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你即使有能力帮忙也不能帮的,因为那涉及到其他的东西,不是单凭一己之私就能决定的事情,“我也该回去了,整天乱跑,我的主业都要荒废了。”

    “对了,说到这一点有件事我就想问一下。”四季映姬拦住了我,“你的主业到底是什么?”

    “……”她说的好有道理,而我竟然无言以对,夭寿了,我的主业是什么?好像我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是,名义上我是城管队大阁领,但是具体来说,这个职务是干什么的?小任务都由其他的城管解决了,而异变级别的任务又不是每天都有,所以我到底是干什么的?想了半天,我才终于找到一个比较符合情况的词汇,“我想了想,我的主业应该是……人渣?我看过一diàn yǐng,《人渣树之恋》。”

    “……至少你是人渣这一点我并不否认,但是你说diàn yǐng有什么用?”四季映姬的表情很奇怪,“难道我看过màn huà《叶良辰》也要告诉你吗?”

    “你那是《野良神》吧!”

    “你那还是《山楂树之恋》呢!”

    四季映姬的说教等级mx对上了我这扯淡等级mx,我们一直对着互相喷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天色都黑透了,我们才各退一步,停战了。

    “今天先到这吧。”我喘着粗气,嘴唇都裂了,“以后这种huó dòng咱们还是少来比较好,这大厅都快被我们说塌了。”

    “我同意……”四季映姬嗓子也哑了,脸色泛白,“一个下午光说话了什么事务都没处理……饿了。”

    “走吧,晚饭我请了,你喜欢仰望星空派吗?”

    “恕我拒绝,你还是自己去吃板蓝根泡面吧。”

    我们两个人同时住口,都反应过来要是再说下去又是好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