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耳朵的故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八章 耳朵的故事

    雨一直下,梅蒂欣和维罗妮卡撑着伞从洋馆里出来,走到了空地这里,将桌椅都摆好,又掏出铲子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将旁边地上趴着的两具尸体扔了进去,盖上土踩实了。

    没过几分钟,大妖精和小一人怀里抱着一张装裱好了的黑白zhào piàn回到了这里,四个人组成了一队,开始往外走,两个人抱着黑白zhào piàn走在前面,梅蒂欣和维罗妮卡两个人跟在后面,四个人组成了一个正方形的队伍。

    “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梅蒂欣高喊了一嗓子,往天上扔了一把纸钱,纸钱立刻就被大雨浇透了,破烂不堪的糊在了地上,

    “一百二十吊!”维罗妮卡的手里没有纸钱,但是也跟着喊了一嗓子。

    四个人继续往前走,眼看就要出了太阳花田的范围了,而在太阳花田之外,那是一片晴空,虽然温度不高,但是至少没有下雨。

    “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梅蒂欣又喊了一嗓子,扔了一把纸钱。

    “一百二十吊!”维罗妮卡又立刻接上。

    等她们都走出了太阳花田之后,我们两个才从土里钻出来,我用力的敲打着自己的前胸,好半天才把喉咙里堵住的土块吐了出来。

    “咳咳咳咳……”将嘴里的土渣也一起吐干净,我朝天张开嘴接了点雨水漱了漱口,“这两个小没良心的,埋完了人居然也不知道给立个碑什么的!哼!这几个泼皮!待洒家去把他门前的垂杨柳拔掉……想上厕所。”

    “我也想去,走吧,我带你去。”幽香看了看天,漫天的大雨当时就停了,只不过天还是黑的像锅底一样,乌云一时半会看来是散不开了,“还有我这门口没有垂杨柳。”

    “那是形容词。”幻想乡里根本没有垂杨柳,幻想乡里的树木根本不是这一类。

    洋馆,洗手间,在幽香的谦让之下,我得到了优先权。

    “喂,为什么灯光打不开?”我按了两下灯光开关,但是洗手间里还是漆黑一片,“跟你打架打得解析系统电力不足,用不了啊。”

    “我看了一下,好像停电了。”幽香动别的房间走过来,“你先将就一下呗,反正过段时间这里也要重新装修,我要把蹲便器换成坐便器。”

    “哦。”黑就黑吧,又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我这么想着,往里迈步就走,不多时就感觉脚下一滑,“妈呀!”

    我一屁股摔在地上,手也在地上一撑,摸到了满手的泡沫,“喂,幽香!你这洗手间地板上这么全是洗涤剂啊,太滑了!”

    “我不知道啊!我今天不是一直都跟你在外面待着吗?”幽香说着就要往里走,被我拦下了,天大地大,果然还是比不上三急最大。

    “行了,反正我的混沌道服防水,让我先上厕所。”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来,挪动着脚步,很快,我看到了蹲便器模模糊糊的轮廓,知道位置就好办了,解开皮带,然后,哗……

    十分钟过去了,我满意的提上裤子,神清气爽,潇洒的转身没走两步,又摔了。

    废了好大力气,我才从洗手间里出来,扶着门框站着,混沌道服还在往下滴水,可以明显的看到洗涤剂的泡沫,还有一股淡淡的洗涤剂味道。

    “行了,我出来了,你去吧,小心点,别跟我一样因为一点洗涤剂就摔成傻吊。”虽然混沌道服水火不侵,但是不代表它不会沾上水,为此我还得先找个地方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把上面的水和洗涤剂甩干净,“借你的卧室用一下。”

    在幽香的卧室里,我刚刚将上衣外套脱掉,就听见外面一声惨叫,我把外套往地上一扔转身就打开房间门冲了出来,赶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正看见幽香一瘸一拐脚步虚浮的从洗手间门里出来,脸色惨白,沉着眼睛也不说话。

    “怎么了?是不是摔了?我都让你注意点了……诶,你身上怎么没湿呢?”一开始我还以为幽香跟我一样栽了,可是仔细一看,幽香身上的衣服都是干的,如果她真的摔在满是洗涤剂水的地上,不会是这个样子,正在我奇怪的时候,灯光一闪,来电了。

    “你自己进去看看吧……”幽香说话的底气都不足了,说起来就算是摔了她也不会变成这样啊,还让我自己去看,真奇怪……

    我再一次迈步走进洗手间,这一次,有了灯光,我就能避开那些洗涤剂最多最为湿滑的位置,无惊无险的来到了蹲便器旁边,我仔细一看,嚯!蹲便器里边立着一根皮搋子,皮搋子那个木柄就直楞楞的支棱在蹲便器里,联想到幽香的表现,我的脸都白了,幸好我是男的!

    从洗手间退出来,幽香就站在门口,惨白的脸上贴着一张夏侯惇的三国杀卡牌,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技能:肛裂。

    “咳,节哀……”我还能希求什么呢,我的心只得沉重着,“要我陪你去永远亭吗?”

    “不用了……”

    那一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太阳花田,只知道当我走出太阳花田的范围的时候,我的裤子都湿透了,但是我严正声明,不是尿了,而且混沌道服也不会湿透,这一切都只是形容词。

    躲在家里惊魂未定的过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晌午,我才奓着胆子从家里出来,左右看了看,还好,没发现幽香的埋伏,虽然整件事情上我都没有错,但是幽香的性格很容易迁怒于人,尤其是迁怒于我,我都习惯了,可惜,心理习惯并不代表生理上也能习惯。

    “您看,我就说没事吧。”小魔跟在我后面做出来,对着斑驳的太阳光伸了个懒腰,曲线毕露,“我就说您的运气不会有那么差的。”

    “好好好,就你聪明。”我轻轻的在小魔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引起她的一声浅哼,但是随即,我就皱起了眉头,“你有没有闻到什么……什么味?”

    “嗅嗅……好像是有一点……怪怪的……会不会是永远亭在熬煮什么奇怪的药啊?”要说怪味,永远亭里永远都有,要不然怎么能叫永远亭呢?

    “不像,我没闻出任何药材的味道。”但是说起来,永远亭毕竟是永琳的地盘,即使不刻意的忽略掉辉夜,永远亭也是永琳的地盘,就算熬煮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应该有药材成分在内,可是从我刚才闻到这味道到现在,我没闻出哪怕一种药物的味道,“也许是我的层面还不够……嗯?”

    我正想着是不是去永远亭看一看,就连续接到了好几条通讯,其中就有来自永远亭的,红魔馆的,妖怪山的,人之里的甚至还有幽香的,而且所有的消息内容出奇的一致: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还没来得及细看内容,艾尔就从我身后的大门里冲了出来,“主人!出大事了!”

    “所以说到底怎么……噗!”我刚一回头,就是一口水喷了出来,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艾尔,“你搞什么?怎么这幅打扮?今天有漫展吗?不对吧,幻想乡什么时候有漫展了?”

    “不是啊!您看清楚啊!这不是装饰品啊!”艾尔大声的辩解着,我这才看出不对劲来,如果说这是spy,那也太逼真了,这又不是动漫,根本不可能用道具做出这种效果。

    此时此刻,艾尔的头上居然耸立着一对毛茸茸的小狗耳朵,裙子下面还伸出了一条尾巴晃来晃去的,这种搭配不禁让我想起了影狼和椛椛,但是,艾尔可是天使,怎么会长出这种东西?

    “我已经用清圣领域试验过了,完全解除不掉这些东西,而且这条尾巴摇起来没完没了的我都控制不了!”艾尔都恨不得把那条无法控制的尾巴直接拔下来,但是那太残忍了。

    “稍等,让我看看……”看到艾尔的状态,我心里一阵打鼓,开始具体查看之前收到的所有消息,结果发现,所有来信的人都表示自己身上多了零件,而且都是耳朵和尾巴,“果然啊,艾尔,不是只有你出现状况了,很多人都有……”

    “说的没错!”突然拿着相机从天上落下来,“我刚从人之里回来,人之里的村民无论男女全部中招了,每个人头上都顶着耳朵翘着尾巴。”

    “没错,我看出来了,而且还不是同一种类的耳朵和尾巴对吧?”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仿佛石乐志一般。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很是惊奇,本来她还想亲自发表这一个大新闻呢。

    “这个啊,其实很简单,因为……艾尔长了一对狗耳朵。”我指着艾尔,又回头看着我的宝贝,“而你,我亲爱的老婆大人,你他娘的长了一对狐狸耳朵你造吗?”

    “诶?”把手摸到了自己头顶上,“诶诶诶诶诶!!!!!”

    过了几分钟,我们总结了一下目前的情报,得到了一些结论。

    “也就是说,现在中招的人分别表现出了猫,狗,狐狸三种特征,那么我们现在首先就要搞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这三种不同的变化到底是随机出现的,还有有某种内在的规律。”狗和狐狸我已经见过了,猫的消息则是tí gòng的,除了这三种之外,暂时并没有出现其他类型动物的特征,“除此之外的一点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中招了,但是还有一些人没有中招。”

    “这一点我其实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挠着自己头上的狐狸耳朵,“妖怪山所有的白狼天狗都没有受到影响,所以我觉得,本身就拥有动物特征的人,是不是就不受影响?”

    “应该基本正确,但是有一点不太准确,不是动物特征,而是更广泛化的特征。”我伸手把小魔拉了过来,“小魔可没有那些动物特征,但是也没有受到影响。”

    “大概是因为我头上的这两根头发?”小魔指指自己头上的那一对小小的翅膀,“还有,我刚出生的时候是有尾巴的,只不过后来因为太麻烦所以切掉了。”

    “应该就是这样,但是应该还有例外情况。”我没有中招,这就是最大的例外。

    “只有你才是例外!”隙间突然打开,八云紫一个托马斯旋转稳稳地闪了腰,捂着后腰在地上打滚,她的头上也冒出了一对狐狸耳朵,“蓝和橙都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我却变成这样了!凭什么你就没事!”

    “就是,凭什么你没事?”新的声音传来,我转头一看,同样长着狐狸耳朵的永琳带着铃仙走了过来,跟我预想之中一样,铃仙的头上没有额外多出什么零碎,“还有为什么我是狐狸而公主大人却是猫呢?”

    “狐狸……猫……狗……”我仔细的在脑子里转换这这三种动物,以及目前已经知道的中招者,一道灵光突然闪过,“我知道了!耳朵和尾巴的类型会跟当事人的心理相关!尽忠职守系的会长出狗耳朵,老奸巨猾系的会长出狐狸耳朵,而古灵精怪系的就是猫耳朵!”

    “哦,老奸巨猾……”紫和永琳对视了一眼,同时一脚踢了过来,两人的默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烈,“滚犊子吧你这老奸巨猾的怪胎!”

    我朝着天空就飞了出去,眼看就要掉到爪哇国,幸好被人在半道上接住了。

    “呼,谢了蕾……哦,好吧……”我正要道谢,一抬头却看到蕾蒂的头上也顶着一对猫耳朵,“我保证不笑,放心,放心……”

    蕾蒂把我放在了地上,头上的耳朵跟着晃了晃。

    “本来我是想回来看看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不过现在看来问题并不只是出在我身上啊……”蕾蒂环视着周围的一群难兄难弟,“找到原因了没有?”

    “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跟空气中弥漫着的这一股子怪味有关系……妹红?”老远的,我就看到一只火焰构成的鸟朝这边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