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咸鱼翻身了,依然是咸鱼-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三十九章 咸鱼翻身了,依然是咸鱼

    妹红很快就降落了下来,跟我想象中一样,她的头上也顶着一对狗耳朵。

    “不不不不得了了……现在……哦,你们已经开始研究了啊……”妹红看着我们这里几乎是非法集会的一群人,“找出什么办法了吗各位大佬?”

    “不能算有,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可能会跟空气中弥漫着的这一股子奇奇怪怪的味道有关。”虽然这异变是突如其来,但是不得不说,这群小妞顶着兽耳的样子……赞!我这个兽娘控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哈哈哈哈哈。

    “是吗?原来如此,我就说这味道不对劲。”随着一声巨响,一个人影一下子从土里钻出来,吓了我们一跳,“那么你找到这股味道的源头了吗?”

    “哟,幽香,你也来了?”待到尘埃落定,我们才看清楚这位宛如土行孙一样出场的究竟是哪位仁兄,而且让永琳和紫都完全不能接受的是,幽香头上长出来的根本不是她们意料之中象征着老奸巨猾的狐狸耳朵,而是象征古灵精怪的猫耳朵,“暂时还没有,我们正打算……”

    “为什么你居然不是狐狸耳朵啊!”紫突然像发疯了一样跳到了幽香身后,用力的揪着幽香头上的两只猫耳朵,“我揪,我揪揪揪!一定是把狐狸耳朵藏起来了!”

    紫在幽香背后发疯,而我们这些能看到幽香正脸的人全都是噤若寒蝉,幽香脸上的十字路口已经快要和金拱门餐厅一样多了,看来幽香不够老奸巨猾对于紫来说真的是个巨大的打击,不过这倒是没有超乎我的意料,在我的意识中,我是老奸巨猾,紫是老奸巨猾,永琳是老奸巨猾,月夜见是老奸巨猾,但是幽香真的算不上。

    “……”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跟紫说一句,让她早点做准备,赶紧买块坟地,要不然来不及了,但是终究,唉……我这个人还是心太软,我怎么就成了一个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的圣母婊了呢?“幽香,淡定,如果你还想把你头上那些没用的装饰去掉,而且不想让别人觉得你有带肛塞的爱好的话,就先心平气和地听我说。”

    “哦,好啊。”幽香一把抓住紫的狐狸尾巴,一把扔出了迷途竹林,“说吧,我听着呢。”

    “我们都在这里,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去查一下那些我们还没有得到确切消息的地方,永琳,你带人去看看迷途竹林更深处,幽香你去有顶天看看,记住别惹事,你也不想被一个抖没完没了的缠上吧。”幽香是抖没错,可是有的时候,抖和抖并不是最佳搭档,相反,抖和抖的相性会相当好,“妹红,你去妖怪山仔细看看,尤其是天gǒu guǎn理范围之外的位置。”

    “你说河童和神明的地盘?很好,就这么干吧。”妹红又起飞回去叫人了。

    “艾尔,你带着小去地底看看,蕾蒂,你也一起。”我又看了看周围的人,“嗯,我去红魔馆看看,然后……八云紫,你怎么还不回来!”

    “来了来了,催什么啊……”八云紫一个霹雳从天上掉下来,全身黑乎乎的,“靠,人倒霉飞一下都能遭雷劈,我去魔法森林,好了吧?”

    “那还不快去。”我转身往屋里走,“文文,铃仙,小魔,换衣服,咱们五分钟后出发,艾尔,把小从训练室里拉出来。”

    回到了屋里,我们故意磨磨蹭蹭的,直到包括艾尔和小在内的人都离开了,我们才开始动作。

    “换点休闲的衣服,不用那么正式,记住,带好照相机,我们这次去红魔馆可是要办正事的。”异变是小事情,什么时候解决都可以,但是,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选择自己去红魔馆?那可是红萌馆啊!“文文,今天你是主力,记住,掌握好投拍的时机,铃仙,你负责掩护,小魔,你跟我一起吸引她们的注意力。”

    “了解!”三个声音从三个位置回馈过来。

    我脱掉了混沌道服,换上了一身休闲装,牛仔裤,黑恤,皮夹克,黑皮运动鞋,黑皮手套,黑墨镜,再把烟袋点好了往嘴上一叼,齐活……啊?你们问我牛仔裤里面穿的什么?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了……啥?冬天穿不冷吗?开什么玩笑,我这可是丁字棉裤,貂皮的!懂吗?貂丁!你们再有钱,穿过貂皮裤衩吗?

    “那个……有谁看见我的袜子了?”文文突然问了一句。

    “袜子?哪双袜子?”我正把皮夹克上面沾着的麻酱点用指甲刮掉,随口问了一句。

    “渔网的那双,我都好久没看见过了。”隔壁传来文文翻箱倒柜的声音,“而且我的吊袜带也一起失踪了,有谁看见了吗?”

    “呃……其实是我拿来穿了。”小魔从自己的房间探出头来,“不好意思。”

    “不会吧?我们不一样高啊!你怎么穿上的?”

    “呃……其实我们的腿一样长,只不过我上半身比较短。”

    “你这话就是说我上身特长呗!”

    “好了好了……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争论吗?看看我好不好?我上半身比下半身还长啊!”文文和小魔的对话简直伤及我的五脏六腑,我长得矮还真是对不起了!君不见当年初代世界重量级王者喷气机宾尼尤奎德兹才他妈一米六一!碟中谍汤姆克鲁斯也不过一米七三,我一米七怎么了?就算我穿上增高鞋也不显高又怎么了?凭什么要受到歧视!

    “……抱歉。”文文和小魔停止了争论,各自朝我三鞠躬,搞得跟遗体告别一样。

    “秦大人,坚强。”铃仙轻轻地拍着我的脖子,哦,这已经是我唯一的治愈了,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啊……“您总有一天会发现的,一米七的人只能找三个,而一米八的人可以找三十个,诚哥一米六七半,强行开后宫结果您不是看到了?”

    “噗!!!”我一口老血喷出来,倒在地上石乐志。

    几十分钟之后,我被抢救过来,文文已经把自己的专用套装从小魔那里收回来了,嗯,确实诱人,而且……

    “为什么我们已经到了红魔馆了?”周围这暗红色的墙壁,漆黑不反光的地砖,还有被飞刀钉在屋顶上滴血的美铃,每一样东西都在告诉我,这里是红魔馆,所以,为什么美铃会被钉在屋顶上?而且是一副被开膛破肚的样子?“还有美铃为什么看上去好像已经挂了?”

    “因为我突然发现在这种濒死的状态下可以加快与龙神逆鳞的融合速度。”天花板上的美铃尸体突然开口说话了,吓了我一跳,“只不过我没打算这么极端,关于我被钉穿手脚固定在着天花板上还有开膛破肚切掉内脏放血什么的都是咲夜xiǎo jiě干的。”

    “所以说你现在这样也死不了了呗?这不挺好的吗?”美铃的血都滴到了我的脸上,我伸舌头一舔,嗯,有点咸,说起来美铃现在也算是半个龙了,我喝了美铃的血之后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对不起嘞?那可不好,我可不想以后自己说话的时候也变得对不起,我是真是对不起。“诶,为什么你的头上也在流血啊,喂,好像你的屁股上也在流血,你痔疮犯了吗?”

    “不,今天突然莫名其妙的长出了猫耳和猫尾巴来,所以被咲夜xiǎo jiě以伤风败俗的借口切掉了。”看来美铃也被影响了,只不过被强行治疗了,“对了,为什么您会被昏迷着送过来?您已经在这里躺了三个小时了。”

    “没什么,受了点刺激,不用在意。”摇了摇脑袋,我打算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脖子,胸口,腰腹,全都被绑在了床上,就是那种diàn yǐng里见过的捆绑精神病人的那种床,我的状态再加上屋顶上样子更恐怖的美铃,让我隐隐的想到了寂静岭,“为什么我会被绑在这?”

    “这不是重点,您没觉得您的裤子有点松吗?”美铃说到这里表情有点奇怪,“而且您仔细感受一下,您的嘴里应该还残留着海的味道吧。”

    “扯淡!幻想乡哪来的海……喂喂喂!不是吧!”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紧接着就是大惊失色,“卧槽,在我晕过去的这三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您真的想知道吗?”美铃的表情连续变换,最终变成了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们啊的表情,“您的夫人,妻子,mì shū,一人爽了四十分钟。”

    “……”我被轮了,我他妈居然被我的大中小三个老婆轮了,卧了个大槽!“你怎么不拦着她们!”

    “大佬,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能拦着别人的样子吗?”美铃看了看自己,朝我暧昧的笑了笑,“而且那种情况下,我不可能那么不解风情好吧?虽然我没交过男朋友,但是我没吃过还没见过吗?您不用在意,我会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的。”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刀子钉在这里了,真是活该!”我气愤难当,但是心里又有些惴惴不安,“我问你,没有人无聊到在我嘴里撒尿吧!”

    “这点您大可放心,我从头到尾连眼睛都没眨,所以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美铃的话让我都恨不得上去插她两刀,“您似乎并不怎么高兴?”

    “废话!”用力挣脱束缚,我从床上跳到地上,整理好自己的裤子,貂皮丁字棉裤简称貂丁里面有些粘粘的,很不舒服,“我先去找地方洗个澡再来收拾你!”

    推开大门,我果然是被放置在了地下室里,也只有地下室的环境才会是那个样子,整整衣服,在红魔馆无所事事的妖精女仆们的注视下信誓旦旦的走向浴室,然后,在浴室里检测到了三个xìn hào,我知道,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敢让我品尝海的味道,今天我也要让你们这些贾行家知道知道什么是麦芽的香气!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衣冠楚楚的从浴室外间走出来,轻轻地带上了门,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离开了现场,哼,妄想咸鱼翻身,她们就没有考虑过吗?咸鱼翻身之后,不他妈还是咸鱼吗?

    王座之间,我看到了我这次前来所想要见到的正主,猫耳蕾咪,猫耳芙兰,以及……卧槽这啥玩意?

    一只三头身的萌宠爬上了我的头顶,并且趴在了上面死活不下来。

    “嗯?”我把目光投向猫耳蕾咪,强忍着鼻子里喷涌而出的三无心三年血赚无期不亏之心的简称,我示意她至少先给我解释一下这只看上去很眼熟的萌宠是个什么情况。

    “咳,如你所见,这就是咲夜。”蕾咪脸色通红通红的,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头上的猫耳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咳,犬咲夜,你就这么叫吧。”

    “哦……”我很淡定,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区区一只犬咲夜根本无法让我噗啊!

    “啊,欧尼酱又喷鼻血了!”芙兰顶着猫耳朵摇晃着猫尾巴一路小跑了过来,这下,我更加无法抑制了。

    “命绝于此……无……呃……”连大拇指都来不及竖起来,我就全身干瘪的倒在了地上。

    犬咲夜跳到了我的胸前,开始一跳一跳的给我进行胸外按压,蕾咪抱着血包过来给我输血,芙兰拎着水壶倒水,三个人的动作一气呵成,就仿佛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看看我胸口的犬咲夜,我大概知道原因了,已经习惯了啊……

    这里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其他人,不多时,帕秋莉和小小魔也从别的地方走了过来,跟小魔一样,小小魔也没有长出额外的东西,但是帕秋莉就不同了,她的头上……为什么会是兔子耳朵?

    “别看我,我只是自己配药想要中和那对耳朵,结果失败了,而且还发生了突变。”帕秋莉一看我的目光就明白我想问什么了,“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一套兔女郎的衣服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