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修理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四十二章 修理工

    几分钟后,灵梦穿着铃仙的上衣文文的裙子和小魔的鞋,坐在厨房里摧残着我家冰箱里的东西,一边吃嘴里还一边骂。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居然就放我在外面冻了整整四千字,四千字啊!你还有人性吗!”灵梦拿着一大块炸猪排往嘴里塞,嘴里的渣子都飞到了我脸上,“啊!你说话啊!怎么哑巴啦?平时不是超级能说吗?”

    “灵梦,咱谁也不傻你知道吗?”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肉渣,“以你的能力要是不愿意根本不可能被冻成冰雕,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我一点都不傻,知道吗?不能说你弄个套我就往里钻,你这把我当萨达姆可不行知道吗。”

    “嘁……”灵梦很是不满,于是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我的储备粮上,这败家娘们……“你这么有钱,我吃你几顿怎么了?你还能有意见不成?”

    “当然了,你算老几啊你?”我拎起灵梦头上的大蝴蝶结来回来去的晃,“吃着我的东西还有脸说这话,让我看看,是从这张嘴里说出来的嘛!”

    像这样,即使在冬天,幻想乡也是阖家欢乐的,这一点对我来说就是如此,不过有些人一生中注定就是闲不下来,就像我。

    “哈?今天?你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送走了灵梦之后,我正打算坐在我闪亮亮的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结果就接到了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月夜见xiǎo jiě的呼叫,“你知不知道我这里现在六月飞雪啊!这种天气你居然还要让我出门?你他妈还有良心没有,你他妈还是不是月球人!你……”

    “好了好了你先听我说。”月夜见连忙打断我的长篇大骂,“我也知道这很过分,但是你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能在宇宙空间里不依靠其他装备长时间生存,而且还懂得修理的人,所以那颗人造卫星也只有你才能进行维修。”

    “为什么修个卫星还不能穿太空服?”让我最不能理解的也正是这一点,“除非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你别想让我从我家里走出去!”

    “因为这次卫星坏的很蹊跷,它现在的故障想要修复需要很精密的操作,穿着太空服的话手的huó dòng会受到影响,而且感觉也会下降,你以为我没有试过派别人去吗?即使是我这里技术最好的扎库尔斯也没办法在穿着太空服的情况下修好那颗卫星。”月夜见解释,“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了,你就帮帮忙撒,你不看在萨达姆的面子上也看在**的面子上,你不看**你也看看卡扎菲,再不行你哪怕看看金同志的面子也行啊。”

    “行了,我看一堆死人的面子干什么?”即使月夜见如此低声下气,我还是觉得难以接受,这帮家伙,有事的时候就来找我,没事的时候从来都把我忘到爪哇国,简直是……唉……“你最好有足够的报酬请我,否则,我会找到你的。”

    “你随时都能找到我,所以我没那么傻。”咣的一声,一块太阳精金矿石突然凭空落在了我身后的地板上,“前两天我去了一次海王星附近的宇宙垃圾场,在那里找到了这个,应该足够请你了吧?”

    “你去海王星干什么?”宇宙垃圾场是一个位于海王星附近的机械小行星带,说是机械小行星,其实就是人类和月夜见她们的宇宙飞行器残骸形成的一大片布满碎片的宇宙空间,那里的空间也不稳定,时不时的就会有其他位置的东西被传送过来,通常来说没人愿意接近那个地方。

    “回收一些电子设备和零件,你知道,那里丢弃的东西中其实有很多都还可以重复利用,这块矿石算是意外之喜。”月夜见一说我才想起来,月之都的日子并不富裕,一直都过得紧巴巴的,想想上次我们过去进行亲善huó dòng的时候,月夜见已经穷的快要当裤子了,“所以,这下你能来帮忙了吗?”

    “这下我什么都听你的了。”有钱就是爷,更何况月夜见已经把矿石扔过来了,我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说吧,卫星的坐标,总不会是在近地轨道上吧?”

    “稍等,我现在把坐标传给你。”月夜见切断了通讯,不多时,我的生化计算机之中收到了一个坐标。

    “好吧……好吧……有趣……”跟家里交代了一声,我穿好闪亮亮的流亡者,一脚踢开了门口冻结的冰块,开始一路狂奔,“月夜见,你不能找个人来接我吗?”

    “你确定吗?丰姬刚刚吃了半**子**,我不确定现在把她叫醒她会不会直接把你连通到33星系。”起床气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它能让兄弟反目,父子成仇,所以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明白,不要在一个人极度疲劳的时候试图把他从睡梦中唤醒,对于他来说,除非外面有怪兽在干架,不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他的睡眠重要。

    “不,算了,我自己过去。”话虽如此,我不打算浪费能力,我打算先前往冥界,再由冥界转道外界,也用不了多久,“西斯特姆,规划最短路线,我们去白玉楼。”

    “了解。”放在原来,我想要到达冥界也只有依靠穿梭次元才能做到,但是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了冥界空间的一处lòu dòng,通过这处lòu dòng,我就能直接到达冥界,但是这个lòu dòng的位置是随机的,几乎有可能出现在幻想乡的任何地方,“已经找到了,右前方的空间,正在面甲上标记路线。”

    顺着冥界lòu dòng,我一路前行,来到了白玉楼,与外面不同,白玉楼并没有下那么大的雪,虽说如此,积雪也有半米多厚,此时,幽幽子正躺在屋顶上,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她身体周围,没有一丝积雪。

    “嘿,看什么呢?”轻轻地落在幽幽子旁边,我打开了面甲,“这天空上也什么都没有啊?”

    “没,什么都没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所以你不用用那种眼神看我,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思考些事情的。”幽幽子一下子坐起来,胸前的装甲狠狠地晃了两下,“倒是你,来我这里做什么?啊!马萨卡!你……你是来要账的吗?完蛋了,我可根本还不起啊!难道说只能肉偿了吗!”

    “行了,别演戏了,我来可不是为了那种无聊的事情。”幽幽子的演技实在是太假了,表情做作,十分浮夸,可以说完全没有入戏。

    “什么!你居然敢说无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听了我这句话的幽幽子却突然开始抓狂了起来,“在你眼里幽幽子大人的魅力就那么差劲吗!只能被算作无聊的程度吗!”

    “……别闹了……你又不是我的菜……”我没有被被人ntr的爱好,而且一般来说,我也没有ntr别人的爱好,对于幽幽子这种跟紫已经绑定了的妹子来说,我可没有什么吸引力,所以我也根本不会往那个方向去乱想,“我打算去外界,所以想从你这里出去。”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难道这就是你脚踏三条船的秘诀吗?”幽幽子指明了方向,“去西行妖那边,就可以出去了,不过这条路最好还是少用。”

    “哦,对,我是来说这个的,艾尔烤了鸡肉,给维罗妮卡洗个澡换套衣服,然后再让她上桌,对了,洗的干净一点,我那有钢丝球,还有刷战舰甲板的刷子。”维罗妮卡身上的味简直就像是丧尸一样,虽然她确实是丧尸,但是这两种丧失是不同的……算了,不解释,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否则可是要被窗外灵梦那晶莹剔透的冰雕笑话的。

    “sir,妖梦现在门外。”西斯特姆报告,“不过因为门外的雪太厚,她没办法敲门。”

    “门外的雪都冻上了?”单纯的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冻成冰块的雪,在这种寒冷的天气之下,这并不是发生不了的事情,幻想乡可没有受到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冬天的温度依然是可以冻死人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冻死人,“k,我去开门看看。”

    来到门口拉开大门,门外已经冻成了厚厚的雪墙,根据西斯特姆传来的报告,大约有一米厚,而且强度已经是连子弹都打不穿的级别了,所以我也不会傻到用铲子去挖。

    威力调整,攻击面积集中化,镭射锁定,灼烧开始。

    不多时,雪墙就在镭射的定点攻击下融化开来,而妖梦正在门前瑟瑟发抖。

    “来,进来。”趁着融化的雪没有再次冻结,我一把将妖梦拉了进来,牢牢地关上了门,“冻得够呛吧?你说你,有什么事all我一下远程联系不就行了,何必跑这一趟,就算有什么要面谈的事情,我也能马上开着我闪亮亮的流亡者过去找你。”

    “呃呃呃呃……那就太太太失礼了。”妖梦的脸冻得通红,牙齿都在打颤,“这这这样比较正正正式一点,说说说起来您今天还真是闪闪闪亮亮的啊……”

    “先别说话,你这样子可是会被窗外的灵梦嘲笑的,你看。”我指着窗外灵梦的冰雕,“小魔,你开始了吗?”

    “还没有,怎么了?”小魔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有什么事吗?”

    “妖梦冻僵了,你带她一起洗,然后再负责维罗妮卡。”让客人就这么冻着,这可不符合我的待客之道,“铃仙,不介意的话你去帮个忙如何?”

    “没问题。”

    半个小时之后,一切步入正轨。

    “呼,活过来了……”妖梦全身散发着热气,坐在椅子上,“感谢您的慷慨,不过我今天来是有要紧事要谈。”

    “白玉楼又揭不开锅了,幽幽子又开始吃雪度日了,对吧?”白玉楼揭不开锅和幽幽子吃雪度日,这两件事已经是每年冬天必有的保留节目了,“说吧,差多少,我借给你,不过先把饭吃了吧。”

    “真是不好意思……”其实就是这样,每年冬天白玉楼都会财政赤字,而八云紫又故意躲起来冬眠,所以每年妖梦都要在幽幽子的威逼利诱之下来我这里借钱,当然了,说是借钱,但是永远也没有还钱的时候,白玉楼即使在别的季节财政也是入不敷出,仅仅比冬天好一点而已,冬天因为天气寒冷,体力消耗剧烈,幽幽子的食量会提高到三倍。

    “没什么,比起这个,我更担心人之里的粮食产量。”原本在冬天,人之里的居民们只能依靠存粮过冬,而一旦遇上不好的年成,冻死人饿死人都是常有的事情,曾经也出现过过去被冻饿而死的人的怨念出来伤人的事情,不过并没有轮到我动手就被其他人解决了,“现在人之里的产量足够支撑吗?”

    “可以,因为人之里现在也属于是人类与妖怪混合,所以在妖怪的力量影响之下人之里即使是在冬天也是能保证足够的粮食产量。”妖梦解释,“不然我可能就要直接来借粮食了。”

    桌上的鸡肉眨眼间变成了鸡骨头,妖梦拎着我借给她的金子一脸感谢的离开了,希望能够用吧。

    “这样真的好吗?”文文站在我旁边,跟我一起眺望着窗外的雪景,“西行寺幽幽子,本来是不用吃东西的吧,可是她……你有什么想法吗?”

    “大概吧。”我不禁想起了我在西行妖下看到的东西,不知道这一切是否有关联,“反正只要她需要,我就会给她,这是……我总觉得这么做才是对的,再说,我也不缺这些,要是太过于小气的话,连灵梦都会笑话我的,我以后可不想被蛆蛆灵梦鄙视。”

    “最简单啦!”突然,窗外的灵梦冰雕炸裂开来,全身皮肤冻得发紫的灵梦一步跳到了窗前朝我怒吼,口水都喷到了窗户上,“那你他妈到是来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