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活着的尸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四十三章 活着的尸体

    修好了卫星之后,随着月夜见传来一切正常的消息,我松了一口气,钻回了流亡者,开始朝着月球表面降落,穿过了月球外围的能量护盾之后,我降落在月夜见的阳台上,推开门走进屋里,月夜见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了。

    “辛苦了,喝水。”月夜见推过来一杯淡蓝色的液体,看上去晶莹剔透,“月之都特产,能帮你缓解某些不适,还有,热水已经快要准备好了,你一会儿最好去洗洗,你身上都结冰了。”

    “呵,好福利啊,比干城管好多了。”说实话,我在幻想乡都从来没受到过这待遇,“只是结冰而已,不用在意……嗯,味道不错,这是什么啊?”

    “伏特加,同志。”月夜见看着我身上不断碎裂落下的冰碴子,“也只有你才能完成这种事情了,就算不说缺氧,一般人可没办法承受宇宙空间的低温。”

    “其实我都冻僵了,只不过这还不会影响到我的生理huó dòng而已……今天怎么没看到其他人?”以前哪一次见面人都是齐的,绵月姐妹啦,还有稀神旭东,毕竟俗话说得好对吧,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嫦娥就算了,怎么其他人也不来迎接我一下?”

    “依姬跟丰姬去军部了,因为我们最近的模块化wǔ qì系统已经完成,正在准备小批量投产。”月夜见努力的憋着笑,“至于稀神旭东……咳,稀神探女,她进医院了。”

    “哈?”一看月夜见的表情我就知道这里面一定另有文章,“进医院了?说说看,怎么回事?”

    “嗨,她啊,前两天喝多了,非得说自己不是毒奶,而且还非要改变自己的公众形象,回去之后连着几天用八四漱口,平时喝水都喝威猛先生,结果肠子好像出问题了。”月夜见跟我说起稀神旭东的那回事,“所以终究……从一开始她就把自己给奶了,怎么可能成功?”

    “真有意思,喝威猛先生,这是多**的人才能干的出来的事情?”稀神探女这是把自己当茅房了啊,真够下本的,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她现在然还活着?”

    “还算活着吧,听她的主治医师的说法,应该暂时不会给我们造成什么阻碍了。”看来稀神探女住进医院着实的让月夜见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担心毒奶误事,就在这时,房间某处传来叮的一声,“哦,看来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去洗洗了,就在一楼走廊左转。”

    “谢谢。”宇宙空间的温度是真的能冻死人的,即使是我也没办法完全无视温度的影响,迈着有点僵硬的步伐走下楼梯,在走廊尽头转弯进门,将衣服扔进篮子里,我二话没说冲进了浴缸里,将自己鼻孔以下的位置全部沉浸在热水之中,呼……“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为了爱情我也背叛了所有,如果你想离开……”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有这种习惯,反正我在洗澡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唱两句,以此来表达自己畅快的心情,当然,畅快不是说你们就可以在浴缸里小便,这一点就像‘不会光炮的abr不是abr’一样毋庸置疑,罗马!

    “噗!”浴室门外传来月夜见的哄笑声。

    “笑什么,畜生!你也是罗马!”虽然不知道月夜见为什么会出现在浴室的外间,但是这一声嘲笑却让我非常不高兴,不开森!

    “啊,抱歉抱歉,我只是来给你放一件浴袍,不过没想到你然还有如此……噗……罗马的一面啊,失敬失敬。”月夜见自知理亏,放下浴袍就跑出去了,但是那刺耳的笑声依然没有中断,真是太过分了,罗马有什么错?明明所有人都是罗马!

    月夜见的无意之举完全摧毁了我的好心情,从浴缸里起来,我迈步走出浴缸,然后一脚踩在了一团肥皂泡上,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恢复意识,只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回头一看,浴缸的边已经被我砸碎了,足可见我倒下的时候力量有多大,而根据生化计算机的计算,刚刚的冲击异常巧合的伤害到了我的脊椎,这才导致我一击之下就失去了意识,不过,这浴缸也太硬了。

    “啊……烦死……”扭了扭脖子,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我打开浴室里间的门,穿上浴袍,又把篮子里的衣服拿在手里,走出了外间的门,“月夜见,我在浴室里滑倒了,你的浴缸被我报销了。”

    “不是吧!哇呀呀呀呀!我的刚玉浴缸啊!”月夜见顿时炸毛了,张牙舞爪了好半天,“算了,反正是假货,除了硬度之外全都是gāo fǎng的。”

    “真要脸啊你……”坐回沙发上,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时间,我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要睡一觉,没事不要叫我。”

    “好好好……”月夜见摆出一副打不了的表情,颇得稀神旭东的真传。

    很快的,我就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我在月之都过得很是安逸,但是在幻想乡里,此时已经炸开了锅。

    “这……”妹红已经被叫到了现场,但是看着这具被深埋在大雪之中的尸体,她也愣住了,因为就连她也没有见过这个人,人之里的人虽然多,但是怎么样也该有点印象,不可能像这样毫无概念,“这个人我也没有见过……有点不对,快!快去请如来佛祖!”

    “报!”就在妹红刚刚发出命令之后,一个自警队员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最新情报,妖怪闲者又冬眠了,而秦先生好像又去了外界,听说是从冥界走的,您看这怎么办?”

    “……如来佛跑路了……靠……来几个人,跟我一起把她抬到永远亭去先。”妹红没有办法,如来佛都不在家了,她还能怎么样呢?“来,走!”

    顶风冒雪的,妹红带人将尸体抬到了永远亭,交给了永琳,永琳立刻放下手中的实验开始了诊断,对于她来说,一具看起来不会说话的尸体其实可以带来大量的情报,只不过,这具尸体看上去有些不太一样。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你们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永琳清清嗓子,打算公布这一劲爆的消息,“准备好了吗?那我可就说了,你们送来的这具尸体啊……根本就没死。”

    “不可能!”妹红先了起来,斩钉截铁的反驳,“我来之前检查过,她的心脏都停跳了!”

    -----------------------------

    “没,什么都没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所以你不用用那种眼神看我,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思考些事情的。”幽幽子一下子坐起来,胸前的装甲狠狠地晃了两下,“倒是你,来我这里做什么?啊!马萨卡!你……你是来要账的吗?完蛋了,我可根本还不起啊!难道说只能肉偿了吗!”

    “行了,别演戏了,我来可不是为了那种无聊的事情。”幽幽子的演技实在是太假了,表情做作,十分浮夸,可以说完全没有入戏。

    “什么!你然敢说无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听了我这句话的幽幽子却突然开始抓狂了起来,“在你眼里幽幽子大人的魅力就那么差劲吗!只能被算作无聊的程度吗!”

    “……别闹了……你又不是我的菜……”我没有被被人ntr的爱好,而且一般来说,我也没有ntr别人的爱好,对于幽幽子这种跟紫已经绑定了的妹子来说,我可没有什么吸引力,所以我也根本不会往那个方向去乱想,“我打算去外界,所以想从你这里出去。”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难道这就是你脚踏三条船的秘诀吗?”幽幽子指明了方向,“去西行妖那边,就可以出去了,不过这条路最好还是少用。”

    “放心,我可不会常来。”一头扎进通道之中,再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熟悉但却又陌生的景色,“又回到这里了,呵,当年……”

    周围这似曾相识的景色不禁又让我回想起了当年和文文一起来到这外界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比现在差得多,而就是在对面的大楼顶上,我虐杀了一个当年被我无意中漏下的家伙,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说起来,当时从他手里拿到的ballita精确狙击步枪还在我的行李中扔着,虽然其实并没过去几年,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多少还是有些唏嘘。

    “西斯特姆,规划路线,准备突破大气层。”不过今天,我可不是来这里缅怀过去的,从外界突破大气层不同于在幻想乡或者月之都,如果什么都不做,可是会被外界人类的探测手段发现的,“光学迷彩系统启动,波动干扰系统激活,推进开始。”

    利用这两种我平时几乎不用的系统,我就可以从视觉层面上以及机械层面上同时达成隐身效果,即使是最精密的雷达也无法发现我的存在,而肉眼的观测更是没有丝毫的可能,除非是人类之中的其他能人异士。

    起飞不久,大气层就开始与我闪亮亮的流亡者发生了剧烈的摩擦,温度急剧上升,但是这并不足以放倒我,很快的,警报解除,我已经脱离了大气层来到了宇宙空间。

    “启动空间推进模式。”将喷射背包原本的近地喷射模式改成了宇宙空间专用的空间推进模式,我立刻开始对照月夜见所发过来的坐标,结果发现原来卫星的位置距离我这里并不怎么远,“嗯,在这边。”

    坐标点慢慢的靠近,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已经来到了月夜见所说的卫星的旁边,解除了流亡者,我靠近卫星外侧的面板,开始检查这颗卫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越是检查,我头上的冷汗就越是止不住。

    “喂,月夜见,我已经看过这颗卫星了。”通过生化计算机,我可以直接在脑子里和月夜见通话,而不需要回到流亡者里,也不用担心宇宙空间对于声音的阻隔。

    “怎么样,能修好吗?”月夜见看起来是一直在线上没有离开过,否则反应不会这么快。

    “没什么问题,但是也不是没有问题。”我的话乍一听是有些矛盾的,但是实际上却不是,因为这两个问题指的并不是同一个问题,“从机械层面上来说,我能修好卫星,没有问题,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说,这颗卫星我不敢修。”

    “你看出这颗卫星的作用了?”月夜见似乎并没有觉得惊讶。

    “嗯,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一个能量转接平台,负责转换月之都的能量gòng yīng,但是同时,它也是一台强大的wǔ qì,一台可以瞬间将地球上的某一个国家从地图上抹去的wǔ qì,但是,这wǔ qì的校正方位确实月之都,这让我无法理解。”月之都的一座如此强大的能量wǔ qì平台,其目标指向然是月之都本身,这不是眼神问题,这是智商问题,“所以我奇怪的是,你到底打算用这台卫星做什么?”

    “其实这是一台穿越用的试验机。”然而,月夜见却一上来就声明了这根本不是wǔ qì,“所以严格来说你这次说错了,因为这台卫星根本不是也无法用于攻击作用,你看到的一切,仅仅是wěi zhuāng而已。”

    “难怪我觉得某些地方设计的有点别扭……”看来月夜见也是想穿越想瞎了心啊,“现在一切就说得通了,我可以开始进行修复工作了,不过我有一个附加条件。”

    “你说。”月夜见很大方的示意我说出来听听。

    “等你这卫星彻底完成的时候,我想去别的世界看看,当时候你可别太吝啬。”卫星按照月夜见的说法还在实验阶段,等到技术完全成熟还不知道要多久,但是我可等得起,如果能带着全家去异世界度个蜜月什么的,那逼格岂不是高上天了?

    “行,没问题。”月夜见一口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