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拯救大兵油咖喱-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四十六章 拯救大兵油咖喱

    野泉来的快死得更快,但是这并不表示她所造成的危害就比以往那些熊孩子轻微多少,永远亭毁了一间房,人之里毁了十几间房,外带着本来就处于停工状态的护城墙有一大截都被她撞塌了,真是……太过分了。

    “我觉得过分的好像是你吧。”永琳看着周围正忙着整理废墟的村民,“好像除了被她扔起来的两间房子之外剩下的破坏全都是被你那一炮打出来的,当然,死人是不会出来反驳你的,不过你这样往死人身上乱泼脏水是不是也不太好?”

    “你有资格说我吗?如果不是某个失心疯的二货在非要人之里上空把她射下来,一切会变成现在这么复杂吗?”这一次我的出力好像用的还是大了点,所以很多人都有资格指责我,但是,永琳啊,你要脸不?

    “好吧,算是我的错,不过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她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完蛋,永琳开始刨根问底了,“她刚出现的时候确实是失忆的状态,但是后来为什么突然恢复了,还有,你到底瞒着我多少东西?”

    “这个……”关于永琳的问题我其实都有答案,但是碎片的事情是秘密,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个,其中并不包括永琳在内,“那个……”

    “你不是去外面了吗?为什么却偏偏就能在那个时间出现,而且是通过那老东西的隙间出现,你们是不是又在策划什么反人类的东西?”我百口莫辩,她步步紧逼,我千夫所指,她横眉冷对,看来今天这件事未必能善了,“你为什么知道她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她的能力,岛田真司和百合子又是谁,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你口中的世界,那个你要过去的地方,还有你口中的碎片,都是什么?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呃……”所以我才讨厌聪明人!尤其是这种在不该聪明的时候却聪明过头的人,啊啊啊,为什么八云紫不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替我顶雷呢!好在时间应该还够用,百合子被从东京发现并且移送到冰冻战俘营的时候已经是升阳帝国战败之后的事情了,而盟军在击败升阳帝国之后还要解决苏军才能完成战役任务,所以我到是可以耽误一些时间,可是这解释怎么解释呢?

    “秦先生,我们在魔法森林里发现了这些残骸。”好在我的运气不错,救场的人来了,几个自警队员抬着一箱子东西跑了过来,放在了地上,“这看起来像是……”

    “不用说了,我知道这是什么。”野泉的身体使用了很多源于将军刽子手的纳米合金装甲,还有一些其他的特殊装备,这些装备并没有被零式冲击摧毁,而是保留了下来,“这些没什么价值,嗯……去无缘冢挖个坑埋了吧。”

    “了解。”无缘冢的实际意义就相当一个乱葬岗加上垃圾处理站,所以我的指令没有引起任何的疑问。

    打发了自警队员,永琳还是站在旁边两眼直勾勾盯着我,看得我全身发毛。

    “好吧,好吧,跟我来。”三分钟之后,我妥协了,反正永琳的口风足够紧,告诉她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要想把这件事说清楚,还是得亲眼看到碎片才行,而现如今,碎片已经被八云紫转移到了自己的地盘,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那里。

    几分钟后。

    “开门!开门!再不开门你爸我要归西了!”突破了八云之家的隐藏结界,我站在八云紫的家门前用力砸门,“你再不开门我可在你门口撒尿了!让你家门口长蘑菇你信不信!”

    “那他妈是蘑菇吗!那叫狗尿苔!”门被一把拉开,八云紫一砖头就砸在了我闪亮亮的流亡者上,哎呀我这心疼啊,“干什么啊!啊?”

    “永琳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不觉得这次的事情归根结底是因为你吗?”野泉毁坏了人之里这件事我和永琳都有责任,但是说到底,野泉的意外到来还是因为八云紫的实验出错导致的,所以这个锅我无论如何都不背,苏联政委为什么到后期都被明令禁止带队冲锋了?就是因为他们老是带头冲锋死的太快,结果政委越来越少,所以,作为一个聪明人,有时候应该后退一步,才能获得更大的价值。

    “靠,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才把你从月之都叫回来的?还不就是为了让你给我把屁股擦干净别让别人知道吗!”八云紫气的头顶上都开始冒白烟了,“你说我他妈要你有什么用?蠢猪!废物!混蛋!八嘎!”

    “……”我解除,流亡者,脱下裤子,准备小便。

    “住手!咳……住吊!”八云紫立刻把我拦下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所以呢,老东西你想知道什么啊?”

    “一切。”永琳推开八云紫自己走进屋里,“我只是在等待解释而已。”

    “叽叽喳喳,比伯咯比……”我转述了永琳想要知道的一切,然后就得看八云紫大佬的意思了,“怎么样,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跑路,反正这里是你家。”

    “唉……说吧,能怎么的呢?”八云紫转身开始带路,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房间的正中间有一个台子,台子上悬浮着的正是那块碎片,“关于这块碎片,还要归功于他和四季映姬,虽然这只能算是意外。”

    花了一段时间,我们讲述了关于这块碎片的来历,以及我们打算用这块碎片来做些什么,同时这块碎片的实验失败也导致了野泉被从其他的世界强行拉了过来,造成了今天的事情。

    “这就是这块碎片的一切,以及野泉为什么会出现,至于你说的她的失忆症状,我大概也知道为什么,她是升阳帝国的超能力突击队员原型,大脑构造和灵魂构成跟人类有很大的不同,她的灵魂敏感度过于高了,导致在穿越世界的时候被时空能量影响,暂时失去了记忆,而又因为看到了幻想乡的大雪而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穿越前在铲雪。”

    人都是先入为主的,所以有时候热呢里会根据自己所经历的场景制造出连自己都相信了的虚假的记忆,这一点并不奇怪。

    “至于她的记忆又为什么突然恢复,那是因为你让她躺在床上检查和想要给她注射药物的场景让她想起了自己过去在神罗心灵研究中心里被以岛田真司为首的帝国科学家所进行的那些实验,那些实验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种很刺激的体验,是无法轻易忘掉的。”

    “所以岛田真司是负责改造和开发能力的人?那百合子又是谁?”对于我的解释,永琳姑且算是接受了,但是疑问依然还有很多。

    “升阳帝国真正量产的超能力突击队员的蓝本,代号百合子欧米茄,原名松井百合子,注意一点就是她不姓铃科,别搞错了。”松井百合子铃科百合子,为什么超能力者都喜欢把本名设定为百合子呢?“她的克隆体给盟军和苏军都带去了毁灭性的破坏,但是克隆体的能力是根本比不上本体的。”

    这种关系有点像是炮姐和御坂妹之间的关系,身为lv5的炮姐的克隆体,御坂妹的能力普遍只有lv2到lv3,只有番外个体达到了lv4(并且强化了胸甲),但是如果说御坂妹(除去番外个体)的能力只有炮姐的零头的话,那么复制体百合子的能力比起本体来就连零头都算不上,除了基本的心灵力量之外其他的能力几乎都消失了,保留下来的也被严重地削弱了。

    “她跟野泉又是什么关系?”

    “同类,只能这么算,野泉是岛田真司的最初试验品,而百合子则是基于试验品之上的原体,所以在原本的流程中野泉会指引百合子杀死岛田真司并且将自己释放,然后野泉会为了成为第一和唯一以体现自身价值而试图杀死百合子,但是在她被禁锢的时间里百合子的力量随着战争而不断提高,所以结果坚强不成反被叉。”

    “但是她现在来到这里了,这证明你所说的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你们改变了世界走向,造成了本来不该存在的世界线。”永琳这下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事情,世界会试图修复,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你们这两个罪魁祸首被抹消。”

    “没错,但是也别忘了一点,我可是宇宙钦点的混沌之光克星,我是不会被抹消的。”我的任务凌驾于宇宙正义之上,所以这种事情还不足以威胁到我。

    “等下……那我怎么办!”紫大鲸失色。

    “还是那句老话,赶紧买块坟地,要不然来不及了。”我一脸淡定,一边挖鼻孔一边挖耳朵。

    “还有办法补救吗?”紫冲过来把我的手指头完全戳进了我的鼻孔,‘哗’血就下来了,“你有办法对吧!绝对有办法对吧!”

    “有啊,只要用这块碎片把我也弄到红色警戒3起义时刻的世界里去,让我代替野泉完成对百合子的引导,让她杀死岛田真司并且摧毁神罗心灵研究中心就行了。”我用力把手指从鼻孔里拔出来,血都止不住了,“不过你有这个能力吗?”

    “当然了,亚塔!油咖喱酱大胜利!”八云紫瞬间又满血复活了,说起来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只有我在掉血啊?

    “胜利?我可不觉得。”我看着依然自由自在的闪耀着光芒的碎片,“它能召唤来野泉,也就能召唤来其他的世界的其他人,这次我们勉强解决了,可下一次呢?野泉对于我们来说很好对付,可是其他人呢?万一召唤来一些奇葩的人,幻想乡可能都保不住了。”

    对,就是你,金闪闪,我他妈就是在指你!啊?不不不,我不是说你,吉尔焦裕禄,我说吉尔伽美什呢。

    “我魔神柱呢?!我昨天放这的,那么大一根,魔神柱呢!”我活学活用,“想想吧,要是我们也遇到那样的情况,每秒钟都会有九十五个魔神柱被混乱邪恶咕哒子击破什么的,我们根本解决不了啊!(麻婆脸——幻想嘉年华特别版)”

    “嗯,看来以后的实验必须好好的控制……你什么时候去?”

    “催什么啊,距离百合子被关进冰冻战俘营还有好几个月呢……啊,当然,这是我猜的,也有可能现在已经晚了。”

    “不要啊!!!”紫抓住我的脖子开始摇晃,“老娘不想死啊!!!你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啊!!!你不是特权人士吗!!!!”

    “好吧好吧,我跟家里说一声就去出公差行了吧?没事,我会救你的,怎么样都会救你的。”啊,还真是闲不下来,刚从月球回来,又要去别的世界,真可笑,登月对我来说已经跟家常便饭一样了,“你最好也给我注意一点,别把我扔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世界,否则等我回来之后,你就死定了。”

    “你不用回来她也死定了,因为你去错了世界,没办法修正世界线。”永琳一脸辉夜专利的幸灾乐祸表情,“反正你用穿梭次元和世界之间的关联性也能自己找回来吧,要不你给我个面子,故意去一个错误的世界怎么样?”

    “嗯,好主意。”欺负欺负八云紫的感觉很不错,尤其是在我们两个现在都算是被八云紫给坑了的时候。

    那之后的第二天,我就出发去了红色警戒3的世界,孤身一人,这样万一出了意外,我还可以用永琳所说的方法自己回来。

    在我走了之后的第二天,无缘冢,一个黑影正在挥舞着手上的铲子扮演伟大的舞铲阶级,并且从地里挖出了一口木箱子。

    “这会有用吗?”黑影似乎在自言自语,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在的无缘冢之中去有了第二个声音。

    “应该有,心灵控制跟你的能力有共同之处,本源都是精神力,所以这些应该也能强化你的能力,除了身处暗处,我们没什么优势,得抓住一切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