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从满级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四十八章 从满级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我的最终目的还是红‘色’警戒的世界,而在没有那块碎片力量的情况下,我想要从漫威电影宇宙再次穿越到红‘色’警戒世界观拥有非常巨大的难度,穿梭次元的穿越需要坐标,而且也无法穿梭的太远,这个距离可以完成近距离的星球跳跃,但是像和幽香上次一起去帮我的吸血鬼老朋友那次,就只能依靠八云紫的隙间能力送我们过去。

    综上所述,即使现在的我恢复了大部分的记忆并且有黑暗之种的被动加成,想要在世界之间穿梭也很困难,据我估计,单纯是计算出异世界的坐标就需要超过三天的时间,而在那种情况下穿越之后,穿梭次元的冷却时间恐怕会高达十天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我可以分心十用,也无法缩短异世界坐标的计算时间,而且因为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种工作连计算所需的算法都需要我自己来编写,这就更加需要时间。

    所以,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证明一件事,我在这里搞事情可算不上不务正业,要怪就怪某个把我扔错了地方的死老太婆,我就是叫紫妈怎么了?有本事从我的背后钻出来,把我的脸按在键盘上!哈哈哈,有种你来啊,我现实里正好缺个暖‘床’的!单身loser二十年,贞子都能作貂蝉!

    将生化计算机的功能分区,一部分用来设计算法,而剩下的部分则继续辅助我那依然尚未完全康复的大脑,在当前的情况下,生化计算机将会为我提供所有的可行‘性’选择和建议。

    朗姆洛的装甲战车已经冲进了集市,跟电影中一样,车上的武装士兵卸下了自己的装备,分头离开,而‘交’叉骨则在原地躲了起来准备偷袭美队,紧接着就是寡姐和猎鹰赶到分别追击两拨逃跑的士兵,我没有去管那两路,因为普通人vs复仇者的结局就是像电影里一样,我更关心的还是‘交’叉骨跟美队的打戏,这可比看电影劲爆多了,我得先去抢个好位置。

    离开了楼顶,我‘混’在人群之中缓缓靠近,并且凭借身体优势很快就挤到了前排,vip中p贵宾席,就差爆米‘花’了。

    跟我记忆中没有什么区别,就在美队搜索周围的目标的时候,朗姆洛把一颗吸附爆雷扔到了美队的盾上,美队不得已之下将自己的马葫芦盖朝天空扔了出去,然后就被朗姆洛背刺了,哦,真是太可笑了,一个战士干什么要用刺客的技能?你的冲锋和跳劈去哪了?

    朗姆洛利用先手优势不断的进攻,但是随着美队习惯了他的攻击方式之后,情况很快就转变了,即使没了盾,‘交’叉骨也打不过美队,至少在电影里是这样,被拔掉了右手蓄力手套的朗姆洛被美队一顿揍,然后自己摘掉了面具头盔,哦,真的比电影里毁容的还要厉害,啧啧啧,我……好吧,我能治好,但是死人我可治不好。

    眼看着美队拉起了朗姆洛的衣领,我知道自己发挥‘精’彩表演的时候快到了,随着朗姆洛用冬兵的事情分散了美队的注意力,他按下了起爆器打算拉美队一起上路,然而爆炸却被小‘女’巫同志勉强阻止,并且移动到了半空,就在这一刻,我突然冲了出去,顺着大楼外墙以比朗姆洛上浮还要快的速度奔跑,并且先一步到达了更高的位置,在朗姆洛的自爆完成的前一秒,我从大楼外墙上起跳一脚将他朝着反方向踢了出去。

    下一秒,小‘女’巫旺达的控制力失效,朗姆洛发生了惊人的爆炸,即使已经被我踢开,爆炸的威力依然将我向后吹回了大楼外墙上,同时震碎了大楼这一侧所有的玻璃,很多居民被玻璃碎片划伤,好在都不严重更不像原本剧情那样死伤遍地。

    “呼,应该再早一秒的,估计错误啊。”我的衣服也被爆炸力冲击‘弄’得有些破烂,毕竟是地摊货,在所有人那复杂的目光中,我从大楼外墙上脱离,跳落到地上,“嘿,幸会,美队,我是你的大粉丝,还有你,小‘女’巫,我也‘挺’喜欢你,不过看起来你们需要点帮忙,希望我的出现没让你们感到尴尬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没什么自信要你们的签名了,哦,不不不,不用谢我,哈哈哈哈……”

    我有点‘激’动,‘激’动的有点自我中心的废话,美队面带着一贯的微笑用有些感兴趣的眼神看着我,至于小‘女’巫依然在惊魂未定的捂着自己的嘴,很明显,她是想到了如果朗姆洛像电影里那样在大楼外墙之外直接爆炸会发生什么。

    “嗯……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确实大意了,我应该注意到那枚炸弹,所以无论如何……谢谢。”这就是美队,有着自己的大原则,即使我现在是个可疑分子,就结果来说他也会单纯的因为我的行为而表示感谢,没错,单纯是因为我的行为,“所以……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但是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你,史蒂夫罗杰斯,她,旺达马克西莫夫,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我的左右位置都占领了的……娜塔莎罗曼诺夫,你知道吗,你卷发看上去要比直发更可爱,还有,山姆威尔逊,我承认你的翅膀‘性’能很强悍,还有你的红翼,我还‘挺’感兴趣的,不过你的翅膀的缺点就是一旦主体受到干扰,你就会坠机。”

    在我本来看过的电影之中,猎鹰的翅膀仅仅因为被粘了一坨小蜘蛛的粘‘性’蛛丝就直接当机了,有这样的缺陷,即使猎鹰是多么强大的空战大师,终究也有照顾不过来的时候。

    “听起来你对我们做过详细的调查?”罗曼诺夫从我的右侧靠近,但是无所谓,现场唯一对我有威胁的反而是小‘女’巫,况且,我也不是来找麻烦的,“谁派你来的?”

    “没人派我来,我是个流亡者(exile),所以不介意的话,你们也这么称呼我就好。”我的理由当然没人会相信,但是这就是事实,所以说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了,“我来到这里仅仅是因为被我的老朋友坑了,所以我被丢在这了,不过不用担心,我不会待太久,而且……我也不怎么喜欢和政fu以及军方打‘交’道,他们……太过于死板而且……总是疑神疑鬼的,还有就是喜欢舍小顾大,可虽然大没有错,小又招谁惹谁了?”

    “……伙计们,你们来吧,我不太擅长跟这种话痨打‘交’道。”寡姐败退,而且败退的连我都感觉莫名其妙。

    “哦,别闹了寡姐,你最擅长对付话痨了,你不是总能让他们闭嘴吗?”我是不介意再跟这些以前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人物多‘交’流一阵子,但是很遗憾,周围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了,而且,救护单位也快要赶到现场了,“不过恕我直言你们现在不应该来关注我,因为楼上的伤员还是很多所以……我觉得你们有的忙了。”

    “你不打算留下来帮忙吗?”美队的意思看来是不希望我这么离开,这也正常,换了我我也会这么想,“如果你想要签名的话我还可以介绍其他人来。”

    “哦,那很好,可惜……时机不对,下次吧,拜。”我突然后退,再次冲上了大楼外墙,然后朝着四人包围之外的位置跳了出去,一旦我落地,凭借我的全力奔跑速度即使是猎鹰也跟不上我。

    “旺达!”看来美队还是想要挽留我,而挽留我这种人看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小‘女’巫的小法术,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常识往往不能相信。

    旺达的魔法落在了我身上,然而却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反应,我稳步落地。

    “你的魔法对我没用,小‘女’巫,如果我想让它对我没用的话。”在电影设定中,旺达的能力是在九头蛇的试验中被心灵宝石所赋予的,这种独特的特‘性’使得她的所有魔法在使用的时候都会掺杂上心灵的力量,在这方面,黑暗之种凌驾于无限宝石之上,换句话说,她所有的非伤害‘性’魔法对我都没有用,当然,我不能免疫魔法伤害,也不能免疫幻视用心灵宝石发出的能量‘射’线伤害。

    但是反过来说,她的魔法也并不是绝对对我没用,随着魍心的出现,我与黑暗之种之间再次产生了细微的联系,通过这种联系,我可以暂时关闭或者部分关闭黑暗之种的防护,使一些灵魂相关的能力对我产生作用。

    成功落地之后,我开始加速逃离,而猎鹰则展开翅膀低空飞行试图跟上我,我默默的拔出了光束手枪,转换成了震撼弹模式,在没有回头的情况下凭感觉一枪打中了猎鹰的翅膀主体背包,然后,猎鹰的翅膀当机了。

    ‘嘭’的一声,猎鹰撞破了集市那些脆弱的顶棚摔在了地上,“哦……那家伙说的居然是真的……”

    摆脱了追击,我的心情大好,随便找了一栋大楼的屋顶,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掏出野营帐篷,布置好,ok,暂时来说这就是我温馨的家了。

    时间在无聊的时候总是过得飞快,而且,有些事情也让我始料未及,本来我以为,在我阻止了大量平民伤亡之后,历史就会改变,但是没想到,因为受伤的人员之中同样包括了瓦坎达的民众,所以瓦坎达国王特查卡依然公开问责了复仇者联盟,只不过并没有电影中那么严重,但是,他依然选择了动身前往维也纳,这样一来他的死以及黑豹特查拉的出现再次成为了必然,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世界的自我修复‘性’,但是很明显看来内战的过程和结局是无法凭我之力改变了,除非我能提前杀死泽莫男爵,可惜,在他接触冬兵巴基之前,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在这种情况下,我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先潜入复仇者总部,偷听一下霹雳将军罗斯所带来的消息。

    “……你们做出出格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看看吧。”当我利用流亡者的光学‘迷’彩系统和‘波’动干扰系统潜入的时候,会议正在进行,罗斯正好让开屏幕,“纽约(复联1中的纽约副本),华盛顿d.c(美队2中‘洞’察计划副本),索科威亚(复联2中奥创副本),还有这一次的拉各斯,没错,这一次没有严重的死伤,但是那爆炸所有人都看到了,试着想想,如果当时没有那个狂人突然出现呢?”

    “好了,够了。”美队示意播放可以停下了。

    “嗯。”罗斯示意停止播放,“而现在,那个狂人的身份依然无法确定,他是谁,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出现,一切都不知道,还有你们,在过去的四年里展现了无限的战斗力以及丝毫没有的纪律‘性’……”

    听到这里我知道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了,内战果不其然还是要开打,我的出现确实减少了死伤,但同时,我这样一个神秘的人物的出现同样也‘激’化了美帝政fu与超级英雄之间的矛盾,他们需要的是可以控制的英雄,而不是自由的英雄,这也是我最反感的,必须有人凌驾于权力和管制之上,不然当权力和管制失控的时候,谁来负责清除他们呢。

    之后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化妆成冬兵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泽莫男爵用炸弹杀死了瓦坎达国王特查卡,而隐藏在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的巴恩斯则被通缉,这也是为什么……如今我身处布加勒斯特的原因,这里有黑豹特查拉真正意义上作为超级英雄的第一次出场,可不能错过。

    当我来到预定地点,正看到一个军用背包被从隔壁大楼的上层扔下来,毫无疑问,这是冬兵的背包,而现在,他和美队以及黑豹很快就会出现,猎鹰在楼顶监视,不过他暂时看不到我的位置,这屋顶上满是空调机组,随便哪一个后面都能供我藏身,可惜我又忘了爆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