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内战的延续-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五十一章 内战的延续

    这一次,小女巫没能赶上,因为战争机器提前对她使用了声波攻击,塔台在美队和巴恩斯进入机库之前就堵死了入口,这让我始料未及,但是,始料未及的人并不只有我,因为左臂的护甲完全被毁掉,我的左臂已经露了出来,在幻视的光束所划过的位置,纳米人造皮肤已经被烧毁,露出了下面的太阳精金骨架。

    “他的左臂也是机械的?”巴恩斯看着美队,“还是说他的全身都是机械的?”

    “不,我想应该不是。”美队想起我那被刺穿的大腰子,觉得还是机械手臂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是我找他来的,但是其实我几乎不怎么了解他。”

    “你毁了我闪亮亮的流亡者装甲,幻视,你这真让我生气……”朕的流亡者,花了那么长时间擦得闪亮亮的流亡者,就这么报废了一条手臂,朕不甘心啊,不甘心啊!“而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呃,是你自己主动撞上去的。”幻视表示这锅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背。

    “我知道!但那又怎么样!我现在很生气!这就够了!”ex系统瞬间激活,同时变形系统也将速度提升到最大,眨眼之间我就跟上了战争机器,右手一拳打了出去,战争机器也用右拳回敬过来,两只拳头撞在一起,战争机器的手臂盔甲瞬间开裂,掉了不少零件,整个人也被我一拳打飞了出去,“一步武内!”

    “罗迪!”斯塔克开着他自豪的mark46快速接近了我这里,而飞出去的战争机器已经被小蜘蛛用网拦下了,斯塔克在靠近我的瞬间抬起双手发射了掌心的电弧脉冲炮。

    “你就是第二个!”战斗盔甲之间的战斗,其实比想象中简单得多,在ex系统和变形系统装甲模式的组合之下,电弧脉冲炮打在我的胸口仅仅留下了黑色的灼烧痕迹,而我则丝毫没有被阻碍的冲到了他身后,右手的拳击型光束剑将他左手和右脚的推进器报废了,这样他不会掉到地上,但是也别想正常飞行了,“二步蘑菇!”

    “哎呀卧槽……”小蜘蛛刚刚把罗德斯捞回来,一回头就看见斯塔克坠机了,反应比看到蚁人变大的时候还要夸张。

    “三步saber!”几乎在几秒之间就击坠了战争机器和钢铁侠,我又全速冲向对方最后一个飞行目标,幻视,“无名咸鱼突刺!”

    魍心剑再次出现在我的右手之中,我全力挥下,未经过压缩的黑暗圣剑百分百释放,幻视立刻躲到了一边,然而,我的计划也因此成功了,漆黑的光波将塔台废墟完全吞噬,待到黑暗散去的时候,机库的大门已经被重新打通了。

    “队长!巴恩斯!上!”一击得手,我撞着幻视就死死的砸进了地面,“我说过幻视交给我!”

    “你是说过,不过我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大。”美队耸耸肩,跟巴恩斯一起跑进了机库,迎面遇上了寡姐,经过了简短的交流之后,寡姐转而用寡妇蛰的电流限制了黑豹的行动,帮助了美队和巴恩斯的逃脱,飞机成功起飞,朝着云端那三万英尺的高空飞去。

    幻视还被我限制在地上,钢铁侠现在只能用跳的走,本来一切应该就此终结,但是我却忽略了詹姆斯罗德斯这个人的责任心,在右手的盔甲已经完全报废的情况下,他居然依然追了上去,猎鹰立刻试图阻截,但是却难以追上。

    “山姆,你最好往下飞。”凭借左手的巨大力量死死的压制住幻视,我举起了右手的魍心剑,“黑神斩波!”

    山姆在我的提醒之下躲开了攻击弹道,黑神斩波正中战争机器的背部,然而却仅仅打出了一道凹陷,不得不说,虽然比不上流亡者,但是那盔甲的承受能力也够高的了,为此,我黑进了他们的通许频道。

    “罗德斯上校,最后通牒,你最好立刻停下,否则像刚才清空机库门口的那种攻击,我还能再来好几次。”跟他们打架倒是很欢乐,但是万一真的打伤打残了,那我可就要扇我自己大嘴巴了。

    “我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但是战争机器可不是那么简单就会被吓到的人,当然是听不进我的警告,为此,我是必须要证明一下了。

    “好啊。”魍心剑挥出,一道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威力的集束版黑暗圣剑被我打了出去,拳头粗细的光束擦过了战争机器胸口的方舟反应堆,并且让整套盔甲像原本的电影里那样停摆,如果他真的摔到地上,就会想本来的剧情那样被摔成下半身接近瘫痪,当然,我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我的速度,无人能及,“嘿!”

    须臾之间我松开幻视飞到了战争机器正上方一把拉住了他的左脚,也将他从坠落的危险之中解救出来,暂时的。

    “喔……好吧,现在我信了。”饶是罗德斯已经是资深的飞行员,此时也不由得感到庆幸,“你的胸口也有一个方舟反应堆吗?”

    “不,我用更高级的东西。”眼看着幻视又飞了过来,而下面的草地上钢铁侠也一跳一跳的朝这边靠近,我打开面甲咧嘴一笑,“我救了你一命,所以我们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现在……伙计们!我要跑路了!祝你们好运!”

    将战争机器朝飞过来的幻视扔了过去,我转身朝着美队他们飞走的方向加速逃跑了,耳机里只传来已经变回原本大小的蚁人斯科特朗的抱怨:你这没义气的混蛋,祝你好运。

    幻视接住了战争机器,他本来有余力继续追击我,但是他却不能带着战争机器一起追我,趁着他降落的时间,我已经脱离了他们的视线,面甲锁定了美队的飞机,我很快就能追上,有些话,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说一说。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应该都被抓回去了,对此我很遗憾,但是面对幻视,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带着其他人一起离开,毕竟心灵宝石的力量我也并不是完全的了解,但是这一次没有罗德斯坠落的意外,山姆应该也不会被打得鼻青脸肿了,问题就是在最后,关于巴恩斯……不,是冬兵在过去杀死了霍华德斯塔克夫妇这件事。

    算法已经完成,红色警戒的世界坐标也正在计算,估计等今天这一档子事情完成之后,我就可以离开了,比预期的要快,这是好事,我不能一直待在异世界,我在自己的世界还有自己的人,自己的家,反正在来过之后,我记下了这个世界的坐标,以后想来会很简单,估计等我说出这些事情之后,在美队他们的眼睛里我就会跟托尔差不多吧,哦,对,这个托尔是真的雷神,不是上次在幻想乡里那个。

    隐隐约约的,前面已经出现了昆式战斗机的轮廓,我直接降落在了飞机表面,跟驾驶舱里的美队和巴恩斯打起了招呼。

    “嘿,不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吧?当然你们介意也没有用,反正我是不会下去的。”如果美队能好心的打开尾部的机舱门,那么我会很感激,但是如果我不得不一直站在飞机表面,那也没什么问题。

    “真没想到你能追上来。”巴恩斯跟我隔着驾驶舱对话,“你的左臂也是机械的吗?”

    “你到底有多在意这个问题啊?”我都无语了,属性重复就这么让你觉得尴尬吗巴恩斯童鞋?“好好好,我这左臂确实是机械的,只不过比你那个要更高端一些,毕竟那些九头蛇的工艺可远远比不上我,实话来说,我的左臂比振金还要更加坚固。不过你就不用想了,我就这么一个,绝对不会卖给你的。”

    “我没那打算。”巴恩斯好心的打开了机舱门,我也得以钻进机舱避避风。

    “其他人怎么样?”面对机舱里已经解除了流亡者的我,美队问了一句。

    “嗯,没什么大事,在你们走了之后我打坏了罗德斯的方舟反应堆,然后就跑来了,幻视在场,我只有把握自己跑掉。”我拔出枪套里的纳米喷枪,开始修复左手的纳米人造皮肤,“心灵宝石的力量还是很难对付,不知道宇宙立方怎么样。”

    “嗯……我认识一个家伙,他试图直接接触宇宙立方的力量,结果……他消失了,可能要到别的星球上去找他了。”美队这话给我一股满满的既视感。

    “你说的该不会是一个长着红色骷髅脸的家伙吧?”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就是美队当年跟红骷髅最后决战时候发生的剧情。

    “诶,那个红色骷髅脸?他是那么死的?”不过巴恩斯居然比我更惊讶,我这才想起来,当年巴恩斯亲眼见过红骷髅施密特一面,但是之后他被改造成九头蛇杀手并且被洗脑,他应该还不知道红骷髅的结局,“我得感谢我的脸没有变成那样。”

    “其实那样也不错,万圣节都不用化妆。”对于红骷髅,我的心里只有嘲讽,一个自以为操纵了神灵力量的人,其实也只不过是神灵眼中的棋子罢了。

    “所以你的脸下面不会也长了一副那样的尊容吧?”巴恩斯用当年问美队的话来问我。

    “哦……别闹了,言归正传吧,队长,有件事我得跟你们两个说清楚,其实我来自异世界,来到这里也完全是个意外,我不会再待太久。”我决定摊牌了,然后就是那件事。

    “嗯,我已经猜到了,像你这种在出现之前毫无征兆的人,我也认识一个,他叫托尔,是个神,你应该知道吧,既然你对所有人都那么熟悉。”

    “当然知道,不过我跟他还是有点差别,我的世界离这里更远,连他也无法到达,也许宇宙立方可以,但是这不是我想表达的事情。”宇宙立方的力量不知道能不能连通异世界,有机会一定要研究研究,但是不是现在,“因为我来自别的世界,所以对于某些事情我还算是有些……了解,巴恩斯,你还记得霍华德斯塔克吗?”

    “……”我的一句话让两个人沉默,巴恩斯当然记得霍华德,而美队自己也从其他途径知道了那件事情的真相,“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瞒着他真的好吗?他才是最应该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虽然那可能会让他跟你们分道扬镳,但是那也是他应该知道的事情。”我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托尼斯塔克,钢铁侠,“你以为不告诉他关于他父母的事情是在保护他,但其实说句良心话,在我看来,你只是在保护你自己。”

    “你是这么认为的?”美队的回应有些迟疑。

    “没错,这就是我最直接的看法,如果你们真的……真的是朋友的话,即使暂时分道扬镳,最后也会殊途同归,但是你用隐瞒的方式,只会让殊途同归的时间变的更加的遥远。”我曾经犯过类似的错误,幸好最终我没有犯下真正的错误,多亏了还有人提醒我,“他在做他相信的事情,你在做你相信的事情,但是归根结底,你们最终的希望却是一样的,就是保护这颗地球,不就这么简单吗?”

    “听你的说法好像深有感触,你经历过什么?”美队想起了我之前曾经说过的话,“你说过你比我更老,那么你到底有多老?”

    “四五亿吧,或者更大,别不相信,我活的比人类的历史还要长,但是我的感触跟年龄无关。”我叹了口气,“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我也有曾经想要保护却没能保护好的东西,所以……其实在我的世界,我也可以算个复仇者。”

    “你也有队伍?”许久没开口的巴恩斯似乎终于从回忆中脱离了出来。

    “是啊,虽然不大,但是……”我的队伍,真正意义上能一起作战的队伍,紫,永琳,幽香,我们四个,最早的队伍,“反正很有意思,有机会……以后如果我再回来的话,试着介绍给你们认识好了,所以无论如何,别在那之前先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