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error-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五十二章 error

    更新马上修正……至少明天白天之前会修正,喝大了,抱歉

    “那可不好说,如果你真的活了几亿岁的话,可能下次你再回来地球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最新章节访问: 。”

    结束了对话之后,我回到了后机舱里,将流亡者收了起来,靠在机舱壁上打起了瞌睡,不知道过了多久,轻微的震动将我从浅层睡眠之中唤醒了。

    “怎么……呵……到了吗?”我打了个呵欠,凑到了驾驶舱的位置,“哦,茫茫大雪啊,跟我家那边一样。”

    “嗯,看见那辆车了没有,那家伙已经先到了。”飞机缓缓降落在地上,巴恩斯拉开武器栏,拿了一把枪,“你的盔甲又收起来了?需要这个吗?”

    “不,我自备了。”我拔出光束手枪,然后发现我把‘波’动军刀落在之前的机场了,无所谓,反正备用的家里有的是,至于魍心剑,在异世界使用太累了。

    走下飞机,我们靠近了微微打开的大‘门’。

    “他也刚到没多久时间。”看了看大‘门’位置的积雪,我得出结论,“但是……他唤醒那些人需要多久?”

    “跟上次让我被控制所需要的时间差不多。”巴恩斯回答。

    “对,前提是他真的是想要唤醒他们。”我知道事情真相,所以现在,我要剧透了,“你们觉得泽莫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你知道?”美队想起我说过,我知道一些特殊的事情。

    “知道是知道,但是我无法阻止,因为这件事情的起点,就是霍华德斯塔克之死。”然而就算剧透了,一切也无法避免,除非我能回到更早的时候,阻止冬兵杀死霍华德斯塔克夫‘妇’,“继续走吧,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我的时间快到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时间?”走进电梯之中,巴恩斯终于忍不住问我。

    “我不是说过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个意外吗?其实我本来应该前往另一个世界的,而且时间还有点赶,所以我一直在为这件事情进行准备,现在准备就要完成了。”电梯转眼到了底层,“不用那么小心,那些人现在应该已经是死人了,然后,斯塔克应该也快要到了。(最快更新)”

    “斯塔克?为什么?”美队不明白斯塔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发现了泽莫的真相,所以跟山姆‘交’流了这里的位置,打算过来帮你,但是这一切也在泽莫的计算之中,他要利用仇恨,来让你们自相残杀,以此来让复仇者联盟覆灭。”我的耳朵已经捕捉到了声音,斯塔克已经到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美队无法理解泽莫的动机。

    “因为仇恨,他的父亲,妻子和孩子死在了索科威亚,所以他要报复你们,复仇者联盟,利用每个人都有的心里,复仇的心理,而我即使知道了,也无法阻止,因为我在这之前根本找不到他,我知道的,仅仅是他暴‘露’出来的一部分而已。”

    “如果你知道……不,没人会相信你,就像斯塔克他们之前不相信我们那样。”

    “没错。”泽莫审问巴恩斯那一次,我确实有可能阻止,但是没人会相信我的话的,这一点美队比谁都清楚,因为后来斯塔克也不相信他的话,直到真正应该审问巴恩斯的人的尸体被发现,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与巴恩斯十分相似的面具的时候,他才相信,可惜一切已经完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泽莫的套路,“如果我那时候选择出现,除了被关起来之外,不会对事情有任何的影响,好,他来了,就在我们后面。”

    一扇金属‘门’被往两侧推开,身穿盔甲的斯塔克走了出来,并且很快说明了他的来意,与我所说的丝毫不差,到此,事情已经彻底回到了原本的路线上。

    很快,我们就见到了五个已经成为尸体的超级士兵,以及幕后的黑手泽莫,斯塔克还是无可避免的跟我们三个打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因为我的‘插’手,战斗在巴恩斯的机械手臂被脉冲炮摧毁之前,美队就先用盾砸坏了他的方舟反应堆。

    最终,泽莫被黑豹所擒拿,而我们三个则在知道真相的黑豹特查拉殿下的帮助下将巴恩斯送到了瓦坎达,巴恩斯自愿选择了冰封,对此我也无能为力,对于大脑层面的一切,我也不是那么万能,如果我是,我就不用被失忆所困扰了。

    “这里看起来足够安全,我也该走了。”坐标的计算已经完成,只差最后的设定,而这些设定都是要由我在自己的大脑里完成的,“我觉得我会再回来的。”

    “希望别太久。()”美队朝我点了点头。

    “关于你的大腰子我很抱歉,不过你应该没有大碍吧。”特查拉这时候也终于对我的话有了回应,只不过晚了点。

    “哈,那就这样吧,有缘再见,队长,殿下。”做了告别,我发动穿梭次元,凭借着大脑之中的设定,开始了新的旅途。

    一道黑光闪过,kucha!我就穿越了。

    ————————————————————————————————

    “我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但是战争机器可不是那么简单就会被吓到的人,当然是听不进我的警告,为此,我是必须要证明一下了。

    “好啊。”魍心剑挥出,一道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威力的集束版黑暗圣剑被我打了出去,拳头粗细的光束擦过了战争机器‘胸’口的方舟反应堆,并且让整套盔甲像原本的电影里那样停摆,如果他真的摔到地上,就会想本来的剧情那样被摔成下半身接近瘫痪,当然,我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我的速度,无人能及,“嘿!”

    须臾之间我松开幻视飞到了战争机器正上方一把拉住了他的左脚,也将他从坠落的危险之中解救出来,暂时的。

    “喔……好吧,现在我信了。”饶是罗德斯已经是资深的飞行员,此时也不由得感到庆幸,“你的‘胸’口也有一个方舟反应堆吗?”

    “不,我用更高级的东西。”眼看着幻视又飞了过来,而下面的草地上钢铁侠也一跳一跳的朝这边靠近,我打开面甲咧嘴一笑,“我救了你一命,所以我们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现在……伙计们!我要跑路了!祝你们好运!”

    将战争机器朝飞过来的幻视扔了过去,我转身朝着美队他们飞走的方向加速逃跑了,耳机里只传来已经变回原本大小的蚁人斯科特朗的抱怨:你这没义气的‘混’蛋,祝你好运。

    幻视接住了战争机器,他本来有余力继续追击我,但是他却不能带着战争机器一起追我,趁着他降落的时间,我已经脱离了他们的视线,面甲锁定了美队的飞机,我很快就能追上,有些话,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说一说。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应该都被抓回去了,对此我很遗憾,但是面对幻视,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带着其他人一起离开,毕竟心灵宝石的力量我也并不是完全的了解,但是这一次没有罗德斯坠落的意外,山姆应该也不会被打得鼻青脸肿了,问题就是在最后,关于巴恩斯……不,是冬兵在过去杀死了霍华德斯塔克夫‘妇’这件事。

    算法已经完成,红‘色’警戒的世界坐标也正在计算,估计等今天这一档子事情完成之后,我就可以离开了,比预期的要快,这是好事,我不能一直待在异世界,我在自己的世界还有自己的人,自己的家,反正在来过之后,我记下了这个世界的坐标,以后想来会很简单,估计等我说出这些事情之后,在美队他们的眼睛里我就会跟托尔差不多吧,哦,对,这个托尔是真的雷神,不是上次在幻想乡里那个。

    隐隐约约的,前面已经出现了昆式战斗机的轮廓,我直接降落在了飞机表面,跟驾驶舱里的美队和巴恩斯打起了招呼。

    “嘿,不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吧?当然你们介意也没有用,反正我是不会下去的。”如果美队能好心的打开尾部的机舱‘门’,那么我会很感‘激’,但是如果我不得不一直站在飞机表面,那也没什么问题。

    “真没想到你能追上来。”巴恩斯跟我隔着驾驶舱对话,“你的左臂也是机械的吗?”

    “你到底有多在意这个问题啊?”我都无语了,属‘性’重复就这么让你觉得尴尬吗巴恩斯童鞋?“好好好,我这左臂确实是机械的,只不过比你那个要更高端一些,毕竟那些九头蛇的工艺可远远比不上我,实话来说,我的左臂比振金还要更加坚固。不过你就不用想了,我就这么一个,绝对不会卖给你的。”

    “我没那打算。”巴恩斯好心的打开了机舱‘门’,我也得以钻进机舱避避风。

    “其他人怎么样?”面对机舱里已经解除了流亡者的我,美队问了一句。

    “嗯,没什么大事,在你们走了之后我打坏了罗德斯的方舟反应堆,然后就跑来了,幻视在场,我只有把握自己跑掉。”我拔出枪套里的纳米喷枪,开始修复左手的纳米人造皮肤,“心灵宝石的力量还是很难对付,不知道宇宙立方怎么样。”

    “嗯……我认识一个家伙,他试图直接接触宇宙立方的力量,结果……他消失了,可能要到别的星球上去找他了。”美队这话给我一股满满的既视感。

    “你说的该不会是一个长着红‘色’骷髅脸的家伙吧?”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就是美队当年跟红骷髅最后决战时候发生的剧情。

    “诶,那个红‘色’骷髅脸?他是那么死的?”不过巴恩斯居然比我更惊讶,我这才想起来,当年巴恩斯亲眼见过红骷髅施密特一面,但是之后他被改造成九头蛇杀手并且被洗脑,他应该还不知道红骷髅的结局,“我得感谢我的脸没有变成那样。”

    “其实那样也不错,万圣节都不用化妆。”对于红骷髅,我的心里只有嘲讽,一个自以为‘操’纵了神灵力量的人,其实也只不过是神灵眼中的棋子罢了。

    “所以你的脸下面不会也长了一副那样的尊容吧?”巴恩斯用当年问美队的话来问我。

    “哦……别闹了,言归正传吧,队长,有件事我得跟你们两个说清楚,其实我来自异世界,来到这里也完全是个意外,我不会再待太久。”我决定摊牌了,然后就是那件事。

    “嗯,我已经猜到了,像你这种在出现之前毫无征兆的人,我也认识一个,他叫托尔,是个神,你应该知道吧,既然你对所有人都那么熟悉。”

    “当然知道,不过我跟他还是有点差别,我的世界离这里更远,连他也无法到达,也许宇宙立方可以,但是这不是我想表达的事情。”宇宙立方的力量不知道能不能连通异世界,有机会一定要研究研究,但是不是现在,“因为我来自别的世界,所以对于某些事情我还算是有些……了解,巴恩斯,你还记得霍华德斯塔克吗?”

    “……”我的一句话让两个人沉默,巴恩斯当然记得霍华德,而美队自己也从其他途径知道了那件事情的真相,“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瞒着他真的好吗?他才是最应该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虽然那可能会让他跟你们分道扬镳,但是那也是他应该知道的事情。”我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托尼斯塔克,钢铁侠,“你以为不告诉他关于他父母的事情是在保护他,但其实说句良心话,在我看来,你只是在保护你自己。”

    “你是这么认为的?”美队的回应有些迟疑。

    “没错,这就是我最直接的看法,如果你们真的……真的是朋友的话,即使暂时分道扬镳,最后也会殊途同归,但是你用隐瞒的方式,只会让殊途同归的时间变的更加的遥远。”我曾经犯过类似的错误,幸好最终我没有犯下真正的错误,多亏了还有人提醒我,“他在做他相信的事情,你在做你相信的事情,但是归根结底,你们最终的希望却是一样的,就是保护这颗地球,不就这么简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