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海德拉末日(仮)-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五十五章 海德拉末日(仮)

    那之后,在我的强留要求下,我得到了一支特制的bar作为我的武器,说是特制,其实也不过是配备了一些三十发弹容的大型弹匣,除此之外还有标配的m1911a1手枪自不必说,凭借着这些装备,我们开始横扫所有的海德拉工厂。()。 更新好快。

    在这些战斗中,史蒂夫的活跃远远超过我,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同时也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史蒂夫是视频宣传的重点,他是主角,其次,我也不能暴‘露’太多的东西,只能在超越人类极限的状态下中规中矩一些,而做关键的原因就是,我发现我之前的感觉不是错觉,在这个世界里我的恢复能力下降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魍心剑的消耗太大了,以至于我甚至不得不停止使用。

    后来,在一次任务的间隔之中,我终于搞清楚了问题的所在,原来问题居然是出在时间法则上,同时跟我自己的身体也有关系,这个世界的时间跟幻想乡并不同步,这个世界的时间要快得多,在这个世界待上一百年,在幻想乡里可能连两天都不到,本来再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的身体也应该会跟这个世界的时间法则同步,但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法则抗拒系统,就是因为法则抗拒系统,我的身体无法同步这个世界的时间,在这个世界即使过去一百年,对于我的身体来说也只不过是经过了两天,我只能得到两天的恢复量,而更加坑爹的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借用了法则抗拒系统,所以如果我把这系统关掉,我就会被强制排除到这个世界之外,到时候我就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

    基于这种原因,我不得不放弃了使用魍心剑进行战斗,改为规规矩矩的使用体力和枪械,我的战斗水准自然也就下降了,而且我还得在这个世界待上几十年才能离开。

    说了这么多,但其实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也很简单,概括起来就是扒飞车那个搞机枪,撞火车那个炸桥梁,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打得纳粹魂飞胆丧……之类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幻想乡,时间才刚刚过去一天,其中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在我穿梭空间的过程中消耗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家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你?”文文一开‘门’,眉头一皱,但是因为习惯了已经不会像最早那样不堪了,“进来。.net”

    “他还没回来?”来访者不用说正是我的好姬友风见幽香萨玛,带着两个孩子,“怎么还没回来?”

    “拜托您想一想,他才刚走了一天,你就是钻进厕所脱下‘裤’子做暖马桶都要五分钟,能不能别这么着急?”除了文文之外,其他人都没在客厅,不是在地下室就是在自己的房间,所以招待工作也只能由文文来了,“而且你着急也没有用,在他离开之后,他跟我们的通讯就一直处于离线状态,联系不上他,也就什么事情都没办法‘交’流。”

    “该死的八云紫,居然能把目的地搞错,不然他现在可能已经回来了!”幽香一拳打在沙发上,当然,没用什么力气,不然我的沙发又要换一个了。

    “为什么这么着急?”文文按照我过去的风格倒了三杯果汁摆在桌上,“喝吧,放心,味道是一样的。”

    “我着急当然是有原因,我找他有事。”幽香喝了两口果汁,又拿起茶几上的蜜柑剥开,往嘴里扔,“这蜜柑都快干透了。”

    “没人‘逼’你吃。”那盘蜜柑还是去年冬天摆在茶几上的,能保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他暂时应该是回不来,所以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也许可以跟我说,我大概……可以做一部分主。”

    “不不不,其实没那么困难,是很简单的事情。”幽香甩了甩自己的长发,“我最近突然感觉有些心神不宁,所以我想让她们两个先住在你们这里,我要静修一阵子,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干扰了我的心神。”

    “就这个?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文文一指客厅更里面的走廊,“这里房间多得是,再来两个也住的下,不过能让你这种人心神不宁,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你说话的语气跟他真够像的。”幽香把嘴一撇,“这就是所谓的夫妻相?你们这俩狗男‘女’,啧啧啧……豺狼虎豹狼狈为‘奸’呐,哼……”

    “阿嚏!”身处异世界的我重重的打了个大喷嚏,鼻涕差点飞到达姆弹杜根的身上,“我去……谁带纸了?”

    “我有。”黑人琼斯递给我一张纸,“怎么,天气太冷了?”

    “不,我感觉好像是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列车到哪了?”没错,此时的我们站在山崖一处突出的绝壁之上,狭窄的平台之下就是万丈深渊,而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就是通过滑索攻上驶过的列车并且抓住位于火车之上的佐拉博士,也就是在这一次任务之中,巴基掉下山崖,失去左臂,并被改造成冬兵。()

    “快到了……”‘蒙’哥马利正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铁轨,“罗杰斯?”

    “嗯,我们分两组攻上列车,巴基,跟我一起负责后面的车厢,迪恩,你和琼斯两个负责在车头控制住佐拉博士。”黑人琼斯和唯一的日裔成员吉姆森田已经通过窃听确认了佐拉博士就在车上,在这种情况下,史蒂夫发布了分工指令。

    其实这里我曾经纠结过,到底要不要让史蒂夫和巴基都按照原作的电影中那样消失,想改变也很简单,我只需要跟巴基换一下位置,由我和史蒂夫一起去面对车厢之中的埋伏,就能永远的改变一切,但是最后,我放弃了,因为如果那么做了,巴基在七十多年之后就要变得和卡特一样老得躺在‘床’上了。

    “我们该行动了,他们那该死的列车速度快的令人发指。”‘蒙’哥马利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到来的列车。

    “我们只有十秒钟的时间,只有在这十秒钟我们才能进入列车,超过十秒钟错过那个窗口,我们就要变成糊在挡风玻璃上的虫子了。”史蒂夫挂上滑索,开始了最后一次任务提醒,紧接着,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他在咆哮突击队最后一名成员雅克德尼尔的一声指示下顺着滑索滑向列车,巴基紧随其后,第三个是琼斯,而我排在最后。

    海德拉的火车速度远远超过了那个年代的火车该有的速度,但是我们四个还是有惊无险的成功落在了列车车顶上,我们趴着身子防止被强烈的气流吹走,等到稳下来之后,我们又站起来,猫着腰朝前方移动,并且来到了车厢外一架梯子的旁边,美队和巴基趴下梯子,进入了车厢内部,而我和琼斯还留在车顶上,继续朝前行动。

    就在我们已经接近了车头位置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跟着,一节车厢的车厢壁被整个炸开,朝外面掀翻了出去。

    我没有继续关注,我知道会发生什么,而我做了选择,选择让一切照旧,与琼斯对视了一眼,我举起枪托一下子砸碎了车头顶部的玻璃,琼斯手持汤姆森冲锋枪跳进车头控制住了里面的所有人,包括我们的任务目标佐拉博士。

    再之后,具体的细节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菲利普斯上校用某种类似‘母亲风味牛‘肉’饭’一样的手段从他的嘴里挖出了关于海德拉和施密特的情报。

    入夜,史蒂夫一个人坐在一间酒吧的废墟之中,往嘴里灌着他无论怎么喝都不会醉的酒,但很快,脚步声响起,特工佩姬卡特走进了这废墟,我不想做电灯泡,所以在她进来的时候,我跟她打了个招呼,就从破损的屋顶上跳下来离开了,带着我手上的那瓶酒。

    巴基消失了,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去的事实,史蒂夫也许还好,他可以沉睡七十多年,然后再一睁眼,冬兵已经快要到眼前了,可我,我要自己熬过这七十多年,在两个老朋友全都无法‘交’流的情况下,哦,对,还有霍华德,也许我可以救他?但是我怎么能知道他预习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明明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到头来却还是感觉不满意,我终究也是个矛盾的生物,好吧,七十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幸好我的生化计算机里还保存着些照片,应该够我撸过这七十年了。

    第二天,军事会议召开,我们将彻底毁灭施密特,就在阿尔卑斯山,而史蒂夫,定下了一套特殊的作战方案。

    作战开始,史蒂夫骑着摩托像是一条发狂的斗牛犬一样踹开了海德拉的大‘门’冲了进去,并且毫不意外的被俘虏到了施密特面前。

    经过一番对话之后,施密特打算处死史蒂夫,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蒙’哥马利,杜根和琼斯四个人顺着滑索撞破窗户冲进了设施内部,并且击毙了在场所有的海德拉士兵,施密特孤身逃走,史蒂夫拿上了自己的盾后也追了上去。

    另一边,随着一声爆炸声,设施的一处大‘门’被炸开,吉姆森田和雅克德尼尔带着一队士兵也冲进了设施,并且呼叫了正在设施外的树林中待命的由菲利普斯上校和卡特特工率领的突击队,战斗全面展开。

    随着战斗的进行,不断有士兵被能量枪命中,尸骨无存,但是这一次,我也不能救他们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结束战斗,我和杜根放弃了自己的武器,拿起了尸体上散落的能量枪,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武器对抗他们。

    当战斗结束,所有的海德拉士兵被尽数歼灭,我才从菲利普斯上校的口中听到史蒂夫已经跳上巨型飞行器和施密特单挑了,我并不意外,只是有些……感慨,我自撸七十年的日子,开始了。

    七十年的时间,其实真的过得很快,而且,在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的这段日子里,也很无聊,只有两件事比较……重大,第一,神盾局成立了,而且我也作为一个危险分子被强行招安了,第二件事就是,我终究没能阻止霍华德夫‘妇’被冬兵所杀这件事,因为当我计算出事情的准确情报赶过去的时候,现场已经……无法改变了。

    而今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在我的办公室了,没错,七十年过去,知道我的底细的人几乎都已经不在了,于是呢,哥在神盾局里也是有自己的办公室的人了,就像科尔森特工一样,不过嘛,也许他们是嫉妒我,现在我的等级跟最近认识的寡姐娜塔莎和鹰眼克林特一样,都是七级,啊,凭什么?我可是神盾局的创始人之一(霍华德)……强迫拉来的助手!至少给我个九级特工当一当不好吗?

    哦,对了,言归正传,再说我今天得到的消息,这也是七十年来第三件让我觉得重大的事情,那就是今天,史蒂夫就会从冰封之中醒过来了,哦,太好了,我一直等着呢,等尼克弗瑞这个一直压榨我的劳动力的上司打电话过来求我:美国队长逃脱了,求你去拦住他……哈哈哈哈,想想都觉得好笑。

    “你为什么老是对着空气傻笑?”突然,在我的办公室里冒出一个声音,吓了我一跳,我立刻把脚从桌子上放下,转过身,松了口气。

    “靠,克林特你别总是吓我……你怎么进来的!你有敲‘门’吗?”站在我身后的是鹰眼克林特,听说今天他正好没有公干任务,娜塔莎就很悲剧了,不知道被派遣到什么地方了。

    “我撬‘门’进来的。”克林特看着旁边大开的‘门’,“我无意冒犯老兄,但是这里只有你的办公室是用储物仓库改的,也只有你这里的‘门’用的还是那种二十年前的锁头,这种锁我用挖耳勺都能打开。”

    “呵,如果我是你,我会用脚,比挖耳勺还快,顺便还能敲‘门’。”好吧,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坐办公室,我还是回头跟尼克福瑞说一声,跑外勤吧,“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