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新的传送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六十一章 新的传送者

    母舰里吵得不可开交,在幻想乡里,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优昙华,你不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吗?”工作之余,永琳和铃仙说起了我的事情,“八云紫那老东西说他被传送到了漫威电影宇宙,但是这时间是不是过得有点长?”

    “您的意思是?”

    “一天了,整整一天了,如果他成功进入正确的世界了,拥有那块碎片在手,她会感觉不到?但是她现在传达任何进展了吗?”永琳拿着手术刀在木头桌子的桌面上乱刻,不一会儿就刻出了一张辉夜的脸,“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他在异世界本身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异世界有什么问题,第二种可能……这两个都出了问题。”

    “您为什么开始关心起秦大人了?”

    “我不是关心他,而是……远见,懂吗?这是远见,你想象一下,如果依靠那块碎片的力量八云紫可以将任何人转移到异世界去,那会怎么样?不是谁都有像秦钺炀那样穿透障壁的力量,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等同于是永久性的放逐。”永琳的手上不停,最终将辉夜的全身像整个雕刻在了桌子上,“我是觉得很不妥,虽然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我不能不考虑到,尤其是在他无法对她进行制衡的情况下,论神秘学,我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铃仙糊涂了,“您到底想如何呢?”

    “所以我希望你前往异世界,替我传达我的想法,然后让他考虑一下。”永琳又在桌子上雕刻出了八云紫的嘴脸,然后狠狠一刀刺在了上面,“我本来没打算走这一步,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跑偏了,我倒是也想自己去但是我们两个之间有一个最大的不同。”

    “是……什么?”

    “如果是我,她绝对有动机也有胆量把我扔到别的世界去,但是你不同,你并不像我一样被她所忌惮,还有就是,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等他回来,她死定了,跟我不同,他是扔到什么地方都能回来的。”永琳收起了手术刀,一巴掌拍碎了八云紫的图案,“当然,我要给你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还有,你的外形也要改变一下,你不能顶着一对兔子耳朵跑到那个世界去。”

    “关于这一点交给我就好。”文文从窗外爬进来,“我偷听了半天还以为你们要做什么,原来是这种事,这种是你们一开始就应该找我,知道吗?”

    “你个狗仔会有什么办法?”永琳本来都要掏刀子了,然后才发现是半个自己人。

    “我现在不仅仅是个记者了。”文文自动忽略了狗仔二字,并将其和谐成了记者。

    “这是当初我跟他去外界的时候,他搞出来的伪装系统,当时是为了伪装我这对尖耳朵,所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要做一点小小的修改,西斯特姆,你能完成吗?”彼岸居的地下室,文文拿着当时用过的光学迷彩头饰,跟西斯特姆商量着对策。

    “否决,文文小姐,这头饰中的一部分数据并没有接入我的信息数据库,我无法完成改良,需要有人从外部进行。”西斯特姆表示爱莫能助。

    “外部进行……那就是说我们需要一个能进行的人……小魔你行吗?”

    “你要是想生个火堆什么的我还可以帮帮忙,这种事,你饶了我吧。”

    “一群废物。”一个脑袋突然从地下室的通风管道里冒出来,乌黑的长发上沾满了蜘蛛网和灰尘,“躲开,让我来!”

    “公主大人,您为什么会在这里?”永琳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辉夜,感觉天都要塌了,这里是彼岸居啊,不是永远亭,辉夜在这里出现算什么事?

    “那种事情无关紧要,无关紧要,懂吗?让开。”辉夜推开所有人,自己走到了操作台前面,“嗯,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光学迷彩……只要在这里将……伪装信号的位置改变一下,投影……好了,等三分钟就行了。”

    “看不出来啊,辉夜,你还有这手艺呢?”文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有什么,死宅拯救世界,懂吗?”辉夜一拍自己那贫瘠的土地,气势十足,“这也只不过是我们新类型人能力的一鳞半爪而已。”

    “公主大人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动漫?”永琳一下子就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您的中二病已经严重到可以无师自通了吗?我还以为只有秦钺炀有这种能力。”

    “没什么,不要崇拜我。”辉夜强行维持着姿势,一声不响的把自己本来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无非就是些‘老娘可是艰苦努力学了好几天’之类的话,说起来,辉夜可是个天才来的,如果她专心钻研些什么,成就绝对比永琳更高,只可惜她太懒了。

    三分钟过去,新的光学迷彩完成了,成功的掩饰掉了铃仙那对萌哒哒的兔耳朵,然后……

    “综上所诉,你就说你能不能送她过去吧,你可想好了,这次你要是出了嘛问题,你还能不能活着看到下个月的更新。”永琳故意操着一口浓烈的方言跟八云紫‘交流’,为的是凸显出自己的下巴,但是很遗憾,永琳的小尖下巴再怎么努力也根本凸不出来。

    “别人的话可能还有些问题,她的话……你可别忘了,她的能力是什么,在穿越的过程中,她可以用她的能力进行微调,所以你找对人了,只有她才有可能不出错的传过去。”八云紫的回答出乎永琳的意料,她是真的没想到这一层关系,但如今歪打正着,“什么时候都可以出发,所以你准备好了就告诉我。”

    “拿上这个,铃仙,一旦你到了那边,就用这个跟他联系。”文文掏出一个微型通讯器,“西斯特姆从咱家那垃圾堆一样的仓库里翻出来的玩意,不需要西斯特姆也能进行通讯,还有这个,亚空间腰包,我把光束刺剑放在里面了,还有战斗护甲和手持型光束步枪,不过弹药不多,只有五个弹匣,咱家就剩下这么多了。”

    “我也准备了点礼物。”小魔则是掏出了一把卡片,“这些魔法卡是一次性消耗品,包括两个寒冰箭,两个火球术,两个寒冰护甲,一个寒冰屏障,还有一个炎爆术,有需要就用。”

    “嗯……”铃仙感觉自己不是去找人的,而是去玩命的,“好,那我就出发了。”

    随着八云紫发功,天空一声巨响,铃仙从原地消失了。

    视线再次回到母舰上,当我们还在因为这件事情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克林特的一支爆破箭已经粘在了天空母舰的一个引擎上。

    “那个房间仅仅是为了以防万一。”尼克还在解释。

    “万一?是万一你需要干掉我吧?”班纳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表达了,“那不可能,我知道,因为我试过!”

    一群人傻眼了。

    “我说过,因为我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结局,所以我对着自己的嘴开了一枪,但是另一个我却把子弹吐了出来,所以我还活着,凑活的活着,我尝试着去帮助别人,而且我做的不错,直到你把我拉进这个怪胎秀,让所有人都身处险境,你想知道我的秘密吗?罗曼诺夫特工?你想知道我是如何保持平静的吗?”尼克和娜塔莎随着班纳的话都将手放到了腰间的枪上,而我们的视线也转移到了班纳的右手上。

    “班纳博士。”尼克叫了班纳一声,同时将枪套上的皮带扳到一边。

    “把那东西放下。”史蒂夫保持冷静的说了一句。

    班纳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右手,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洛基的权杖握在了手里,权杖上的宝石静静的散发着蓝色的光。

    突然,显示器上弹出一条讯息:伽马射线,吻合度百分之九十五,所有人同时回过了头。

    “看来是找到了。”斯塔克提醒了一句。

    “抱歉,伙计们。”班纳把权杖扔回了桌子上,迈步走向显示器,“我的拿手好戏派不上用场。”

    “你定位到魔方了?”托尔问。

    “我可以先过去。”斯塔克自告奋勇……我不知道这个词是不是真的适合他。

    “宇宙魔方属于神域,人类无法控制它。”托尔立刻反对,反正触及到魔方的事情他总是反对。

    “你不能一个人去!”史蒂夫也拉住了斯塔克的胳膊。

    “你想阻止我?”就是这一下,让斯塔克的脾气又上来了,他一把拍掉史蒂夫的手,语气十分不屑。

    “穿上护甲,给我小心点。”然而史蒂夫只是在正常的提醒,但是在斯塔克听来,这句提醒非常刺耳,就好像还在嘲讽他没了盔甲什么都不是一样。

    “我再怎么样也比老家伙强一点。”斯塔克狠狠地盯着史蒂夫的脸。

    “我说,穿上你的护甲!”史蒂夫重复了一遍,但是这一次,他的语气也加重了不少。

    然而此时,班纳却皱起了眉头,显示器上伽马射线的吻合度已经提高到了百分之九十九,但是位置……

    “哦,天呐……”班纳震惊之下只能吐出这么一句。

    下一秒,一场巨大的爆炸随着克林特引爆了那支箭而突然爆发,爆炸的火焰和冲击顺着通风管道直接从我们所处的实验室的地板下冒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气浪直接掀翻,娜塔莎和班纳两个人撞碎了玻璃掉到了下面一层,整间屋子里全都是浓烟。

    “快穿上护甲!”史蒂夫最后一次提醒。

    “好吧,听你的!”事实证明,这就是这群人的性格,在没事干的时候他们可以吵得不可开交,但是一旦危机来临,每个人都会自觉地放下成见通力合作。

    天空母舰的警报响了,整个母舰上所有的人员都开始运作。

    “希尔?”尼克费了点力气才爬起来,立刻联系希尔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外部发生爆炸!三号引擎停止运行了!”希尔眼睁睁的看着三号引擎因为爆炸而停止工作,“重复,我们被击中了!谁来告诉我引擎能不能修复!告诉我!”

    “涡轮基本上没事,但是只要我们还在飞行就不可能派人出去进行修补。”立刻有特工开始汇报更具体的情况,但是情况并不乐观。

    “再失去一个引擎我们就完蛋了。”天空母舰至少需要三个引擎才能维持高度,克林特知道这点,希尔自然也更清楚,“必须得有人出去修理引擎!”

    “斯塔克,你听到了吗?”尼克立刻联系我们中最喜欢到处乱飞修理东西的人。

    “ok,我去修!”斯塔克回话。

    “科尔森,打开紧闭区域的防御封锁!”尼克继续下达着指令,“然后去军械库!罗曼诺夫?”

    “我没事……”娜塔莎的一只脚被压住了,但是这对她来说不算事,问题在于他身边的班纳,已经满身大汗,看起来……不太好。

    飞行甲板上,克林特已经着陆,带着一群人开始突击了,而娜塔莎拼命想要抑制班纳的情绪,但是已经晚了,随着班纳一声大吼,绿色的强悍肌肉渐渐撑破了他的上衣,在这挣扎的期间他掉到了更下面一层。

    “啊……爽爆了!”整个研究台都被爆炸掀翻,砸到了我身上,由于遮盖的太严实,谁都没发现我被压在下面了,我好不容易才把自己解脱出来,就听见了浩克的大吼从下层传来,“娜塔莎?下面什么声音?班纳变绿了吗?”

    “你觉得呢!”耳机里传来娜塔莎的奔跑和喘息声,以及更加清晰地浩克吼叫,还有各种物品被撞击到散架的声音,“你能做点什么吗伙计?”

    “尽量跑!我马上过去,把他交给我!”我一步翻下破碎的窗户,也落到了底层,顺着一路上破坏的痕迹追了上去,“躲开他的视线!利用管道!”

    尼克回到了舰桥,而史蒂夫和斯塔克则开始合作试图修复引擎,真是一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