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就位-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六十三章 就位

    贾维斯已经关闭了方舟反应堆,但是因为有魔方的能量供给,虫洞发生器已经在完全运转了,斯塔克利用电弧脉冲炮试图突破发生器周围的能量屏障,却被反震之力炸飞,不过由此也使得赛尔维格博士因为撞到了脑袋而恢复了正常。

    而趁着这点时间,我放弃了搭便车,从机翼下方落到了楼顶上,开始在楼群之上穿行,如果让斯塔克去争取时间,那就太危险了,我还记得这部分的剧情,但是没人能保证在我这个‘蝴蝶’的到来引起了世界的变化之后,一切还会不会原封不动的发展。

    “斯塔克,能听见吗?”我已经跑到了斯塔克大楼的外墙上,正在往上奔跑,“的准备还没完成吧?”

    “为什么你个假古董会知道?”斯塔克正准备降落执行plan.b,听见我的话直接僵在了半空,“你不可能知道我的研发进度。”

    “你以为破解你的数据比破解神盾局的要困难多少?”我诈了他一下,反正挺有意思,“我也许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穿透那层能量屏障,既然你不行不如让我试试?”

    “哦,假古董打算把自己变成真货了?”斯塔克不置可否,“所以呢,你现在在哪?”

    “往下看,我就在你这恶俗的大楼的外墙上呢。”我已经快要跑到顶端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要打破一些玻璃。”

    “不行,绝对不行,我很介意,所以,没门。”斯塔克超爱他的大楼,哈哈哈哈……

    “我只是在通知你。”脚步瞬间加重,我一步向上窜出十几米,代价是被我踩到的那块玻璃连同它连接着的那几块玻璃全都一瞬间碎成了渣,在玻璃外墙上用爆步就是这个效果,“反正你的超能力就是有钱,你在意吗?告诉我你不在意。”

    “酸萝卜别吃!”斯塔克眼睁睁的看我跑到了楼顶的平台,爆了句粗口。

    “哦,这可不像是成功人士该用的词汇。”赛尔维格还倒在一边,我暂时也没心情叫他起床,“希望……不知道行不行。”

    我抬起左手,朝能量屏障伸了过去,我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压进了屏障内部,很明显,我的左臂是可以穿透这屏障的,斯塔克站在我旁边,戴着头盔导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我能猜到那一定是一种……蛋疼的表情。

    “你的左手是什么东西做的?”斯塔克狠狠一拳砸在了我的左臂上,发现我的左臂纹丝没动,“还有你为什么不用右手呢?”

    “我只有左手与众不同,还有别捣乱……”左手的手腕已经突破了屏障,但是我却感觉到一丝不妥,似乎左臂的使用上开始出现了一点点的……延迟?“有点问题……”左手的继续深入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问题,首先是我的左手开始不自觉的抖动,紧接着就连左手的手指都开始不听使唤了,我立刻拔出左臂,摇了摇头,“不行,我的左手倒是可以承受魔方的能量,但是它魔方却可以干扰我对左臂的控制……”即使在拔出来之后,我的左手手指还有些不太灵便,我活动了几下才恢复正常。

    “好吧,我就知道假古董靠不住。”斯塔克的语气正常了,“我们时间紧迫,所以别掉链子了行吗?”

    “走吧,plan.b。”我跳下顶层,落在了下面的平台上,斯塔克也降落到了同一层,,而洛基就在我们眼前。

    “你们两个……是来打算求我对你们开恩的吧?”洛基拎着权杖,语气中带着一股蜜汁自信。

    “呃,其实……我是来威胁你的,啊,不用在意这个假古董,他是来捣乱的。”斯塔克伸手点了点我的头,卧槽比我高两公分了不起啊?

    “那你至少应该穿着你的盔甲,还有你,至少把你的剑拿上如何?”洛基缓缓的靠近我们,“我听巴顿说过,你的剑术很奇特,但他总感觉你缺了些什么。”

    “我是缺了些……可能是武器的原因,至于我的剑,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伸手进裤子,从屁股后面‘噗’一声拔出了我那把玩具剑,“我一直带着呢。”

    “没错,可惜并不好用,无论是我的盔甲还是你那把……你到底从哪拔出来的?”斯塔克没等我回答就自顾自的想到了什么,“好吧,你那把尻中剑,都没什么用,谁让某些人就是不愿意放下自己手里那根命运的荧光棒呢。”斯塔克走进了吧台,“有人要喝一杯吗?”

    “嘿嘿嘿……拖延我可救不了你们的命。”洛基笑的更灿烂了。

    “不不不不不,我们是来威胁你的,你确定你真的不喝吗?”那我自己喝。斯塔克自己拿了个杯子,倒了杯酒,完全没在意洛基的反应。

    “我的人马上就到,你们已经完蛋了。”洛基不笑了,转身看着窗外,“所以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复仇者联盟,我们这么称呼自己,算是个团队。‘史上最强英雄联合’之类的东西。”斯塔克倒完了酒,伸手去拿,然后拿了个空,“嘿,那是我的杯子!”

    “我又不嫌你脏。”我一路跑过来,终于有点东西喝了,“还有你,已经见识过我们了。”

    “对,我见识过。”洛基看着我们,脸上满是嘲笑。

    “嘿。”斯塔克又拿了个杯子给自己,“不过我们花了点时间才搞清楚,所以现在让我给你清点一下人头,你的兄弟,那个小帅哥(托尔);超级英雄,一个不死的不负盛名的传奇人物(史蒂夫);一个脾气发作就要人命的大块头(班纳);一个来历不明能力不明目的不明只知道比你还要神秘的假古董,还有一对精英杀手(娜塔莎和克林特),而你呢倒霉蛋?你把他们每个人都惹毛了。”

    “那正是我的计划。”洛基还没明白现状,他觉得他的齐塔瑞大军可以解决一切,他觉得没人能关闭即将打开的虫洞,但是……

    “这计划真够烂的。”我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往桌上一放,“你想过吗?当你把我们都惹火了,当我们来找你的时候,你要怎么对付我们?你靠什么来对付我们?”

    “我有支军队。”洛基借用齐塔瑞军队并非没有代价,这是一笔交易,但确实危险。

    “我们有浩克。”斯塔克端着酒杯慢慢靠近洛基。

    “我还以为那个怪物走丢了。”

    “不,你还是没搞清楚现状,你永远坐不上王位,没有一种可能性会让你有哪怕一丝成功的机会,也许你的军队会来,而且我们也有可能打不过,但是我们都会来找你,如果地球失守,我们肯定会来找你复仇。”

    “如果你跟你的朋友们反目成仇,他们就没时间来找我了。”洛基的表情变得危险,靠近斯塔克举起了权杖,然后……‘叮!’,权杖点在了斯塔克胸口的方舟反应堆上,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看着洛基那像是吃了半条虫子一样的表情差点没笑成黑桃k。

    “怎么回事?”洛基瞬间呆萌。

    “我怎么知道,这是你的权杖,也许你该换个人试试。”斯塔克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其实他也不能完全肯定自己的计划是不是能成功,但是事实说明了一切。

    “好主意。”洛基转身抬起权杖,往我的胸口一点,“嗯?”

    “别点了,都快出血了。”心灵宝石的力量刚一进入我的大脑就被黑暗之种摧毁了,我早说过这东西对我没用,“我的衣服经不起你这么扎。”

    “我从没失误过。”洛基已经茫然了,如果说斯塔克的方舟反应堆是在巧取,那我这种就属于丝毫不给面子的豪夺了。

    “没关系,发挥失常在所难免,你不用那么自责,谁还没个老虎打盹的时候?”我整了整衣服,“或许你应该再找个人试试,事不过三,也许你能成功呢。”

    洛基的右手突然朝我的脖子伸了过来,被我一把抓住,我们的手僵持在了我们两人之间。

    “你们都会……跪在我面前!”洛基将手压了过来,单凭右手,我的力量稍微差了一点点。

    “不,我可不会!”左手的剑鞘狠狠地打在了洛基的肚子上,我一下子挣脱开来,右手拔出剑从上至下的劈了过去,被权杖挡住,“我从不对神下跪!”

    一个红色的箱子突然从墙壁里弹了出来,分解后包裹在了斯塔克的身上,已经启动了,斯塔克对着正跟我僵持的洛基举起了右手。

    “知道吗,你还得罪了一个最不能招惹的人,他的名字叫科尔森!”一发电弧脉冲炮将洛基撞到了墙上,但也就在此时,虫洞被打开了。

    “斯塔克,得先挡住它们!”我跑到窗户边,“你去上面,我下去。”

    “ok。”斯塔克抬头看着来袭的先锋部队,“好吧,军队……”

    齐塔瑞开始了攻击,斯塔克迎难而上,但是单凭一套钢铁战衣是没办法完全阻挡入侵的,很多齐塔瑞的飞行器来到了近地位置试图袭击地面,但是还没等开火就被我一劈两半,然而我所能挡住了也仅仅是落到我这边的一部分敌人而已。

    洛基重新穿上了全套的盔甲,站在斯塔克大楼上看着这一切,正值此刻,重装归来的托尔落在了他附近,举起了雷神之锤,一言不合,两个人就此开打,斯塔克的标志被一下子炸毁,掉落了下去。

    “数量太多了!”我没有能量可以浪费,而且用这把玩具剑我也完全无法释放力量,虽然我每一剑都能将一机飞行器击落,但是齐塔瑞人却越来越多,“他们就不能快点嘛!”

    街上一片混乱,纽约警局已经赶到现场,但是面对着来自外星人的入侵,他们除了目瞪口呆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好在他们还没忘了自己的职责,有他们插手,平民的疏散多少会快一些。

    “斯塔克,迪恩,我们就快到了!”娜塔莎的声音终于响起了。

    “你们坐牛车来的吗?斯卡雷特跑的都比你们快!”斯塔克知道我是跟他们的飞机一起出来的,但是我却先到了,而且是步行。

    “别把他那个怪胎跟我们比,会有任何可比性吗?”娜塔莎反驳,“现在怎么样?”

    “把飞机开到派克大街,我把他们引过去,还有,去地面帮帮斯卡雷特,他一个人挡不住那么多!”斯塔克飞在高处,最能纵览全局。

    “我去帮他,你们继续前进!”史蒂夫打开机舱门,跳到了一栋楼顶上,“迪恩,我看到你的位置了,我现在过去!”

    “别来我这里,去反方向,那边没人守!”我在大楼之间来回跳跃,用剑光形成了一道无形的网,擅入者必死,可惜……要是这是塔防游戏就好了。

    “你的反方向……那里已经有人在抵抗了!那是谁?”史蒂夫的话让我一愣,手上的剑网差点就此崩溃,“是一个……女孩吗?看起来她正在对抗入侵,而且……她在用手发射子弹吗?”

    “用手发射子弹?不会吧……”说到这种能力,我再熟悉不过,但是……怎么可能呢?“史蒂夫,你能看到她的样子吗?”

    “看不清,只能确定是淡紫色的头发,还有看上去好像还未成年。”史蒂夫距离的太远了,他所看到的人影就好像过去的红白机里面的人物一样,接近一团马赛克,“怎么,你认识吗?”

    “等我确认一下。”忙里偷闲,我启动了生化计算机的通讯系统,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因为没人会用这种方式找我,所以我把通讯关掉了,后来就一直用神盾局配备的通讯,刚一打开,铺天盖地的呼叫就传了进来,“铃仙?你在这做什么?”

    “您觉得现在是解释的时候吗?这些东西是什么啊!”铃仙那仿佛受到了惊吓的小语调差点让我流口水,哦,我的牙齿好大啊……“它们长得比……比……比假学死人还恶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