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为了联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为了联盟!

    我用光束刺剑一只一只的削着人棍,但是渐渐的我笑不出来了,因为光束刺剑的输出居然在渐渐减弱,随着又一个齐塔瑞士兵冲过来跟我拼刺刀,当我用光束刺剑进行格挡的时候剑刃居然啪的一下熄灭了,冰冷的刀刃划过我的皮肤,将我的衣服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我顺手举起一辆报废的计程车猛砸他的脑袋。

    “铃仙,你的口袋里有没有光束刺剑用的能量板?”波动军刀里倒是还有一个能量板,但是它早就和光束手枪连同枪套一起仍在亚空间超级仓库里了,想翻出来估计要花个几小时,“这光束刺剑没电了。”

    “抱歉,没有!”铃仙已经拉着娜塔莎开始往上飞了,然而很不凑巧的被洛基跟上了,洛基驾驶飞行器的水平明显比齐塔瑞士兵高上一截,铃仙几次回射都没能击中他,“我现在暂时没时间……这家伙像个跟屁虫一样追起来没完!”

    “我现在也脱不开手!”一拳将齐塔瑞士兵的肚子打了个对穿,同时我的背后也挨了两发折叠步枪弹,这依然不足以伤到我,我抓起地上的一把折叠步枪反手一掷,身后的两个正在移动中的齐塔瑞士兵‘噗’的一声被串成了糖堆儿,不是我说,用这个词来形容太侮辱糖堆儿了,“娜塔莎,你看附近有方便的人手吗?”

    “嗯,我找到了。”娜塔莎看到了前方远处的楼顶,“嘿,鹰小子!”

    “hat-are-you-弄啥嘞?”楼顶上的克林特看着在空中飞舞的两个人,还有她们身后的洛基一脸茫然,“空中飞人?你们还真有雅兴。”

    “额,是啊,能帮个忙吗?”娜塔莎不停地摆荡着身体以此来躲闪洛基发射过来的能量弹。

    “easy.”克林特转换箭头类型,拉弓搭箭,瞄准了远方的洛基,“我瞄准了。”

    下一秒,箭矢呼啸而出,在即将命中洛基之前被洛基随手抓住,就在洛基看看箭矢,然后又用嘲讽的目标往回看的时候,箭头非常喜感的爆炸了,然后他就‘duang’的一下摔回了斯塔克大厦,而几乎就在同时,铃仙带着娜塔莎降落到了楼顶。

    “呼……”洛基在地上翻了几下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动,就听见一声大吼,浩克不知从什么地方一步跳了上来,我感觉此时洛基的想法应该很像是二爷一拳七杀b叔时候的心境,因为接下来的声音就是‘砰!’

    “enough!”洛基被一拳捶到墙上,愤怒地站起来,有多愤怒呢?大概就是有几个绿色的猪头偷走了他的娃的程度,“你们这些卑微低贱的人!我是个神!我告诉你们!我才不会被蛆蛆蚂蚁给……啊!”

    浩克不听劝,拉着洛基的腿一阵乱砸,噼里啪啦嘁哩喀喳叮铃咣当稀里哗啦……

    “好弱鸡的神!”浩克像个badass一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呃………………”留下小鞋神洛基一个人躺在地板上被砸出来的坑里,呻吟着奇怪的声音。

    斯塔克大厦顶端,铃仙和娜塔莎渐渐靠近着虫洞发生器,铃仙试着用虚拟子弹和炮弹攻击,都没有用,最后又用镭射试验,还是无法突破。

    “他的权杖……”然而此时,赛尔维格博士却渐渐从控制中清醒了过来。

    “博士……”娜塔莎转身看着赛尔维格博士,赛尔维格博士正匍匐在天台边缘。

    “洛基的权杖,那股能量,魔方无法与之对抗,因为它并不能和自己对抗。”赛尔维格博士讲述着自己好不容易才从混乱之中整理清楚的结论。

    “ok,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被他控制了而已。”娜塔莎安慰着赛尔维格博士。

    “我好像记得……我……我做了个保险装置……”赛尔维格博士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洛基的权杖?”

    “权杖也许能关上传送门。”赛尔维格博士把目光朝楼下看去,在下面的平台上,洛基的权杖就静静地躺在那里,“而它现在就在我眼前……”

    联盟的战斗依然在继续,但是不得不承认,敌人增援的速度远远比我们杀得要快,尤其是那些齐塔瑞巨兽,斯塔克试图用三束激光切割器去切割齐塔瑞巨兽的外壳,但是却无法穿透,无奈之下斯塔克启动了腿部的微型导弹后直接钻进了巨兽的嘴里,在它的体内引爆了所有的导弹将其摧毁,然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自己也被炸到了地上,系统受损,又被大量的齐塔瑞士兵围攻。

    “所以我一直说打铁还需自身硬,有空你也锻炼一下身体如何?”我突然从天上跳下来,双手左右开弓各举着一个从汽车上拆下来的车门,就像是两个盾一样,当然,我并不指望它们能挡住齐塔瑞的能量弹,我只是想随便抄点家伙,谁会在意啊……

    “你先顾好自己吧!”斯塔克重新站了起来,和我一起面对来袭的齐塔瑞军队,数量……天哪,我数学不好,“密集火力!你最好找地方躲……”

    斯塔克的声音都被来袭的火力淹没了,数不清的能量弹穿透了我手上的车门,开始像轰炸鱿鱼一样轰炸我全身上下的所有位置,我甚至无法移动,只能举起双臂挡住脸……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抗过了这一波火力攻击,开始反击的时候,尼克却又传来了更令人蛋疼的消息,有颗核子飞弹朝我们这边过来了!最多三分钟就会在曼哈顿种下一颗大蘑菇,一看就是那些议员的指令,真该死,回头我要好好‘拜访’他们一下!

    “我顶着,你去!”我挥舞着两把抢过来的折叠步枪,当做片刀一样在人群里左劈右砍,“快!”

    “贾维斯,所有能源送进推进器!”斯塔克立刻着手,击倒两个试图攻击他的齐塔瑞士兵之后脱离,迎着核子飞弹来的方向飞了过去。

    “我能关上它!有任何人听到吗?我现在能关闭传送门!”娜塔莎已经拿到了洛基的权杖,穿透了能量屏障,只需要将权杖的尖端再往里一点就能关闭传送门了。

    “现在关上它!”史蒂夫立刻下令。

    “不!等等!”斯塔克反对。

    “斯塔克,敌人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我这来了枚核弹,预计一分钟内就会爆炸。”斯塔克已经锁定了核子飞弹,“现在我知道该让它去哪里了。”

    谁都知道斯塔克这有可能会是有去无回,他的盔甲能量已经不怎么够用了,的基本设计理念也无法满足宇宙空间的生存需要,而虫洞的另一边,就是一片未知的宇宙,斯塔克也许是在回应之前史蒂夫说过他的那句评价:你只会为自己拼命,你绝对不是那种能自我牺牲的人,趴在铁丝网上,让战友们从你的身上过去。

    “把能量都用来转弯,贾维斯!”

    “先生,要联系波茨小姐吗?”

    “联络吧……”斯塔克托住了核子飞弹的下端,全力往上爬升,强行改变了核子飞弹的飞行轨道,朝着虫洞撞了过去,最后一同消失在虫洞之中。

    “呼叫失败……”贾维斯的声音就到此为止,的能量彻底耗尽,朝着来路自由落体,斯塔克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枚核子飞弹,看着它命中了齐塔瑞在宇宙的母舰,并将其完全炸毁,扩散的能量波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也包括斯塔克所在的方向。

    就在母舰被摧毁的一瞬间,我周围所有的齐塔瑞士兵全都倒了下去,在天上游荡的齐塔瑞巨兽也一个个的栽了下来,斯塔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加油,斯塔克……”娜塔莎拿着权杖,抬头紧盯着虫洞,她知道一旦自己的手更前一步,斯塔克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然而,爆炸的能量波已经逼近,如果那能量波穿过虫洞,同样会是一场浩劫。

    “关上它吧。”史蒂夫和托尔对视了一眼,无奈的下达了决定。

    娜塔莎将权杖的尖端突刺了进去,中断了能量供给,光束消失,虫洞开始缓缓缩小,但戏剧性的是,就在最后一刻,斯塔克从从虫洞里掉了出来,虫洞几乎是擦着他的盔甲外壳关闭的,然而,失去了所有的能量之后,钢铁战衣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他没有减速!”就在托尔挥动锤子打算飞上去的时候,浩克从废墟里跳了出来,一把接住了斯塔克并带着他在大楼外墙上减速,然后摔落在了地上,并且用一声巨吼将他从短暂的沉眠之中唤醒。

    “啊!哈……哈……”斯塔克被一嗓子吓醒,自己都找不着北了,“我的天……发生了什么?拜托千万别告诉我有人亲了我一下!”

    “我们赢了……”史蒂夫松了口气,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

    “哦……”斯塔克也放松了下来,“是啊,太好了,嘿,干得漂亮伙计们,我看我们明天就别上班了,放一天假,吃过阿拉伯烤肉吗?大概两条街外就有个馆子,我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但我想尝尝。”

    “是啊,我也想尝尝……”在铃仙的搀扶下,我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之前最后一波的攻击太过于猛烈,能量弹的连续攻击穿透了我左腿的皮肤,伤到了里面的经络,这让我的腿变的有点不太灵活,“不过谁知道哪里能先让我买个创可贴吗?”

    “我们还没完事呢。”托尔看着斯塔克大厦。

    “那好,晚点再吃烤肉。”

    “啊……”斯塔克大厦,洛基狼狈不堪的爬到了楼梯边上,靠在了上面,在他的对面,我们所有人都站在那里,“哦……如果还可以的话,我想喝那杯酒……”

    几天后,我们全员齐聚到一处广场,当然,是被神盾局戒严的广场,来这里送别我们的好战友,小魔方还有……坏对手,当然,烤肉我们吃过了,味道还不错,哈……而在另一边,天空母舰上,尼克还在与那些议员们对峙,真是可笑,如果不是他拦着,我真的要挨家挨户的‘拜访’他们,让他们有一个终身难忘的经历。

    托尔走了,带着宇宙魔方和洛基,回到了阿斯加德,然后,我们也各奔东西,我跟尼克请了一段无休止的假期,也许在度过了这七十年后,我变得更加珍惜自己人了也说不定,但总而言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只想带着铃仙在这个地球,这片土地上,欣赏一些沿途的风景,直到我的力量恢复到足以进行下一次的穿越……或者这个世界又需要复仇者联盟为止。

    “所以,这就是永琳的考量?很有意思……不过我会注意的,而且……我料想她没这个胆子,她需要幻想乡稳定的存在,就绝对不能自己引发动乱,恐怖带来的永远不会是屈服,只能是反抗。”坐在斯塔克友情提供的牧马人吉普之中,我开着车听着铃仙带来的消息,心中已经形成了我自己的考虑,“不过你们绝对想不到,我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七十多年了,原因……”

    “天哪,真难以置信……”铃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怪您会用那种破刀。”

    “是啊,我的计算并不完全精确,但是至少还要几年的时间我才有足够的能量带我们离开这个世界。”这个时间至少是三五年,好在这次有铃仙在这里,我想时间不会太难熬,“好了,放松些,就当是放假,工款旅游嘛……”

    “您总是对的。”铃仙靠在了椅背上,“我们现在去哪?”

    “费城,然后我们去巴尔的摩,.,华盛顿特区。”我这叫未雨绸缪,因为再过不久史蒂夫也会定居到华盛顿,而还没有重新成为猎鹰的退役士兵山姆威尔逊也住在那里,是个能直接看到华盛顿纪念碑的好位置。

    “嗯……好吧,不过我至少希望您不要超速,不然您的驾照可能会被扣掉的。”

    “扣我的驾照?他们就是想扣,我也得有驾照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