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兄弟情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六十七章 兄弟情仇

    无奈之下,史蒂夫只身乔装回到医院,去找那个被他藏起来的资料盘,然而自动贩售机的那一栏里已经空了,全都空了,无论是口香糖还是资料盘,而且,只有那一种口香糖全都没了,史蒂夫正疑惑不解,却从自动贩售机的玻璃反光中看到了娜塔莎,正在嚼着口香糖的娜塔莎,娜塔莎还俏皮的吹了个泡泡,没有糊到脸上差评。

    “它在哪儿!”史蒂夫推着娜塔莎到了墙上。

    “放心,很安全。”娜塔莎不为所动。

    “说的详细点!”然而史蒂夫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了,事情太过于突兀和复杂,即使是他也已经快要压抑不住了。

    “你从哪儿弄来的?”娜塔莎却没有给出任何的回答,而是反过来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史蒂夫的火气还没下去。

    “弗瑞给你的吧,为什么?”然而娜塔莎却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语气。

    “里面是什么?”

    “我不知道。”

    “别再撒谎了!”娜塔莎的随意让史蒂夫越发的火大。

    “我只是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而已,史蒂夫。”

    “你知道那些海盗是弗瑞雇佣的,对吧?”

    “哦……有道理,那艘船有问题,弗瑞想要上去,你也一样对吧。”

    “听着!我可不想再问你一遍!”

    “我知道是谁杀了弗瑞。”娜塔莎给史蒂夫看了自己腹部的伤疤,讲述了关于那个不存在的杀手,冬兵的一切,然后娜塔莎拿出了资料盘,“他就是个幽灵,而这就是个鬼故事。”

    “那么就让我看看这个幽灵要做什么……不对!有一点说不通!”史蒂夫接过资料盘,突然想起了一件极其突兀的事情,“迪恩就住在我家附近,以他的能力,他不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一切,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

    “迪恩?他住在你家附近?”娜塔莎完全不知道我的位置,“你确定?”

    “当然,上次晨跑的时候我跟他聊了一段时间,就在你接我的那次,你到之前几十秒他离开的,最近我听说铃仙一个人出去游览了,但是他还在家……不好!”史蒂夫带着娜塔莎直奔我家的位置,在那个我告诉他的地址上。

    “血的味道……”史蒂夫轻轻一拧,房门就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我的家,穿过客厅来到卧室,“不……”

    卧室里已经几乎变成了屠宰场,到处都是血,窗户上有好几个弹孔,我的身体倒在靠近门的位置,而我的脑袋滚落在另一边,没错,我的头跟身体又分开了,是冬兵干的,当然,也是我放水故意让他干的,否则,想砍掉我的脑袋,至少也得让灭霸来才有可能。

    史蒂夫闭着眼睛紧握着拳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始查看我的尸体……这话说得真别扭,我的衣服上也有着好几个焦黑的窟窿,里面的皮肤上也有着淡淡的黑灰。

    “冬兵……应该是他……”娜塔莎看着这个现场就得出了这个结论,“你看那面墙,破了三个洞,两个是右手砸出来的,一个是左手砸出来的,可是他的手上,只有右手沾了墙灰,也就是说那个左手打出来的洞……”

    “机械手臂……他先是在窗外射击,但是迪恩的身体挡住了子弹……那他怎么有时间跑过来?”史蒂夫觉得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不可能一直留在卧室里。

    “因为射击他的另有其人。”娜塔莎从地板上找到了一些子弹头,“这不是冬兵用的弹头,看来他这次带了帮手,为的是转移迪恩的注意力。好让他有机会解决迪恩。”

    “迪恩的生命力顽强,所以他砍掉了他的头……”史蒂夫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不是缅怀的时候,“走吧,我们得抓住他。”

    两个人解读了资料盘,然后来到了新泽西州,当然,用的是偷来的车,史蒂夫干的。

    “队长大人是从哪儿学的偷车啊?”娜塔莎揶揄着史蒂夫。

    “……迪恩,他说过没有拦得住他的锁……”史蒂夫叹了口气,“我只跟他学了点皮毛……”

    “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娜塔莎安慰史蒂夫,“我们都被冬兵抢先了一步……”

    “我不是在自责,我只是在想,等铃仙回来之后,我们该怎么跟他说这一切……”

    跟随文件的指引,两个人来到了一座军营,然后,史蒂夫发现了不妥之处,因为军规规定,士兵营房五百码之内禁止存放军需物品,而偏偏就有一座军需仓库盖错了地方,史蒂夫用盾轻松的砸开了门锁,然后发现,仓库里面,居然是神盾局,或者说,是神盾局成立的地方。

    两个人走进资料室,墙上悬挂着四张黑白照片,分别是菲利普斯上校,霍华德,卡特,最后一个是我,而娜塔莎似乎并不认识卡特,甚至不知道史蒂夫和卡特之间的故事,但是这无关紧要,因为就在照片旁边的资料架后面,史蒂夫发现了一间位于秘密办公室之后的电梯间,娜塔莎利用指纹解析破解了电梯的旧式密码电子锁,两个人深入地下。

    在地下,史蒂夫惊讶的发现了一位老对手,佐拉博士,海德拉的首席科学家,他的大脑被整合到了信息网络之中得以存活,而佐拉博士也毫不吝啬的告诉了他们关于海德拉已经侵蚀神盾局的事实,以及洞察计划的真相,并且宣布史蒂夫七十年来所做的一切,所获得的价值都是一样的,都是零。

    依靠地洞和振金护盾,两个人勉强在短程弹道导弹的轰击之下幸存,并且在特战队清场之前逃离,但是现在的神盾局已然有一半都落入了海德拉手中,他们需要帮手,不仅仅是现在的,更是以后的。

    “呼……”又是一个清晨,山姆刚刚晨跑归来,从冰箱里拿出果汁,正要喝,却听到了敲门声,开门才发现,门外站着的是满脸焦黑的史蒂夫和娜塔莎,“嘿,哥们儿……”

    “抱歉突然过来,我们需要找个地方躲一下。”史蒂夫表明来意。

    “而现在所有我们认识的而还活着的人都想杀了我们。”娜塔莎也很无奈。

    “不。”山姆看了看两个人,“不是每个人。”

    在山姆的家里,两个人终于得到机会休整一下,娜塔莎很是感慨,当年她被克林特说服加入神盾局,本以为这会是一条正途,却没想到她不过是出了克格勃又为海德拉卖命而已,她以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为谁做什么,到头来,还是分不清楚。

    “嘿,我做了点早餐。”山姆出现在房间门口,“如果你们要吃点的话。”

    过了一小会儿,厨房。

    “迪恩呢?他不会也在你说的想要杀了你们的队伍里吧?”山姆想起了我。

    “死了,头被砍掉了,就在他的家里……”史蒂夫摇了摇头。

    “抱歉,我很遗憾,他是个不错的人。”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神盾局里谁有权对国内发动导弹袭击。”娜塔莎将话题带回了正轨,“还有,迪恩的住址连我都不知道,如果有人能查到,那这个人会是谁。”

    “皮尔斯,只有他能同时做到这两件事。”史蒂夫已经有自己的答案了。

    “而他碰巧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大楼的头子。”娜塔莎表示就算知道是谁,他们也不可能碰到皮尔斯。

    “但是他可不能一个人完成所有的工作。”史蒂夫想起了另一个人,“佐拉的算法在利莫里亚之星上,而有个本来不应该在那里的人,却出现了。”

    “西特韦尔,那就是他了。”娜塔莎知道史蒂夫说的是谁。

    “没错,所以我们现在真正的问题是,两个身处华府的头号通缉犯要怎么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神盾局官员呢?”我觉得史蒂夫这时候真应该一拍桌子弹出一块黑板来。可惜没有。

    “答案是,用不着。”山姆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一份文件过来。

    “这是什么?”史蒂夫拿起了文件,最上面是一张照片。

    “就当是我的简历吧。”山姆志愿加入,而娜塔莎惊讶的发现她知道照片上的那次任务,更惊讶的是,那次任务居然是山姆做的,用一种划时代的试验飞行背包,也就是所谓的猎鹰计划。

    “我……我不能要求你这么做,山姆。”史蒂夫看着那文件里的细节,“看看这些,你已经有足够的理由退役了。”

    “伙计,美国队长需要一些帮手,这可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来让我重出江湖了。”

    “ok,我们在哪儿能搞到这东西?”史蒂夫同意了山姆的加入,但还有个问题。

    “最后一批在米德堡基地。”山姆回答,“在三道严防死守的大门和十二英尺厚的钢铁墙壁后面。”

    “好吧。”史蒂夫和娜塔莎对视了两眼,“听起来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三个人合作绑架了西特韦尔特工,然后利用很朴素的手段让他说出了佐拉算法的工作原理和目的,就是用来挑选洞察计划的目标,而洞察计划的启动就在十六个小时之后,洞察母舰会把所有被列为危险的人除掉,一次几百万个。

    三个人带着西特韦尔特工赶往神盾局总部,他们计划利用西特韦尔侵入神盾局,但是就在路上,他们的车子被以冬兵为首的小股部队袭击,西特韦尔被扔出车窗外灭口,而三个人的车也被冬兵拆掉了方向盘。

    随着双反的交锋,娜塔莎负伤,史蒂夫和冬兵爆发了一场大战,而史蒂夫则惊讶的发现了冬兵的身份,巴基,我们曾经的好兄弟,而在两个人的战斗中,他们各自的特点也暴露了出来,拥有机械臂的冬兵力量上更强,但是史蒂夫的战斗技巧却又稍微高一点,总体来说两个人势均力敌。

    最终,冬兵被猎鹰利用飞行背包偷袭踢倒,又被娜塔莎利用榴弹发射器逼退,但三个人自己也被赶到的特战队抓获,由于有新闻直升机盘旋,他们无法直接下手,因此将三个人押上囚车,打算带到没人看到的地方进行处决,这也是我再次出场的机会。

    “是他……他就这么看着我,就像根本不认得我……”坐在囚车里,史蒂夫依然在喃喃自语,巴基的再次出现让他的心情很是复杂,“巴基……”

    “这怎么可能,都已经过去七十年了。”山姆觉得不可能,他觉得史蒂夫只是认错了。

    “佐拉……”史蒂夫已经完全明白了,就在当初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巴基以前的部队在一九四三年被俘了,佐拉那时候就在他的身上做了实验,不管他做了什么具体的东西,但是那个实验让巴基在坠崖之后活了下来,他们肯定找到了他……”史蒂夫的情绪很低落。

    “但那不是你的错,史蒂夫……”娜塔莎有些失血过多,这让她的语气变得有些虚弱。

    “当年,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巴基……”史蒂夫回忆着当初,当自己还不是美国队长的时候,“后来我认识了迪恩,没过多久,巴基走了,但现在,巴基回来了,却成了冬兵,还杀死了迪恩……”

    “也许事情不想你看到的那样。”车里左面的守卫突然说话了,而且声音很熟悉,紧接着她就摘掉了自己的头盔,“哦……这玩意儿挤得我的脑袋疼死了……”

    “希尔特工?”史蒂夫和娜塔莎都很惊讶,只有希尔和山姆互相不认识。

    “啊,是我,而且我还带来了一个你们绝对想不到的老朋友。”希尔捅了捅坐在自己右边的人,“嘿……你又睡着了?”

    “啊……呵……欠……”我打了个巨大的呵欠,摘掉了头盔,“抱歉,最近身体需要,所以睡眠怎么也不够……”

    “迪恩?”这下山姆惊呆了,而史蒂夫则连眼睛都直了,至于娜塔莎……快休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