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复活币买多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六十八章 复活币买多了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net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淡定,淡定,你现在休克就太不值了知道吗?”我拍了拍娜塔莎的脸,“嘿,你不至于这样就趴下吧?”

    “我还不是被你吓的,我可是亲眼看见你的脑袋被砍掉了。”娜塔莎用力晃了晃脑袋来保持清醒,“如果你现在在这,那那个死了的人是谁?”

    “答案是……根本就没有人死,因为……”我拉下了自己的衣领子,‘露’出了我的脖子,整个脖子被从中间切断,现在完全靠着一些线来缝合着,“我的头确实被砍掉了,那小子下手真的够狠,不过谁告诉你们砍掉头就能杀了我?事实上,我之所以会棋差一招,是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脸,你现在也知道了,史蒂夫。”

    “巴基……”史蒂夫在看到冬兵的脸的时候也差点被冬兵开枪打中,而且是两次,第一次被山姆用猎鹰背包救了,第二次被娜塔莎用榴弹发‘射’器救了,“难怪你会被砍掉头……还是‘挺’难以接受的。”

    “难以接受,相信我,还有更难以接受的。”我掏出‘激’光切割器,“不过还是让我们先离开,希尔,你有记得预定地点吗?我已经忘了。”

    “好吧,我来。”希尔接过了切割器,开始切割车厢底板,“我的上司都这么不靠谱……”

    “也就是说当时我们去找你的时候,你还活着?”娜塔莎想起当时的场景,“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被切掉头的时候能说话吗?”我‘摸’了‘摸’脖子上的断口,“他砍掉我的头的时候太靠上了,把我的声带留在了身体上,我的头这边没有发生器官,你让我怎么说话?再说了,当时我还在睡觉呢,后来铃仙回来把我的头给我缝上,我才从摄像头里看到你们来过。”

    “好了,我们该离开了,不然一会儿我们所有人脑袋上都要吃一颗枪子儿了。”

    车队开进了一处隧道,停了下来,朗姆洛带人打开车厢后‘门’,却发现车底开了个大‘洞’,而车厢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消失了,而与此同时,我们已经来到了一处秘密设施,这看上去像是个老旧的水坝还是什么的,我并不想搞清楚这地方原来是干什么的,反正我只要知道这东西现在是干什么的就行了。

    “等下可不要惊讶。”朝着设施内部移动,我回头提醒了一句。()

    “哦,在看过你的死而复生之后已经没什么值得我们惊讶了。”娜塔莎脸都白了,还有心情开玩笑,“我不会因为失血过多死在这对吧?”

    “当然,铃仙会照顾好你的,我没告诉你们,在我们那个小地方,铃仙可是专业护士,她师傅是我们那嘎达最厉害的神医,比我还神,所以你的命保住了,你就把心放到骨盆里头吧。”我和希尔继续带路,“不过在那之前还得让你先见个人。”

    “好吧,不过我的骨盆……你不是知道嘛,我的没什么用……你知道史蒂夫的‘吻’技有多差吗?”好吧,看来娜塔莎只是想分散注意力,“比你还差。”

    “你以为呢?我只不过是七十年没试过生疏了,史蒂夫可是有生以来第二次,第一次还是在七十年前……你居然不知道?”前方远处尽头有一道塑料的帘子,半透明的,那里就是终点,“回头我跟你详细说说好了。”

    “喂,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拿我开涮?”史蒂夫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们到底要见谁?”

    “你现在看到了。”希尔拉起了帘子,而在帘子之后的病‘床’上躺着的,是尼克。

    “哦,你们可来了……”尼克扭了下脖子看着我们,“脊柱撕伤,‘胸’骨断裂,锁骨粉碎,肝脏穿孔,然后头还疼的要命……咳……当然,比起头被砍掉这都是小意思。”

    “别忘了,还有肺部破裂。”铃仙带着几个人给娜塔莎止血,“不过还是比不上砍头。”

    “哦,对,这个可不能忘……”尼克的声音听上去毫无生气,明明都是小伤,哼!“除了这些都‘挺’好……”

    “我们已经不惊讶了,在见识过更难以理解的事情之后……”娜塔莎看了看我,尤其是我脖子上的大裂口,“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当时他们给你开‘胸’手术,你的心脏都停跳了,解释一下如何?”

    “那只是个小把戏,河豚毒素b,能够把心跳减低至每分钟一下,是班纳为了控制情绪紧张而发明的,对他不太管用,可是在我这里倒是‘挺’好使。”尼克解释了,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头头,有求必应,没有求创造问题也要让我们去求。

    “为什么全部都要保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史蒂夫不理解。

    “为了能确保计划成功实施……当然,斯卡雷特的被袭击是在计划范围之外,但是这也让他不得不回来工作……我的上司都是些什么人……”希尔居然改行做吐槽役了,难道又是因为我来的关系?

    “没错,如果一个人已经死了,就不能再被杀死一次了。.net”尼克继续解释,“再说了,我也不知道神盾局里还有谁能相信……包括迪恩在内,如果不是他受到的袭击比我更严重,当他找到这里,我也不会相信他,幸好他的脖子很说明问题。”

    过了一阵,尼克从‘床’上起来,跟我们讲述了关于他的老朋友,皮尔斯的事情。

    “这个人拒绝接收诺贝尔和平奖,他说,和平不是一项成就,而是一种责任。”尼克拿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是比现在更年轻一些的皮尔斯,“瞧,就是因为这种人害得我不敢相信别人。”

    “我们必须阻止发‘射’。”娜塔莎的伤口已经被铃仙处理完了,但是她暂时是别想回到前线了,或许她可以搞搞后勤?

    “我觉得理事会是肯定不会接我电话的,你也一样,他们没人想看到你的脸,不过话说回来,你的死还是个秘密,没人知道。”尼克看着我,“而且他们不会通缉一个死人,所以理论上说,你的id还可以用,所以……”

    “那没什么用,海德拉现在遍布神盾局,谁也不知道谁站在哪一边,海德拉任何人看到我都会触发警报,所以我的id屁用没有。”我能进入,但那又怎恶样?我分不清好人坏人,但他们分得清我。

    “所以我找了一个你被发现也能继续进行的计划。”尼克打开了一个箱子,转过来,箱子里是三块刀锋芯片,“就是这个。”

    “这是什么?”山姆问。

    “当天空母舰飞到三千英尺高。”希尔转过了自己的笔电,上面显示的是天空母舰的模拟计划图,“它们会和‘洞’察卫星组成三角形,然后彻底武器化。”

    “我们得攻击那些天空母舰,把定位刀锋换成我们自己的。”尼克说出了他的计划。

    “没错,但是注意,只换一两个是没用的,我们必须把三架天空母舰都连上,因为即使只剩下了一艘能正常运作,还是有很多无辜的人会被杀死。”希尔则告诉我们除非任务完成度达到百分之百,否则永远都是百分之零。

    “我们不得不假设那上面都是海德拉的人,我们得闯过他们,把刀锋服务器‘插’进去,也许……只能说也许,我们还有机会抢救……”尼克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动员,然而实在缺乏一些提气的部分,而且他的计划还是太过于……他还想保住神盾局,但是很遗憾,神盾局不灭,海德拉就永不消失,所以……

    “我们不抢救,我们要摧毁天空母舰,尼克。”史蒂夫看着尼克,“然后我们要让神盾局下台。”

    “神盾局和这事无关。”尼克还想挽回一些,但是,他可能还没意识到,有些东西已经不值得抢救了。

    “你错了,我们都错了,神盾局,海德拉,怎么可能分的开?”我敲着桌子,“神盾局是在我手中诞生的,所以我想,它也应该在我的手中毁灭,如果霍华德和菲利普斯看到今天这一幕,我相信他们也会同意,神盾局必须……成为历史。”

    “没错,如果你把任务‘交’给我,我就这么干。”史蒂夫和我站在同一边,这是必然的,“神盾局叛变了,这是你自己说的,尼克,海德拉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壮大,却没人发现!”

    “你觉得为什么我们要在这个山‘洞’里见面?我早就注意到了!”

    “那么在你注意到了之前,有多少人白白牺牲了?”史蒂夫不为所动,“又有多少人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身处死亡边缘?”

    “我……我不知道关于巴恩斯的事情。”

    “就算你知道,你会告诉我吗?你还依然打算分割管理吗?神盾局,海德拉,就像迪恩说的一样,一个都不留。”

    “他们两个是对的……”就连希尔都同意我们的说法,这下,尼克应该没什么话说了。

    尼克把脸看向了娜塔莎,娜塔莎没说话,但是表情已经很清楚了,然后他又看向山姆。

    “别看我,他们两个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是慢了一点。”

    “好吧……现在你来下令吧,队长。”尼克妥协了。

    过了一小会儿,站在水坝顶上,史蒂夫怀念着曾经和巴基的过往,我和山姆朝他走了过去。

    “史蒂夫,你知道的,他会在那,等着我们。”山姆的想法跟我不同,不过我还是说服了他,所以现在,我来跟史蒂夫‘交’流,“他不记得我,但是他绝对忘不了你,所以在这次如果我们的行动成功,也许我们能连他一起救回来。”

    “你认真的吗?”史蒂夫转头看着我。

    “我……对洗脑这种事情做过研究,洗脑并不是删除记忆之后添加记忆,在记忆添加之后,原本的记忆并没有被清除,只是被隐藏到了大脑深处,当受到足够大的外力影响,就会重新苏醒。”洗脑效果其实很类似于失忆,对于我这个失忆严重的‘混’球来说并不陌生,“但是这种外力不好形成。你作为钥匙,可能要付出些代价。”

    “我们都付出代价了,所以……我会让他回来的。”史蒂夫转过身,“到时间了,准备行动。”

    “去找一下铃仙吧,我让她把你的行头准备好了。”我对着他的背影喊着,“要打仗了,我们得穿正装。”

    “说的没错,老朋友。”史蒂夫回过头,“宁死不屈。”

    “宁死不屈。”

    ‘洞’察计划启动前两小时零十分钟,希尔,史蒂夫,山姆,铃仙一行四人靠近了神盾局大楼,其中并没有我的身影,因为我的任务并不是天空母舰,三艘天空母舰不需要五个人合作。

    在神盾局大楼中,皮尔斯正接待四位议员,而此时我也利用我的id潜入了神盾局大楼,史蒂夫四人则占领了发‘射’管控台,史蒂夫在这里发表了讲话。

    “神盾局全体特工请注意,我是史蒂夫罗杰斯,这几天你们听说了我不少事,有些人还奉命追捕我,现在你们该知道真相了,神盾局已经变了,它被海德拉接管了,亚历山大皮尔斯就是他们的头儿,特战队和‘洞’察计划团队也是,我不知道还有谁是,但他们就在这楼里。”

    史蒂夫的话开始让楼里的特工们产生动摇,包括议员在内。

    “他们可能就站在你身边,他们就快要得逞了,获得绝对掌控,他们刺杀了尼克弗瑞,而且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如果你们今天发‘射’了那些天空母舰,海德拉就能杀掉任何阻碍他们的人,除非我们阻止他们……我知道这很难,但是自由的代价是高昂的,一向如此,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如果我是唯一一个,那也没关系,但是我相信不会只有我一个。”

    史蒂夫的话让整栋大楼里变得‘混’‘乱’起来,海德拉的人不得不开始以武力夺取母舰的发‘射’机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朗姆洛来到了主控室,要求一个年轻的控制员发‘射’母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