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 锤子和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七十三章 锤子和酒

    “哦?假古董还有这种才能?好啊,来,好好现现眼。”斯塔克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好,等着,等下我让你的下巴都接不回去。

    “你们呢?”我继续看着另外三位,虽然这对希尔和罗德斯来说可能会是无妄之灾,但是……老娘今天豁出去了。

    “看看吧,看看也无妨,我也想看看,我们神域人见多识广,会有什么没见过的东西。”行,这就很好,托尔也上钩了。

    “好,那就……索德布雷加!”一瞬之间我转变了形态,现在我比托尔还高,哈哈哈哈……为什么本体不长高!原本我的索德布雷加形态只有一米八几,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长到一米九一了,本体……一点没变,开什么玩笑!

    冷场了,就像我想象中一样,斯塔克的下巴掉了,托尔的脸僵硬的像是锤子,周围连呼吸声都没有了,是不是因为翅膀太扎眼了?没办法,这大翅膀太吸引注意力了。

    “哦……我想我得去吃点药……”希尔扶着脑袋败退,罗德斯搀着她跑路了,远处史蒂夫克林特他们的表情也没有一个不静止的,嗯,很好,我的脑袋上冒出了一行大字:恭喜您获得成就,聚会上的惊喜,完成条件,惊吓原复仇者联盟全体成员一次。

    “嗯……这样雄性激素就少一些了,对吧?不过看起来你们好像有点接受不了所以……任务结束!”我又变回了本体,周围的空气重新开始流动了,所有人变得像没事人一样,看来他们的大脑选择性的遗忘了刚才的一幕,不过斯塔克和托尔嘛……看来他们得去洗脑了,“哦,我看到山姆了,我得过去打个招呼,撒。”

    “……”被我留在原地的两位沉默了好久,最后托尔先打破了僵局,“我还是觉得简就是更好……”

    “打的好激烈啊,抱歉我没去成。”山姆正和史蒂夫一起闲谈,我加入了进来,“你刚刚那是把戏吗?魔术什么的?”

    “不,我确实有另一个形态是个比雷神还高的女人,有翅膀,能飞,看上去跟个天使一样,但是不用在意,我一般不用。”我表示山姆不用在意细节,那些都是幻觉,看来今天我们豆腐金刚队……又串台了。

    “我也觉得这么想比较好,显然他的身上还有更多的秘密。”史蒂夫没那么严重的好奇心,尤其是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我要是知道会交上火,肯定提前找你,山姆。”

    “不不不,我不是真的抱歉,就是不想丢了气势,我追查失踪人口追查的可开心了,做复仇者是你们的世界,而你们的世界充满了……疯狂。”站在二层的玻璃边,我们俯视着一层的聚会。

    “中国有句俗语,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的狗窝。”疯狂是疯狂了点,但是我感觉还挺享受,毕竟像这种亲身参与大片的机会并不那么多,我这次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因为运气。

    聚会仍在继续,跟山姆分开之后我和史蒂夫又遇到了正跟一帮白发老兵一起喝酒的托尔童鞋,他看见我的第一反应是逃跑,真是过分,幸好……他的荣誉然迫使他强自镇定,然而我镇定不了,因为在这群老兵里我特喵看见了一个长相酷似斯坦李的老爷子,我了个天,这个神秘生物出现了!

    “给我来点。”另一个老爷子举着杯子跟托尔要酒,这酒我上次喝过,非常棒,要不是去不了神域,我还真想给萃香勇仪神奈子她们带回去一些……哦,对,她们住院了,不能喝酒。

    “不不不,这个……”托尔拿起一个空杯子倒酒,递给了史蒂夫,又给我倒了一杯,“这酒陈酿了一千年,酒桶是格伦海尔舰队的残骸做成的,凡人的身体承受不了的。”

    “凡人还受不了诺曼底登陆呢,小金毛。”李老爷子戴着墨镜和帽子,对于托尔的话完全不信,“吓唬谁啊,来点。”

    “……好吧。”托尔跟我们两个对了一眼,耸了耸肩膀,将自己手上的那杯酒放下,拿起李老爷子的酒杯往里面倒了一些。

    “excelsior.”一时间后,顶不住酒劲的李老爷子被两个年轻人搀扶走了,而他身后的另两个老兵一个僵硬在吧台里面,一个趴在吧台上,果然神秘生物的身体还是强上很多。

    另一边的吧台,小娜和班纳正在亲切的交流,或者说是**?班纳似乎不太自信,浩克的存在并没能给他带来信心,只是让他自卑而已,力量的存在方式不同,无法控制的力量,就只能带来这样的结果,交谈因此而有些颓废,娜塔莎离开,我和史蒂夫凑了上去。

    “挺不错的。”我和史蒂夫喝完那酒之后什么事都没有,史蒂夫靠在吧台边上,我则翻身进了吧台里面,拿了瓶酒倒了三杯,又翻出了吧台,“你说呢迪恩?”

    “你想让我说什么?”我摊开双手,“不只是我,班纳也没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说他和罗曼诺夫。”史蒂夫笑着解释,“挺好的不是吗?”

    “不,我们没……不是……”班纳结结巴巴的辩解着。

    “没事的。”史蒂夫摆摆手,“反正也没违规,就是她一直都不怎么爱敞开内心,可她跟你好像很放的开。”

    “不,娜塔莎她……就是喜欢**。”班纳还在找借口,但是很明显连他自己都不信,原因很简单,眼神飘忽,手的动作也不自然。

    “我见过,近距离的。”史蒂夫拿起那杯酒,摇了摇头,“而你的这次不是。”

    “噗。”班纳哄笑一声。

    “听我说。”史蒂夫走到班纳面前,“我大概是全世界最会错过机会的人了,所以……千万别错过,你们都该找到对的人……迪恩,走了……迪恩?你在想什么?”

    “哦,我在想错过机会,知道吗,我活了很长时间了,所以……你看铃仙,知道吗,我们错过了一千年才回到正轨,如果不是因为一次意外,我们可能永远错过下去,还有……呃……我那个地方不是一夫一妻制哦,反正我可能会错过一切。”如果不是当初月之都的那一炮,一切就都变了,所以现在想想我真应该感谢月之都。

    “所以你到底活了多久?”史蒂夫小小的追问了一下,“方便说吗?”

    “嗯,几亿年……有可能更久。”跟史蒂夫聊着,我们端着酒杯渐渐走远。

    “等等,你说刚刚说的近距离是什么意思?”班纳突然反应过来,但是我们已经走远了。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夜深了,宾客们都已经离开,偌大的场地里只剩下我们十一个人(原复联六人加上我和铃仙,希尔,罗德斯,赵海伦博士)围坐在一圈,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托尔的锤子,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兴趣,班纳和娜塔莎一直在聊天,赵博士则快睡过去了。

    “这就是个戏法。”克林特表示雷神之锤之所以其他人举不起来就是一个戏法而已。

    “不不,远不止那么简单。”托尔拿着自己那装着千年陈酿的小酒壶大笑着。

    “‘无论是谁,只要配得上,将拥有力量。’”克林特故意压低着嗓音学着带有预言意味的声音,“哦,别闹了,就是个戏法。”

    “哦吼吼吼……那就来啊,随便试。”托尔的锤子就放在桌子上,“来啊。”

    这句话一出,场上安静了,克林特站起身来,朝放着锤子的那边走。

    “呵,这回可好看了。”罗德斯知道有好戏看了。

    “克林特,你这周过得挺艰难,所以你举不起来(不举)我们也不笑你。”斯塔克的嘴还是那么损,他的话引起我们一片哄笑声。

    “你知道我以前见过这个吧?”克林特走到锤子边上,朝托尔说着措辞,然后把手握住了锤子柄,用力一提,锤子纹丝没动,“噗啊哈哈哈……还是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

    “听到无言的嘲讽了吗?”斯塔克又开始拿克林特开涮。

    “快上,斯塔克,快请。”克林特可不是会逆来顺受的人,对着斯塔克就发起了邀请。

    “咳。”斯塔克站起来,迈步就走,“别人好心挑战,我怎么能不答应?这就是物理学。”斯塔克将手腕套进了锤子柄上的皮套里,“如果我举起来,就统治阿斯加德了吗?”

    “对,当然了。”托尔毫不在意的回答。

    “我要恢复领主初夜权。”斯塔克已经开始畅想自己的美好未来了,但是即使他把一只脚都踩在了桌子上,锤子还是不给面子,试了几下之后,斯塔克松开了锤子,“马上回来。”

    斯塔克戴上了钢铁战衣左手的手甲,提不动,他又叫上自己的好兄弟罗德斯,罗德斯戴上战争机器的右手手甲与斯塔克合作,而锤子还是纹丝不动。

    “你真用力了吗?”罗德斯心情很不美丽,他已经用全力了。

    “你跟我一伙的吗?”斯塔克反问,他也是全力以赴了。

    “只是提出异议,用力!”两个人继续发力。

    “好了,来。”两只手甲的动力声音我们已经能清楚地听到了,这已经是全功率运作的声音,然后……没有然后了。

    “呀!!!!!”班纳两只手握住锤子柄,两只脚都踩在了桌子上,最后他放弃了站起来假装张牙舞爪的大叫,然后谁也没吓住,“呃?”

    “海伦博士,你不试一下么?也许让一个科学家统治阿斯加德也不错。”我看着已经醒过来的海伦博士。

    “不,我是科学家,不是战士。”海伦博士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好吧,铃仙,你来试试。”我举着啤酒,“跟海伦博士谈论了那么久文艺,该来点武艺了吧。”

    “嗯……好啊。”铃仙走了上去,伸手握住了锤子,用力,“啊……不行啊,抬不起来。”

    没人说什么,但是其实我注意到了,铃仙这一次跟别人并不一样,这一次铃仙在用力的时候,锤子稍微颤抖了一下,动静非常微小,连托尔都没发现,但是我能看到。

    “无所谓,上吧,史蒂夫,该你了。”我不打算说破,反正这锤子我也带不走,“别有压力。”

    “唉……”史蒂夫挽起袖子,抓住了锤子柄,用力往上抬,锤子动了一下,比铃仙那一下大得多,虽然连史蒂夫自己都没注意到,但是至少托尔注意到了,我能看到托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但是最终史蒂夫也没能举起来,托尔的笑容这才回来,“哦,没反应。”

    “然后,黑寡妇呢?”班纳对着娜塔莎发出邀请。

    “哦,不用了,我不好奇自己能不能举起来。”娜塔莎也拒绝了,场上的,就只剩下了我了,我猜我拒绝不了,除非我再变身一次。

    “到你了,迪恩,你可是神秘来客,外加假古董。”斯塔克最终把矛头指向了我,难道是为了报之前的仇?“上吧,光喝多没意思?”

    “嘶……”我吸了口气,“好吧,我知道你想看到什么。”

    走到锤子边上,我伸出右手随便一拎,当然拎不起来,我的人品达不到要求,连一丝动静都没有。

    “左手,迪恩,用左手,我们都知道你的左手与众不同。”我的左手暴露很久了,虽然这些位还不知道我的左手到底有什么玄机,但是能力已经暴露了。

    “史蒂夫你这样好吗?”我看着起哄的史蒂夫,“这样会很难堪的。”

    “别介意,试试吧。”史蒂夫看来今天是不会跟我站在同一阵线了,然而还没等我把左手放在锤子柄上,一阵巨大的噪音音波就席卷了整个房间,我们所有人都被刺激的耳朵一痛,而我的强大听力导致我的反应尤其剧烈,斯塔克立刻掏出随身携带的面板。

    “配得上……”一具还在漏油,线路外露,扭曲不堪,连外壳都没有覆盖的钢铁士兵歪歪扭扭的走到了玻璃的另一边,将身体转向了我们,“不……你们怎么能配得上?你们都是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