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再见了,漫威电影宇宙,但我会再回来的-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八十二章 再见了,漫威电影宇宙,但我会再回来的

    作者脑浆炸裂出门取材了,明天补上。

    “ok……什么鬼?”罗德斯看着幻视利用虚化能力从内部又摧毁了一具机器人,一脸茫然,说实话他是我在这个世界所见过的出场最悲催的超级英雄了,每次都被打断。

    “我们该撤了,我都能感觉到空气变得稀薄了。”史蒂夫看着娜塔莎和克林特,“你们去救生舱,我再找一下还有没有落下的,一会儿找你们。”

    “核心呢?”克林特问,“得有人留在这里看着核心防止他们靠近。”

    “我来搞定。”旺达自己接下了这个任务,“这是我的职责。”

    “ok,小娜,这边。”克林特点点头,叫上娜塔莎先行撤离。

    “迪恩,你们呢?”史蒂夫又看向我,“你们什么打算?”

    “跟你一样,铃仙能飞,而我用不着呼吸也能活着,所以我们留下来。”我揉了揉鼻子,“铃仙,留在这帮旺达守卫核心,那一招看来是用不上了,不过不到结束就不能掉以轻心。”

    “可以,我负责天上。”铃仙看了看教堂那已经破开了大洞的顶棚。

    “那我照看地面。”旺达跟铃仙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就这样,史蒂夫,我这边,你去那边。”我跟史蒂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教堂。

    “呼!”皮特罗突然跑了回来,把手上的机器人残骸往地上一扔。

    “带人们上救生舱。”旺达看着皮特罗。

    “我不能把你留在这。”皮特罗不放心旺达一个人。

    “我能应付这个!”旺达突然出手击毁了一台冲进来的机器人,“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

    “哦……”皮特罗顺着旺达的眼神上看,看到了铃仙的黑色运动裤,“ok,还有什么?”

    “等到大家都撤了再回来,一个也不能少。”旺达看着不怎么上心的皮特罗,“你明白吗!”

    “呵,你知道,我可是比你大了十二分钟。”皮特罗一脸轻松。

    “得了吧,去吧。”

    另一边,斯塔克一直在密切注意浮空岛的情况,而这一次,他得到了非常不好的消息,能量已经远远低于预期,所以在重新分配能源之后我们就只有一次机会,这使得情况非常紧急,也让我们忽略了另一件事,就是奥创可还活着呢,跌跌撞撞的奥创爬上了我们来时乘坐的飞机,而克林特和娜塔莎此时正开着一辆偷来的奥迪朝救生舱的方向赶。

    “我知道需要干什么了,餐厅。”克林特开着车嘴里不停,“把东面的墙拆掉,劳拉就有了工作的地方,然后再把周围挡一下,她听不到孩子们乱跑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反正你们总是直接在厨房吃饭。”娜塔莎吐槽克林特这个计划毫无价值。

    “根本就没人会在餐厅吃饭好不好?”克林特自己好像更明白,车子停在了救生舱旁边,两个人却都听到了浩克的吼叫声,班纳在之前追着那些逃跑的机器人离开之后就不见踪影了,克林特看看娜塔莎,“时间可不多了。”

    “所以你赶紧上救生舱。”娜塔莎转身下车朝班纳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摘下手套,开始了摇篮曲,“嘿,大块头,太阳就要下山了……”

    你安全了,没事的,系好安全带!克林特在救生舱警卫安慰平民的声音中跑上了救生舱,刚松了口气,却被一个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科斯特尔!”一位受了伤的年轻女人向周围的人求助,一个小男孩走散了,“我们之前一起在市场……科斯特尔!”

    克林特立刻查看周围,他那优秀的视力很快找到了不远处的小男孩,克林特迈步又跑了下去。

    斯塔克在浮空岛最底层切开了护板,看到了装置内部,或者说是核心在地下的部分,“托尔,我需要你回到教堂。”

    “就这些人了吗?”而此时的托尔正跟史蒂夫一起将他们那边的最后一批平民送上救生舱。

    “嗯,其他人都上母舰了。”史蒂夫回答。

    “你们知道,如果这次成功了,我们可能都活不下来。”斯塔克说着最坏的结局。

    “那可不一定。”托尔却不觉得事情有那么糟糕。

    娜塔莎的摇篮曲眼看就要成功了,但是突如其来的一阵火力扫射在了他们周围的位置,娜塔莎一个翻滚躲到了一边,而班纳则生生承受住了这一轮攻击,天上的飞机一闪而过,是奥创。

    “没有了束缚,我开心的玩……”奥创唱着歌回头看了一眼,“不被任何人约束……”

    克林特赶到了受伤的小男孩旁边,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奥创的扫射开始了,史蒂夫和托尔首当其冲,两个人在密集的子弹下只能尽可能地躲闪,子弹打伤了一名躺枪的警员之后直朝着抱着小男孩的克林特打了过来,克林特抱着孩子转身蹲下,把小男孩护在了身体下面,然而看到这一幕的皮特罗也在同一时间冲了过来。

    子弹扫过,克林特却没感觉到什么,他惊讶的抬起头,发现自己居然被挪到了一辆翻倒的汽车后面,仅有少量的子弹穿透了汽车给他造成了一点擦伤,皮特罗在最后关头将他推了一下,救了他一命,也救了小男孩一命,但是……

    “呃……”皮特罗感觉身上一阵剧痛袭来,但却依然玩世不恭的一笑,缓缓趴倒在了地上,“呵……你……你没……预见到吗?”

    “哦,别傻了小子,你不是也没躲开吗?”然而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冒了出来。皮特罗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弹孔……没有一个真正打中要害的,以他的新陈代谢速度几天就能恢复,而他倒下的真正原因是腿被打穿了导致自己站不住,“惊喜吗?有木有?”

    “迪恩?”克林特这下更傻眼了,感觉自己成了灯光汇聚下的主人公一样,“你干什么摆出那么奇怪的姿势?”

    “因为角度不对,所以我只能挡开朝他要害打过去的那些子弹,然后……因为我站在他前面所以……奥创那傻x先打中我了……”我缓缓转过身,左眼里镶嵌着一颗子弹,冒着闪耀的电火花,“我的左眼被打坏了,太可惜了,不过也好,尼克,我能借你个眼罩吗?”

    “你的左眼不是消耗品吗?当年你自己跟我说的。”尼克居然真的听到了,太过分了,我只是说说而已。

    “我是说过,但是那可不代表我有备用的可以换……史蒂夫,把我们的快速小子搬到救生舱上如何?”看着赶过来的托尔和史蒂夫,我松了口气,总算是没让皮特罗这小子像原剧情一样变成悲剧英雄,我还挺看好这小兔崽子的,“托尔,你帮帮克林特,他也被打中了……我勒个去!还是来了!果然该来的永远都不会缺席……蕉迟但到啊……”

    教堂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极其巨大的能量波动,能量先是超内部压缩,然后猛然释放,巨大的冲击波甚至传到了这里,掀起了强烈的风。

    “这是什么?”史蒂夫抬手挡住风沙,“这是她做的吗?”

    “对,幻胧月睨,铃仙威力最强也是消耗最大的招式,我本来还以为用不到了,这一招会把整间教堂附近的所有东西全都粉碎成渣渣,除了她无法破坏的和不想破坏的东西。”我开始用自己仅剩的右眼追踪奥创的位置,“奥创……他还没被解决,我不能每一次都扮演救星,带他们上救生舱,我来……哦,看来不用了。”

    班纳老兄本来已经把娜塔莎送到了母舰甲板上,结果奥创正好要死不死的开着灰机从他的头顶上灰了过去,我们‘好客’的浩克当然不能就这么让人走,于是他跳上了飞机,然后把奥创扔了下来,没错,在奥创“我的天呐……”的感叹声中把他扔了下来,已经在之前的攻击中失去了飞行能力的奥创狠狠地砸进了一辆巴士的车厢,躺在那不动,位置……正好距离教堂不远。

    “嘿,嘿,伙计,活着呢吗?”我走到之前在奥创的扫射下躺枪的警员身边,“嗯,又一具尸体,真是太惨了,那既然你是尸体我就把你留在这里了噢。”

    “别别别,老兄你行行好把我搬到救生舱上如何?我的腿和胳膊都动不了了。”警员立刻睁开眼睛。

    “哦,活的啊……你怎么不喊疼呢?”我拉着他的胳膊扶着他往救生舱的方向挪。

    “呃……木了,都木了,我现在毫无知觉。”警员的回答很无奈,“难道我要变海扁王了?”

    “别想了,你遇不到超杀女的。”我把他放在救生舱上躺好,把自己左眼里的子弹抠了出来,“托尔,斯塔克需要你,我去教堂那边看看,奥创好像落在那里了。”

    “嗯,我留在这站好岗,看看还有没有没赶到的人。”史蒂夫松了口气,走下了救生舱。

    “铃仙,还有……小女巫,能听到我吗?”一边赶往奥创坠落的位置,我一边联系教堂那边,“奥创被班纳扔在你们附近了,那么大一坨垃圾不能不处理,所以……”

    “我已经看到他了,不过你最好赶快去教堂,我不知道你的这位同伴头上为什么会长着一对兔子耳朵但是我得说她的力量差不多耗尽了,她现在昏昏沉沉的。”旺达回话了,从她的说法不难听出铃仙的精神力和灵魂力都消耗了不少,不过绝对不是能量不足,她戴着我的戒指呢。

    “你看出来了,好吧那只是个伪装而已。”小小的光学迷彩看来是骗不过旺达,“把奥创解决掉,再回到教堂,然后我们就都能离开了,撤离行动已经差不多完成了。”

    “你说晚了,我已经把他炸了。”旺达的行动速度比我预想中还快,“这是对他刚才行为的回礼。”

    “你感受到皮特罗受伤了?”原本的剧情中旺达因为皮特罗的死导致力量爆发一击将周围的机器人全都秒成了碎渣,可以看出他们之间是有某种感应的,“斯塔克,这边解决了,你跟托尔搞得怎么样了?”

    “随时可以,只等托尔到位了。”斯塔克回应。

    “我已经在教堂了,而且迪恩,你的女朋友在我手里。”托尔已经按照斯塔克的要求来到了教堂,比我更快一些,“队长,撤离工作呢?”

    “全部完成了,现在城里只剩下你们几个。”一切绿灯,这就简单了,本来,一切也不需要搞得像是原本剧情里那样麻烦。

    “ok,看来没有问题了。”空气已经降低到一个很稀薄的程度了,在这个位置摧毁浮空岛,后果应该还可以接受,“旺达,带铃仙去救生舱。”

    “你怎么办?”

    “我要亲眼看着这东西被炸掉。”

    几分钟过去,旺达和铃仙登上了救生舱,整个浮空岛上只剩下了教堂里的托尔和我,。还有位于正下方的斯塔克,斯塔克开始用胸口的冲击炮让整个装置过载,随着他的一声号令,托尔用雷神之锤狠狠地打在了教堂的核心上,整个浮空岛在短短几秒之内炸成了烟雾,装置内部的巨大能量几乎将所有的陆地轰成了小块,除了那振金形成的核心,而这一切最终都落进了水中,斯塔克擦着水面飞行躲开了坠落的碎块。

    托尔被爆炸炸进了水里,害的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捞上来,班纳开着飞机离开了,没有听从娜塔莎的呼唤,他还是没能说服自己,也许这样也不是坏事。

    “你怕了。”索科维亚变成浮空岛升起后形成的大坑边缘,幻视对上了奥创。

    “怕你吗?”奥创反问。

    “怕死亡,你是最后一个。”奥创的全部军团都已经被摧毁,仅剩下幻视面前这一具。

    “你本该是最后一个,斯塔克想造救世主,却甘心得到个奴隶。”奥创依然认为自己是对的,对于他来说,这就是唯一的救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