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没什么能阻止我,除了萝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六章 没什么能阻止我,除了萝莉

    “你没有骗我吧!”没错,对于情报来说,真伪才是最重要的。

    “我现在骗你干什么?有好处拿吗?”因幡帝一口咬定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sir,她的呼吸和脉搏均未出现高峰期,她的话应该是真的。”西斯特姆的测谎结果表示情报应该属实。

    “好吧,算你通过了。”纠结了一阵之后,我还是放走了这蠢兔子,倒不是我不想再尝试一下她小屁股的手感,而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师出无名,没法占据道德制高点,更何况,虽然就这蠢兔子所说的,今泉影狼没有任何威胁,但我也得去向阿求说一声,“走吧,还想留下来吃饭吗?”

    因幡帝眨眼间就蹿出去没影了,跑得比兔子还快(笑)。

    “好了,西斯特姆,文文有留下什么吃的吗?”我打算先补充一下,然后去向阿求汇报工作,虽然又是没工资的。

    “冰箱里,从上往下数第二格。”西斯特姆回答。

    “我看看,这是……咖喱吗?”我把咖喱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然后打算干一件重要的事情,“西斯特姆,给我做一个新的相机,再来一副新的眼镜,你知道标准。

    “了解,sir,我做出来的绝对是最好的。”

    “记得注意重量,你就是用太阳精金做我也不拦着,但一定要注意重量。”太阳精金我还有一点,虽然连造一条手臂装甲都不够,但用来做些小玩意还是够用的。

    “您放心,sir,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让您丢脸的。”

    “很好。”我从微波炉拿出咖喱,开始吃饭,“记住,除非我先开口,否则这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明白,sir。”

    很快,燃料已满,我开始移动在回归稗田邸的路上。

    “阿求,我回来了。”我一头冲进地下书库,而阿求就像我离开时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

    “辛苦了,什么情况?”阿求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推给我。

    “今泉影狼,种族是狼女,实力不清楚,但应该没什么威胁,按那蠢兔子因幡帝的说法,应该是只挺稳重的妖怪。”我把因幡帝所说的情报去除了啰嗦和不必要的地方,进行精简之后告诉了阿求。

    “情报可靠吗?”阿求希望进一步确认,一旦记录入幻想乡缘起,一点细小的错误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我进行了测谎试验,因幡帝应该没骗我,如果她有办法骗过测谎试验,除非经过特殊训练,至少我觉得妖怪是不会进行这种训练的,况且她们也不知道怎么训练。”不要说是那蠢兔子,即使是我都没办法完全掩盖掉撒谎时的脉搏变化。

    “那就好。”阿求决定信任我的判断,而不是信任那只蠢兔子。

    “对了,我上次还看到妹红真的和慧音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正事搞完了,我突然想起来上次遇到的一对新人(笑)。

    “那个啊……就是……”阿求想了想,“好像就是那天妹红被慧音挂在村口风干之后的事。”

    “真好啊……”我不禁感叹道。

    “有什么好的?”阿求还以为我是在羡慕嫉妒恨,“你不是都有两个准女朋友了吗,还羡慕一夫一妻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必须解释清楚,我不是吃锅望盆的人,“我只是想说,百合无限好,可惜生不了,就算生不了,还是无限好啊。”

    “哦。”阿求应了一声,似乎明白了,但她看我的眼神更怪了,就像看变态一样。

    “对了,最近人之里发生过什么事吗?”对于阿求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毫无缚鸡之力,沾一下就死,碰一下就亡的病弱小女孩,我完全没法用强制手段告诉她我不是变态,没办法,我只能想办法转移话题。

    “发生过什么事?”幸好阿求的注意力还是被我转开了,“我想想……嗯……妹红整天在人之里闲逛算不算?”

    “……这……有什么用吗?”每天闲逛,我也可以啊。

    “据说,自从她开始在人之里闲逛之后,原本就少的小偷小摸事件几乎彻底绝迹了,你说有用吗?”阿求表示妹红很有用,即使整天无所事事也很有用。

    “还有别的事吗?”妹红无所事事都能成为标兵让我很受刺激,明明我这几天也是无所事事。

    “没有,现在很和平,非常和平,本来就和平,妹红无所事事之后变得更和平,什么事都没有。”阿求完全不给我舒缓一下的机会。

    “好吧好吧,那我还是先走了,注意一下,未来几天,可能就不是这么和平了。”我留下这样一句话,没有理会阿求的追问,径自离开了。

    “他说的什么意思……”阿求坐在原地,揣测我所说的话到底想表达什么,但却徒劳无功,最终只能认为是我因为受了刺激而开的玩笑。

    但事实上,我跟本没有开玩笑,虽然现在的幻想乡很和平,一切都很和平,美妙,让人沉醉,但这终究只是暂时的,要问为什么,因为夏天已经来到了,异变,即将到来。而我,也将迈出成为城管的第一步,这是协议中谈好的,也是我不得不做的,混元金斗,我势在必得,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

    “啊,是变态的秦哥哥!”好吧,我现在就被阻止了,还记得居酒屋大叔家的小女儿千代纸吗,这小萝莉可是能把我秦铁嘴说到哑口无言的终极对界用宝具啊。

    “啊,这不是小千代纸吗,秦哥哥可不是变态哦。”我只能落地,然后把自己的变态之名从身上除掉。

    “秦哥哥骗人,明明就是变态!”千代纸嘴上不饶人,“妹红老湿告诉我绅士就是变态的意思!”

    “……那也不能叫出来啊,很伤人的……”我一边应付千代纸,一边在心里把妹红吊起来拿鞭子抽。

    “哦,那我以后不说了。”千代纸还是好孩纸啊,“秦哥哥现在是要去干什么呢?”

    “没什么,去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错,“鸡”毛蒜皮,藤原妹红,你给我等着瞧!

    “那我就不耽误了,秦哥哥再见!”千代纸向我鞠了个躬。

    “再见。”我笑眯眯地回应,起飞,然后直冲妹红老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