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所谓信达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八十五章 所谓信达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哇哇哇……”诹访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语无伦次仿佛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阳子姐姐附体了一样进行了一次搞笑艺人的本‘色’演出,“你你你你你……我我我……你……我……啊啊啊啊啊!!!!”

    “啊,一脑‘门’口水……啧啧啧……啊,好黏啊……”我用力的擦,但是怎么擦都擦不掉,“你的口水怎么这么黏?用来抓虫子的吗?”

    “那个……诹访子大人在这里吗?”‘门’开了,早苗从‘门’外探进头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诹访子在发疯,“诹访子大人这是怎么了?遇见鬼了?”

    “早苗啊,你这话就不对了。.net,最新章节访问: 。”我用刮腻子用的铲子从脑‘门’上铲掉了那一坨黏糊糊的东西,“遇见鬼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这个鬼还癫痫。”

    “我连遇上鬼都遇不到好鬼吗?”诹访子泪奔着冲出去了,啊,太过分了,这一幕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没准还会以为是我把她‘弄’哭的呢,我哪有那个胆子,毕竟这个苟……嗯,算了。

    “抱歉,打扰了。”早苗对着我一个劲地道歉,从地上拿起诹访子遗留在这里的帽子就追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跟一个人一下子撞了满怀,“啊,抱歉……灵梦桑?”

    “灵梦?你又缺什么了?”灵梦来我这里不会有别的事情的,除了米缸空了,就是面缸见底了,要么就是过冬的大白菜又被八云紫顺走了,“直接说吧,我承受得住。”

    “我缺个男朋友,你能想想办法吗?”灵梦一句话就让我把嘴里的茶全都喷了出来,“真恶心,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反正第一次看见红豆变成红薯的时候我也是这个反应,习惯就好。”呼叫西斯特姆派机器过来清理地板,我换了位置坐下,“怎么,魔理沙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

    “嘁,那种穷鬼……”灵梦一脸的不屑。

    “提醒一下,就是你口中的穷鬼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好像是你的四十多倍,所以穷鬼王灵梦小姐,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我把自己啃了一半的胡萝卜当麦克风递过去。

    “咔!”灵梦上来就是一口,差点咬到我的手,“嚼嚼嚼……所以说那种一根筋的二货居然也能靠投资分红赚钱我也是日了狗了啊!”

    “你也可以啊。.net”我心疼的看着手里剩下的萝卜缨,往窗外一扔,从衣服里又掏出一根,“咔,嚼嚼嚼……你为什么不投资?米斯蒂娅的夜雀庵现在日进斗金你不知道吗?”

    “知道啊,可是你说投资,本钱呢?我的本钱从哪来?最近什么大事都没发生!有小事一贴出来你那红魔馆的远房重重重孙‘女’就直接给解决了,还有那什么白‘玉’楼出来赚伙食费的,你们家这几个没事喜欢‘乱’跑的,魔理沙那个人来疯的,我抢的过她们吗?”灵梦不停地戳着我的鼻子,“都是你搞什么城管正规化!现在我连疏通下水道的任务都抢不到!”

    “谁让你整天待在家里,我让小铃在铃奈庵设立任务点不就是为了调动你们这些人的积极‘性’?你又不去抢,凭什么要求人家把任务给你留着?”我举起一把勺挡住了从灵梦嘴里飞过来的唾沫星子,“你啊,唉……你让我怎么说你?本来以你的能力,妥妥的主角定位,可惜你太懒了,你看看我,哪有闲下来的时候?”

    “你现在不就他妈闲着呢么。”灵梦小嘴一撇,“别说那没用的,反正我得找个男朋友,你看着办吧。”

    “行,说吧,要什么条件的啊?”我拿出名册,这名册是人之里正规化的一个步骤,由人之里的户籍官负责收集和统计,记录成册之后上‘交’给我们,所有注册在案的人在幻想乡可以得到比较有保障的生存条件,具体来说就是只有注册在案的人才有资格在铃奈庵发布任务,同时可以在进行某些事物的时候申请保护之类的。

    “嗯……很简单,你知道我的要求不高。”灵梦又卖起了关子,搞什么啊……

    “废话,能上我这请我帮忙拉皮条的人的要求一般都不高。”我翻了翻白眼,漫不经心的问,“要什么价位的啊?”

    “反正唯一一个条件就是有钱,比你还有钱。”灵梦根本就不在意我的调侃。

    “哦,那没有,整个科普卢星区你都找不出一个比我更有钱的了,我可是掏空了一颗星球的人。”这个掏空仅仅是物理上的掏空,并不是说我趴在地上那啥了一整颗星球,毕竟你们仔细想想,要真是那样的话被掏空的应该是我才对啊,“就算有,你觉得他会在幻想乡里吗?”

    “你只要告诉我他在哪,我有把握把他勾进来。”灵梦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开始往自己的肚子里填东西,“你不相信我的魅力吗?”

    “你有那玩意吗?”我笑得肋叉子疼(形容词),“好吧,那我就先问一个问题,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你确定你要当他‘女’朋友?”

    “当然了,这么好用的冤大头,而且还比你好‘蒙’,傻子才不要。.net”灵梦的嘴里塞满了昨天剩下的烤牛排……等等,那个好像是塑料玩具啊!啊,无所谓,无所谓,反正也不值多少钱。

    “那我再来问你,你能跟他接‘吻’吗?”打着呵欠,我掏出了一部手机,这是前些日子我用来联络一些特殊人员的。

    “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吧!”果不其然,灵梦嘴里的男朋友仅仅是冤大头而已,而且她比她那些所谓的同行更不留情,估计连鞋底都没打算让那位冤大头碰,当然,灵梦有这个资本,就算不计算她那可怜的上围。

    “你这个态度,鬼才会给你当冤大头,不,连鬼都不会。”我打开手机通讯录,给灵梦看,“看看吧,虽然肯定没有我有钱,但是多少也养得起你,你自己挑吧,我把地址给你,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你这都什么人呐……贝吉塔,短笛,变态天杀挨千刀的猥琐生物四眼田‘鸡’作者……”灵梦依次念着通讯录里面的名字,“美国队长,钢铁侠,鹰小眼,黑寡‘妇’,浩克,雷神,快银,绯红‘女’巫,幻视,猎鹰,黑皮局长,白富美特工,死而复生小伙计,小卡特,蚁人,蜘蛛侠,冬兵,灭霸?你还有这号码?”

    “别选那个,万一把他打死了……这历史我可修正不回来,到时候就得找迦勒底了。”灭霸在那个世界能打过灵梦吗?当然没问题,可是打完之后呢?我不觉得常态灭霸能顶得住破灭水晶,只要给我机会把破灭水晶跟他接触上……破灭水晶的研究到现在都没有进展,难道真要等我完全恢复记忆?那要等多久?

    “我也没打算选啊,你这里没一个靠谱的。”灵梦看了一溜够,也没选出看得上的,“你这里的不是不能选就是已经有‘女’朋友的,要么就是怪胎,这怎么选?等等……你是不是在耍我?”

    “哟,才看出来啊?”我庆幸灵梦终于看出来了,要不然刚才的脑残片就得先给她吃点了,“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白吃的午餐?你以为,在我这能找到那种东西?别逗了,你有这时间不如多去铃奈庵蹲点,没准还能接到些报酬丰厚的任务。”

    这个世界上,不劳而获是可以的,但是灵梦还没有达到那个等级,至于说谁达到那个等级了呢?比如某个赫卡提亚啦,某个神绮啦,某个老佛爷啦,总之,神灵才有资格享受不劳而获的快感,我坐在这个位极人臣的位置上还不是要每天跑慌张?

    “真没劲……我要回去睡觉了……”灵梦抱起我的冰箱就往外走,然后在大‘门’口卡住了,“老东西!救我!我动不了了!”

    “你把冰箱放下不就可以动了吗……”我坐在原处没动。

    “废话,我放下冰箱你不就能拿回去了吗!”灵梦这个智商……真的是该吃点脑残片了。

    “那我现在过去帮忙不一样还是可以把冰箱拿回来吗?”我今天很无聊,所以也不在意跟她多折腾一会儿,我不像小9,修炼对我来说作用是微乎其微的,而技巧上我也已经很难再能因为训练而强化,再想进一步只能依靠外力,或者等待某种契机。

    “说的有道理……那你可千万别过来帮我啊!绝对不许过来帮我啊!”灵梦的智商上线了(大雾)“我就不信我今天出不去!我……啊啊啊啊啊……呼……失败了……”

    “你慢慢努力,我先回去睡一觉……”看着一地被我啃完的萝卜缨,我打了个呵欠,转身回卧室。

    睡了三个小时,因为喉咙实在干的不行了,我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喝完,又觉得不过瘾,拧开水管子咕嘟咕嘟咕嘟喝了半个小时,这才感觉喉咙的烧灼感有所缓解。

    “小魔,回来了?”我走出卧室的‘门’,正遇上小魔跟我走碰头。

    “是啊,新学了些小魔法,不过为什么灵梦会堵在家‘门’口呢?我翻窗户才进来的。”小魔对于我家‘门’上卡着的某个奇行种很在意。

    “啊,那个不用在意,说起来,小魔,我突然想看你穿泳衣。”灵梦居然还在‘门’口卡着,不过我决定了,把她华丽的忽视掉。

    “我拒绝,太阳还当空照呢,我可不想晒出一身印子。”小魔傲娇了,啊啊啊啊,不行,我要空血了,医生!救救我……噗哈……“喂!喂!主人!别就这么死了啊!你还没签遗产协议书呢!喂!我在浴室里穿给你看好不好?别在这里躺尸啊!新铺的地毯灰常贵,别染上血渍洗不掉啊!!!”

    在那之后干了个爽。

    “喂,‘门’口那一坨……”晚餐时分,小9伸筷子指着‘门’口的一坨不明物体。

    “乖乖吃饭,那只是出没在夜间的‘精’灵而已。”我一筷子将小9的筷子打落,然后往她的碗里放满了红糖腌人参,“来,多吃点,就你现在这种修炼强度一天至少要吃三斤红糖人参才能勉强维持你的生理活动。”

    “你确定吗师傅?”小9的鼻孔里冒着鼻血,含着眼泪啃人参,“我可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干燥了。”

    “那是必须的,知道吗?你练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卡在s+的级别不动,所以你要是想突破就得走点歪‘门’邪道,啊,多吃,知道吗。反正你是‘女’的,吃多了也不怕变流氓。”我把人参都放进了小9的碗里,顺便把萝卜放进了我自己的碗里。

    “喂,你说的那是人参啊,还是鹿鞭啊?”文文看不过眼,“别教坏孩子,知道吗?你还想当流氓?就凭你?”

    “……”小丫头找倒霉啊,啧啧啧,瞧着吧,我今天晚上不证实一下我流氓的水平我就不姓秦!我从口袋里掏出‘肥’皂,“哎呀,手滑了!”

    ‘肥’皂掉在地上,一路滑行,最后滑到了‘门’口的位置,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捡起了‘肥’皂塞进了嘴里大嚼起来,无所谓,反正‘肥’皂也不贵。

    “别挡路你这贫乏巫‘女’!”突然,正在咀嚼‘肥’皂果腹的不明物体被一拳打进了房间里,冰箱也飞到了半空,在自带的推进系统的辅助下安稳的落在了原本的位置,而不明物体的正体灵梦则口吐白泡的倒在地上,我就说‘肥’皂不能吃吧,“本王来视察了,感到荣幸吧你们!”

    “那么,实话呢?”我看着昂首‘挺’‘胸’走进来的蕾咪,还有紧随其后的咲夜和芙兰,不过没见到美铃帕琪和小小魔的存在。

    “人家在红魔馆好无聊了嘛……”蕾咪还是像以前一样一句话就能把心里话勾出来。

    “哦哦哦哦……”我突然袭击抱住蕾咪开始猛蹭,“卡哇伊卡哇伊卡哇伊……”

    “姐姐好过分!芙兰也要!”芙兰一步扑了过来,加入了战团。

    “嗯,大小姐和妹妹大人跟太太太太太爷爷的关系还是这么好啊……”咲夜满脸欣慰的站在一边,完全没注意到脚下踩着的口吐白泡的劣质红白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