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 最强对最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八十七章 最强对最强

    很快补上,稍等,稍等

    ————————————————————————

    夜里十二点半,咲夜带着依然精神抖擞的芙兰和衣衫不整的蕾咪离开了迷途竹林,二十分钟后,一坨大型不可燃红白配色垃圾被两台流浪者抬出了竹林,嗯,今天晚上出门捡尸的人有福气了。

    “ok,洗澡睡觉了。”艾尔招呼着家里四个小鬼,“不过主人您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

    “嗯?考虑什么?”我正跟西斯特姆讨论一些新型武装的测试结果,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很多装备根本就没办法正式启用。

    “是否应该增加一下家里浴室的数量?”艾尔表示虽然现在家里的房间再住进来是个人都没问题,可是能用的浴室太少了,“两个浴室真的有些排不开。”

    “嗯……西斯特姆,有合适的空间吗?”浴室最早只有一个,后来在发生了一系列意外之后才被我增加了一个,现在看来又不够用了。

    “地下室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利用,但是考虑到距离不能太远,最多可以增加到五个浴室。”西斯特姆回应。

    “那就这么做吧,多出来无所谓,别到用的时候没有就行。”幸好近处还有空间,要不然洗个澡还要做轨道车什么的,简直太……麻烦了,“对了,施工的时候注意排水系统,我可不希望咱家的地下室被水淹了,虽然防水,但是……那个味道……啊,下水道啊。”

    “了解。”西斯特姆计算了下时间,“预计工程可以在一周内完成。”

    “那就行了。”我打了个呵欠,准备回屋睡觉,然而,一股势不可挡的巨大能量波尖突然爆发出来,彼岸居门窗上的单层纳米玻璃同时开裂,整个幻想乡都被惊醒了,“这!”

    “怎么回事!”文文顶着一头泡沫从浴室里冲出来,“从哪儿传过来的!”

    “不好!”我知道完蛋了,如果不能及时应对,幻想乡就真的要完蛋了,“慧音!慧音!听见了吗!该死!”通讯已经因为强烈的能量干扰而失效了,一般的通讯线路已经都无法使用,我现在所能联系上的仅仅剩下我家里这几个人,“小魔!立刻去找到慧音,让她将人之里的历史隐藏起来!还有,告诉妹红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离开人之里!”

    “好!”小魔张开翅膀顺着窗户飞了出去。

    “艾尔,带她们四个躲到地下室。”能量的中心没有移动,这暂时还算是好事,就是不知道……“文文!去妖怪山告诉她们也不要下山!铃仙,你去找永琳!现在……西斯特姆,进入最高警戒状态。”

    “sir.”

    “行动。”装备上流亡者,我用最快速度赶往能量爆发地点,然后,我惊呆了,整个太阳花田连同无名之丘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棉被王的饭碗,总之现在这个坑的大小和深度跟那有一拼。

    “幽香,你可别给我……”混乱的气流迎面吹来,夹杂着泥土和碎石打在流亡者的外装甲上啪啪作响,我顶着这怪风朝前行进,机体已经发出了警报,这里的空气和能量的混乱程度已经完全不适合生物生存,如果不做些什么,这里会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寸草不生。

    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砸了过来,正撞在我身上,我后退一步站定,低头一看。

    “你先来了,情况怎么样。”

    “暂时死不了,帮我。”八云紫从我的身上下来,轻微的咳嗽着,“这里的空气中混满了紊乱的妖力,吸入太多迟早会完蛋。”

    “我让铃仙去叫永琳了,咱们可不能在那之前就死了。”我把头盔摘下来,递给她,“戴上,我的头比你的大,你应该能戴上去,这头盔里包含了呼吸过滤系统,不过没有纳米核心供能最多支撑半个小时。”

    “总比没有来得好……她来了……”紫抬头看着正前方,也就是大坑的上空,在混乱的气流之中,一个人影忽隐忽现,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她正在靠近,“她的力量爆发的非比寻常,比我所知道的她的极限还要高,必须小心应对。”

    “不,来不及了!”远方的人影突然一虚,我下意识的把紫往身后一推,右手挥出一拳,正撞在另一只拳头上。

    整只右手的手臂装甲在一瞬间化为残片,几片碎片擦过我的脸颊留下几条细细的伤口,我的右手无法遏制的颤抖着,一瞬间,我的身体都僵住了。

    幽香收回了拳头,嘴角咧出一个不屑的笑,她的瞳孔中充斥着黑色,只有黑色,整个眼眶中只有黑色,仿佛通向另一个空间的黑色,那是……虚空……

    “不!”我的身体控制权在一瞬间回到了我自己的手中,魍心剑呼啸而出,“风见幽香!”

    剑刃停住了,在一根指头的阻挡下,停住了,幽香的脸上满是崩坏的狂傲,这不是她,她不会做出这种表情,但是我又无法解释,先前的这一幕,她到底怎么了……

    “废线【废弃车站下车之旅】!”一整列电车朝着幽香撞了过来,八云紫试图帮我解围,但是,我们太傻了。

    幽香一拳打在车头正面,本来飞驰的电车戛然而止,然后,从幽香拳头的触电开始,整辆电车从头到尾慢慢碎成了废渣,这不是被打碎的,而是被入侵的妖力摧毁了整体的结构,从而导致的破碎,这种能力……即使我的解析系统因为混乱的能量而无法使用,我也能猜到了,疑似神形态,而且,是距离神灵仅有一墙之隔的疑似神形态。

    “紫!你必须离开!”我立刻回头大喊,但是紫的胸口上却多了半截剑刃,那剑刃的样子,看着非常眼熟,我的眼睛已经快凸出了眼眶,回头一看,幽香还站在我面前,但是魍心却只剩下了一半,“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我双手握紧剩下的一半剑身奋力往前一刺,断开的魍心剑穿透了幽香那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刺入了大约两公分深的长度,便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

    幽香第一次低下头,皱了皱眉头,随即一拳打在我的胸口,妖力泛滥在我的胸口贯通出一个拳头形状的空洞,前胸甲,我的身体,后背甲,喷射背包,被这一拳贯穿,而她的拳头其实仅仅停在了胸甲之外,剩下的一切全都是妖力完成的,我感觉有一些热热的东西顺着喉咙涌上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幽香的拳头化掌一击将我推开。

    身体仿佛没有重量一般的在空中划出弧线,血液仿佛不要钱一样顺着胸口的空洞以及我微微张开的嘴往外飞溅,经过多次强化的身体和流亡者在她的拳头面前仿佛是纸糊的一般,我知道,这代表什么,如果她现在恢复意识,那就是神灵,不是疑似神形态的ssr,而是神灵的sss-,她的力量已经是神灵级别,仅仅是因为没有完整的意识,才将自己限制在了疑似神形态。

    “你惹火我了……”低沉的吼声将我的思绪重新拉回现实,我在落地的前一瞬间翻转身体单手撑地完成了一次翻转落地,声音的起点,八云紫伸手拔出了胸口上的半截断剑,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并且伸手摘掉了我给她的头盔和她自己那顶从不离身的帽子,随手扔在了地上,“风见幽香,你真的以为……我怕你吗!界限【温柔与残忍的决裂】!”

    那个一直以来古灵精怪老奸巨猾的紫满脸泪水的发动了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境界,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这对她来说一定很痛苦,对此,我不能保持缄默,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吗?我……魍心,还愿意为我做些什么吗?是吗?你是这么想的吗?那就来吧。

    我猛然将魍心的残剑刺入了自己的脖子,然后一点一点的重新拔了出来,在喷溅的血色彩虹之中,魍心原本断开的部分正渐渐重生,最终,重生的剑刃褪去了血色,变得和从前一般无二,不,不一样,新的魍心,更加锋利了,原来如此,魍心每一次被摧毁,都可以沐浴我的血而再生,一次又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强大。

    “风见幽香!这里是幻想乡!我的幻想乡!你!休想在我的幻想乡乱来!”紫脸上的泪痕越来越明显,最终变成了……不对,不是泪痕,是裂缝,她的脸居然裂开了,而且不仅仅是脸上,在她的手上也有一样的裂痕,甚至有可能是全身,冰冷刺骨的妖力从那些裂痕之中涌出,使人如坠冰窖,但是,这妖力之中却丝毫不带有冰属性,这刺骨寒意的正体,是杀意……

    这些妖力不断地涌出,居然和幽香身边的混乱妖力达成了一个平衡,或者说是势均力敌,也因为此,我的解析系统终于可以工作了,然后我就看到了真正的现实。

    大量的不明能量从幻想乡的各处汇聚过来,全部涌进紫的体内,这些力量庞大到足以将紫的这具容器撑裂,然后,紫将这些不明能量转换为这附着着冰冷刺骨的杀意的妖力,这也将她推到了接近疑似神形态的水平,但是很遗憾,紫作为容器,太脆弱了,在这个程度下她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如果换成永琳,也许就能达到真正的疑似神形态。

    “我希望你准备好了!老朋友!”紫的嘴因为开裂而有些漏风,但是她的话依然能传入我的耳朵,“因为我要开始了!决裂【八云之巢】!”

    “我当然准备好了……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黑暗圣剑……darkness……calibur!!!”右手全力挥动的瞬间,ex系统和变形系统将流亡者的出力最大化,我举起了左手,“还有同时附赠的……零式冲击!放!”

    面对着我和紫两个人的几乎是超过自身上限的爆发力,幽香给出了简单的回答,两拳,仅仅就两拳,一拳,摧毁八云之巢,一拳,将我的双重攻击摧毁的同时还顺便将流亡者粉碎了一半,差距实在太大了。

    不要质疑为什么紫的妖力释放能中和幽香身边的妖力混乱,紫已经是全力施为,而幽香却连自我意识都没有,仅仅是本能,这其中的差距显而易见,只不过我没想到,差距会有如此之大。

    几支羽箭配合着大量的符咒从四面八方涌向了幽香,但毫无例外的全都在幽香身边半米处静止了,然后纷纷化为飞灰。

    “哦,我们来救场了但是……看起来好像救不了。”永琳拿着自己的弓落在我旁边,奇怪的是她的背后居然还背上了一个箭匣,里面放的并不是她以前一直使用的木质箭矢,而是一些泛着光的由奇怪的金属制成的箭矢,“难得用一次殛神箭居然还能失败,我肯定是买了假货。”

    “那我的符咒岂不是也成了假货了?”灵梦出现在另一边,我们四个站成了一行,“所以现在什么计划?”

    “竭尽所能,拼尽全力。”流亡者已经被摧毁了一半,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纳米核心还没被摧毁,也就是说一部分剩下的机能还能够继续工作,我从地上捡起头盔重新戴上,聊胜于无,“当然,这是扯淡,我们四个加起来也不会有用的,不过还是要打。”

    “很明确,那就开始吧!”灵梦先一步迎了上去,我们三个紧随其后。

    一分钟后,幽香的拳头穿透了大结界对灵梦的加成,将灵梦的手骨打碎,这还是因为幽香没有成为完整的神灵。

    两分钟后,永琳的殛神箭全部报废,弓被拧成了麻花,幽香打破了她的硬气功并踢断了她的腿。

    三分钟后,魍心剑再一次折断,能量护盾耗尽,烈焰流亡者零式完全报废,我的左臂被拆掉。

    四分钟后,紫的能量吸收状态被强行打断,由于脊椎断裂而失去意识。

    幻想乡除了幽香之外的最强四人组合一起上阵,却连五分钟都没能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