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兴趣使然的流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八十九章 兴趣使然的流氓

    马上,马上,马上……

    ——————————————————————————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比我更愚蠢。”琪露诺伸手抓住了幽香的那只手腕,从接触的地方开始,冰层蔓延起来,渐渐覆盖了幽香全身,琪露诺趁机挣脱,“我是不灭的,你难道不明白吗?”

    幽香当然是听不懂琪露诺在说些什么,她现在真的没脑子,她只是用不停地动作来粉碎身上的冰层,但是那些冰层却在被粉碎的同时自己生长,但是幽香很快就不这么做了,因为她发现即使这些冰层将她冻住了,也无法阻挡她的移动,换句话说,她开始渐渐习惯小9的能力了。

    “不行啊,这样可困不了她多久,老东西,你还活着吗?”高达9已经和我的烈焰流亡者零式一样成为历史,但是琪露诺的通讯器还在,“我不保证我的效果还能持续多久,不管你要做什么,最好快点。”

    “我正在努力!”我不能动,只能指挥文文她们,但是她们对这些东西并不在行,经常是忙中出错,好在问题都不大,“对,把那边的电缆拔掉,把上面的装甲板盖下去,好,然后小魔,在控制台上按那个梯形的蓝色按钮,然后敲我的私人密码。”

    “啊呀!”维罗妮卡弄断了一根电缆,耀眼的电火花冒了出来,“这个怎么办?”

    “无视掉!把还连在流亡者实验机上的半截拔掉,直接盖上装甲。”即使不进行任何的调试工作,想让这一直用来进行测试的机体投入实战也不是说一声那么简单就能搞定的,“紫,你还撑得住吗?”

    “死是死不了,但是如果再这么下去,我下半辈子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紫的脊椎断了,这放在外界不死也残废。

    “没关系,我都能治好,只要某位半身人能大发慈悲的救我们活过今天。”永琳嘴里的半身人当然指的就是我了,因为我现在只剩下半个……哦,不到半个身子了,“所以……你会救我们吗?”

    “我要做的不仅仅是救你们,我还要连她一起救回来。”话是这么说,可是距离流亡者实验机能够出击还需要大约一分钟,但是,小9看来已经连一秒钟都撑不住了,“琪露诺,我得拜托你,别现在输掉。”

    “你说的容易……”琪露诺从地上飘起来,身体慢慢的再生,刚刚她正面吃了一发幽香的魔炮。整个身体都被打散了,但是再生……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完美,“我的身体……有一部分被分解了?这就是你的回答吗?你觉得我阻止不了你?”

    幽香没有回应,再次抬起了手,妖力开始在她的掌心凝聚,距离发射只剩下三秒,而距离流亡者完成整备还需要五十秒,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不会就这么输的……无论如何,就算是我输了,我也不会让你赢!”琪露诺突然停止了身体的再生,相反她在以一个更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身体分解为微小的冰晶颗粒,四散到了周围的空气之中,仅剩下头部,这一过程花费了两秒,也就是在幽香的魔炮再次发射之前的一秒,琪露诺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感受我的一切吧,冰帝【开尔文……虚数】!”

    一瞬间,幽香,琪露诺,包括他们两个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幽香的魔炮刚刚脱离掌心,却也就这么诡异的停在了空中,还有,周围竹林飘落的竹叶,也就这么毫无缘由的停在半空,正在永远亭布置防御的辉夜眉头一沉,脸上的惊愕无以复加。

    “这是……怎么了?”跟辉夜一样,此时看到了这诡异一幕的所有人,除了我之外全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灵梦最先因为疼痛而回过神来,“秦钺炀!那是什么东西!”

    “冰帝【开尔文虚数】,是我和琪露诺一起研发出来的一种应该只存在于理论上的招数。”我示意所有人继续操作,同时开始解释这一切,“开尔文这个温度单位,众所周知它的零度就是绝对零度(零下二百七十三点一五摄氏度),因此它不存在负数,更不存在虚数,但是现在它出现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们现在已经看到了,其实小9并不明白开尔文和虚数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样叫很酷,但是,从效果上来说,这个名字,并不怎么出格,不是吗?”

    “她的冻气……冻结了时间?”即使整条腿都断了,永琳还是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尽管这更加加剧了她的痛苦,“噗……哈哈哈……你……你……你造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冻结时间?不是停止,而是更野蛮的冻结吗?确实不出格,相比实际效果来,这个名字够谦虚了。”

    “好了!完成了!”就在这时,艾尔盖上了最后一处装甲,“主人,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

    “把我塞进去,对,直接塞进去,让我卡在里面,剩下的交给我。”影像中的幽香已经开始可以细微的移动了,而小九的脸上也开始出现裂痕,这代表她的能力已经达到临界点,撑不住了,开尔文虚数最大的缺点就是会把发动者的时间一起冻结,所以一旦时间继续流动,魔炮还是会打在小9身上,这一次,小9未必撑得住了。

    “西斯特姆。”我被塞进了机体之中,关上了装甲,与西斯特姆连线,“开始吧。”

    “了解,sir,您的意志高于一切。”西斯特姆打开了大门,一路绿灯,我迈步朝着出口走去,脚步……非常缓慢,但这并不是我在装样子,也不是我因为身体残缺而使得控制不当,而是更加……无法摆脱的原因。

    “西斯特姆,告诉我们这台机体上又装了些什么?”眼看着我走向楼梯,文文不甘心的问起了这台机体的问题,“那些被他称为鸡肋的新武装。”

    “是。”西斯特姆读取了机体信息,开始陈述,“流亡者实验机的腹部加装了两门双联装小型光束炮,能够以极快的速度发射光束炮弹,威力在死神速射炮之上,但是缺点是由于炮管连接在了腹部,所以无法精确瞄准,只能依靠转动身体来改变射击方向。”

    “这不是我想知道的,他为什么走的这么慢?”文文对那些能量武器不感兴趣,她只想知道我能不能活着回来,“这样的笨重身体怎么跟她打?”

    “不用担心,文文,你们很快就会看到了。”即使速度缓慢,我也已经走出了彼岸居,来到了琪露诺旁边,看着小9脸上越来越密集的裂缝,我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得感谢她所做的一切,我是来力挽狂澜了,但是没有她,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你做的很好了,小东西,现在交给我吧。”

    我走进了开尔文虚数的范围之中,法则抗拒系统让我不受影响,我走到了琪露诺正前方,停了下来,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开尔文虚数的效果消失了,魔炮直朝着我打了过来,而我只是这么冷眼旁观着,身后的小9重新凝聚了身体,躺倒在地上大喘着粗气,她的身体比之前小了好多,这一定不好过,但是,一切到此为止了。

    幽香的神灵级魔炮在众目睽睽之下正中我的胸甲,然而当烟尘散尽,所有人的下巴估计都要找个骨科大夫了,我的胸甲上除了一点微微的凹陷之外,几乎毫发无伤。

    幽香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看来她的本能又无法理解这一切了,当然,其他人也理解不了。

    “西斯特姆,这到底什么情况?”紫一眼看出了问题的关键,“那盔甲,那盔甲是什么东西?”

    “铁浮屠装甲,完全由百锻精金制成的超级装甲,拥有连下级神灵都难以将其破坏的强大耐久,也是主人的自信的源泉所在。”西斯特姆是除了我自己之外唯一的知情人了,因为我从来不会把半成品公布于众。

    “如果他已经造出了这样的盔甲,那为什么一开始不用?”灵梦感到难以理解,就凭借这装甲展现出的强大防御力,如果一开始就用的话,那就根本不需要走到这一步。

    “因为这套盔甲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西斯特姆说到这里便被打断了。

    “是重量吧,对不对?”永琳想起了当年自己还是月之大贤者的时候,“月之都也开发过类似的东西,但是因为太重,重到无法使用而被废弃了,是重量吧,拥有如此的防御力,重量一定也很奇葩,所以他刚才才会走得那么慢,他不是不想快,而是快不起来。”

    “您说的没错。”西斯特姆表示肯定,“这套铁浮屠装甲过于沉重了,喷射背包完全无法满足推进需要,因此在装备了这盔甲之后机体的喷射效率会严重下降,而且需要预热才能进行喷射,更无法下水,这台机体一下水就会沉到底,浮不上来,而且,由于设计上的失误,这套盔甲的形状卡住了天空之鹰喷射系统的金属翼轨道,连这个也用不了了。”

    “这还不够,即使防御力上足以抵抗,攻击力呢?之前我们的攻击根本无法真正伤害到她。”幽香的防御等级更加强大,无论是我们之前的努力还是琪露诺刚才的奋战,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到幽香,唯一能算作伤到的一次,只有被我用魍心的断剑刺中的那一次,紫眼睁睁的看到了那一幕,“就算她不会躲闪,流亡者之前的攻击可也……什么!”

    紫的话还没说完,影像中就显示出我的动作,我的行动速度比之前快了一些,但更大的变化是力量,这一次,我的拳头居然可以击退幽香,而非像之前那样毫无建树。

    “那就是ex系统增幅器,能让ex系统的过载状态造成额外百分之二十五的强化,相当于从原本的百分之三十五提升到了百分之六十,单一的威力是令人满意的。”西斯特姆继续介绍,“但是也因为如此,ex系统的能量消耗大幅度增加了,只能启动十五分钟,而且这增幅器并不稳定,谁也不知道它下一秒会怎么样,也许会自己炸了也说不定。”

    “真是乱来……但是……也许现在只有乱来才能让这混乱回归秩序了。”享受着铃仙的包扎服务,永琳目不转睛的盯着影像,并不是看热闹,她需要知道我和幽香的动向,毕竟这里除了我之外,她是还留有战斗力的最强的人。

    幽香连续几拳打在我的盔甲上,又召唤出了大量的妖力球,但是都没有用,相比刚才的魔炮,这些攻击连凹陷都没有打出来。

    “没用的,幽香,现在的我,比刚才硬一百倍。”我顶着攻击挥动拳头,可能是由于我的拳头威力达到了某个要求,幽香也不再对我的攻击不躲不闪了,在她的回避速度下,我这因为重量而慢悠悠的拳头根本就碰不到她,我变成了一具沙包,变成了她的活靶子,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

    没办法,即使有ex系统增幅器和铁浮屠装甲,想要制服幽香也是痴人说梦,她看起来像是被某些东西迷失了心智,那样的话,我就有个主意,不一定够文艺,但是估计有效。

    腹部的四门光束炮不停地射击,打在幽香的身上几乎毫无作用,拳头一次又一次的被躲开,承受着连绵不断的反击,我知道,时机快要成熟了。

    “我会救你的,幽香,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拉回来。”随着攻击的接连不断,铁浮屠装甲上的凹陷也开始加深了,强大的耐久并不是无限耐久,黄金也有生锈的一天,而幽香似乎已经对我的动作形成了习惯,我只要一动她就知道往哪边躲闪,用什么样的速度躲闪,这也代表着,时机成熟了,“我会把你拉回来,让后我会找到让你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再把他大卸八块,你觉得这样处理怎么样?你不说话,我可就当你默认了,现在,差不多了,每一次旅行都从一个简单的步骤开始,这个……就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