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九十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

    ok,ok,我的错

    ——————————————————————————————————

    一次交错之间,我和幽香互换了位置,然而这一次我没有立刻转身,而是借此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当幽香完全转过身后,我已经距离她有几十米远,她没有移动,她知道我跑不了,而我也确实如同她所料一般的转身重新开始靠近,一步,两部,三步,我的脚步一次比一次重,蓦地,我的脚在地上重踏了一下。

    “这第一步,也是最后一步了……爆甲程序,激活!”流亡者实验机身上那近乎刀枪不入的铁浮屠装甲突然自己爆裂开来,散落一地,每一块细小的碎片都能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我的速度因为重量减轻而瞬间暴涨,并且几乎在同时,我重新激活了原本无法使用的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几十米的距离几乎在瞬间扫过,我的左拳在幽香完全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拳打在了她的头上,“中二修正拳!”

    “什么情况?”不仅仅是幽香没反应过来,地下室里的围观群众们也没反应过来。

    “爆甲程序,是主人临时设计的一种方案,本来没打算这么用的。”西斯特姆当然不会像她们一样犯傻,“爆甲程序会丢弃外附的铁浮屠装甲,回到以往的速度和机动性,但会使防御力大幅度下降。”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这就好像我们也没反应过来一样。”永琳拄着拐,看着影像,“每个人都存在思维定式,即使是本能也是一样,之前我们都习惯了秦钺炀那慢吞吞的速度,风见幽香也是一样,所以当他的速度突然加快,我们一时之间跟不上,她也跟不上,但是这一招只能用一次,也只有第一次能起效。”

    “很棒的作战计划,说到底秦钺炀就是秦钺炀,只是不知道他这一拳能不能解决问题,还有……他好像怼着风见幽香往你的地盘去了。”紫看着在影像中渐渐远去的我们。

    “啊啊啊啊!!!!”我的左拳顶住幽香的脸,将她一路推动着,左手上的手甲因为无法承受如此直接的巨大冲击而已经破碎,一路上的竹子毫无疑问的被撞断,我怼着她渐渐远行,深入了迷途竹林,然而,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冲到什么地方。

    幽香被我用唯一的机会打中了,但是她现在的能量是神灵级别,说实话我完全不确定我的这一拳能不能完全起到效果,因此我更加不敢停下,一旦我停下来,可能就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渐渐地前方出现了……房屋?这是永远亭?我居然冲到这里了?而且……辉夜!对了!我找到一定能让这一拳起效的办法了,就是将这个这个力量加倍,至于怎么加倍呢,当然是把幽香的头再撞在另一个坚固的物体上,形成两面夹击了!

    面甲立刻就锁定了辉夜的位置,我怼着幽香撞穿了路径上的第一间屋子,辉夜就在对面的屋子门前。

    “辉夜!我希望你够结实!啊啊啊啊啊!!!”我用几乎是在自杀的喷射速度加快着速度,ex系统增幅器已经亮起了红色的闪光,我顶着幽香对着辉夜就撞了过去。

    “秦老狗!你这……”辉夜立刻以永远之力强化自己的身体,又掏出了一张符卡,“无解【不动的neet】!”

    眼看辉夜做好了冲击准备,我直接把拳头怼了上去,幽香的头狠狠地撞在了辉夜的飞机场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辉夜身后的房屋直接在压缩空气的冲击下粉碎,地上也被犁出了一道巨大的沟壑,辉夜的双脚在地上形成了两道一米多长的沟壑,我终于停下来了,而就如同我想象中一样,幽香眼中的黑色开始溃散,并最终消失,变回了原本清澈的红色瞳孔。

    “抱……歉……”幽香模模糊糊的发出了这样一声,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而辉夜则是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太可怜了,该不会被撞的凹进去了吧?

    “靠!”流亡者实验机的面甲突然扭曲,差点把我的脖子扭断,我立刻拆下面甲,将自己剩下的小半身体脱出流亡者,然后左拳用力将流亡者实验机打上半空,流亡者在空中爆炸成了一团紫黑色的火花,我这才瘫倒在地上,只感觉全身都提不起一丝力气,“没事……我……原谅你了……”

    昏昏沉沉的,我感觉自己泡在某种液体里,嗯,是医疗舱,我试着动了动手脚,嗯,都在,但是奇怪的是,我却无法睁开眼睛,明明感觉眼睛没有任何问题,但就是睁不开,我知道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疲惫……随着脑子又开始迟钝,我的意识再次消沉。

    再一次醒来,我的眼睛终于可以睁开了,我睁开眼睛,看到了陌生的……好吧,一点都不陌生的天花板,哦,好大一棵树在挡着我啊!

    嗯,好吧,此时的我呢,躺在永远亭住院部的病床上,墙上一行大字:老年人专用病房。嗯,很应景,看看我们这里都住了些什么人?我右边依次是还没出院的萃香勇仪神奈子,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崇拜,反正我就是这么理解的,不要崇拜哥,就算哥又拯救了一次幻想乡也不要崇拜哥,毕竟……哥的岁数都能当你们爷爷了,所以你们崇拜爷爷就好。

    说到我的左边,那可就热闹了,看,被绑的像是个粽子的大功臣,我们的油咖喱大人,还有我们被绑成了木乃伊的大功臣,我们的灵梦小姐,以及我们的主治医师兼任病人,一条腿上绑了三十斤切糕……咳,石膏的永琳小姐姐,嗯,确实应景,但是……为何没看到幽香?反而是辉夜躺在最边上的床上,一头黑发仿佛绸缎一样散落在床上,配合着洁白的床单非常显眼,看着跟女鬼一样。

    “醒了?感觉如何?”紫刚把手里的报纸放下,一回头就看见我睁着眼望天,“你躺了十几天了,一直叫不醒,你到底是有多能睡?”

    “啊,可能精神太疲惫了吧,那可是神灵啊,你呢,脊椎怎么样了?”我的身体已经又完整了,医疗舱做不到这一点,我知道肯定是永琳对我做了些什么,既然连我这种伤她都能搞定,那其他人的就更加不叫事。

    “很好啊,换了一套更新潮的……哈哈,开玩笑,总之我以后还是少跟人动手,多开大屠杀屠杀菜逼比较好。”紫看着我的表情,“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当我们找到你们三个的时候,你和她都倒在地上,我们无法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恢复正常了,所以把她安置在另外的地方了,位置我也不知道。”

    “位置在……你知道那个地方,那是个不怎么堂皇的地方。”永琳接过了话头,却跟我打起了哑谜,“你自己过去看看就好,观察了这么多天,她应该是恢复正常了,正好你去确认一下,如果你活着出来,我们就可以把她放了。”

    “如果你没活着出来,你的财产可就归我了。”灵梦从兜里掏出一张遗产继承认定书,上面居然写着我死了之后我的财产有一半会落到灵梦的名下,而且居然还有我的签名,日了狗了,一定是在我浑浑噩噩的时候不小心签下来的,“所以……尽管我很想继承你的遗产,不过你最好还是活着出来。”

    “嗯……你们三个怎么还没出院?”我从床上下来,穿上病号用的拖鞋,“你们两个先不说,神奈子啊,你知不知道诹访子都已经太无聊到跑到我家强吻我了?”

    “那有什么办法?我们要住院……最少半年,现在还好几个月呢,你看她们两个是不是一脸的茫然?”神奈子回答,同时指了指旁边两张床的萃香和勇仪,果然,她们两个的表情就像是定格了一样,木讷呆滞,“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戒酒啊,她们两个现在都已经超越贤者模式,快要肉身飞升了,她们用发呆来度过漫长的没有酒的时光。”

    “有效吗?”我不死心的上去敲了敲,发现两个人连脑袋都是空堂的了,敲起来咚咚咚的,而两个人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尽然,如果真的有效的话,你觉得为什么我不用呢?”神奈子一脸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她们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在这个世界上,酒确实是好东西,但是却不是唯一的好东西。”

    “没错,祝你早日出院,也希望这两个货……别他妈出院了。”我转身就要离开病房,脑袋上挨了一拖鞋,是从最远端飞过来的,“辉夜,你搞什么鬼?”

    “报复,仅仅是报复而已。”辉夜转过身,我这才发现她的胸口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绷带,要说是裹胸布,未免太宽了一些,“你那一下害得我胸骨都断了,还不许我对你扔几只拖鞋?”

    “当然可以,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我一把抓起门边桌上的茶壶扔了回去,来了一次标准的飞茶壶,正中辉夜头顶,而更奇葩的是茶壶在她头上稳住了,卧槽真是稳如poi啊“但是你也不能阻止我还手对吧?”

    “你这家伙!”辉夜一步跳下病床,然而头上的茶壶居然纹丝不动,“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啊!”

    “诶,失礼后,我是个区区不才,只是个兴趣使然的流氓而已。”我转身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呼……好吧,我的气消的也差不多了,有时间来永远亭陪我打打游戏吧,你应该活的轻松一点,而不是到处当救世主。”辉夜坐回了床上,拿起了自己的xbox手柄……纠正,是精英手柄。

    “真遗憾,我可轻松不下来啊……”转身出了病房我反手将门关上,前往永琳口中那不太堂皇的地方,也就是永远亭最后面的旧仓库,永琳居然把幽香关在这里,真不知道是不是恶趣味。

    “你来了?”仓库里漆黑一片,只能看到两处散发着红光的不明球体,再仔细看才会发现,那是幽香的眼睛,“能把灯打开吗?月球老鸟说要节能减排,每次出去都关灯,明明就是为了省电,哼,真当我不懂?”

    “嗯……不错。”我打开灯,看着幽香身上的龟甲缚,品头论足了一番,“永琳绑的?技术还真不错,不枉我借给她那么多盘,不过有这个谁还看盘呢?”

    “我自己感觉还好,至少没把我绑在床上做什么可笑的实验。”幽香坐在一把椅子上,也不起来,“我又欠了你一次。”

    “你欠我的次数多了,不差这一次。”仓库里全是破烂,我好容易找出一张还能用的茶几,当凳子坐了下来,“如果你真要感谢我,以身相许如何?”

    “请恕我拒绝。”幽香果然是不同意啊……“说正经的,你怎么把我拉回来的?”

    “你都记得?”幽香既然这么问,那就代表她保留着发狂时候的记忆,说起来当初我把她拉回来的一瞬间她似乎还道了个歉。

    “当然,我记得我做过的一切,只不过当时,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就好像我是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被人带着走一样。”看得出来,幽香很不喜欢那种感觉。

    “我拉你回来的办法就跟你看到的一样,猛击你的头就行了。”我表示其实方法就这么简单粗暴,“前些日子我跑到别的世界的时候,对于处理什么心灵控制和发狂之类的可是有不少心得,班纳发起狂来可比你还要彻底,我都习惯了。”

    “我得休息一段时间了,你应该知道吧,其实那些神灵级别的妖力一直都在我体内。”幽香苦笑,“这次它们冒出来可是对我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损害。”

    “我当然看得出来。”没错,那些神灵级别的妖力不是外来的,而是幽香自己拥有的,之所以当时她爆发出来的力量比她拼劲全力时更大,那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原因,界限,生物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