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灰烬之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九十一章 灰烬之下

    ok,ok,马上来,马上来,莫着急,莫着急

    ——————————————————————————————————————

    生物的界限其实很好理解,就拿人类来举例子,人类的身体其实蕴涵着非常强大的力量,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完全运用这股力量,只能用出很少一部分,那是因为剩下的那部分力量一旦使用,身体是无法承受的,所以人类自己就将这部分力量封闭了起来,渐渐变得无法找到了。

    但是世界上也确实有人在危急关头爆发出难以理解力量的例子,虽然这些爆发会在极短时间内抽干一个人的未来,但是在这爆发的时间内,这个人所能发挥的力量足以超越人类的想象,力量,速度,反应,抵抗力,耐受力,以燃烧未来为代价,这些能力会在极短时间内成倍爆发。

    而这一点对于幽香来说同样适用,她是花妖,本来不可能如此强大,但是她偏偏就是做到了,这是一种天赋,就像人类一样,而幽香的常态,就像大部分人类一样使用着自己可以控制的力量,而在全力爆发状态下,幽香的力量会变得难以控制,这也是她很少动用全部力量的原因,但是即使用出这一部分力量,也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什么太大的负担。

    然而在她的身体里,其实还隐藏着更多的妖力,这些妖力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完全无法动用,一旦动用就会严重的损害自身,因为这部分力量太过于强大,只有神灵足以承受,而幽香她……还不是神灵,但是不能使用并不代表这些力量不存在,所以在她发狂的那种自我意识无法控制身体的情况下,这些力量爆发出来,把我们打成了老弱病残队,也损害了她自己的身体。

    好在幽香的身体不像人类那样脆弱,不会真的烧尽未来,只是神灵级的力量爆发造成的损害即使是她也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她是应该调养调养了。

    “不过这也未必没有好处……在经历了成为神灵的短暂时刻之后,我现在觉得……我好像找到努力的方向了。”幽香现在是亲自感受过了神灵的状态,至少是疑似神形态的状态,这种经历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可以说是无价之宝,更何况,她还是个天才。

    “那不是很好吗?如果你成功,我就真的不用这么累了。”仓库里的灰尘呛得我鼻子发痒,我用力的揉了揉,没什么用,“所以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同意以身相许呢?”

    “你?下辈子吧。”幽香白了我一眼,丝毫不给我留点面子,“除非你挂了,否则别想我同意。”

    “哦,那可不行,在混沌之光消失之前,我都得好好活着,不出意外的话。”看来我是没机会了,好在我也挺知足的了,等这一切结束了,我就带着文文她们回老家结个婚,再看看能不能生个孩子什么的,就像克林特一样,“不过按你话里的意思……如果我真死了你是打算为我守寡吗?”

    “滚!”啧啧啧,幽香啊,太暴力了,真是太暴力了。

    在仓库门口兜了一圈,我又回来了,这种时候就应该好好的努力作死,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幽香一抬眼,那表情看起来就是让我滚出去的意思,但是……除了小明之外谁会那么听话呢?

    “我是来威胁你的,听好了,是威胁,不是猥亵,但是如果你有要求的话我也可以改变一下自己的初衷。”我搓着手一点一点的接近,“嘿嘿嘿嘿……”

    “啧,我不想惹麻烦,至少现在不想,所以你现在要么把我放开,要么……转身出去。”幽香太了解我了,知道我是有贼心没贼胆,而且强扭的苦瓜不够苦,“当然我个人更倾向于前一种,就算我这次有点过分,也不能把我绑在这里这么多天吧。”

    “一条绳子而已,你自己弄不开吗?”我除了叹气还能干什么?我只能算是个假流氓,像我这种人就算在头上套上丝袜也顶多算个山寨的恐怖分子。

    “你还记得那次在雾之湖边上,我们两个被八云紫坑了的那次吗?”幽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提起了一件往事。

    “当然记得,你还尿在我脸上了。”这么幸运……咳咳咳……恶心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说起来你真的好软啊……我是说物理层面。”

    “不许提那件事!”幽香一下子站起来,因为用力过猛差点趴在地上,“我们说好了要把那件事烂在肚子里的!”

    “怕什么,这里没有别人。”我推推鼻梁上的镜框,“就算是八云紫都没办法在我的周围隐藏,你知道我对解析系统做了多少次强化吗?”

    “那也不行!”幽香语气一滞,脸一扭又坐回椅子上,“反正你记得那次对吧,那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解不开这绳子。”

    “明白了,明白了。”绳子被八云紫做了手脚,就跟那一次一样,不过这一次我没有被一起绑起来,“没事,只要我今天能从这间仓库里活着走出去,你的禁闭就能解除了,这不是废话吗?你发狂的时候都没能打死我。”

    “但是我还是不清楚我当时到底怎么了。”幽香扭了扭脖子,“脖子后面有点痒,帮我挠挠。”

    “哪啊?”我走到幽香背后,“放心吧,我见过比你这更糟的,在别的世界……啊……反正他发起狂来比你还难处理,因为想打晕他太难了,不过我会找出原因的,当然那要在我出院之后,你最好来我家一次,现在可以用全面的手段检查了……啊!”

    “怎么了?”幽香听见我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

    “不知道,刚刚我的右手碰到你的后脑的时候,我的脑袋里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啊!对了!就是这个!”就是这样一件事突然让我明白了问题的原因,而且不仅仅是我,幽香也猜到了,毕竟能让我的大脑出现这样的反应的就只有一种东西……

    “混沌之光!”

    如果说到幻想乡里的混沌之光,那应该就只有光之圣杯了,好几年了,这孙子终于又出现了!

    “光之圣杯……我听你提过,但是我不记得我有接触过。”幽香明白了,但是无法理解。

    “你不了解它,它的隐藏能力天下无双,即使是我,即使是作为混沌之光天敌得的我,在它隐藏的情况下也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肯定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用什么方法在你的脑子里注入了一些东西,所以你自己才发现不了,因为它藏起来了,然后……”知道了罪魁祸首,剩下的过程就很容易猜到了。

    “然后在你打中我的时候,也把那东西打碎了,但是你打中我的是左手,感觉不到它,而刚刚你的右手碰到了它残留的部分……真是个如意的算盘!”幽香的语气很平静,这就已经很不正常了,这代表她……非常的想发飙,“还剩下多少,在我的身上。”

    “不知道,我只有碰到它们才能感觉到,不过只要我碰到,它们就死定了。”某种程度上,我就像忍者之刃里的小川剑一样,作为寄生虫的天敌存在,根本无法被寄生,相反,试图进入他体内的寄生虫都会被他的血液毒死,在我这里则更加直接,这些脆弱的混沌之光碎屑碰到我就会烟消云散,相比完整的黑暗之种,它们的力量太弱了,即使我根本无法发挥黑暗之种的力量,它们也完全没有对抗的余地,“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清除身上的残留。”

    “你不会只是想找个借口摸我吧?”幽香一脸的怀疑。

    “怎么可能!想太多!”我立刻把脸扭到一边,不行,不能被看到正脸,不然会被误认为是麻婆的,我可一点都没有感到偷税啊!!!

    “得了吧,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你有多鸡贼?鸡贼秦指的就是你。”啊呀呀呀呀,被了解得太深刻也不是什么好事,想沾点便宜都费劲,“好吧……下不为例……还有,你要是敢碰什么奇怪的地方,我就一口波喷死你。”

    “诶诶诶诶!!!”卧槽,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的手都开始抖了,日了狗啊!啊啊啊啊啊!!“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啊!”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满脸偷税的从仓库里走出来,对着门外天空中的一条黑色缝隙竖了一个中指。

    连续在病房里住了三天,终于,我被通知可以出院了,不过当我往家里走的时候,就发现有个人一声不响地跟在我后面。

    “怎么了?”我停下脚步,“问题已经解决了,已经不需要其他的检查了吧。”

    “我是要去找一个人。”幽香停在我身后,像个背后灵一样。

    “哦……明白了。”看着周围正在忙碌的兔子们,我好像明白了什么,“随意,不过……没什么。”

    迷途竹林因为那天我和幽香的冲突受到了严重的损坏,因此这两天我家所有人包括帝手底下的所有兔子都在全力恢复迷途竹林的生态,尤其是我家附近,经历了幽香和琪露诺的战斗,又承受了幽香和我的战斗,几乎光秃秃的了,甚至有很多地方都被琪露诺的冻气变成了永久冻土,长不出东西来了,这些泥土都要被挖掉,然后重新填满适合植物生长的壤土。

    距离我家越来越近,当时不觉得,现在,只能从地上看到越来越巨大的疮痍,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战斗,而渐渐地,我们看到了熟悉的人影,但是……

    “卧槽!!!!!”我冲上去抱起小9来回来去的看了三百多遍,眼泪汪汪的,“9啊!你咋地了?啊?你咋变成介样了?让开水烫了?啊?”

    不是我的表现浮夸,而是琪露诺此时的皮肤变成了浅褐色,不仅仅是脸,全身都是,看着像刚从非洲回来一样,这……这……这……这我无法理解啊!

    “安心,俺可是最强的。”琪露诺朝我竖起大拇指,“只不过是那天被她拳头里蕴藏的能量烧的太厉害,再生之后就变黑了而已,本质上没什么变化。”

    “变不回来了吗?”我这才把她放下,嗯,这不是变成黑皮9了吗?而且这样一来岂不是以后都不能再玩抽卡游戏了吗!听说咸鱼已经变成了一级致癌物,那么非酋呢?我就不明白了!咸鱼和非酋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受到歧视?

    “嗯……大概吧……我也说不好……喂喂喂喂喂!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小9突然往后猛退了好几步,“为什么要靠过来?你你你是打算报复吗?但是我真的一点也不好吃啊!!!!”

    “哼哼……”幽香顽皮的笑着,当然这表情在琪露诺眼里可能就变成了吃人不吐骨头,果然那天的勇气是她积攒了六十年的总和,然后一次用光了,又变回了最早碰见我那时候的那样,然后就在她吓得快要尿出来的时候,幽香轻轻一指点在了琪露诺的头顶,然后,琪露诺的衣襟正中间突然出现了一朵小小的太阳花,而在她的裙摆上则出现了一串牵牛花藤,“这是我的祝福,当做那天的感谢吧。”

    叮咚……玩家琪露诺获得新技能:冰符【清凉向日葵】,冰帝【闪耀向日葵】,藤蔓【缠绕之藤】。

    “诶?”直到幽香离开,琪露诺才反应过来,看着胸前的太阳花和裙摆上那可以如臂指挥的牵牛花藤,一脸萌死人不偿命的疑惑不解。

    “好了,别傻站着了。”我一拍她的小脑袋,“流亡者和高达9都报销了,虽然现在你已经用不上那种辅助装备了,但是我可不行,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把周围恢复正常吧。”

    “哦……”琪露诺看着缠绕上自己手腕的牵牛花藤,依然感觉自己跟在做梦一样,所以她狠狠地对着自己的脸来了一巴掌,“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