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没有章节的题目-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九十三章 没有章节的题目

    老样子,老样子

    俗话说钱难挣屎难吃,但是这坑也不好填,需要先把大块的石头填入最下层,然后盖上一层土,夯实,让石头之间的缝隙被泥土填满,然后再把土填平,放上石头,如此循环,直到地形变得和紫手中的图一样为止,即使我们的人手非常多,一天下来也没完成多少。

    “嗯,今天就到这吧,大家都散了吧,明天再来。”直了直腰我看了看已经黑透了的天色,现在是冬天,天黑得早,但是黑的这么彻底时间也早不到哪里去了,“紫,你能自己回去吗?”

    “我还没废到那种程度。”紫摆摆手,“把其他人送回人之里就行了,不用管我。”

    “那就行,艾尔,你安排一下人手,护送大伙回去,我要再逗留一会儿。”文文她们都有本职工作,不可能从早到晚一直呆在这,所以现在我家还留在这里的其实就是我和艾尔,文文搞新闻,铃仙照顾病人,小魔学习大魔法,琪露诺修养,维罗妮卡负责给琪露诺端茶送水倒尿壶,大妖精亲和梅蒂去找幽香了。

    “了解,嗯……各位麻烦排下队,我们进村了。”艾尔一人发了一顶黄色的小帽子,从口袋里掏出一面黄色的小旗举起来走在了队伍最前。

    “你要去看她?”人渐渐走远了,紫坐在轮椅上跟我并排待着。

    “啊,是啊,不行吗?我可还没放弃呢。”晚风下,我们并排驻足于此,她坐着,我站着,怎么感觉不公平,明明我伤的比她严重多了。

    “你这才真是宁死不屈啊。”紫又开始嚼舌头了,不过……她好像有所指。

    “宁死不屈……我真希望这个词永远都由我来说。”我经常跟史蒂夫说这句话,但是实际上,我很清楚我们口中的宁死不屈并不是同一个意思,“你知道这句话的下半句是什么吗?”

    “死而死矣,哈,多讽刺,宁死不屈,死而死矣,就算你宁死不屈留了个好名声,死了就是死了,无论怎么装裱,死亡这件事并没有被改变。”紫很明白,活久见啊,当然这话也就我敢说了,“你就是这句话的典范,所以别怪我没提醒你,就算你很特别,死而死矣这句话一样适用于你的身上,所以,你下次最好给我考虑清楚。”

    “你怎么就能确定下次跟这次不一样呢?你怎么就知道下次会给我考虑的时间?”计划赶不上变化,更何况很多时候我们根本来不及做计划,如果我们打算未雨绸缪的太早……最后结果可能就会像斯塔克一样造了个奥创出来。

    “我不能确定,我只是希望你活着。”紫面无表情,让我看不穿她的内心,“你不是幽幽子,我可不需要一个死了的秦钺炀,那毫无价值。”

    “哈,真巧啊,我也希望我活着,毕竟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坚持,对吧?”我不想再扯皮了,我很感谢她的劝告和担心,但是我必须保持我自己的处理方式,因为我的方式往往是消耗最少而效率最大化的方式,尽管这会导致一些……不,什么都不会有的。

    “你还是不愿意改变啊……”紫看着我走向树屋的背影,知道我可不是去买橘子的,更不用翻越火车道,“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坚持……说得真好听,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有时候我们也不得不放手……这句话风见幽香可不仅仅跟你说过。”

    夜里两点半,大妖精亲跟我一起离开了树屋,梅蒂自愿留下来陪幽香解闷儿,而大妖精亲则放心不下小9,所以打算再在我家居住几天。

    “啧……不好啊……”走着夜路,我自言自语着。

    “怎么了?”大酱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害羞了,幽香的影响并不都是负面的。

    “老话说得好,凌晨两点半不回家肯定没好事。”不知为何,今晚的夜路越走越让我感觉心里发毛,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要突然从路边跳出来一样,“不对……解析系统激活……”

    激活了解析系统,我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庸人自扰,真的有东西在盯着我们,而且数量巨大,这是……妖兽?而且是最低级的妖兽,这些妖兽没能突破界限化成人形,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机会,它们的本能吞噬了理智,是可悲的淘汰品,不过……它们居然有胆子盯着我们?不要说我,就是换大妖精亲一个人,这些妖兽也应该根本没有靠近的勇气。

    “它们在观察我们……秦师娘,我们怎么做?”大妖精一句话差点没让我咬断自己的舌头。

    “师娘?我什么时候成了师娘了?”被这么一打岔,我倒反而把注意力收回来了,反正这些妖兽敢进攻我们就是死路一条,“你这称呼可有问题啊。”

    “可是……师父的老公该怎么称呼啊?”嗯,虽然不着调,但是这话我喜欢听,看看这差距,同样是绿头发的,幽香你真应该好好学学,懂人心的大酱和不懂人心的幽香,想想就觉得有趣。

    “这个不好说,但是有一种说法是,女性的师父同时也是师母,师娘,所以女性师父的丈夫还是叫师父,我不知道对不对,毕竟对这种事情我没有研究。”咬文嚼字可不在我的爱好范围之内,“不过你这份心意我心领了,小心点别在幽香面前这么叫。”

    “哦……”大酱点了点头,随手一指打爆了一头窜出来的妖兽脑袋,“它们好像按耐不住了。”

    “不用管它们,就它们这些东西,连丧尸都不吃它们,没脑子啊,冲出来就宰掉。”知道了让我心里发毛的正体之后,我就无所谓了,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我一直都这么说。

    直到回到彼岸居,大酱解决了十几只妖兽,而我没有多余的出手,大酱的能量控制和能量细分的天赋都很高,魔炮在她手里都快压缩成魔贯光杀炮了。

    相比于我们惯用的那种利用高能量熔解对手的战斗方式,这样的压缩会导致穿透力大大上升,从而能够对付一些拥有重型护甲的对手,并且可以精确打击敌方弱点,但是这样做的缺点也很明显,对于没有要害或者要害稀少不容易打中的目标,这一招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

    “嗯……妖兽的动向令人担心,如果它们袭击其他人……嗯。”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还在默默的算计着,“应该跟紫说一声,同时提醒人之里的人们小心防备,自警队要拿出点底力来,然后……最近自卫队居然没什么动静……这也让人感觉别扭……跳梁小丑,哼。”

    “sir,辉夜小姐在线上。”我正在沉思,西斯特姆打断了我的思考。

    “哦。”我回过神来,示意大妖精亲先进屋休息,“辉夜亲,有什么事吗?”

    “游戏开图,对面等级太高,我一个人搞不定,过来帮帮我,ok?”辉夜的声音超级精神,真不愧是死宅,说起来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风评被害怎么办?

    “你这是打算拉我通宵?不过我们两个整宿整宿的待在一间屋里合适吗?”我可是很要名声的人,名声没什么用,但是有就比没有强。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永琳又不是喜欢把这种是往外乱说的人……你是担心她?”辉夜明白我的担心是来自于何人了,“把她扒光了随便找个陷阱一扔不就行了,我现在就着手。”

    “这就没问题了,不过这么晚了……我不睡觉跑来帮你推图,你能给我什么?”我一宿不睡也无所谓,但是明明可以抱着大老婆小老婆还有小秘书睡觉却跑去帮一个飞机场打游戏什么的……太亏本了。

    “你想要什么?随便说,毕竟除了你之外整个幻想乡没人跟得上我的操作,你说,你想要什么?火鼠裘?蓬莱玉枝?还是燕之子安贝?金阁寺天井也行。”辉夜和我的组合足以和游戏神话空白战平,这以前是测试过的,不过她说的这些……我一个也用不上,我又不需要这些东西来讨辉夜的欢心,说起来当初辉夜居然让那群白痴去找本来就在她自己身上的东西,也是够坏的。

    “嗯……我看你就不错,怎么样,考虑一下?”话都说到这了,不调戏两句我心里可是不平衡,凭什么那群白痴都有机会,我就没有?

    “这可不行,我已经把全部身心都奉献给游戏之神了。”辉夜笑的很是……这个词不太好,我就不明说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已经把她扔进洞里了,光溜溜的。”

    “好,我马上到。”蠢兔子已经没办法泄密了,这样我就安心了,这样一来就算真的发生什么,辉夜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她了,啊哈哈哈哈……呃……好吧,永琳会宰了我的,所以还是算了,反正我对飞机场也没什么兴趣,太大太小对我来说都不……咳咳,所以幽香你可千万别再继续长了,“游戏之神……这个位面有这么个神吗?西斯特姆,我今天晚上不回家了。”

    “嗯,我会如实禀报您出去鬼混了。”西斯特姆的嘴还是这么不饶人。

    叼着烟袋,吐着烟圈,我一步三摇的晃荡到了永远亭,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恢复原状了,但是我还能隐约感受到那天我怼着幽香一路冲过来留下的痕迹,毕竟翻新的泥土和没动过的泥土终究会有些不同,在解析系统之下,这些都无所遁形。

    “咳,朕来了。”永琳也没休息,而是靠在回廊的一根支柱上,银白色的月光洒下来,好一幅月下美人,只可惜……我的出现似乎有些破坏气氛和环境,“还没睡?”

    “在想些东西……我总感觉一切没这么简单。”永琳的麻辫在月光下闪耀着,“面对混沌之光我们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一定有什么例外对吧。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发生,到那个时候,我希望我也能做些什么。”

    “那就成为神灵,混沌之光无法免疫神灵的力量,我相信你可以,你成为神灵会比紫和幽香都更简单。”我是无法也绝对不会成为神灵的,所以我并不能拿来比较,“因为你的天赋最低,你承认吗?”

    “我知道,我的年纪最大,但是获得的力量却和她们两个差不多,但是……为什么这样反而是我最简单?”永琳眉头一挑,突然反应过来,“难道是……”

    “对,是天赋,成为神灵一定要突破凡俗的界限,但是……天赋越好的种族反而越难以突破,你本来是人类的,本来也算是人类的,你的天赋最差,所以你成为神灵最简单,而紫……你信吗?如果没有特别的机遇,她一生都无法成为神灵,因为她的种族太独一无二,太得天独厚了,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神灵的挑衅,所以她想成为神灵会无比困难。”我对神灵很了解,至少我的记忆是这样,这些记忆……我希望是我的,而不是被灌进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还要借你吉言了,神灵啊……公主大人在等你,别让她等太久。”永琳打算结束对话了,“我可不像你们,老了,站一会儿,就觉得累了。”

    “得了吧,你还差得远呢,小丫头。”我又呼出一口烟圈,将烟灰磕在了掌心,用手一捻,让烟灰随风飘散。

    永琳说的没错,一切都没有这么简单,而混沌之光正变得一天比一天更难对付,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果然还是……

    “左边!左边!好!干掉他了!”永远亭的一间屋子里,整夜都传出大呼小叫的声音,“掩护我!没弹药了!”

    “我盯着呢!我的这把剑是全游戏属性最高的绝版货,不用担心!绝对不会让你的小屁股开的!”

    “我的屏幕黑了!我的追杀来了!希望这次能爆落点好东西!喂!来了,全杀了!放走一个就白打了!小心他们攻击高的吓人。”

    “没事,把我血加住,我有盾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