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关公门前耍大刀,银行门口卖切糕-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九十四章 关公门前耍大刀,银行门口卖切糕

    咳咳……咳咳……

    ——————————————————————————————

    通宵打游戏是很危险的,所以奉劝在座的小盆友千万别学,至于熊孩子……呵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合作太消耗‘精’力,反正大约打到早上八点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已经快变成行尸狗‘肉’了,脑袋滴冷搭冷的,但是手指头却还在动,看看,这就叫专业……这什么破游戏啊!我们两个打了一晚上居然还没碰到存档点!

    “你二了?这是网络游戏,哪来的存档……”辉夜躺在我‘腿’上,哈喇子把我‘裤’子都泡发了,“几点了?”

    “八点……大概吧……”我的生物钟很准时,但那是在我的作息时间在可控范围内的时候,遇上通宵,我就有点‘混’‘乱’了,“差不多了吧。”

    “嗯……我脖子动不了了……”辉夜直接轱辘到另外一边,“那我就不送了。”

    “你?你也得起得来啊。”我看着自己满是哈喇子的‘裤’子,开始后悔为什么不穿着‘混’沌道服过来了。

    即使是冬天,天亮的晚,八点钟的时候外面也已经亮堂堂的了,我舒展着有些僵硬的下半身,深吸了一口永远亭这带着淡淡草‘药’味的空气,嗯,‘精’神恢复,提神醒脑,要是再有个养眼的妹子出现就更好……

    “大早晨的一脸银笑,我是不是应该怀疑你对公主大人做了什么?”好吧,野生的妹子出现了,只可惜不好对付。

    “我对她能做出点什么?你知道,我对飞机场没兴趣。”辉夜的飞机场停机坪比妹红的停机坪还平,‘摸’她的还不如‘摸’我自己的。

    “希望如此,因为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聘礼的事我们就得好好商量一下了。”永琳用心险恶啊这是,送走了一个只会‘浪’费粮食的废柴公主,换了我一大堆的聘礼,呵呵。

    “放心吧,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永琳不会这么好心来送我出‘门’的,更不可能就是为了问这个,“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我有一个‘私’人请求。(最快更新)”永琳也不废话,“我在外界的线人发来了一条足以引起我重视的消息,你还记得你上次去外界,在美丽‘奸’,发生了什么吗?”

    “当然了,那块碎片搞得整个国家全是丧尸,变异体,寄生体和怪物,怎么了?”永琳在外界有线人,这一点完全不需要问的,如果没有那我才要感觉奇怪,觉得生活在幻想乡里就跟外界无关?这种想法普通人可以有,我们不行。

    “美丽‘奸’因为你的行为而苟延残喘下来了,但是最近……他们好像从中得到了某些启发,你懂我的意思吗?他们似乎做出了一种生化病毒武器,而且做这件事的组织名称很有趣……简泰克。”

    “简泰克?不不不,不会吧?”我的第一反应是永琳在开玩笑,但是这种想法马上就被打消了,因为永琳还不会恶趣味到开这种无聊的玩笑,“那黑‘色’守望呢?”

    “也已经存在了,所以你应该也能想到那病毒是什么了,而现在我怕的就是这一点。”永琳拉着我走进了另外一间屋子,关上了‘门’,“我不担心这里,病毒无法穿透幻想乡的结界,但是,月球呢?”

    “你觉得他们会把病毒用在月球上?可是为什么?他们有什么必要这么做?”月球上可没有如同幻想乡这样严密的防护,月夜见他们之所以一直都没被发现的唯一原因是一层反‘射’‘迷’彩,但是这‘迷’彩毫无防护能力,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外界的人干什么那么无聊的把新研究出来的生化病毒武器用在一颗他们根本不知道有生物存在的星球上?。

    “他们当然有必要,我来问你,外面的人类一直想要登月,但是无论他们进行多么周密的计划,制造多么先进的登月火箭,结果都是失败,而且是毫无结果的失败,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外界人类登月从来没有结果因为每次登月火箭一进入月之都的‘射’程就会被量子轨道炮轰成渣。

    “他们会觉得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而是出在月球上……原来如此,他们可能已经意识到月球上有生物存在了。”我算是知道永琳为什么担心了,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我可以帮你,这没的说,但是……你的线人有没有告诉你……这病毒现在有没有泄‘露’?”

    “目前还没有,所以我要你去做的也就是这件事,这种武器对于我的老家是个巨大的威胁,我不希望你夺取这种武器,我希望你能毁了它。”

    “简单,只要你告诉我位置。.net”病毒没有泄‘露’,而且出现原因和条件也跟我所知道的游戏剧情里不同,这样看来,嗯,估计又是巧合,或者说是……非线‘性’位面共鸣?

    “曼哈顿岛,简泰克研究大厦,现在它是整个曼哈顿岛上最高大的建筑物,你只要到了曼哈顿,就能认出来,至于曼哈顿……”

    “不用费事了,我在别的世界的时候已经把美丽‘奸’地图背下来了。”开玩笑,当初在神盾局七十年,美国地图什么的闭着眼都能画出来,虽然世界不一样,但是那个世界的美国,和这个世界的美丽‘奸’,地形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的,“那既然如此,我现在就……”

    “也算上我一个如何?”突然,‘门’分左右,一个让我们措手不及的人走了进来,“听起来‘挺’有意思,而且……你们居然故意背着我。”

    “你不是动不了了?”蓬莱山辉夜,废柴net公主姬,除了长相一无是处的绝世美‘女’,就这么毫无形象的飘进来,太过分了,“你不是一向不愿意出‘门’吗?”

    “你见过蓬莱人动不了吗?”辉夜一阵冷笑,“我不愿意出‘门’只是因为出‘门’太没意思,如果现实里的游戏更好玩,我为什么要玩主机里的?而且……更何况这次还是要帮月夜见……哼,当年那么对我,现在我非要让她感恩戴德不可。”

    “啊,别惹‘女’人……即使是‘女’人也别惹‘女’人,我算是明白这句话了。”看得出来,虽然跟月夜见已经和解,幻想乡和月之都也变成了统一阵线的同盟,但是辉夜和月夜见的个人恩怨似乎并没有缓和,说起来永琳夹在中间才是最不容易的那一个,“永琳,我只是个办事的,所以你做主吧。”

    “公主大人,你是不打算听我的劝了对吧?”然而永琳知道我这只是在甩锅罢了,辉夜的‘性’格谁不了解?说什么就是什么,想让她改主意,除非得有充分的足以让她动心的理由,然而这一次她连宅在家打游戏这么有‘诱’‘惑’力的事情都放弃了,哪里能再有什么让她动心的理由?

    “没错,今天我就要报复月之都!”辉夜的架势不像是帮忙的,倒像是打算直接把病毒扔到月球去。

    “那好吧,反正不是我带你去。”永琳又把锅甩回来了,真不愧是幻想乡三大老狐狸之老二,嗯,二,真二。

    “啧啧啧,永琳,你这不地道啊,罢了,辉夜,你想去是吧?那你最好换件衣服。”事已至此,那就让我们来会一会他们,这个世界的黑‘色’守望,反正有我在,辉夜也做不了什么太出格的事情,“西斯特姆,跟家里说一声我被琳扒皮抓走打白工了。”

    外界,曼哈顿,时代广场。

    “嗯,看样子永琳说的没错,现在病毒还并没有泄漏。”病毒有没有泄‘露’,这很容易看出来,如果已经泄漏了,街上应该到处都是黑‘色’守望部队,海军陆战队和警察的巡逻,所有人也会不约而同的戴上口罩,虽然这对于防止病毒感染根本没用,“顺便告诉你,我的能力冷却时间是一天,所以最早我们也要明天才能回去。”

    “所以说你真是个没用的男人,哈哈,好笑吗?”辉夜说着无聊的冷笑话,“现在怎么做?”

    “我相信永琳,但是对于她那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线人,我可不敢相信,所以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搞清楚,病毒是不是都放在简泰克大厦。”情报,情报,一切行动的开端都是情报,而情报,是用两条‘腿’跑出来的,而不是从别人口中问出来的,“ok,我找到了黑‘色’守望所属的军区标志,我们得从他们的脑子里挖出点情报来。”

    “找个落单的?那些黑‘色’盔甲的?”看来辉夜懂行情啊,也难怪,当年这游戏还‘挺’有名的,“不过也有可能我们找到的倒霉蛋们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不觉得他们会乖乖告诉我们。”

    “所以我说了,要从他们的脑子里挖出点情报来。”我回头看了看辉夜,“网球短裙很漂亮。”

    “诶?”辉夜楞了一下。

    几分钟后,一个见‘色’起意的倒霉鬼被引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子里,现在病毒还没有扩散,这些人的脑子还没有被变异体压得僵化,虽然黑‘色’守望里基本没什么好东西,但是病毒泄漏之后,他们可以利用的弱点确实变少了,因为他们已经可以随意朝任何人开火了。

    “好了,简单点吧。”我一下子卸掉了他的下巴,防止他发出声音,然后召唤出了魍心剑,在我的意志下,魍心剑变成了总长度不过一尺的短剑,“不用惊讶,我知道你不会说什么实话的,但是你的脑子可不会撒谎。”

    在辉夜看好戏的目光中,我一剑刺穿了他的大脑,一丝丝黑‘色’的雾气顺着伤口渗了进去,然后又反馈了回来,带着他的记忆一起反馈了回来。

    “好了,现在知道了。”松开手任凭尸体倒在地上,我收回魍心,开始整理自己脑子里多出来的东西,没有用的就删掉,有用的就保留下来,“知道吗辉夜,当我无意中发现我可以利用魍心剑窃取其他人的灵魂的时候,我的表情就跟你现在一样。”

    “灵魂窃取……那被你窃取了灵魂的人会如何?”辉夜这才反应过来,把裙子往下压了压,“还有,为什么要把我的裙子剪短一截?”

    “因为我不确定单凭你这一张脸能不能把人引过来,毕竟芭比金刚的先例不是没有。”这家伙的记忆非常杂‘乱’,想要整理好需要一小段时间,“至于被我窃取了灵魂的人会彻底消失,不会再经过地府的审判,更没有轮回转世了。”

    “我很好奇,你能窃取我的灵魂吗?”辉夜放弃压裙子了,再往下压腹股沟就要‘露’出来了。

    “我‘挺’想吓唬吓唬你的,但是很遗憾不能,我能窃取人类的灵魂是因为人类的魂之根基就是大脑,破坏大脑就能窃取灵魂,但是你不一样,你的大脑即使被破坏,魂之根基也不会变化,灵魂稳定‘性’不会下降,我也就钻不了孔子,而且,我只能窃取弱小的和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灵魂,对强大的灵魂不起作用。”

    其实说白了,我这能力也就只能欺负一下普通人,连小铃的灵魂都窃取不了,至于魔理沙和阿求那种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没可能‘性’,当然,如果用另外的方式削弱她们的灵魂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那这招不是没什么用了?在战斗上?”辉夜明白了,我这就是个间谍类技能,对于实战没有任何帮助,更何况这一招的发动前提还是要把魍心刺入对方大脑。

    “这本来就不是用来作战的,这招的珍贵之处在于我不仅能窃取记忆,还能窃取知识乃至智力,懂吗?每当我窃取一个灵魂,就能获得和这个灵魂等同的智力,还有他掌握的一切知识,虽然……好吧这就是个‘鸡’肋,人类的智力和知识对我没卵用啊。”

    吐槽归吐槽,至少现在我得到了有用的情报,在我整理了他这‘乱’成一团的记忆之后,我找到了我想要的,这家伙只是个边缘人士,但是也并非毫无用处,反正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有的是时间可以顺藤‘摸’瓜。

    “我找到了一个名字,爵德-奎特博士,似乎是个简泰克的高级研究员,从他的脑袋里,应该能找到更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