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烧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七章 烧房

    “sir,您要怎么做?”西斯特姆不知道我打算干什么,并且奇怪于我直接前往妹红的家里,白天妹红会在人之里巡(闲)逻(逛),根本就不在家。

    “我要烧了她的房子。”我决定给妹红一个教训,嘿嘿嘿,让她乱教坏小孩子,反正妹红的家里什么值钱的玩意也没有。

    “sir,她会杀了您的。”西斯特姆提醒我不要冲动,小心后果。

    “如果是我烧的,她当然会杀了我,但如果房子是自己烧起来的呢。”我的恶作剧要是全都用出来绝对能让因幡帝都自叹弗如,拜我为师。

    “我无法理解,sir。”西斯特姆自然也跟不上我的思维。

    “我的亚空间超级仓库里还有不少看林人芳香剂。”既然要做一次报复性质的恶作剧,就干脆弄得专业点。

    “这有什么用,sir?”

    “当然有用,我没告诉过你吗?看林人这种植物属于杜鹃科,它的花朵和茎叶内饱含着一种挥发性强,极易起火的芳香油脂,也就是我刚才说的看林人芳香剂,当空气干燥灼热的时候,这种芳香油脂就会自燃,引发火灾。而现在是夏天,空气本就灼热,但因为湿度也不低,所以并不会轻易自燃,但是,人的行动往往会加速这种芳香油脂的挥发,所以,当藤原妹红开门进屋之后……哈哈哈哈哈……轰!”我此时很兴奋,非常兴奋。

    “sir,我不得不说,您太不是东西了。”西斯特姆完全被我的妙计惊呆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自豪的大笑,这年头,知识量不够都不敢说自己是搞恶作剧的,“我一会儿会只在房屋内壁上涂抹看林人芳香剂,不然随便一只鸟都可能提前引燃房屋,在这期间流亡者零式改要全力降低屋内的温度,不然被烧的就是我了”

    “……sir,您确定吗?”西斯特姆进行最后的确认。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一定很有意思。”既然下定决心,就绝对不能回头,不然什么事都干不成。

    “好吧,sir,我会按您的吩咐行事的……”西斯特姆暗暗替妹红祈祷。

    很快,我就抵达了妹红家门外,妹红根本不给屋子上锁,我很轻易的就进来了,果然,妹红根本没在家。

    “西斯特姆,解除武装。”我先站到屋子正中间,然后解除武装,并让西斯特姆不停地向周围释放冷气,然后从亚空间超级仓库中拿出芳香剂和刷子,开始在房屋内壁上刷。

    少女银笑中。

    “大功告成。”我轻轻的收起刷子和芳香剂,又轻轻的穿上流亡者零式改,又轻轻的走出了屋子,关上门,“我们滴,这边滴,悄悄滴出村,打枪滴不要……”

    “sir,周围没有人。”

    “哦,那就算了。”我直接飞走了,走前把一台小型监视器留在了一棵竹子上,为了时刻观察我的伟大创造。

    过了一会儿,我回到了流亡者工厂。我解除了武装,躺在床上,启动解析系统看着监视器里的影像。

    天色渐渐的黑了。

    “你今天怎么摊在这?”文文回来发现我居然在床上摊着,“而且还笑得这么鸡贼,你又干什么了?”

    “你自己看,不过看完了别说出去,就是说出去也别说这事是我干的。”我把影像投射到墙上,和文文分享这美妙的一刻。

    影像中。

    妹红回到了家门口,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她推门而入,仅仅几秒之后,巨大的火苗就从房子里蹿出来了,妹红惊得拎着家当就往外跑。

    “哈哈哈哈哈!”我放声大笑,“怎么样,有意思吧?”

    “我的天啊……这……这是你干的?”文文和……哦,她没有小伙伴……文文和她的小欧派?也不小啊……唉算了,就是文文惊呆了。

    “是啊。”我把我的作案过程和原因一字不差的告诉了文文,“别告诉别人啊,不然我死定了。”

    “我不会卖你的。”文文拿着相机就往外走,“相信我!”

    “当然。”也许别人不会相信文文,但我会,“取材小心点,别被殃及池鱼。”

    “嗯。”文文疾行向妹红的竹屋,好吧,现在是竹炭屋了。

    第二天,文文?新闻。

    《迷途竹林火情》

    昨夜,藤原妹红的小屋因莫名的原因而自燃,火势并未蔓延且已经被熄灭,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之中,另据户主藤原妹红所说,此次房屋自燃并未导致太大的损失,但极有可能是永远亭中的兔子所为。目前户主情绪稳定,火灾现场已经被清空,房屋重建工作已交由同样居住于迷途竹林的秦钺炀先生手下的无人机甲负责,新闻记者对此次事故表示哀悼,希望各家各户进行自行检查,减少火灾隐患,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sir,您烧了她的房子还要去帮忙重建,为什么呢?”西斯特姆不理解我为何做这种矛盾的事情。

    “我只是想惩罚她一下,本质上我们还是朋友,帮她建房子是应该的,而且,这样她反而不会怀疑我,反而还得感谢我,知道吗。”我教育西斯特姆,“人类的套路是很多的,你还有的学呢。”

    “我真的能学会人类的套路吗,sir?我对此表示疑问。”西斯特姆见多了人类的套路,可越是见的多,她就觉得越难以理解。

    “你会学会的,人类也不是天生就会那么多的套路。”我表示人都是逼出来的。

    “秦钺炀!”浑身脏兮兮的的妹红冲进我的客厅,“水,快给我水!”

    “怎么了你这是?”我不露任何痕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水壶和杯子推过去,“房子不是我在帮你建了嘛。”

    “我这不是盖房子弄的,我刚去找因幡帝了,她死活不承认,我就追着她揍了一上午,她一直不停,我没顾上歇脚。”妹红表示自己这是追因幡帝弄的,“行了,我先回去了。”

    “啧啧,因幡帝,让你平时恶作剧,这次你说不是你也没人会信了。”我看着妹红远去的背影嘟囔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