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欢迎来到食物链的顶端-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九十五章 欢迎来到食物链的顶端

    三分归元气,七分靠打拼,那剩下的九十分在哪?

    “呼!呃……咳咳……啊……啊……啊……”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黑暗中归来,脑袋里剧烈的疼痛让我在瞬间清醒,“啊!”

    奋力推开压在我身上的重物,我终于重见天日,天空已经变成了红褐色,剧烈的风暴席卷着一切,简泰克大厦已经消失不见,而周围的建筑则在风暴的袭击下渐渐风化分解,这是……毫无疑问,是那颗核弹……整个曼哈顿岛上估计没有活人了……我……我为什么还活着?

    我的身体能抵抗子弹,炮弹乃至小功率镭射,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被核弹炸了,我本来不觉得自己能活下来,然而就在这时,脑子里的疼痛开始加剧了……我……啊!!

    周围的辐射量足以致死,但是这些辐射无法伤害到我……但为什么……啊!!为什么……黑暗之种似乎……对辐射……起了反应……啊啊啊!!!

    我抱着头痛苦不堪的在地上抽搐着,疼痛还在加剧,而我引以为豪的耐受力对于头痛没有任何的效果……啊啊啊!!!我发了疯一样的把头往地上撞,却得不到任何的效果,我感觉我要疯了,这简直比死还痛苦……

    “啊啊啊啊啊!!!”我发誓,只要能让我缓解一下这种痛苦,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即使是让疼痛转移也可以!我召唤出魍心对着自己的胸口和腹部不停的乱戳,奇怪的事情也就发生了,疼痛……减轻了……而且……伤口……再生了?为什么……

    我楞了一下,然后一剑削掉了自己的右手……再生了?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黑暗之种……被核辐射刺激了?所以我还活着?因为它感觉我要死了所以……天哪……黑暗之种有……有独立的意识?那我的意识又是什么?这不对啊!不……对啊……两个都是我的意识,所以我……只不过黑暗之中里的意识……我控制不了……因为没有发射媒介……索德布雷加之剑……

    随着我的自残行为,黑暗之中的悸动停止了,我的痛苦也消失了,是因为消耗了一部分被刺激出来的能量?哈哈……真有意思……但是因为周围的辐射没有消失……嗯?

    之前的痛苦让我没有注意到,然而此时,我突然发现,我附近的一辆汽车残骸上,居然坐着一个人,就在这满是核辐射的爆炸中心,黑色的皮夹克,棕灰色的兜帽卫衣,蓝色牛仔裤……

    “阿利克斯-莫瑟……怎么会……病毒应该没有泄露……”眼前的人毫无疑问就是莫瑟无疑,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嗯……你以为这是第一批?当我发现他们开始大清洗……我知道自己躲不开,所以我给自己注射了病毒,这很难理解吗?”莫瑟开口了,他的经历和原作里严重不符,但是毫无疑问,他现在的力量……“然后……你以为这些病毒是谁做出来的?没有我他们怎么可能完成?”

    “你……你想他们自取灭亡?”我明白了,莫瑟,他制造了病毒,对,在他自己被病毒感染之后,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制造出病毒,为的是摧毁这里所有的一切,简泰克,黑色守望,还有……人类,而他唯一没有计算到的,就是我的到来。

    “没错,看看这周围吧,当我站在这里,看着脚下那片腐烂的焦土,欲死的橘色夕阳在楼宇间破碎,飞溅地到处都是,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是被求生**束缚的人们,而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他们。”莫瑟很明显已经对人类失望,他已经丧失了人类的信仰,这是必然的,这里的人类,连我都没有保护他们的信仰,“人类总是这么有趣,永远不会满足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贪婪而可笑,他们自以为自己已经握紧了他们根本不能控制的东西,却不明白被囚者已经成为了猎手。”

    “人类总是在玩弄自己无法理解的力量,这一点我同意你的说法,但是……你不觉得太绝对了吗?”其实莫瑟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阻止他的人,他的妹妹达娜可以,但是她的力量太弱了,所以他在二代剧情中制造了海勒,现在,虽然事情发展完全不一样,但是莫瑟还是那个莫瑟,“回答我,莫瑟,自你吞噬了那么多的记忆之后,你不这么想吗?”

    “不,正相反,那些被我杀死的人们的记忆在我的脑中爆炸,他们在尖叫,他们的一切由我来承担,当我闭上眼睛,那一切都在蔓延,要膨胀,要爆炸,他们大声地告诉过我,他们的一生,过的是如何的完美与不幸,而我只能无力地看着他们,羡慕与嫉妒。”莫瑟摊开双手,泛红的眼中充满了冷漠,残酷还有迷茫,“现在,我已不是人类,不是阿利克斯-莫瑟,我是prototype。”

    “我承认他们不可救药,不过你的做法也欠妥,你觉得毁灭人类之后重设地球会让一切变得更加美好?”我看着周围的一切,因为核弹而消失的一切,有些人本来不应该受到如此对待。

    “当然,因为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贪婪,都是我们,都是我们这些在金字塔顶端而不知足的人们,是我们,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对,包括我,莫瑟,我们自己制造了我,成就了我。”莫瑟口中的我指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莫瑟,原本的那个莫瑟,现在的墨瑟,是黑光病毒和残留的莫瑟组合起来的新莫瑟,“哈哈,莫瑟,你在听吗?是你成就了我啊!我会不会生你的气?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我已无分别。”

    “真是可惜……”肮脏的背后隐藏着的纯洁,似乎没有被发现,似乎被发现了而且挖掘出来践踏了一遍又一遍,这也制造了现在的墨瑟,“所以呢?现在你的武器不复存在了。”

    “没错,所以你就得消失。”莫瑟的右手手臂变成了巨大的黑色刀锋,左臂上则长出了一块黑色的护盾,“欢迎来到食物链的顶端。”

    “好吧……好吧……我也不是人类,多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有些过了……我无法被感染,所以……我没办法……也不一定,核辐射刺激了我脑子里的某些东西,所以现在……”一些黑色的液体从大脑内的黑暗之种溢出,顺着右臂流到了右手,撑破了右手的皮肤,将我的右手变成了黑色的锋利巨爪,爪刃的部分反射着银白色的光泽,“呵,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真奇妙,这能力跟我的一模一样……”莫瑟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变化了的右手,然后突然冲了过来。

    幻想乡里,发生了令人惊悚的事情。

    “你说什么?”这是文文。

    “公主大人她?”这是铃仙。

    “出门子了?”这是小魔,然后小魔就被按在地上打了一顿。

    “像话吗?出门子像话吗?那叫出门!”文文放下手里的羽毛(彼岸居刑罚专用),“嫁出去了才叫出门子呢!”

    没错,没有人因为我又突然跑到外界而感到惊讶,反而所有人都为辉夜跟我一起跑了而惊讶不已,由此可见……辉夜平时到底是有多废柴。

    “嗯……但是事实如此,各位大佬,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西斯特姆只是例行公事的汇报了一下而已,对于汇报之后造成的一切后果概不负责,本次汇报最终解释权归我所有,“主人的行为目的……反正是些见不得人的事。”

    “没关系,能干掉他的人还没出生呢。”

    然而此时,就是文文口中这个干不掉的我,正跟辉夜一脸愁容的蹲在楼顶边缘,像极了在2014年世界杯买了巴西虐待德国的可怜孩子们。

    “所以说你口中的这个爵德-奎特博士……他现在在哪?”辉夜之前抢了我的钱跑到服装店换了一条裤子,终于不用担心一些不太和谐的事情发生了,“你能追踪到他吗?”

    “你把这当成游戏了?还能自带追踪的?”被我们干掉的那个货实在是个太小的角色,能得到这么一个名字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更何况,我还得到了目标人物的长相……长相?有了,“对啊,我知道他的脸,我可以用卫星来找……不,不行,这些家伙整天躲在建筑里,全是地下室,卫星也没什么用……除非我们能接触到人员档案。”

    “啊,我知道,那些黑色的卫星卡车对吧?但是我们需要特定的人物身份,这不是死循环了吗?”通过那些卫星卡车可以连接进入黑网终端,从而得到更多的信息,甚至是直接关于病毒的存放位置的信息,“而且如果时间线多少保留了原样的话,这个时间应该还没有这些终端。”

    “所以还是得……诶?”不远处的空中,一架武装运输直升机飞了过来,看起来它的目标是简泰克总部大厦,因为实在想不到好办法,所以我就用解析系统扫了一下,结果有了惊人的发现,“找到了,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在直升机里?”辉夜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该说你运气好吗?”

    “不,该说他运气不好。”我抓起辉夜朝直升机砸了过去,一击便将直升机击落,直升机落在了时代广场的草地上,我一把拉开变形的直升机舱门,“你好啊,奎特博士。”

    这家伙的脑子很诚实,给了我们很多的情报,比如病毒确实存放在简泰克总部,但是却不在那高楼的任何一层,而是在地下室,想要进入需要通过好几道严防死守的防卫,还有,辉夜亲你能不能别再继续咬我的头了?很痒。

    “如果有流亡者,我倒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整理了这家伙的记忆之后,我已经知道了整个简泰克总部大部分的设计构造,这些家伙把守的真够严的,但我又不能直接进攻,如果被人发现我的目标是病毒,那这些混蛋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机械防御系统在我面前就是废物,但是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我试图接近病毒,所以我需要一件东西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去当靶子呗?”辉夜继续咬我的头,“你休想!刚刚你这个混蛋你已经搞得我姿态全无了!你现在还想变本加厉!”

    “得了吧,你的姿态从古至今都没有任何变化,一直都是零。”我从兜里掏出宝贝,“古墓丽影崛起附带全套dlc,干不干?一句话痛快的。”

    “嘁,一套古墓丽影……拿来!”辉夜伸手就抢,被我躲开了,“干什么?不打算给啊?”

    “反正一会儿你要挨枪子,打坏了怎么办?还是我先拿着吧。”我把宝贝重新收起来,“记住了,你要做的就是在外围破坏,不要靠近大楼,你只要不停的杀了他们就行了,黑色守望没一个好鸟,简泰克里也全都是人渣,不是人渣的在病毒研究出来之后基本上都被黑色守望封口了,顺便一说他们的封口方式就是在小巷子里给封口对象的两条眉毛之间喂一颗子弹。”

    “那我就没有心理负担了。”辉夜倒是无所谓,“但是你觉得他们真的会全都从楼里面跑出来?”

    “一定会,这里不是游戏,他们不会刷新出来,杀一个少一个,他们没有选择,你只要注意,你别死了就行了,不然我就尴尬了。”玩笑一句,辉夜是死不了的,至少这些人类没能力杀她,“好了,准备好了没?走你!”

    我全力一脚,将辉夜直接踢到了简泰克总部大门口,辉夜落地张嘴就骂上了,然后跟我计划中一样的,辉夜立刻就被一群人围住了。

    “你进入了军事禁区,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们有权……”一个黑色守望士兵话都没说完就被辉夜一巴掌拍碎了。

    “真有意思。”辉夜看着周围有些惊呆了的黑色守望部队,捡起了碎肉里的步枪,“可我就是来捣乱的!”

    周围的部队反应了过来,立刻开枪射击,但是子弹打中辉夜之后却没有任何作用,不,子弹确实打中了,也打穿了,但是子弹刚穿过去,伤口就愈合了,除了一点点血迹以及破了洞的衣服之外,一切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些士兵开始怀疑自己手里可能拿的是假枪,但是随着辉夜那随意乱射的子弹将不少倒霉鬼一个接一个的放倒,才终于有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眼前这个长相美的仿佛不似人类的女人……似乎真的不是人类。

    “安息吧辉夜,我会记得你的牺牲的。”我装模作样的说着,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口念弥陀佛,然后从空中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简泰克大厦,窗外传来了爆炸声,“听声音是榴弹发射器……还不是全部部队啊……啧,他们也来插手了。”

    顺着窗户往下看,有几辆军用皮卡载着大量的海军陆战队也冲了过来,除此之外还有几辆警车,全都是为了对付辉夜,但是还没有出现使用反装甲火箭的部队,这就代表辉夜还没能吸引全部的注意力,不过……估计快了,从我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很远,在远处的位置,空中突击编队,地面上的apc和坦克编队,嗯,全来了,果然,这里有他们绝对不想被人知道的东西。

    “哇喔……真是太欢迎我了你们……”辉夜是个如此优雅的人,优雅到了连撕人都撕的宛如开窗一般,只不过这明显是推拉窗,不会砸到楼下的西门大官人,“有了,幸好我以前学过。”

    眼看着一辆坦克开了过来,辉夜顶着周围的火力朝坦克的正面跑了过去,然后在坦克开炮的瞬间把拳头塞进了炮管里,我去,她这都跟谁学的损招啊?

    坦克的炮弹没能打出来,所以直接在炮管里炸了,后果可想而知,整个炮塔都被炸飞了,啊,陆奥亲,看到这里你大仇已报啊。

    “狼獾33到达现场,目标确认,开始介入。”apc的指挥官还有心情汇报,很快他就会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存在了,“tow火箭弹全弹命中……目标被摧毁……哦不!她再生了!她再生了!所有乘员继续攻击!”

    “哼,不痛不痒的……就你话多!”辉夜的衣服早就报销了,不过她又自己做出来一套,可能是纯能量构成的,也有可能……是毛发构成的?好在这没什么区别,反正辉夜已经跳上了apc,然后就像游戏里那样把apc上搭载的tow火箭发射器拆了下来,再然后……她不会瞄准,所以火箭乱飞把楼都炸了,这简直是神来之笔。

    “嗯,这下楼里的人都呆不住了。”解析系统显示楼里的黑色守望人数越来越少,这不禁想让我给辉夜点个赞,包括之前抓爵德-奎特的时候也是,单凭我这个非酋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辉夜真是一员福将,虽然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是非酋,这算什么?负负得正?

    顺着楼梯一路往下,我已经来到了十楼,一路上我解决了不少简泰克的蠢货,这些胆小如鼠的杂碎是不会有勇气出去的,所以我就让他们死在这楼里,嗯……不过地下室的守卫居然还没有离开?他们是有多尽忠职守啊?如此敬业,真是死有余辜。

    一路走,一路杀,终于,我从这高的令人发指的楼梯里挣脱了出来,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不在这里,而是在对面的电子门后,这电子门是指纹识别型,我想进去甚至都不需要费力气,反正我的手上拿着另外一只手,是之前随便从某个倒霉鬼的胳膊上拆下来的,用这只手,我打开了指纹锁,然后往旁边一扔,该直面黑光病毒了,啧啧啧,会是她吗?

    原作之中,黑光病毒的母体,应该就在这里,但是我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异于人类的生物信号,这样看来,恐怕她其实并不存在吧。

    “嘿,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我刚一下到地下室,就被所有的黑色守望士兵围了起来,不过,他们没有机会去告诉别人我来过这里了。

    “问得好,可惜我不打算回答。”五秒之后,我迈步继续往前,而地下室所有的士兵和简泰克科学家全都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不动,直到有一个人的脑袋从脖子上滑了下来,所有人的脑袋才一起滑了下来,血液从他们的腔子里喷溅出来,染红了地板,墙壁,甚至是天板,如果没有亲眼见过,你们绝对不会相信人的脖子里的血可以喷溅到这么高。

    尸体依次倒下,士兵手里的步枪和轻机枪也散落一地,我拉起一具尸体,用他的手解锁了第二道门,因为我是从顶楼渗透进来的,所以我等同于变相的跳过了好几道防卫,现在,大门之后就是……病毒。

    “没错,就是这些……”我看着眼前红白相间的金属罐子,想象着如果里面看见了这些桶会生气成什么样子,“辉夜,你杀完了没有?”

    “啊?没有啊,啊哈哈哈……这太好玩了!比游戏里刺激多了!”辉夜抢了一架武装直升机,此时正跟其他的空中突击编队玩打飞机,也不知道她从哪学的直升机驾驶,难道是模拟驾驶吗?“你找到病毒了?”

    “啊,在地下,两层防护门之后,在这里摧毁病毒没有任何扩散的可能,但是为了防止他们卷土重来,必须杀死本地区所有的简泰克和黑色守望成员……”这些病毒感染不了我,所以对我来说想要毁掉它们太容易了,一把火就能烧烬一切,对,让火焰净化一切!净化一切……呃……我的打火机去哪了?

    一把火将病毒罐全部焚烧,一切本来应该就这么圆满的结束,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