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九十八章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哪里去了?”一击无果,我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家伙了,以我的感知力居然还是慢了一拍,原本以为她跟我差不多,现在看来,我可能太轻敌了,“在哪……在哪……”

    皎洁的月光照耀着夜幕下的竹林,投下斑驳的竹影,虚虚实实,恍恍惚惚,在这种环境下作战,心态不好的人会自己崩溃,我倒是不会崩溃,但是这也让我心情不好,解析系统显示周围没有人,但是我的直接告诉我,她还在周围。

    “杂修……”知道她的剑术实力在我之上,我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应对了,全神贯注,一丝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把地点选在这里,竹林斑驳根本就分不清哪里是人,哪里是竹,“来了!”

    黑影突然出现,就仿佛穿梭在迷雾中一样,我刚举起魍心,就听到一声清脆的碰撞声,魍心赶到颤抖的同时我的脸颊上开了一道口子,而她又消失了,就这么突兀的消失在我身后,我立刻转身,身后却只有竹林,连一点生人的气味都没有,暗杀剑术,这是暗杀剑的一种。

    “魍心,你能感觉到她在哪吗?”我的直觉告诉我她还是没走,但是解析系统,不,就是我自己的感知都无法找到她的存在,就好像我的周围都是迷雾……不对!真的起雾了!这简直就是……夜雾下的杀人鬼?这也太可笑了,那不过是小说里的情节!

    “感觉不到,这些雾气也有问题。”魍心给出了清晰的回答,而这回答让我毛骨悚然,“您必须拼尽全力,拿出您泡妞的力气作战,否则我们可能都活不过今晚。”

    “要不是这里是幻想乡,我就解放力量把这周围全炸了!”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心浮气躁,但是这不是说说的,以前我不是没有对付过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我连神灵都直面过,但是像这样摸不到影子的,还是第一次,“眼睛已经没有用了,我现在能依赖的就只有自己的感知,直觉,还有你,魍心,我们现在就要拿到……”

    我的话没说完,她就回来了,她瞄准的就是我分心的这一刻,但是,很遗憾,我的分心,是假的,是装出来的,是化学的特技,我闭上了眼睛,屏蔽了听力,这才换来了这一次机会,这家伙的速度远超过音速,如果依靠声音,那永远都抓不到她。

    魍心之上再次传来颤抖,这一次,她的攻击被我完全的挡住了,好,我开始习惯了,不是跟上了,是习惯了,这样至少能让我,完成我今晚本来的计划,或者说,也算不上什么计划,仅仅是我的想法而已,下一击,就将为今晚画上休止符。

    “来吧……来吧……我知道你还没走……不杀了我……你就会暴露了……”我轻轻地念叨着,仿佛恶魔的低语,“出来吧……来吧……羔羊……我厨房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

    蓦地,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在我的右后方……来了!

    这一次,我没有防御,而是进行了攻击,我感觉一丝冰冷从我的左肋下划过,我没有理会,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一次攻击上,很快的,魍心上传来不一样的感觉,魍心的剑尖略微的加重了,似乎有什么液体沾在了上面,我们的身体再次交错,黑影像之前一样交手之后立刻消失,只不过,这一次,她是真的离开了,她已经知道自己今晚杀不了我了……我的直觉能感觉到,周围已经没有危险……

    “嘁……真是好快的剑……”我这才放松下来,尽力的支撑着身体,我左肋下的混沌道服被斩开了一道口子,里面的伤口跟松井汇身上的如出一辙,但是相对的,在魍心的剑刃之上,也有暗红的液体低落,我伸出手指抹下一点,轻轻用舌头一舔,熟悉的血液,没错,我太熟悉了,这血液的主人,“可惜你杀不了我,这下,你无处可藏了。”

    将魍心上的血液收集到瓶中,我努力的用魍心支撑着行走,这一剑对我造成的伤害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的左腿已经失灵了,没有任何知觉,真是的……最讨厌这样的伤了,这种能让我真的变成三等残废的伤口……

    “这个家伙……简直就像开膛手杰克一样……不过……看来我得正视这些虚拟创作中的人物了。”终于挨到了家里,我这才在文文的帮助下泡进医疗舱里,“文文,我遇到她了,跟我想的一样。”

    “我已经听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知道她是谁了?”由于人之里暂时封闭,文文也暂时失去了工作,闲的没事干的她是这大晚上唯一一个不用着急睡觉的人,“怎么样?你跟她比起来如何?我听说妖梦被一招秒杀了。”

    “是啊,我也比不上啊,没想到她比我强这么多,如果正面对上,我不会像妖梦输的那么惨,但是赢的几率也渺茫。”明天,一切真相都会揭晓,但是……如何揭晓是一个问题,她不可能不反抗的,所以……就得找一个毁了也无所谓的地方,“文文,你替我去做件事。”

    “你说。”

    “通知所有与这件事有关的人,明天上午,到魔理沙的住处集合,对,魔理沙那里。”魔理沙亲,对不起了,你的房子就为我们牺牲一下吧,“还有,除了她们之外,再叫几个人。”

    “谁?”

    “蕾咪,把她叫上,然后……对,让她把夜带上。”伤口渐渐愈合,我的大脑也再次活络起来,“把灵梦叫上,然后……松井实琴让永琳亲自送过去,不要让其他人跟着,铃仙,留琴,都不要跟着,然后咱们家里除了我,你们也不许去。”

    “听起来你这个计划不简单啊,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文文知道,一般我一个人参与的肯定不是什么轻松愉悦的项目,“还有呢?”

    “如果可能的话,不要让任何人在那个时间靠近魔法森林。”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最好让灵梦布置一个驱散闲人的结界,这样最保险。”

    一夜过去,第二天上午十点钟,魔理沙的屋子里坐满了人。

    “小哥,你这样一声不吭的占领了我家房子可是很过分的哟,你还真是坏心眼呢。”当然,多余的人也是在的,比如死活不愿意走的魔理沙,恰好过来的爱丽丝还有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魅魔,“你这色狼色胚色男……”

    “废话少说,信不信我让你再拉十天肚子?”我一瞪眼,魔理沙就闭嘴了,毕竟当初我给魔理沙排毒的时候可是让她把马桶都坐碎了,“爱丽丝亲,你呢?”

    “我只是恰好过来,舅舅,不用在意,我已经知道事情过程了。”爱丽丝看来是不打算离开了,她的脾气倔起来连神绮酱都受不了,也不知道她用我给她的那张卡了没有。

    “好吧,魅魔亲,你是不是应该有个合理的解释呢?”爱丽丝过来也不能算是奇怪,毕竟她和魔理沙是邻居,而且又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可是魅魔……她的地盘应该是中有之道,距离魔法森林八丈远,中间还隔着半个妖怪山。

    “我就更用不着解释了,我可是魔理沙的师傅诶,我出现在这里是应该的,知道吗?”魅魔强行讲理,明明辣么可爱的一个恶灵妞为什么偏偏是个像神绮一样的女儿控……等下……难道她们两个关系好会是因为这个?真是物以类聚。

    “好吧,灵梦,布下结界了?”我是赶不走这帮人了,索性就让她们留着吧,实在不行,到时候我再牺牲一下好了,总不会闹出人命的,就怕我一个人堵不住枪口啊……

    “已经布置了。”灵梦点头,“跟这老太婆一起布置的,很强力。”

    “停!好了,人齐了,说说吧,到底怎么样?你找到真相了?”紫立刻打断了灵梦的形容,她的身边是被束缚起来的妖梦,再旁边是幽幽子,妖梦的伤看起来没有多少好转,“不过你们几个怎么也来了?不觉得这屋子很挤吗?”

    “是我让她们来的。”我看着坐在另一边的永琳蕾咪和夜,嗯,多了一个人,“不过这个货的出现让我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你不会跟来的。”

    “我早说过了,如果现实的游戏更有意思……”辉夜打着呵欠,“行了,废话少说,我都要困死了,你为什么昨晚那么晚才通知?早知道我就不熬夜打游戏……呵……”

    “真是毫无威严的公主呢……你这样也敢自称是上等人吗?”蕾咪看着辉夜的样子一脸不屑,“真是令人发笑,难怪你会被月之都赶出来。”

    “有人在说话吗?”辉夜站起来,装作往四周看,“奇怪,怎么没有人呢……”

    “行了!”妹红一把抓起毛巾扔在辉夜脸上,“困了就擦擦!这次事情这么严重你们还有心思开玩笑?无知也要有个限度!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们的○毛啊!”

    “好了,都消消气,既然真相(香蕉君)已经来了,那就不会再次缺席,对吧。”永琳一个表情就让三个熊孩子都闭上了嘴,“你说吧。”

    “好,那我就把这次的事情……解开,可以吗,松井实琴小姐?”我看着正主。

    “当然,这也是我所希望的。”松井实琴回答。

    “那好,那就开始了,其实昨天夜里……我故意引凶手上钩,然后我们对了几招,结果我输了,但是她也没赢。”我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是红色的液体,很少,对,就是我昨夜收集的,“她的剑严重的伤到了我,但是这也导致了两个结果,第一,妖梦是不可能犯案了,先不说她昨天晚上被囚禁,又是重伤之身,就是她的全盛时期,也不可能一剑把我伤成那样,那种剑术……真的是神速。”

    “妖梦是无辜的,这我们早就知道,那么你的另一个结果是什么?”幽幽子解开了妖梦身上的束缚,“你手上那个瓶子又是什么?”

    “这个瓶子就是我得到的第二个结果,她伤到了我,但我也不是毫无收获,这些血液是我从魍心上收集到的,蕾咪,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你在血液方面可是很挑剔的,对吧,那么现在……”我把瓶子扔给了蕾咪,“告诉所有人,这血液是谁的?”

    “嗯,我试试……”蕾咪拧开了瓶子,用手指伸进去沾了一点,放进了嘴里,然后,她的表情变了,“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是谁的?”我知道她为什么这个反应,“说出来,然后交给我,相信我。”

    “我……”蕾咪放下了瓶子,“你已经知道是谁了吧?那就不用我说了。”

    “当然,既然你不想说,那就还是我来……”我伸出右手,指向了血液的主人,“是她。”

    “夜?”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只有蕾咪和我,还有松井实琴的表情没变,夜低着头,没有反应,但是紫想到了更多的东西,“对了!如果说有个人能够在到处是人的街道上行走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尸体扔到小巷里,她的能力就可以,基于相对论的高速移动……而且神速剑也能解释了……十六夜夜,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夜,回答我,这是怎么回事?”蕾咪看着自己的女仆长,“至少解释一下吧!”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大小姐,不是我。”夜的语气很平淡,“至于为什么太太太太太爷爷能拿出我的血液,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也许吧……但是真相只有一个。”我知道是时候了,进行那个经典的动作,金田一,柯南,福尔摩斯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这一刻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不是一个人!“现在在座的各位都明白了吧,凶手是谁,没错,凶手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