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不要小看我们大夫,我们也是拿刀混饭吃的-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零二章 不要小看我们大夫,我们也是拿刀混饭吃的

    老样子

    “魔理沙!”爱丽丝惊叫着,却突然发现魔理沙出现在了自己旁边,耳边还有声音残留,“夜?你没事?”

    “看好她。(最快更新)”夜发动能力将魔理沙移开了,由于不是对无铭进行攻击,无铭并不能阻止这样的行动,“很疼,但是……不过如此!”

    “喂,撑着点好不好?不带你这么弱鸡的!”止水结界严重削弱了身为亡灵的幽幽子的力量,但是最严重的果然还是魅魔,她的身体已经有一部分发生了灵体化,灵体化之后魅魔无法受到攻击,但也无法进行物理干涉了,“你饿了吗?幽幽子大人可是比你还饿啊!”

    “闭嘴你这亡灵,自己回家吃饭好了……”魅魔的两条腿已经变回了灵体尾巴,身体形态也变回了第一形态,“这结界简直太bug了,居然……秦钺炀和灵梦还没来吗?”

    “我移动的太远了,现在又被结界压制的没办法帮他们移动,而且……”原本在场战力最强大的三个人居然都因为这个结界而变成了弱鸡,这就是纯法师的悲剧,“秦钺炀先不说,以这个结界的能力,就算灵梦来了估计也派不上用场。”

    “说的没错,你们这些一直以来过于依赖能量的人是无法在我的结界中翻起什么浪花来的,当然,蓬莱人我觉得比我更加的bug啊。”无铭陷入了妹红,辉夜,蕾咪和夜四个人的包围网,虽然凭借神乎其技的剑术将四个人身上砍得鲜血淋漓,但是……偏偏就是砍不死,“可惜……你们的意志太软弱了。”

    无铭突然用无生剑剑柄对着辉夜的头砸了过去,辉夜抬起了双手挡上去,却被反压了回来,剑柄以一个特殊的角度砸在了辉夜的头上,辉夜就这么软倒在地。

    “看,你们承受不住真正的伤害。”无铭左手的千方剑反手刺进了夜的胸口,剑刃穿透了n层pad之后从心脏中间穿了过去,夜发出了一声有生以来最为强烈的惨叫,她的身体不会因此而死亡,但是她已经承受不住这种痛觉了,“而我呢,跟你们不一样。”

    “自夸的话谁都会说!”眼看无铭放倒了辉夜和夜,妹红却没有一丝动摇,她跟其他两个人不一样,痛苦,折磨,这些早在她吞噬菲尼克斯的时候就已经感受过了,“想说这话?先放倒老子再说!”

    “别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吸血鬼!你要为伤害夜付出代价!”比起妹红,蕾咪的情况也有些不同,她的意志力……比辉夜还要废,但耐不住她的身体素质强,而且抱头蹲防连无铭都难以攻破,只不过她的指甲抓在无铭的皮甲上也没有什么作用,而且……“你的皮甲自己修复了?”

    “当然了,这可是神器,跟你们手里的地摊货没有可比性!”两把剑压制了两个人,无铭显得游刃有余,“还不来吗?我已经快要玩腻了……来了!”

    就在我和灵梦冲到场中的一瞬间,无铭手中双剑在妹红两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划过了两人的脖子,无铭伸手将双剑抛向半空,两只手同时抓起了两个人的头,朝着我来的方向全力一扔,两颗头消失在天际线的远端,随机,无铭接住落下的两把剑,指向了我。.net

    “果然还是你比较有意思,所以希望你能让我尽兴。”无铭从两具无头的身体中间走过,“她们的头不会自己长腿跑回来吧?”

    “不会,所以呢?”妹红还好,蕾咪这时候一定疼死了,蕾咪最怕疼了,“你想如何?”

    “没什么,只是确定一下不会有人搅局。”无铭掸了掸身上的灰,“在这个无法使用能量的地方,你有何感想?哦,对了,不死人本来就没办法用……”

    “那是你不能用。”黑色的光凝结于魍心剑刃之上,“黑神斩波!”

    一道黑神斩波飞了过去,被无铭出剑挑飞,但是无铭很明显受了打击。

    “你怎么做到的!”无铭肯定想不到黑暗之种这种东西的存在,更想不到我到底是什么东西,从表面上来看我就是个普通的不死人,不过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啊,失态了,无所谓,这样才有意思,世界很奇葩,哈,来啊。”

    “魍心,一对二你行吗?”一把剑对两把剑,这可没什么优势,倒不如说这样我很难同时应对两把剑的进攻。

    “只要您希望,我就没问题。”魍心传来了奇怪的口令,嗯,试试看好了。

    “杜蕾斯……on!”我的左手中也出现了一把魍心,只不过这把魍心的形态粗糙一些,看上去像是高仿的山寨品,“吼?投影?有趣,这下公平了……黑神十字斩波!”

    “别闹了!”两道斩波在无铭突进过来的同时就被挑开,“玩这种没有意义的东西!”

    两把魍心剑挡住了千方和无生两把剑,本来应该是这样,但是……我的胸口上却多了一道伤口。.net

    “嗯?”这突兀出现的伤口让我感觉有点不妙,但还没等我继续想,面前的无铭居然不见了。

    “你是认真的吗?昨天夜里你可没这么不堪。”我的后背上开了一道大口子,与此同时无铭的声音也幽幽的传来,“你在想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剑客之间的交流不需要开口,仅仅看着对方的眼神就能探知到对方的灵魂,比如无铭,她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诸君,我喜欢战争。

    “不,我看出来了,但是我觉得我看错了。”我的转身攻击并没有奏效,无铭从我的左侧滑过顺便在我的左臂上砍了一剑,但是很明显,这一击没有效果,“你总不可能真的在想今天晚上吃烤羊腿这种事情吧?”

    “事实上我就是在想这件事,多撒点辣椒面和孜然,你知道那味道……吸,口水都出来了。”我的剑被无铭的带着走,我的节奏开始被打乱了,但是我的心不能乱。

    “听起来不错,能带我一个吗?”无铭的双剑突然翻转将我左手的魍心剑复制品绞成了两截,终究山寨货就是山寨货。

    “不能,我家满员了。”我连续四次突进都被挡了个滴水不漏,这不对劲,昨天夜里的时候她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你昨天夜里也不是这么跟我打的吧?”

    “当然,天下的剑法何其多也,即使是我也不过修炼了二三百种。”无铭跟我就好像是同道交流一样和谐的交谈着,但是在周围的灵梦她们看起来我们的情况却完全没法用和谐来表示,经过这几分钟的对抗,我的身上已经被剑锋划得像是破布,但是无铭的身上却毫发无伤。

    “是吗?那就可惜了……”突然,我躲开了无铭自以为绝对可以命中的一剑,身体下压以魍心之刃从无铭的腰间横切而过,“我还说自己已经看穿了你的剑术,可以反击一下了……真遗憾……”

    “你……”即使是龙鳞制成的护甲也无法完全抵抗魍心的攻击,无铭的侧腹部开了一道细细的伤口,“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不一样……既然如此……好啊,好啊……可以了……止水……只是一部分啊。”

    “还有,明镜,对吧?”跟刚才的图穷匕见一样,很明显她的第二个能力也不仅仅是止水这么简单,那么剩下的一半会是什么呢?很容易就会想到明镜,所谓明镜止水,“但是……效果是什么呢?”

    “你会知道的!”无铭转过身,吓了我一跳,因为她的瞳孔内圈突然变成了青绿色,但是瞳孔外圈和瞳孔中心还依然是原本的黑色,这样的眼睛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非常吓人,“来吧,第二回合。”

    “你知道,我是个和平主义者……”既然叫明镜,那她的眼睛估计就不会是魔眼杀之类的能力,那……“所以……darkness……calibur!”

    我突然发难,从远距离激发黑暗圣剑,然而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被黑暗圣剑命中的位置……没有人!就好像在我出手的时候她就已经看穿了我的动作……难道?

    “阴险的男人,你这样可不会招人喜欢的。”无铭的无生剑在地上划出一道圆弧,“说好的动真格的,你怎么又开始用那种玩具?”

    “你的明镜……该不会是强化洞察力吧?”我不想回应她的言论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发现了真相。

    “哦,聪明!果然你最难对付。”我说中了,但我宁可希望我说错了,“没错,明镜之眼可以提高我的洞察力到一个极其过分的程度,我能通过观察你的身体判断出你下一步的行动,比如现在你想要擦掉鼻子右边的汗,但是因为我说了这话所以你又把手放下了,你背后的伤口让你感觉有点痒。”

    “闭嘴吧!”我跳上半空一剑劈下,结果劈开了地面。

    “你没能打中我,所以你觉得我一定是从你的左右两侧躲开了,但是其实我在这里!”无生剑从被我劈开的地缝里刺出来,差点豁开我的鼻子,“你后仰脖子躲开了,但是你的身体没办法同时躲开。”无生剑立刻转向在我的胸前开出一条斜着的伤口,“你立刻后退但是……我就在你身后!”

    “没错。”千方剑从我的胸前刺出来,,但是下一秒,它就被我的左手死死地抓住了,“现在你随意判断我下一步想做什么。”

    “我不猜!”无生剑来了,但是我的速度更快,魍心剑汇聚了我全部的力气向后劈向无铭的脖子,只听见一声刺耳的撞击声,魍心和无生剑居然在碰撞的一瞬间同时折断,“什么?”

    这一下连无铭都惊讶不已,我则是趁此机会利用左手直接掰断了从我胸口探出的千方剑剑刃,并且将剩下的部分从我的后背上拔了出来。

    “没想到吗?你的武器不复存在了。”眼看着无铭捡起无生剑的半截剑身,我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你不是也一样?”无铭恢复了本来的淡然,就好像失去了武器对她来说毫无影响……难道……“或者你认为你没有失去武器?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又是同类了。”

    “哦……该死……”随着我将断开的魍心剑刺进自己的脖子,无铭居然也将手上的两把残剑刺进了自己的胸口,三把剑几乎同时沐浴着鲜血而重生,但是这样一来,我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才怪!

    “喂,这么直来直去的?看不起我……嗯?”眼看我如此直白的正面突击,无铭都已经懒得做什么了,她迈步就要移动,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步子没能迈出去,低头一看,一双手仿佛大铁钳子一样死死囚禁住了她的两条腿,顺着沾满了泥土的手臂往上看去,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沾满了血污但是却在狂笑的脸,夜!她在关键时刻总是不会掉链子,“你……”

    “你以为自己有多与众不同!”夜可能从来都没有如此狂气的时候,“啊?”

    “至少比你们有些不同吧……”无铭能在瞬间计算出各种可能性,所以她很快就发现,无论怎么应对想要躲开我这一剑都是不可能的,她只有举起双剑试图进行格挡。

    利刃撕裂身体的声音响起,魍心在两把剑的阻挡之下没有刺中预定的位置,而是刺进了无铭的心脏位置,然后从左上到右下斜着劈了下去,几乎将无铭的上半身劈开,龙鳞皮甲并没有挡住这一击,这是必然的,就像防弹衣一样,你见过能防住50口径穿甲弹的防弹衣吗?

    “哦……”低头看着自己被切开的身体,无铭没有任何的表情,“嗯,确定了,我还是跟你们不一样。”

    “是吗?”我侧着脑袋,“哪里不同?”

    “嗯……我不会在这种情况下靠对手这么近。”周围覆盖的止水结界突然消失,无铭突袭一掌打在了我的肚子上,掌力穿透我的腹部在我的背后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破洞,“还有,我在攻击之前不会把招式的名字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