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噬心阵-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零三章 **噬心阵

    老样子,老样子

    “这……”我是不会因为身体上的痛苦而出现什么反应的,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你怎么能……”

    “我不是说过了吗?世界是很奇葩的,能够使用能量的不死人……不止你一个,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我可是依靠自己突破了不死人的极限,说来惭愧,我足足了四百五十万年才成功。”无铭踢开了夜,看着我捂着肚子跪倒在地,在我身边蹲下来,“不过这一招对你的影响似乎也不怎么严重呢,看来你对疼痛的耐受力比我还高啊,我可是锻炼了五百万年,每天不停的被击打,把自己扔进满是蛇蝎的山洞里,所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啊?”

    “你有资格问这话吗?哈哈哈哈哈……”我用手一撑地,坐在了地上,“你这样可是让我更喜欢你了,如果你愿意就此身首异处的呆在这里的话。”

    “那种事情无关紧要,你知道吗?”无铭眨了眨眼,“无论如何你都无法逃脱我的明镜之眼,你的一举一动,全都逃不过。”

    “是啊,但是你觉得这是好事吗?我可不敢苟同。”下一秒,我的面前空了,“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耐心……”

    无铭不是自己移动的,而是在那一瞬间被一只手按住了脸,然后一路拖行走的。

    “你!八意永琳!你……什么时候来的?”看清了按住自己的脸在林间狂奔的正体,但是无铭却无法摆脱永琳的拖行,即便如此,她还是那么淡定。

    “我一开始不就来了吗!”永琳对于无铭忽视自己这件事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一般来说,正因为无铭的忽视才让永琳的偷袭成功,但是反过来,永琳这种人物被人忽视本身就很伤人。

    “哦,是吗?抱歉,你掉线了好几千字所以我一不小心就把你忘了。”无铭的后背在永琳的狂奔下狠狠撞在了一棵大树上,树干被一击撞断,然后是第二棵树,第三棵树……

    “我只是趁着你们愉悦的时间偷偷做了点调查,结果发现……”永琳突然停下脚步,将无铭朝前方不远处的巨大石头扔了过去,无铭的头撞在了石头上,石头顿时碎成了小块,但是永琳却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再次迈开脚步,在无铭爬起来之前双手合拢突出了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对着无铭的身体中后偏下部狠狠地突刺了进去,“千年杀!”

    “啊啊啊啊啊啊啊!!!!!!”无铭第一次发出了惨叫,而且凄惨无比,她甚至因为这一下而直接跳上了空中上百米的位置,然后又摔到了地上,捂着月工门蜷缩着腿站了起来,“你!你太过分了吧!”

    “哼,过分?我可不这么想。”永琳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把手术刀,在指尖灵活的旋转着,“顺便奉劝你一句,不要小看我们大夫,我们也是拿刀混饭吃的。”

    “什么情况?”永琳是很明白,我们这里还糊涂着呢,呃……好吧,魅魔跟幽幽子的虚弱期还没过去,爱丽丝眼里只有魔理沙,所以跟我一起糊涂的只有紫和灵梦,还有……诶?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把我的腿踢断了,我暂时只能趴着。”夜的情况很糟糕,糟糕到可能需要贴两个创可贴,“她的身体好硬,比您如何呢?”

    “比我?我只能说单论身体素质她在我之上,不过……”刚刚那一掌打伤了我的脊椎神经,我的下半身正渐渐失去知觉,“永琳,你刚才什么情况?”

    “你们犯了同一个毛病啊。”永琳手上已经变成了六把手术刀,在指尖来回乱转,看得人眼晕,“她的眼睛太好了,所以在注意你的时候就忽略了真正应该注意的东西,而你则是太注意她的招式和动作,却没发现……她有严重的痔疮吗?我猜是她强行突破不死人的极限所带来的后遗症,毕竟有得必有失,她在获得力量的同时也患上了不死人本来不会患上的疾病。”

    “说的真轻巧啊……你知道我为了对付这该死的东西费了多大的力气吗?”无铭的语气终于不复之前的淡定,“我切掉它无数次,可每次都会重新长出来!”

    “嗯,我看出来了,话说你打算换件衣服吗?你的屁股后面好像有什么红色的东西流出来了。”永琳将六把手术刀夹在了双手的指间,装作好心提醒的样子突然怼了上去,“对,这样就好,给你换件寿衣吧?”

    “那我还谢谢你了!”无铭双剑在手,开始重新应对永琳的进攻。

    “喂,你们两个,不上去帮忙吗?”我跟夜是仁至义尽了,但是紫和灵梦……她们两个自从出场就在打酱油好吧?

    “很遗憾,你没发现吗?止水结界又被打开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灵梦从口袋里掏出了奇怪的东西,白色的,长长的仿佛布一样的东西,“当然,说什么都做不了也是鬼扯,这是我上个月用完了一直没洗的裹胸布,先给你包扎一下,你可别乱动。”

    “为什么要用裹胸布?”灵梦的裹胸布上有一股奇艺的灵气,很温和,但是想想裹胸布代表的意义……我可不能再继续增加家里的人口了。

    “因为我没有别的东西,或者你想要裹脚布吗?”灵梦不管这些,直接就把我腹部的贯通伤口包上了,“喂,看,那家伙被压着打。”

    “什么?”我抬起头,发现原来居然真的压制住了无铭,这……仔细看看……永琳……怎么回事?永琳的速度和力量……不正常啊,“等下……难道……嗑药了?”

    国士无双之药,所有人都知道这种药物的作用,一瓶提神醒脑,两瓶永不疲劳,三瓶长生不老,当然,超过三瓶会怎么样即使我不说大部分人也都知道,这种药我试过,对我没有用,似乎这种药只能应用于一部分特定的体质,但是使用者本身的能力越强,药的效果也会有一定的提高。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永琳的六把手术刀锁住了无铭右手的无生剑,在千方剑援护过来之前率先一脚踢在了无铭的肚子上,“你好像不在状态,要我给你去买一瓶脉动吗?”

    “你们这里的人一个个都这么贫嘴吗?”无铭虽退不乱,她的下盘正重新变得稳固,看来痔疮带来的损伤已经快要被她抑制住了,“只可惜,反派往往都是死于话多。”

    “你才是反派吧!”永琳右手的手术刀突刺却被一剑斩断,这些手术刀终究只是凡品,能与神器对抗这么久已经实属不易,“你到底为什么要入侵我们?”

    “因为我被一个难缠的女人缠上了,打起来我们两个不过五五开,但是那女人比我更极端,我一时之间还真惹不起她。”无铭曝出了一个惊天的信息,居然还有一个跟她单打五五开的女人在追她,“我在找到这里已经跟她连续打了两个多月,我的体力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我需要基地,不仅仅是休养生息,还要扶植我自己的势力,傻子才会和那种疯女人玩孤胆英雄!”

    永琳左手的手术刀也被斩断了,无铭的右手和永琳的左手径直撞在了一起,永琳的左手指关节全都扭曲到了奇怪的方向,药效应该快过了。

    “这样啊,你的算盘打得不错,只可惜这里也不是那么好啃的。”永琳用右手使劲一握,将左手扭曲的关节掰正,然后活动了几下,她手指的活动明显有点发僵,“老了,身体不中用了。”

    “你一个医生没必要趟这浑水,你现在放弃我可以饶了你。”无铭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占领这里并且建立自己的基地,难怪会用这么弯弯绕的方式,而且除了松井汇之外她到现在还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人,而松井汇又偏偏是自卫队的奸细,这让她的情况变得复杂,就结果来说,她帮我们发现了自卫队暗地里进行的一些计划,不但无过而且还有功,简直了也是。

    “是吗?那你先活过今天再说话吧。”永琳笑了一下,然后突然回避。

    “什……”无铭的背后收到了一束高能量粒子流的直接轰击,差点趴倒在地,她又犯了刚才的错误,太在意永琳一个人了,而且,她也对自己的结界太自信了,“在止水结界里你们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蓬莱和上海抱着各自的蓄力lbr瞬间飘远,爱丽丝已经从魔理沙的身边离开,“你的结界对机器可不管用。”

    “哦,是你,怎么,你不担心那个小法师了?”蓄力lbr并没能穿透龙鳞皮甲,只是给我们带去了巨大的冲击力。

    “谁要你担心啊混蛋!”愤怒的声音从无铭背后响起,无铭转身一剑却只削断了一根扫把,“见过扫把替身术没有你这混蛋!”一顶帽子直接盖在了无铭的脸上,紧接着无铭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受到了一种未知硬物的强力撞击,“铁山尻!”

    “啊……太不雅了……”紫拎着我的腿把我来回来去的抡,试图帮我恢复腿上的知觉,“这太丢幻想乡的脸了也……”

    “你这种被一个结界就削成狗的废物不是更丢脸吗?”然而我很怀疑……不,我是根本就不相信用这种方式能恢复双腿知觉,倒不如说被这么抡来抡去的我的骨骼都快要散架了,“魔理沙居然还能撑得住,真是个奇迹。”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灵梦帮夜固定着断开的骨头,“那一剑应该把她的眼睛砍成两半了才对,真不明白她到底是有多……”

    “魔理沙的意志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很多,灵梦,如果你不是博丽巫女,在相同的年龄下你几乎不可能是魔理沙的对手。”因为挑衅被紫扔到了树干上,我终于可以落地了,“不过这好像是第一次吧,我们动用车轮战却还是赢不了。”

    “反正以前没有过,真应该把那个老不死的也一起叫上。”紫开始后悔没有通知幽香过来了,不过就算通知了也没用,幽香还在休养阶段,拿不出什么战斗力,好在我准备了一招绝的,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虽然当时没想到无铭会如此难对付,不过应该有用。

    “我留了一手,等下应该就可以了。”我作势要戳紫的眼睛,“看什么?你以为我真的会让我家的人全部置身事外?别傻了,我家除了我之外正好六个人,而且互相了解,你想想这是多么合适的组合?你以为我仅仅是因为这里偏僻才把战斗地点定在魔法森林里的吗?”

    “你想做什么?”紫当然被我蒙在鼓里,这计划我甚至都没有明说,只是在早晨才偷偷的通过私人通讯发布下去,因为当时我还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

    “我在外界零距离吃了一颗核弹,结果却导致我的黑暗之种被暂时激活了,所以……很容易就能得出只要施加合适的刺激就能让我暂时恢复力量的结论,我不可能再拿一颗核弹出来炸,而且第二次也未必有用了,我打算利用另一种方式。”既然核弹那种带来死亡的刺激可以,那么用相反的生命力去刺激是不是也有效果,我想的就是这个问题。

    “不管你想做什么,最好快点,老东西撑不住了。”永琳的药效已过,现在她变得像之前的我一样被无铭的节奏带着走,“好吧,看来到此为止了。”

    “你不去帮忙?”无铭将两把剑同时扔上了半空,然后双手抓住了永琳的双手手腕,但是我的下半身还是不能动。

    “我体术超级烂的,我搬个沙发都能闪了腰,你让我上去挨打吗?”紫也是有苦说不出,她的一身能力全在妖力上,现在妖力用不了,她也很绝望啊。

    永琳被无铭一脚踢开,后退的同时空中的两把剑正好落下,无铭连出两脚踢在剑柄之上,两把剑一左一右的刺进了永琳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