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无法赞颂的胜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零四章 无法赞颂的胜利

    呃……

    “别无视我啊!”魔理沙冲上去救驾,却被无铭一脚踢在屁股上,咕噜咕噜滚了好远。

    “乖乖躺着吧小丫头,还是说你想让自己的另一只眼睛也成为历史?”无铭完全不在意魔理沙,回头将脸凑近了永琳,摆出侧耳倾听的样子,“你刚才说什么?我先活过今天?我觉得没什么难度嘛,还是你觉得……”无铭突然转身一剑削断了上海和蓬莱的蓄力lbr,看来她学聪明了,“靠这些玩具就能打赢我?”

    “你没发现吗?”永琳被钉在树干上,却笑了起来,“看看你周围吧。”

    “嗯?”无铭看了看周围,“有什么?能直说吗?我讨厌动脑子你知道吗?”

    “你的眼睛干什么吃的?再仔细看看。”无铭的眼睛太过于注重对目标的确定性了,但是她的观察力其实并不好,“算了……反正你不知道更好,不过我现在建议你咬紧牙关然后捂住脸。”

    “为什……”无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站在那里。

    “因为有一只拳头就要打到你脑袋上了。”我将钉住永琳的两把剑拔了出来,朝着无铭的方向一扔,“你的眼睛好的过分了吧?”

    “就算是吧。”无铭站起来,重新拿好剑,“但就算如此我也看出来了,你做了什么。”

    无铭直到自己倒在地上才发现问题,本来,现在是冬天,周围的树木和草丛都是光秃秃的一片,这很正常,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植物发生了变化,它们渐渐地变成了灰色,然后……粉碎。

    “我本来不想这么做,但是没办法,你是在太强了,我得承认,在我所对付过的人之中,你的剑术堪称最强,甚至之前面对我们的联合进攻你都是在玩,所以,我就只能依靠一些邪门歪道了。”随着周围的植物**粉碎,我身上的伤口却开始冒出大量的热气,然后,伤口的边缘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延伸,最终愈合。

    “这是某种魔法阵?”无铭突然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开始无端的流失,但是她稍微分了点心神就堵住了流失的口子,“你……你居然在吸收周围生物的生命力?你这是犯规啊。”

    “你知足吧,我本来还打算靠这些生命力激活一个不听话的玩意,可惜现在看来是失败了,不过倒也不是毫无意义,**缚灵阵,听说过吗?”如今我依靠这种不人道的方式获得了额外的生命力,这些力量能轻松地修复我的伤口,不过终究是外来的力量,存不住的。

    “我只知道**锁魂阵。”无铭看着渐渐变成荒地的森林,“**,指的应该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四大元素与两大意识,但是……那只是一个用来束缚邪恶灵魂的阵法,没有你这个这么邪门啊。”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虽然无法使用魔法,但是却是个魔法阵专家,我曾经将**锁魂阵修改成了能对一切灵体起效的**缚灵阵,如今……我只是又将它改成了可以对范围内所有生物起作用的**噬心阵而已,四大元素水火风地,两大意识光暗,不巧我家的人都能凑的出来。”琪露诺是水,小魔是火,文文是风,铃仙以维罗妮卡的身体为媒介可以构造出地,艾尔是光,而暗就是我,这个阵法的效果很简单,就是将阵法中所有生物的生命力剥离,然后注入到暗位,也就是我的身上。

    “就算是这样吧,可就算是这些植物加起来也……你刚才说所有生物?”无铭觉得很可笑,就凭这一亩三分地的植物生命力加起来估计都不够复原我的脊椎神经的,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什么,“你做的也太绝了吧?”

    “我们太在意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了,所以才会停滞不前,如果没有舍弃一切的勇气,我拿什么对付你?”这个阵法的威力并不高,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能自行隔绝阵法的侵蚀,但是如果有人不仅不隔绝,反而加速这种侵蚀,就能让我在很短的时间里获得巨大的生命力支撑,“我们拿什么对付你?”

    “喂……姓秦的……我可是都做到这一步了……别废话了好不好?”我身后不远处,紫靠在石头上,脸色惨白,仔细看看,她的左手虽然隐藏在宽袍大袖之下,但是却依然隐约可以看到……那只手已经只剩下骨头了,“赶紧把这摊子事解决吧……”

    “啧……你就服个老能怎么样呢?”当她知道我的计划的时候就自愿当我的充电宝了,不过……有这么性急的充电宝吗?“你看看永琳,哪里有你这么不淡定。”

    “废话……她的生命力都借给你了……伤口愈合不了……大出血休克了好不好……”紫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本来是惨白,就跟无铭的脸色差不多,但现在隐约有往原谅色的方向转变的势头,“灵梦……你倒是去给包一下什么的……别让她先失血过多死了好不好?”

    “你以为我有几条裹胸布啊紫老太太?”灵梦话是这么说,还是伸手进了自己的上衣里,然后……抽了一条裹胸布出来,对着永琳那狂喷血的双肩不知所措,“还有活着的人没有?”

    “我来。”爱丽丝把魔理沙拖到了死人堆里(魅魔,幽幽子,夜,辉夜,没有头的妹红,没有头的蕾咪),带着一身的血跑了过来。

    “啧,你们真的……”无铭舔了舔嘴唇,“好吧,那这样一来再玩下去就是过分了,我……噗!”

    “啊?你说什么?”我把左拳从无铭的肚子里拔出来,甩了甩上面的血,“我听着呢。”

    “你应该让我把话说完!”无铭后退了两步,无生剑从我最难以防御的位置劈了过来,但是谁说我要防御了?

    “我不这么想。”无生剑确实砍在了我的右肩膀上,无铭却没有任何成功的感觉,剑刃劈在我的肩胛骨上,就仿佛砍在了某种坚硬物体上一样,劈不下去,而我的右手却借此机会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我举起了左臂,“说……茄子!”

    左臂仿佛重锤一般砸在了无铭的右手手肘,一声骨骼碎裂的脆响,我立刻补上一脚,无铭的右手小臂被从手肘部分硬生生的扯了下来,又被我随手扔到一边,没有了无铭的主意识,断臂的生命力很快便被**噬心阵所夺取,化为白骨,并慢慢腐朽为飞灰,只剩下依然寒光逼人的无生剑。

    “从我的角度来说,浪费是可耻的,但是从秦钺炀的角度来说,浪费是必要的。”我本身并不希望浪费这些额外的生命力,但是不这样浪费,就没有赢的机会,无铭的剑术远远在我之上,只有用无赖的打法才能给予她如此重创。

    “说的你好像有怜悯之心一样,多可笑,不死人都是些怪胎,你我也不例外,装什么好人?”虽然失去了右手,但是无铭的左手和千方剑依然还在,只不过这一次她不敢贸然出招了,“止水……解除。”

    无铭再一次解除了止水结界,魅魔立刻脱离灵体化试图起来,但是刚走了两步就扑街了,刚止水结界带来的后遗症并没有这么快就能消除,反观幽幽子……这小丫头居然睡着了?还要不要脸?

    “瞬息。”无铭发出了极其微弱的声音,微弱到即使是我都只能勉强听到,我立刻将魍心竖着挡在身前,就发现无铭居然已经站在了我背后,而在我面前的地上,残留着两截断剑,而我的坐累下也被劈开了一半。

    情况很明显,无铭的横切撞在了魍心上,千方剑和魍心同时从接触点断开了,然后千方剑残留的一半切开了我的肋下,但是……我什么都没看到……

    “万变。”我刚想到这一层,又来了,断裂的千方剑上冒出了三米多长的巨大剑刃,从上到下的劈了过来,我立刻抬起左臂,这一次不能不防了,这一剑的威力真的足以把我这大头变成水瓢。

    “喂,生气了?别这么小气好不好?只不过一两条手臂的事情,能算过分吗?”

    “无痕。”无铭的能量剑刃突然一缩,让过了我的左臂后又突然增长,能量刃尖端直接从我的胸前穿到了背后,“我可不小气,我让你先跑三十九米。”

    “可你现在看上去像是要把我一剁两开。”能量刃穿过了我的胸口,只要往下一用力基本上就能让我实现脖子以下全是腿这个概念。

    “多好啊,让你符合现在大部分人的择偶标准。”无铭用力下压,而我则用左手托住了剑刃下方,“别顽抗了,给我乖乖变成腿长一米六的‘长腿’呕爸吧!”

    “你永远都赢不了的。”要是让我变成那种东西,我宁可死,不过我不会死,至少今天不会,“因为我跟你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哦?是吗?说来听听。”无铭的右手还在呼呼冒血,但是她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我的身上,飙血什么的已经无法引起她的注意力了。

    “你总是孤军奋战,但是我……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不是一个人!”好吧,喊这种话不是我的风格,但是……我真的找不到更合适的说法了。

    “哦……你们这些阴魂不散的!”无铭突然收回千方剑,像门板一样护住了自己,下一秒,五颜六色弹幕和魔炮轰了上去。

    “呃……日了狗了……”一口老血喷出来,我的脊椎神经又坏了,但是刚刚我还特意停止了**噬心阵的运转,就是为了让这一击的威力足以终结这次事件,因为只有阵法停止运转,文文她们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

    “开什么……玩笑!”无铭全力偏转千方剑,终于将十几号人合作出来的融合攻击偏转到了自己身体侧面,她的右半边身体几乎完全消失在了这一击之下,用左手的千方剑支撑着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怎么样?”我已经只能躺在地上了,但是这一次,我赢了,“现在你还觉得你有胜算吗?”

    “好,这次……是你赢了,但是别太得意了!不要忘了!是你的机体性能打败了我!(加岛勇:阿嚏!)”原本躺在地上的无生剑突然自己飞了起来,一剑将幻想乡的结界破开了一个洞,而无铭则一个闪身出现在了空中,“在你们忘记了对大地的感谢之心时,我会再回来的!啊,当然,这就是个气氛,所以……不用送了!”

    无铭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又发动了一次上清破云剑,巨大的剑身挡住了魅魔她们又一次的融合攻击,而无铭则在这一瞬间消失于幻想乡结界的漏洞之中。

    “居然跑了!”魅魔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魔理沙还在旁边我有理由相信她会把魔法森林炸了。

    “算了,先把大结界的洞堵上!”紫依然很虚弱,堵洞的事情就只能交给灵梦了,“就我们现在这个样子,都离死不远了,就别想那些了,老东西!你家床位够吗?”

    “你以为我建个那么大的住院部是当仓库用的吗?”永琳的肩膀被灵梦的裹胸布包的像穿了肩甲一样厚实,“走吧,诶,对了,她们两个的头呢?”

    “我已经让小铃去找了。”我在维罗妮卡的拖行下保持着移动,顺便联系着小铃,“妹红的头已经找到了,不过蕾咪的下落不明,不会被人当成油库里吃掉了吧,虽然确实是只有头没错……联系芙兰吧。”

    “不用了,我已经在这了。”芙兰突然传来一句语音,吓了我一跳,“姐姐大人的头我就收下了……咳咳,要带到永远亭吗?”

    “哦,好啊……”我愣了好一会儿,“不对!芙兰酱,你是怎么知道的?”

    “欧尼酱……你当我是傻逼吗?”

    “没错,但那不是重点……咳咳……好吧,我不是高坚果,不装逼,你直说。”

    “刚刚红魔馆被突如其来的一束混合能量炸了,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

    男默女泪,竟无语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