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愉悦的滑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零六章 愉悦的滑雪

    滑雪,滑雪,话说我也没滑过雪

    “呃!”我跟辉夜同时想到了什么,我们对视了一眼,知道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不知各位还记不记得,前些日子,我因为半夜和辉夜约炮……约着打游戏怕被人告密,所以就让辉夜把那蠢兔子帝给……光溜溜的扔进洞里了,然后……到现在都没人见到她也就是说……系马达!

    “我有事离开一下!”跟我对上眼知道对方想法之后,辉夜立刻冲出了病房,看来是去收尸了,愿你的灵魂得以安息,蠢兔子,你的胡萝卜就由我接手了,阿门。

    “一路顺风啊……”我摆着手,面无表情的躺回了床上,“对了,永琳,你还没告诉我我的确诊情况呢。”

    “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你一个月之内都无法应用你的强化力量,换句话说一个月之内你只能当个普通人了。”永琳永远这么让人绝望,“八云老妪你也笑得出来?你两个月知道吗?”

    “诶诶诶诶!!!!”紫的表情凝固了,然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最后发出一声惨叫,连永琳叫自己老妪这件事都被忽略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废物,我只要半个月就能恢复!”幽香出事的时间最早,如今却也因此变成了我们四个人里恢复最快的一个。

    “完蛋……永琳,你自己呢?”幽香半个月,我一个月,紫两个月,那永琳自己又得废柴多长时间?

    “我四个月。”永琳对自己也这么无情啊。

    “你怎么时间这么长?”永琳这时间比最长的紫还要多一倍,永琳体质没这么差啊。

    “因为我有外伤,而且还不像你这个混球一样少两个零件也能活蹦乱跳的……别用没了眼球的空洞看着我!信不信我把你另一只眼睛也挖出来?仅仅是挖眼我用脚就够了!”永琳看来怨念很大啊,身上都冒黑气了。

    “有什么办法,我已经通知西斯特姆赶工了,但是怎么样也要几个小时才能完工好不好?右眼跟左眼的设计又不可能完全一样,体会一下我的难处啊。”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简直马基亚巴库内啊。

    距离出院,还剩下六天,我的眼睛装好了。

    “啊,果然还是特殊病方式和我们几个,对吧?”我看着墙上挂着的‘老年人专用特护病房’的牌子,觉得自己终于从小姑娘堆里跑出来了,这里还在的只剩下老东西了。

    “但是住院实在太无聊了……没看到萃香她们几个?”紫其实是个很喜欢玩的人,住院对她来说确实难熬,而且本来应该还在住院期间的酒鬼三人组居然这次一直都没有见到。

    “她们三个无聊得出了贤者模式,互相用拳头对糊来着,现在都在icu插着管子呢。”永琳示意同样在家里闲的蛋疼跑过来跟我们一起玩住院play的幽香打开抽屉,“抽屉里有扑克牌,你们可以玩玩。”

    “那你呢?你的手不是不能用。”玩牌也没有用嘴叼着玩的。

    “没事,我可以干别的。”永琳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表情……山人还是山神来着?

    于是我们三个开玩,永琳也坐在旁边,“三分……翻倍……炸弹……”

    距离出院,还剩下五天。

    “幽香,过来让我亲一口怎么样?实在是太无聊了,扑克都打烂了,看着像某种分泌物一样。”我生无可恋的信长躺在床上,扑克已经被我们玩成纸纤维了,拿个石臼冲一冲,碎了之后加点水就能调成纸浆,捞出来就可以造纸了。

    “我拒绝。”幽香的姿势就比我好看多了,这是冲田趴啊,“你旁边不就有一个,干什么找我?”

    “我对老太太没兴趣,我记得我早就发过声明了。”我嫌弃的看了一眼另一边床位上的紫,顺便一说,我跟幽香中间的床位是用来自己的,连床单都是红蓝两色的,可耻的特殊待遇,“虽说再过五天就能去外界滑雪……时间过得也太慢了啊……怎么也没人来看我们?”

    “红魔馆不是被炸了吗,现在外面大部分人都在抢修呢,听说她们还特地找了地下的那群妖怪,你知道吧,土蜘蛛什么的。”永琳坐在床上用脚玩着折纸,真亏她有这种闲心,看看她都折了些什么东西,嗯,f-35,胡德号战列舰,kv-2,还有外界用的六四式突击步枪,可笑,用更先进的**式不好吗?

    “山女她们啊……希望红魔馆别因为重建而改变风格,不然我下次去可能会迷路……好无聊啊,幽香,让我亲一口如何?”孔雀东南飞,五句一轮回。

    “滚。”幽香强行破坏了队形,轮回无疾而终。

    距离出院,还剩下四天。

    “永琳,约吗?”我用绳子把自己的脖子吊在天板上冒充吊死鬼,吐着舌头,只可惜没人让我吓……根本没人来关心我们这些留守儿童……空巢老人。

    “我手又不能动,很多姿势解锁不了。”永琳的床上和周围的地上已经堆满了折纸成品,看样子她已经把整个太平洋舰队折完了,估计明天就要开始折黑海舰队了。

    “那算了……谁来把我放下去?”闲着没事干,自挂东南枝。

    距离出院,还剩下三天。

    “紫,我不嫌弃你了,来一发嘛。”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扭曲的越来越像咕哒子了。

    “不,我嫌弃你。”紫敷着面膜转过身来,脸上白的跟艺伎一样,半夜装鬼不用化妆。

    距离出院,还剩下两天。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变态,变态……

    距离出院,还剩下一天。

    “幽香,真的不让我亲一口吗?就一口总行吧?”我最后一次发出请求,太无聊了。

    “好吧,过来。”幽香居然同意了,我感觉天要塌了,啊,得去通知一声,可能会有陨石要掉下来了,或者是怪兽什么的,反正地球肯定有危险了……先享受一下再说吧。

    一口亲完,我感觉自己嘴里多了些东西,温温的,有点咸,感觉就像……呕!

    “你居然同意了?”永琳还在折纸,而紫则是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没办法,马桶吐满了。”幽香抹抹嘴,看着我冲进厕所开始狂吐,“他可以直面满着的马桶,我可受不了。”

    吐了三个小时,我从厕所里出来,随手关上了厕所的门,然后上了锁,把钥匙吞下了肚。

    “怎么了?”永琳已经把毛子的四大舰队都折完了,满满一屋子都是纸,当然,十分之九的舰队已经被我们踩成平面了,“锁门干什么?”

    “马桶溢出了,叫人来修修吧。”我的心里此时冰火两重天,“虽然恶心,至少亲到了。”

    “你比我想象中还恶心,我开始后悔为什么不直面马桶了。”幽香开始后悔了,但是无论如何,这嘴唇的触感我都已经记住了,直到我的意识灰飞烟灭的那一天。哈哈,我赢了,“别摆出一副计划通的样子,我感觉更恶心了,你还想让我往你嘴里吐一次更大的吗?”

    “忍耐一下吧,我们反正各取所需了。”我已经贤者了,现在的我绝对可以手撕冠位,“明天就能去外面浪了,忍耐一下对大家都好。”

    “咳,我可提醒你们,咱们现在都是手无缚毛玉之力的废物了,在外界别惹事,不然无论是遇上流氓还是保卫者,我们都不好过。”紫提醒我们别太出格,即使出了院也没有一个康复的,“我们就是去玩的,别想其他的,尤其是你,风见幽香,听见没有?”

    “我听见了,不过你这话更应该跟他说,他现在可不是弱鸡,再怎么说,他的两只眼睛还有这只手都是能让外界的战争机器蒸发的玩意。”幽香这话提醒了我,现在在我们四个人里我居然变成最强的那个了,而且这里不会有任何人来,也就是说……我现在做什么都不会被发现了!“啧,你们看吧,这又是一张‘你们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脸。”

    “真的诶,天哪,死宅真恶心。”紫刚说完这话就被永琳一脚踢倒在地,“干什么你!”

    “笑什么,畜生,你也是罗马。”永琳居高临下的蔑视着紫,一只脚踩在紫的屁股上,“给哀家跪下,你这大型不可燃垃圾。”

    “怎么,你是我老妈吗?”八云紫一个翻身蹿上了床,双手摆出格斗架势,“我可是不列颠出身!你找你的罗马去吧!我想想你们的罗马之……是个叫凯撒的胖红是吧!哈哈哈哈哈!”

    “够了!别兴奋过度!你们是春游前一天睡不着觉的小孩子吗?”幽香没想到我反而是最正常的一个,“还有,我告诉你们,vive-la-france!”

    “无聊……”我看着眼前的女流之战剧本,感觉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闭嘴!你又是哪派!”好吧,我居然犯了众怒,不过,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老子……

    “老子是紧绷弹力橡胶三角裤派!”我一句话即制止了争吵,她们三个真的不吵了,改成打我了。

    一夜过去,我们……终于出院了!回家收拾行囊,然后下午一点钟在人之里的村口集合,噢耶!终于可以出去浪了!老子要大赦天下!

    “滑雪设备……嗯,哟西。”行装的打点很简单,我仅仅用了十分钟就搞定了,只不过泡在医疗舱里治疗胸口的伤口费了不少时间,“话说你们真的不打算一起去吗?如果你们希望我可以想办法多搞几张票。”

    “免了吧,跟那三位一起玩……也就只有你才能承受的住了。”文文摆摆手,“下次吧,也许以后会有机会呢。”

    “好吧,那我先去探个底,也许有朝一日,幻想乡里也能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滑雪场也说不定。”随着关系的缓和,幻想乡无可避免的要走向娱乐多样化,既然科技产品不适合推行,那么像滑雪这样的运动类就将要大行其道,而且对于幻想乡来说,想完成一个滑雪场简直比外界简单无数倍,只要招聘蕾蒂当管理员就行了,“那我出门了。”

    “一路顺风。”

    在力口酒店吃完了中午饭,我拎着行囊剔着牙回到街道上,时间正好是十二点五十,本着早到晚到都是不守时的观念,我算准了时间可以在下午一点整点时分到达。

    一点整。

    “哟,你们早到了?”幽香正从另一边走过来,但是紫和永琳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我来了三分钟,她更早。”永琳表示紫是来的最早的。

    “我也只不过早到了五分钟,都没有问题了吧?”紫一挥手,打开了一道隙间,然而……

    “这么小?你这是打算让我们钻狗洞吗?”幽香看着这跟自己腰围差不多形状的隙间,一脸黑线,“这就算是钻也绝对会卡在胸口上吧!”

    “可我能打开这么大已经是奇迹了。”紫也不是故意的,经她这么一说我们才突然想起来,这里的四位大佬……现在有三个半都是废的,就算是我这个废了一半的,要是拆掉电子零件也是全废的,“你们说怎么办?”

    “我用能力带你们去吧。”这时候也就我能说说话了,“反正在外界不会只待一天,到时候我再用能力回来就行了,我的能力没受到影响。”

    “你确定吗?不会用完才发现我们每个人只传送了一半过去吧?”紫有点怀疑,毕竟我确实很虚弱,如果不是左臂有纳米核心的供能,我甚至可能被自己的左臂压死,我现在所能发挥的力量和速度都比普通人类高不了多少,大概也就相当于锻炼过几年的人类的样子。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但是不用我难道真的要强行钻狗洞?

    “好吧,就你了。”紫立刻就改口了,真是天生的一副内奸相,跟帝一样……话说回来帝真的还活着吗?那天辉夜去捞尸之后我也一直没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