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达拉崩吧-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零八章 达拉崩吧

    没有r妹我要死了

    “唉……好不容易靠工伤得来的休假,没想到结果会变成这样……”坐在升起的火堆边,紫叹着气,“看来我们几个真的不适合组团搞什么旅行。(最快更新)”

    “别这么说……滑雪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有两个白痴在学会之前就开始比赛了。”永琳坐在紫的左边,此时火堆边上只有她们两个,“不过……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我早回来了。”我抱着一坨雪球堆在洞口,“什么能吃的都没有,这个天气连树叶子都没了,早知道刚才那些骨头架子就都留下来了,好歹还能熬汤呢。”

    “得了吧,用那种不知道死了多久的烂骨头熬出来的汤喝了说不定会中毒的。”永琳说着肚子里也‘咕噜’了一声,“啊,我也饿了,你抱块石头做什么?”

    “堵住洞口,我可不希望别的地方用雪,这里来个圆形石头一堵,就当是门了。”放好石头,将寒风彻底堵在外面,我打了个哆嗦,不管怎么说,这种天气只穿一件卫衣是有点受不了,“我去洞里面看看,幽香怎么还不回来。”

    “不用了,我回来了。”幽香却在这时突然回来了,手里还拿着……那是什么?石头?“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发现里面的石料质量不错,而且很干净,所以我做了一口锅,石头的,还有四个碗和四个杯子,石头的,四双筷子,石头的。”

    “你用什么做出来的?你现在的身体可没办法雕刻石头吧。”一下说的轻松,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借助正式的工具根本就做不到。

    “我知道啊,所以我是打算做。”幽香把手里的石头往火堆旁一放,“接下来就靠你了,麒麟臂兄。”

    “不,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我看着脚下的石头,“我们没有可以用来煮的东西,有锅碗瓢盆也没卵用。”

    “所以我提议我们每人贡献出来点什么。”幽香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寻找一些比较委婉的措辞,“就是说我们每个人拿点零件出来,明白了吗?”

    “明白了,可惜做不到。”幽香的想法很前卫,但是她忽略了一点,“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再加上失血,那么我们没人能活过今晚,不过你提醒我了,我们可以把我这件皮夹克煮了。()”

    “你这不是羊皮吗?羊皮怎么吃?”幽香紧了紧身上的夹克,后退了两步。

    “开玩笑,真煮了没得穿了……”开玩笑可以缓解气氛,但是却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事实上我的脑子里一直在合计,到底应该吃什么呢……或者说,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吃的呢,“要不我们一人啃一根木头?等下……木头……对了!就是木头!你们知不知道其实木头磨成粉之后是可以食用的?”

    “你开玩笑呢?”永琳根本不相信,“木头的主要成分是纤维素,而人类根本就无法消化纤维素,人类没有消化纤维素的消化酶,吃了有什么用?”

    “可是……我们不是人类啊,别人不说,作为花妖诞生的幽香肯定是有这种酶的,你看暗夜精灵族那些古树回血的时候吃树吃的多欢实,而且很不巧,作为兵器诞生的我……可以消化世界上大部分物质,即使是钢铁磨成粉吃下去我也能消化,而且最关键的是,虽然无法消化,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一般来说消化纤维素的消化酶只存在于草食动物或者白蚁这种坑木玩意的体内,不过紫……她算是食草系妖怪?还是食肉系?

    “我看可以,煮粥吧,木粉粥。”幽香拿起一块石头就开始在地上摩擦,“我先做一把斧子,一上来就用石斧是不是有点奢侈?”

    “没关系,我来做锅。”我拿起刚才那块石头,用腕炮调整出了大小合适的光束剑,开始雕凿石锅,“那边那根木棍很结实,你可以用来做斧子柄,我本来还指望能打到什么,准备用它当烧烤架用的。”

    “好吧……既然如此也没办法了,我去挖点干净的雪回来。”永琳说着就要往外走,然后又停下了,“对了,提醒一下,这种天气下夜间的温度会降到最低值,就算有火堆也没办法睡觉,醒着还好,如果睡着了真有可能醒不过来,最好想想办法。”

    “你们三个抱一起不就行了。”我做好了石锅,开始雕刻石碗,“那样你们可以把三个人的衣服集中起来当铺盖,我去山洞外面就行了。”

    “别逗了,你想再像当年那样因为发烧在床上躺个三天吗?”永琳居然这时候吐槽我的黑历史,虽然那确实难受,但是能把文文泡到手就是值了,而且我能怎么办?就算平时嘴上说的再花,我也不可能跟她们三个去凑一堆挤着,也许就像以前说的,我是有贼心没贼胆,但是乘人之危太令人不齿了,所谓君子好色取之有道,大流氓混到头里都是绅士。.net

    “那你说怎么办?”一个碗,两个碗,三个碗……“我们在月球上一起泡过浴池,所以你是不在意了,她们两个呢,而且就算是那次我也是索德布雷加形态下,现在可不行,我这套衣服承受不住变化后的身体。”

    “……你就非要把这件事说出来吗?”被两束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后背,永琳冷汗都下来了,“那次还不是因为没办法!月夜见都那么说了我能怎么样!”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碗也做好了,幽香,不用斧子了,我自己去砍树回来。”我是无心之言,没想到反而弄得更尴尬了,我还是回避一下,去外面冷静冷静。

    我推开洞口的石头钻出去了,洞里除了火堆中偶尔发出的噼啪声之外安静得针落有声,气氛凝固的厉害,这是自从我来到幻想乡之后的头一次,以往不是没有过四人齐聚的时候,但是却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尴尬。

    “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尴尬的气氛缠绕着所有人,许久,紫开口打破了沉寂。

    “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失去了力量,心中那种原本被抛弃的多愁善感又回来了吧……”幽香坐在火堆边点上烟袋抽了一口,“呼……我们现在,都是士兵了。”

    “像我这么吊的还有七十五个。”永琳嗤笑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嘲,“挖雪挖雪,你们两个想办法把锅架上如何?”

    用左臂扛着切下来的枝干,不多,都是些分支,但是磨成粉熬粥姑且是够了,回到山洞里,我用左拳将这些木头打成碎屑,交给永琳慢慢研磨,就像研磨中药一样,火堆上支着石头锅,里面的雪已经化成了水,正在冒着泡,永琳将研磨好的木头粉倒进了锅里,嗯,乍一看颜色还不错。

    四个人分着喝了一锅木头粉粥,别的不说,至少肚子里也算是有点东西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因为木头而恢复,但是看紫和永琳的样子,她们两个似乎消化不了,反正紫还是打不开隙间。

    “已经晚上十点半了……我去洞外面,你们早点睡。”身上热乎了不少,我站起来打算往外走。

    “别,你还是呆在这吧。”幽香将烟灰磕在了地上,“我们不打算弄什么铺盖了,挤一挤凑活一下就行了,你也不用回避了。”

    就这样,我妥协了,她们三个睡在火堆右边,我在左边,只不过躺在冷冰冰的地上,我怎么都闭不上眼睛。

    “力量……失去了力量之后……我们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甚至无法生存……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力量真的失去了……那该如何是好……”力量并不是永恒不变的,那么,为什么就没有可能真的消失呢?“算了,庸人自扰……啊……冰冷的地板,仿佛回到了过去一样……”

    干瞪眼瞪到了凌晨四点半,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火堆已经完全熄灭了,时间是早上九点,我推开洞口的石头,发现暴风雪已经停了,阳光明媚,地上的积雪反射了太阳的光辉,能轻松的灼伤人类的双眼。

    “真是好天气,是吧,昨夜的那种疯狂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幽香从后面走过来,靠在了山洞壁上,“这就是自然,这里的人类自以为已经掌控的东西。”

    “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掌握的只是自然希望他们掌握的东西,也许他们已经知道了,只不过不愿意去承认,也不愿意去相信。”吐出一口烟,我舒了口气,“不过好在这不需要我们头疼,幻想乡里的诸位可没有这里的人这样愚蠢。”

    “所以我才觉得这里的人很可笑。”永琳也走出了洞口对着太阳伸展了一下,“赞美太阳!罗马!呼……他们整天呼吁着保护地球,其实他们何尝是要保护地球?地球又何尝需要他们保护?在我们当初诞生的时候,地球就已经经历过比这更严苛的环境了,地球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算那样都不会毁灭,人类现在只是在想办法保护自己而已。”

    “对哦,你们那时候把地球毁的更惨,但是你们倒是痛快,二话不说直接移民月球了。”不管怎么说,不管这一代人类最后到底是兴盛还是衰亡,都要由他们自己去走,我们能做的不过就是抱怨抱怨,还有就是防止幻想乡走上外界的老路。

    “现在怎么着?”幽香回头看了看,“这老东西还没起?不会是冻死了吧。”

    “怎么可能,昨天晚上她睡得中间,谁冻死了她也冻不死啊。”永琳过去探了探鼻息,“嗯,好着呢,一点要咽气的迹象都没有。”

    “就这样吧,等她睡醒了估计也中午了,我们吃个饭,然后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我身上还有当初用过银行卡,里面的钱还剩下不少呢,至于幽香和永琳……要说她们没有合法的外界身份有人信吗?“难得来一次休假可不能只带着遇难的记忆回去,对吧。”

    “有理。”幽香点点头,走到了紫旁边,然后一脚踢了上去,“给我起床了!白痴!”

    紫被一脚踢中,骨碌骨碌的滚到了山洞边上,没醒。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把洞口一封,各自找地方躺下了。

    又是一觉醒来,这一次,紫这个懒虫终于醒了,我们找到了正确的路,回到了滑雪场,找了一间温泉旅馆,没什么比温泉水更能温暖我们冰冷的内心了。

    “呼……极乐……”泡进水里,连幽香都禁不住感叹,“以前泡过那么多次温泉都没有今天的感受深。”

    “确实,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紫把整个身体隐藏在水下,看着靠在温泉边上一脸无辜的我,“你不觉得你这样子很失礼吗?”

    “有什么办法,这间旅馆是混浴,我为了你们方便可是把整间旅馆都包下来了,这附近只有这一间旅馆,我也很无奈啊。”我穿着卫衣过了一夜,整个身体早就不堪重负了,所以即使洗完就要被幽香揍,我也没办法让自己离开温泉,“放心,我今天没心情看你们。”

    “由他去吧。”幽香居然没有对此表示什么,这简直是太阳从南边出来了,“反正他什么都看不见,对吧,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

    “也不是完全看不见,只是很模糊,不过在这里确实看不见了,模糊加上水蒸气,看什么都是白茫茫一片。”机械制成的双眼似乎因为昨夜的低温而出现了问题,毕竟这双眼睛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适应低温环境而设计的,“等下用温泉泡一泡应该就能看见了。”

    “所以多简单,他一泡眼睛,我们就出去。”幽香是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才表现得满不在乎,至于永琳……好吧我早在月球上看过了,估计她都习惯了,“泡温泉很容易饿,一会儿再吃点什么吧,大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