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斑得贝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零九章 斑得贝迪

    五宝r妹美爆了

    “吨吨吨!噗哈!”站在温泉浴场门外,我一口气喝完了一**咖啡牛奶,嗯,味道不错,但是这个喝法好像只适合于我旁边的三位,不太适合我,归根结底,我还是个男的,“嗯,解析系统恢复正常了,回去做一下低温改修吧……”

    “哦,我中奖了。.net”幽香拿着咖啡牛奶的盖子,“不过喝了之后我更饿了。”

    “洗澡其实很消耗能量的。”永琳打了个哈哈,“对了,你把旅馆包下来了,其他人怎么办?你不是说这附近只有这一间旅馆吗?”

    “所以我刚刚已经联系老板解除包场了,我们说好只是在我们几个泡汤的期间包场而已,我给了足够的酬金所以没关系。”我可不是那么无趣的人,不会走到哪都搞得像是暴发户一样,俗话说小人乍富赖狗长毛,吃了三天饱饭忘了西北风冷不冷了,我可不是这样的人,我可是幻想乡头号盗版贵族,“另外我拜托他们准备额外的正餐了,回房间吧。”

    “嗯……对了,你开了几间房?”紫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住进来的手续完全是我一个人办的。

    “一间啊,这旅馆是合式的,又没有床,直接睡在榻榻米上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半夜夜袭你们。”如果不是温泉浴只有混浴这一点,这间旅馆很适合进行合宿,但是现在看来……这家旅馆不会是专门为了情侣开放的吧……那我一个人带三个算怎么回事?

    “我不是怕你夜袭,我是怕自己睡迷糊了半夜钻到你那边去。”紫居然是害怕自己,这一点倒是让我始料未及,不过仔细想想……嗯,确实,就凭她那睡相,钻到谁的被子里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昨天晚上要不是她被夹在永琳和幽香中间,估计她能睡到山洞外面去,“有什么办法没有?”

    “有啊。”幽香怪里怪气的掏出了一根绳子,“把你跟你的被子捆起来做成八云卷就可以防止你钻到别人的被子里了,你看如何啊?”

    “说得好,我拒绝。”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虽然看她的样子好像有点心动,隐性抖m?

    回到房间,又吃了一顿饭,我们四个打开电视,换了十几个台都没找到一个能看的节目,唉,现在的pta啊,什么都要禁,啊啊……迟早有一天世界会因为失去乃子而灭绝的。

    “无聊啊……但是又不想出门了。(最快更新)”刚从外面跑回来,现在不过下午五点,距离晚上还早着呢,但是再出门也不现实,而且也都累的够呛了,“不如我们去打打乒乓球?”

    “好是好……二对二也符合逻辑,但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永琳对我的提议同意了百分之五十,“要不再加点难度,比如接球的时候再加上接龙什么的。”

    “可以,走吧。”幽香站起来拧了拧手晃了晃脖子对着空处打了两拳,“呦西!”

    “……我们不是去打架。”我拉住了幽香的衣服,幽香在原地走了三分钟,低头一看自己没动地方,“只是塑料小球和木头拍子而已。”

    “废话!跟你那只左手打球跟打架有什么区别?”幽香从我手里夺走衣服下摆,“你一球过来我们都去冥界报道了吧!”

    “我又没说我要用左手。”你们见过有跟自己人使用杀人乒乓球的吗?“走吧,别紧张,我只用右手,左手背在后面总行了吧。”

    时间正是晚饭时分,乒乓球案子这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们几个刚刚吃饱了撑的的。

    “先来什么?”从案子下面拿出乒乓球和拍子,我挥了挥手,熟悉了一下拍子的重量,“接龙接什么?化学方程式还是基因链?”

    “别,费那个脑子还不如回屋打麻将,先来点简单的,就成语接龙吧。”永琳提议了万恶之源,不过我觉得我还是不要提醒她比较好,“我先来,看球!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我把球打了回去。

    “为所欲为。”紫面无表情。

    “为所欲为……”幽香欲言又止。

    “……”乒乓球打在了永琳的脸上,但是在被打中之前永琳的脸就已经黑了,“喂……什么情况……谁再敢说为所欲为四个字信不信我翻脸啊!”

    “啊,是是是是……”眼看永琳身上都要冒出火苗子了,我们除了同意也没什么能说的了,不说就不说呗,不就是为所欲为吗,“您继续,您继续。”

    “哼!来了!”永琳这才捡起乒乓球重新开球,“狗胆包天!”

    “天怒人怨!”我反手就是一下,乒乓球直朝着紫的脸飞了过去。

    “怨天尤人!”然而紫却突然蹲下了,然后就是一记杀球。.net

    “人无完人……”幽香又是欲言又止的表情,轻轻地把杀球挡了回去。

    “……”乒乓球又一次打在了永琳的脸上,然后落在了地上,弹了几下,声音清晰可见,这让我们不禁感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你们……这群……贱人!”

    “跑!”我一拍幽香的肩膀,转身就跑,身后传来了跟永琳一组的紫大人的惨叫声,以及……什么东西高速破空而来的声音!“我去!”

    我伸出右手就往右一推,结果推到了一只左手,我和幽香一左一右的撞在了走廊墙壁上,一颗乒乓球带着强大的冲击力从我们中间飞了过去,正好命中一个刚从转角拐过来的身穿蓝色紧身衣拿着红色长枪的男人,并一击将其打倒。

    “lancer又死了!”我惊叫起来,“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太没人性了!”幽香转身指着永琳,“你简直不是人啊!”

    强烈谴责完成,我和幽香继续跑路,直到跑到了旅馆的仓库里,我们才停下。

    “呼……啊……体力不够了……这里应该没问题吧?”跑到仓库来是幽香的主意,我并不确定更不能保证这种方案的可行性,“我总觉得这种地方太容易被找到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躲在这里。”幽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就因为这里太容易被找到了,以八意永琳那种智商才会反过来认为我们不可能藏在这里,所以这里其实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样啊……可是……”我承认永琳的智商,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感觉危险,“万一永琳已经猜到了我们会认为她会认为我们不会藏在这里而直接过来找我们怎么办?以她的智商未必想不到这一层啊。”

    “这……啊,没关系,你都说了,以她的智商能想到这一层,那么她就自然也会认为我们已经知道她猜到了我们会认为她会认为我们不会藏在这里,所以她绝对不会来这里找我们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这有点像一个俗套的故事,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但是那种我可以说上几百年,这个我现在就开始有点蒙圈了。

    “嗯……至少我现在确定她不可能抓到我们了。”我在门缝上看了看,突然开口。

    “怎么样,我的主意出对了吧?”幽香彻底放松了,靠着墙坐在了地上,“我就说……”

    “不,我是说……门锁坏了,打不开了……”我拿着掉下来的门把手慢慢的转过身。

    “……”幽香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用手推门,金属制成的大门纹丝不动,幽香气的一拳砸了上去,“啊啊啊!!!!疼死了!!!!”

    “喂!有人吗?有没有人!”五分钟过去了,我趴在门上大喊。

    “别喊了,外面没人。”永琳鸡贼的声音顺着门缝钻了进来,“顺便一说,你的新手臂很漂亮。”

    “诶?”我立刻抬起左手,发现左手变成了铝合金的,“我靠,什么时候掉包的!”

    “之前你在水里泡眼睛的时候,怎么样,我的手艺还不错吧?至少作为一条手臂这东西可是很合格了。”这条铝合金手臂拥有着普通手臂的一切功能,但是也仅此而已,没有武器,更不可能打破金属大门,“你可别问我什么时候做的,又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别忘了,秘密让女人更有女人味,哦吼吼吼……”

    门外传来永琳的女王三段笑以及可怜的油咖喱和lancer的尸体在地上被拖拽的声音,不过现在不是担心他们或者说是默哀的时候了,关键是现在我们怎么出去,门缝不小,这代表我们至少不会在这间连窗户都没有的仓库里被窒息死,话说回来我本来就不可能窒息死,呼吸仅仅是我的习惯罢了……这不是废话吗?

    “喂,别慌乱,这种时候慌乱有什么用?”幽香说着打开了身边的一个木箱子,然后大头朝下的扎了进去,“像这种时候只需要在箱子里寻找时光机器……别摸我屁股!”

    “谁让你在我面前扎在箱子里就留个屁股来的?”我悻悻的把手拿开,“所以呢,你找到时光机器了没?什么样的?是发霉的还是长毛的?”

    “那你说怎么办?”幽香这才从箱子里爬出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难道我们还能等来别人?那家伙明显就是想把我们关在这里吧!”

    “所以我之前说她肯定能想到我们会觉得她会认为我们已经知道她猜到了我们会认为她会认为我们不会藏在这里,所以躲在这里肯定是行不通的啊。”我从一开始就反对这种可行性,只不过现在也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先安顿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她总不能一直把我们关在这,没有我,她连幻想乡都回不去,除非她想要钻八云紫的狗洞。”

    “那我们就在这里干坐着?”幽香说归说,还是选择坐下了。

    “不用,我之前拿了房间里的昆特牌。”这时候就该说那句老话,“来局昆特牌怎么样?”

    “我告诉你整个幻想乡没人是我的对手。”幽香不由自主的进入了程序设定的模式,正所谓‘男爵闻汝来,摆好昆特牌’。

    “哦,是吗?”这倒有意思了,我也从来没输过呢!“那敢不敢添点彩头?输一局脱一件。”

    “哼,说得好像你有机会一样,准备光着身子爬出去吧!”幽香满满的自信,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那么擅长,别是真的阴沟里翻船吧……

    第一局结束,我居然输了!不过愿赌服输,我差不多了解幽香的牌路和习惯了,将身上的皮夹克放到一边,我大喊一声,再来!

    第二局,我们都谨慎了不少,前两回合一胜一负,幽香似乎发现我已经掌握了她的打法习惯,紧急变招,但还是以三点战斗力的差距被我拿下了第三回合,这第二局,我拿下了!

    “哼!”幽香的外套昨天就丢了,所以她……脱掉了一只鞋,靠,早知道我也应该脱鞋。

    第三局,幽香脱掉了另一只鞋,第四局,我脱掉了一只鞋,第五局,我没有鞋了,第六局,我脱掉了卫衣,第七局,幽香脱掉了一只袜子,第八局,幽香脱掉了另一只袜子。

    “呼……不简单嘛,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八局打下来居然四比四平局,这可让我始料未及,当初的蕾咪可是被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我也跟帕琪玩过几局,结果是四比一,从那之后帕琪发誓再也不和我玩昆特牌了。

    “放肆,谁是你看上的?”幽香的表情也很惊讶,看来是没想到会遇到了对手,“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王无情了。”

    “哈哈哈,黑王在此,邪灵退散!”我的身上还剩下厚牛仔裤,两只袜子,还有一条内裤,总共四件,而幽香剩下的是一套内衣内裤两件,上衣和裤子两件,加起来也是四件,不,如果算上我鼻梁上的眼镜框和我们各自的烟袋,那么我就多一件。

    第九局,幽香又输了,然而这一次她直接脱掉了内裤,就在这一瞬间我惊讶的发现……丫的她居然穿了两条内裤!

    第九局,幽香又输了,然而这一次她直接脱掉了内裤,就在这一瞬间我惊讶的发现……丫的她居然穿了两条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