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一抹多到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一抹多到来

    我永远喜欢r姐

    ————————————————————————————

    我们两个找遍了整个旅馆都没有发现永琳的踪迹,但是跑遍了整间旅馆却把我们两个累的跟三孙子一样,跑了一整圈,我们两个重新回到房间瘫在了地上。

    “我说……她不是把你拎走了吗?然后呢?”永琳最后一次出现应该是打开仓库又重新锁上的那一次,但是也正因为此我连永琳离开之后往哪边走都不知道,解析系统确实能穿过墙壁看到目标,但是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开着,那不成变态了?

    “然后?然后她把我扔在房间里,就拎着lancer的尸体又出去了啊……喂,说起来lancer是从哪来的?为什么这旅馆里会出现lancer啊!”紫看上去有点怀疑人生。

    “你不知道?”我掏出之前滑雪场门票的票头,“你看,看到没,冬木市滑雪场,出现一两个lancer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这么说起来我们在野外遇到冻死鬼和暴风雪应该也是意料之中啊,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你个大头鬼啊!我们怎么虚弱的时候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危险的地方来啊!”紫一击吐槽手刀切在了我的头上,你怎么可以偷学我的技能!“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要回去要回去!”

    “门票是幽香中奖得来的,又不是我的锅,你想回去?跟她去说吧。”我才不要回去呢,这次名义上的度假到现在除了受罪之外还什么都没有呢,“来,去说吧,不过你得先把她叫醒。”

    “我……还是算了吧。”紫又怂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怂成这样你怎么好意思当我们幻想乡的总头头?哦,对了,好像是哪……是韩国的总统是吧?反正听说他们的头头就是专门用来背锅的,出点什么事就引咎辞职,哈,真是好办法,是吧?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唉……诶,你说这永琳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这可天都黑了,她该不会是被痴汉什么的绑架了吧?”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出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了,啊,果然前辈说得好,少看那些个两三个人就演完的电影。

    “很遗憾,这个世界上能绑架我的痴汉只有一个,对,别看别人,说的就他妈是你!”永琳突然拎着一个大口袋从走廊进来了,“我只是出去化缘了。”永琳把口袋往地上一扔,散出来成堆的现金,都是一沓一沓的新票子。

    “所以,实话呢?”我看着现金上印着的蘑菇头像,嗯,果然是只能在冬木市通用的票子,会用这种票子的人可不多。

    “刚刚我带着lancer的尸体出去打算找个地方埋了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一个跟我一样白头发的全身充满愉悦气息的肩膀上站着两只小鸡的小丫头,她用这一袋子钱把lancer的尸体换走了,说是作为感谢费。”永琳毫无形象的往榻榻米上一瘫,“对了,她身上带着一条红色兜裆布,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莫达拉的圣骸布……吗……那不是兜裆布,是裹胸布……裹尸布来的。”好吧,看来我知道事情真相了,无所谓,并不在意。

    “哦……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傻逼才会用红色的裹尸布……马萨卡……这家伙死了之后还能出这么多血?可那应该是黑色的啊……”永琳居然试图在魔术师遍地爬的世界里寻找科学,当然,科学并不是不存在,“啊……算了,我刚刚花了一些,买了点点心回来,你把钱扒拉来,应该埋在下面了。”

    “哦……对了,关于你之前看到的。”从钱堆下面翻出点心盒子放在一边,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一下,虽然我知道永琳不会出去乱说。

    “我看到什么了?”永琳打了个呵欠,打开盒子咬着点心,“你的私生活我可不管,我又不是你妈,不过你可记好了,别回头搞得自己下半身瘙痒,我可不打算帮你治,自己出门找电线杆子抱着哭去吧。”

    “是不是我还得喊‘哦,我的病有救了’之类的东西啊?”我一把拉住正往门外撅着屁股爬的紫,“你干什么去?”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应该先去药店买些抗生素。”紫不着痕迹的挣脱了我的手,然后从房间的柜子上拿下一瓶威猛先生一口气喝了半瓶,一声不吭的倒在了榻榻米上,“姐,救我……我不想死……”

    “这时候想起来叫姐了?平时不都喊我老不死吗?”永琳肩膀不停抽搐着,看起来忍得很艰难。

    “天地良心!我一直喊你老东西来着,我喊她才是老不死……”紫刚指着幽香说了一半,脸上的冷汗就止不住了,“救我……我不想死……”

    “好啊,嘿,去吧,人工呼吸。”永琳伸手在我后背上一拍,“别愣着,上啊。”

    “你说真的?”我是没听说过喝完了威猛先生用人工呼吸就能救回来的,话说我来我他妈都没听说过有人会闲着没事喝威猛先生的!哦,不对,稀神旭东喝过,喝完就住院了好像,“紫,你做好生理准备了吗?”

    “……嗨?”紫没明白我的意思,正疑惑呢,就被我一拳打在了肚子上,阿噗!!!

    紫的嘴里像是安装了定时喷泉一样一触即发,喷了满满一屋子的威猛先生,我拆掉铝合金假手,扔给永琳,“现在该把我的手还回来了吧?”

    “电视下面的抽屉里,左边第二个。”永琳居然就这么把我的手放在抽屉里,太过分了,“我出去考察了一下,附近有个游乐场,明天去浪一浪吧?”

    “游乐场?哈哈哈哈哈……那种小孩子气的东西……”一只手压在了紫的头顶上把她剩下的话压了回去,话说她的话每次都只能说一半,这是某种诅咒吗?

    “好啊,那你明天留在旅馆里。”幽香抓着紫的天灵盖,往后一扔,“之前失态了,不过好在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瓜怂。”

    “你居然能记得住?”幽香的记忆居然还在?这不科学!

    “废话,不管怎么说……好吧,这次算我输了。”幽香又躺回了自己的地盘,“睡觉,期待明天……点心不错。”

    “……你什么时候吃的?”点心盒子空了一半,好快,没想到幽香一觉醒来居然已经成长为了不起的饭桶了啊……

    夜,夜,夜,没错,到了深夜了,哈哈哈,是时候开始夜生活……哦,没有啊。

    “嗯……嗯?”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自己旁边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嗯,有点奇异的香味……软乎乎的……咬一口吧,“啊呜!”

    “妈呀!”房间里传出一声惨叫,没过多久,房间里的灯亮了,我们腚眼一看……咳,定睛一看,紫泪眼汪汪的捂着胸口缩在墙角,“你居然咬我!还专门咬这种地方!”

    “……什么啊……呸!”我却只是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用力一吐,吐出来一块碎布,“啊……原来我咬的是你啊……还以为是天降之物……嘁……不过……你先给我解释一下,我在自己的被子里睡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咬到你呢?”

    “我说过我睡相很差了嘛。”看着地上的布片,紫把胸口捂得更紧了,好吧,我知道那不是因为疼,而是其他的问题,“但是现在被咬的是我啊!我啊!我是受害者啊!”

    “那……要不你跟我一起睡?”我把被子掀开,“放心,我就蹭蹭不进去。”

    “鬼才信你的话啊!”紫居然不相信我,啊,太让我伤心了,不,应该说……啊,多么令人悲伤啊……崔斯坦老弟,你说是吧?

    “啊,多么令人悲伤……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想这么说……”某个奇葩的英灵座上,某个奇葩的悲伤骑士正莫名其妙的悲伤着,然后顺着窗户跳了下去,“果然我还是应该再去死一次!啊!太令人悲伤了!”

    “咳,紫你这话就不对了,你不知道上次我跟勇仪说这话结果头上挨了一角吗?”没错,什么叫鬼才信,明明是连鬼都不信好吧?顺便一说,我刚刚不是口误,真的是头上挨了一角。

    “就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你就把我们都吵起来吗?”永琳突然发飙,看来不管平时多有涵养的人在起床气方面都是一样的啊,“拿绳子来!”

    山下五除二,对,山下五除二,永琳把紫连同她的被子一起捆成了粽子,往房间角落里一扔,然后关灯睡觉,至于幽香……她根本就没醒,真是……有趣。

    第二天一大早,我伸着懒腰从被子里钻出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大喊一声,“卧槽!这么大!(啊♂好大!)”

    “怎么了?啊?”我这一声出来很明显又把永琳吵醒了,永琳揉了揉眼睛,走到我旁边往窗外一看,“卧槽!这么大!”(啊♂好大!)

    “什么呀你们两个,吵死了好不好!”幽香抱着枕头走过来,怒视着窗外,“卧槽!这么大!”(啊♂好大!)

    “叽叽喳喳烦死人了!”我们宛如黑色三连输一样的整齐队形终于把个八云紫唤醒,她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半只眼,“什么玩意啊?叫唤什么啊?要玩哲♂学上外头玩去!”

    “超级大的雪在下啊!”我们三个同时回头,“超级大啊!就算不考虑哲♂学也大啊!”

    “什么啊……不就是下大雪吗……都他妈没见过世面是不是?幻想乡哪年不下大雪啊?烦死!去去去去都让开!”紫这才挣脱绳子从被子里出来,把我们从窗户边推开,自己睁眼往外看,“卧槽!卧槽!!卧槽!!!旅馆都被雪埋住了啊!!!!”

    ‘啪啪啪!’三个拳头同时砸在了紫的头上,“瞎叫唤什么啊!”

    过了一会儿……我们换好了衣服,坐在房间里休息,紫捂着脑袋蹲在一边,“好过分……明明是你们先喊的……”

    “哼,卖萌是吧?我告诉你,这种毫无疑义的举动根本不……”我伸手抹了一把鼻血,“啊,屋里好热,我需要出去冷静冷静……”

    “门都堵死了,怎么出去?”幽香在一边地上打滚,“看来今天的计划要取消了……不,等下……外面的雪好像还在下是吧?”

    “没错,按照现在的降雪量,最多再过三个小时我们将会被深埋地下,所以我觉得……”永琳淡定的端着茶杯,“我们干脆帮忙除雪好了,不然别说今天,明天也别想出门。”

    “我才不要嘞,这么冷的天气干这种活,我的腰可受不了。”紫把自己装回了被子里,用绳子捆好。

    “唉,老东西就是不中用,你说是吧,永琳?”我摆出一副嘲讽的表情。

    “是啊,还好我们还没老到某些人这种程度。”永琳舒展着身体,“走吧,不要管这种老东西了,抄家伙,干活了。”

    “我已经拿出来了。”幽香拎着三把除雪铲,扔过来两把,“看来这里经常下雪啊,房间的橱柜里就有这种东西。”

    “不……我觉得这个……”我看了看窗外的积雪,“可能是为了让客人在被大雪掩埋的时候可以从房间的窗户挖出去的时候用的吧……”

    “好了,别说那么多,开工!”永琳带头,我们三个人离开了房间,留下紫一个人在房间里,捆好的棉被在地上不停地打着滚。

    “好啦!我一起就是啦!”蓦地,棉被突然打开,紫从里面跳了出来,跟着跑出了房间,“就当是体验普通人生活好了吧!喂!别丢下我啊!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很可怕的啊!”

    努力了一个上午,旅馆终于被重新挖出来了,呵,听着像是出土文物一样,不过很遗憾,这里能说得上是出土文物的……正好就是我们四个。

    “喂……下午能去游乐场了不?”从浴场出来,回到房间,紫瘫在榻榻米上看着像胶质怪一样软塌塌的,“人家好累了嘛……需要休闲啊……”

    “残念,因为大雪的原因,游乐场今天停运。”永琳一击将紫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