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魔界的变动-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二章 魔界的变动

    为了酋长,为了地狱咆哮

    不知道是不是连续两天的遭遇耗尽了我们的坏运气,还是说因为我们帮忙除雪的举动为自己积攒了一点善行,总之在那之后的一天,天气总算是正常了,我们一行四人终于成功地进行了度假……简直太过分了!没听说过度假还要忍受两天鬼天气的!

    “呼……文文,我考虑了一下,咱们还是安心在幻想乡里待着就好……你觉得呢?”我靠着床的靠背坐在床上,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说清楚。(最快更新)

    “别……别在这时候……在这时候……说这种话……话啊白痴……”文文正坐在我身上,进行着某种大家都懂的仪式,俗称叫‘坐上来自己动’。

    “ok。”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可反驳的呢?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穿的像个衣冠禽兽一样站在床边叼着烟袋,打算换个房间晨袭,毕竟……我们四个回来的时候才刚刚早上四点,现在也不过五点,距离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呢,至于为什么先是文文……谁让家里只有她的起床时间比别人都早三个小时?

    “哈哈,小仙仙,我来咯……”将事后烟的烟灰磕在烟灰缸里,我轻轻的蹑手蹑脚的猫进了铃仙的房间,然后一步跳上了床,身体悬在半空的时候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如同出现时候一样突兀的消失,看到没,这就是我苦修二十年才获得的绝技,一秒换衣术!

    一把抱住了床上的人,我却突然感觉手感有些不对,不,不仅仅是手感……体型也不对,不是小了,而是大了……这个体型是!

    “什么啊,主人啊……怎么,终于忍不住对我下手了?”艾尔揉了揉眼睛,看清是我,嘟囔了一句,又重新回去梦周公了,“您随意感受,但是还请别吵我睡觉……呼……”

    “……”我默默的下了床,拉住床单往外用力一抽,艾尔的身体在空中翻转了两周半之后啪的一声摔回到床上,“为什么你会在这间屋里?啊?我亲爱的艾尔亲?”

    “呃……”艾尔一下子摔醒了,然后就开始全身冒汗,大汗,暴汗,庐山瀑布汗。

    “咳……把裤衩穿上!”我轻轻扫了一眼,然后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丁,以此来保持自己伟岸的形象,“你说你睡在铃仙的房间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裸睡?”

    “裸睡最舒服了嘛……”艾尔套上衣服,脸上写满了疲惫,“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您忘了吗?在您几位出门旅行的这几天铃仙亲要在永远亭负责急诊啊,正好我的房间厕所漏水,所以我就搬到这间来了。(最快更新)”

    “哦……那是谁在你脸上写了这么多的疲惫?”我看着艾尔一脸的风景画,“睡前也不洗洗脸?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给我立正站好!”

    “哈依……”艾尔依然吊儿郎当的站着,衣服也穿的乱七八糟的,胸口开那么大,这不是全都看到了吗!“主人您有事快说……呵……困啊……臣妾做不到啊……”

    “……”我决定放弃了,轻轻在艾尔额头上一点,艾尔直接往后躺在了床上,我叹了口气,转身出了房间,被这么一闹,我也没有继续夜袭的性趣了,“唉……人生啊……”

    此时已经是清晨,虽然冬天的太阳来得迟,但是在人之里已经有村民离开温暖的床开始下地干活了,秋姐妹和河童重工的努力让冬天生长作物成为了可能,但是再好的条件也需要农人的耕种,而就是在人之里的近郊,一块计划开发的土地上,在几名正好打算在今天开工的村民们面前,异变突起。

    “喂,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一个眼尖的村民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不远处的土地上居然没来由的冒出了大量蓝色的闪电,而在闪电的中心位置,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球,圆球嵌入了一点点土地,然后渐渐的变淡,一个人影单膝跪地低着头蹲在黑色圆球原本的位置,“我靠!终结者啊!!快去请如来佛祖!!”

    当我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六点了,听闻这消息我放下手里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就冲出了家门,终结者?赶紧要签名啊!至于危险性,终结者在外界也许很强大,但是放在幻想乡,拜托,终结者的力量还不够看。

    “哦,你家也接到消息了?”在赶往人之里近郊的路上,我碰到了似乎也是打算前往人之里的蓝,“紫又甩锅给你了?”

    “是,那个……”蓝有点不好意思,“您几位在外界的事情我听说了,感谢您对紫大人的照顾。”

    “啊哈哈哈,不用在意。”眼看人之里到了,“让我们解决这摊事吧。(最快更新)”

    在到达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设想了所有的可能,无论是t-400,t-500,t-600,t-800,t-850,t-888,t-1000,t-x,t-3000还是t-5000我都不会感到惊讶,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

    “欧尼酱,偶搜易!”一坨神绮在我呆滞的眼光中朝我正面扑了过来,我默默地往左边移动了两步,看着神绮的脸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欧尼酱洗都已!看到可爱的一抹多扑过来不是应该立刻伸手接住吗!”

    “呕!!!”我终于忍不住了,抱着肚子开始狂吐,“呕!!!!”

    “……真是很抱歉,神绮大人,但是不得不说您刚才的语气太……呕!!!”紧跟着我之后,蓝也吐了,“太让人无法接受了……呕!!!!”

    蓝说的没错,神绮的形象比之爱丽丝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融合了一些跟辉夜类似的东方风格,单纯论颜值来说,如果说爱丽丝是西方之最,辉夜是东方之王,那么神绮就是东西结合的顶点,但是说实话神绮真的不适合这种强行卖萌的风格,这已经不是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程度了,而是直接伤胃啊。

    “……好了好了,别吐了,我正常点行了吧?”神绮终于把语气变回正常版了,“对了,那些村民似乎遇到了问题,我知道我出来的动静肯定能把你引过来,所以一直等在这,先帮他们看看吧。”

    “嗯……蓝,一起看看吧,也算不白来一趟。”不远处确实有些村民违者一小块地方不知道在看什么,既然已经知道所谓的终结者就是神绮了,那就顺便解决一下,“嘿,发生什么事了?”

    “哦,是秦大人和蓝大人,是这样,我们刚刚准备开荒,可是挖土的时候挖出了些奇怪的东西,您看。”村民们让开了一块,被他们围住的是一个挖出来的坑,而在旁边堆积的泥土中,居然有一些血红色泥土块掺杂在其中,“就是这些红色的土块。”

    “我给他们看了一下,这个洞里有一层土都是这个颜色的,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这土块给我一种不祥之气,所以我让他们先等你过来。”神绮接着话往下说,“你看呢?”

    “干得好,幸好你们没继续往下挖,这种土可不容易出现,这下面肯定有什么东西。”我看了看血红色土层的深度,“来,哥几个卖卖力气,把这个洞周围的土都挖开,就挖到出现红色土层为止。”

    “哦!”在我的带头之下,一群人锹镐齐下,很快便将原本的洞扩大到了一个大约四米见方的大坑,到此,我让所有人停止了挖掘,然后全部爬出这个坑,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坑里。

    “嗯……果然……”我用右手抚摸着脚下的红色土层,然后又拿起铁锹开始往下挖,没挖多久,居然挖穿了一个洞,不少泥土散落了下去,一股恶臭的阴腐之气涌了上来,异常的刺鼻,“所有人退后,别吸入这些气体!”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洞口涌出的空气已经变得和外面的一般无二,我这才放下铁锹,低头往洞里看去,下面的空间果不其然是人造的砖石结构,就是一个石室,而在石室正中间,躺着一口古朴的棺材,跟我想的一样,这是个墓穴。

    看了看墓室的大小,我在血红色土层上用左拳连续重打,将墓穴上方的泥土完全打穿,整个墓穴暴露在了所有人眼中。

    “居然是个墓穴?可为什么那些泥土是那种颜色?”蓝看着墓室之中的棺材,开始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好好学学杂学了,“秦大人你还懂这一行?”

    “还好吧。”我肯定是不够专业,但是也差不了太多,毕竟我对这一行的了解都是用命换出来的,如果不是我的特殊体质,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这块地的风水相当好,也就是俗称的养尸地,不过养尸也分很多种,如果仅仅是想为后人趋吉避凶取个好兆头,那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可是如果过于依赖这灵地,就会变成这种东西,血尸墓,毕竟天道循环,因果有序,想要得到更多,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现在怎么办?”蓝本来应该比我更熟悉这些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一点都不懂,你原来好歹也是华夏的狐狸啊,一点也不懂太说不过去了吧?“呃……您别这么看我,我当年也是个坏学生来着……”

    “算了……你的事我也不便多说……反正这个墓穴是不能留着,否则对于人之里来说可是大凶之物。”我不知道这个墓是谁的,又是谁建造的,但是按年代来看应该有好几百年了,不知道棺材里有没有古董,呵……老毛病改不了啊……“把棺打开,不过不能用手,妹儿啊。”

    “在呢哥。”神绮立刻蹦出来,“啥事啊?”

    “用心灵传动魔法把棺材盖打开。”有个神灵级的妹妹一切都太简单了,可惜是个变态。

    “好嘞。”神绮抬起右手对准棺材板,往旁边一甩,整个棺材盖直接飞了出去,撞到了墓穴的砖石墙壁上粉碎开来,棺材内部的场景让人看着触目惊心,“天哪……这是什么东西……”

    棺材之中充满了暗红色的血液,散发着阵阵的恶臭,而在这血液之中,浸泡着一具已经腐烂的血红色尸体,尸体的身上已经没有皮肤,全是烂乎乎的肉,而更可怕的是,就在棺材打开的下一秒,这具血尸的眼睛居然睁开了,带着通红血丝的眼球直勾勾的盯着距离它最近的活物,也就是我。

    “啧,真是可笑……”眼看着血尸爬出了棺材,朝我歪歪扭扭的冲过来,我几乎无法阻止自己的笑意,太可悲了,就是这种生物,太可悲了!

    清晨六点多,对于冬天来说太阳还没出摊,因此血尸也显得肆无忌惮,但是它错就错在挑错了对手。

    “所有人最好再往后站一点。”蓝看着歪歪扭扭的血尸,“那些暗红色的血液应该带有强烈的尸毒,中了可不好办……”

    “的确……”神绮也紧盯着血尸,看着它身上的血液不断甩落在地,无论是落在石砖上还是泥土上,都会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冒出白烟,足见其毒性猛烈,“哥,要帮手吗?”

    “不用……”眼看血尸来到近前,我突然前进一步左手一击穿透血尸的左胸,又从它的背后穿出,而在我的左手掌心之中,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正不断地流淌着血液,我的左手上沾满了血液,但是这些毒血却丝毫无法伤害到太阳精金制成的手臂,“悲哀之物……可笑之物……毫无价值!”

    我握紧左手直接捏碎了那颗心脏,血尸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惨叫,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我抽出左手,将尸体拎到了坑外。

    “就把这具尸体这样放着?”蓝问着我,“需要我用符火烧掉吗?”

    “不,直接焚烧会导致尸毒挥发在空气中,对人对物有害无益,等着就好,等到太阳出来,已经失去了心脏的血尸是抵御不住的。”我转过头看着墓室中的棺材,“现在,我们该看看棺材里有些什么了,能选出这么优秀的墓穴,肯定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