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三章 消失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三章 消失者

    喝死酒量差的,灌死酒量大的

    ——————————————————————————————————

    没过多久,太阳重生,照耀四方,血尸在阳光下开始以一个极其诡异的速度腐烂,化为了一具暗红的骸骨,骸骨渐渐风化,最后消失不见,而棺材中的那些血液也在接触阳光之后迅速挥发,最后只剩下一些暗红‘色’的凝固血块,铺满了整个棺材底。(最快更新)

    “嗯,可以了,把整个墓室抬上来。”神绮的心灵传动术又有用了,“蓝,你把这个坑填上土,然后就行了。”

    “哦。”蓝开始移动周围的土层往坑里落,而石砖建造的整个墓室被神绮移到了一边的空地上,神绮手指一颤,墓室的石砖就这么一块一块的分解开来,堆积到了旁边,这些石砖的质量非常好,也许可以用来作为人之里城墙和避难所的材料。

    “嗯……行了,一起来看看吧。”我拉着神绮和蓝走到了棺材旁边往里看,棺材底被那些暗红‘色’的血块堵满了,看不见下面有什么,“好吧,我打!”

    用左拳打碎了血块,棺材里的东西终于‘露’了出来,是一把剑,当我拿起这把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剑身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有趣,这难道是……

    “‘挺’漂亮的啊,给我看看呗。”我正在考虑如何处理,神绮突然从我手上把剑拿了过去。

    “哎!别拿!”我立刻提醒,但是已经晚了,神绮已经把剑扔在了地上,她的手上有几条浅浅的红印子,“啊,我说别拿吧?”

    “什么情况!”神绮一个劲地晃着手,“疼啊……怎么会这样?”

    “这把剑已经诞生浅薄的意识了,也就是剑灵,就像我的魍心一样,只不过这个还很初始,没有清晰的意识,而且……这是个凶灵,不会温和的对待使用者的。”我从地上重新把剑捡起来,“我的脑子里有黑暗之种,它下意识的惧怕我,但是你,它可不知道你是魔界神。”

    “那这把剑不是很难用?”神绮的手根本没有受伤,但是疼痛是真的,“谁能用啊。”

    “小八就可以,她拥有跟我一样的遗传因子,足以压制这种程度的凶灵,凶灵一旦被压制,也就不会再反抗主人,反而能预示危险,但是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让它臣服,目前在我认识的人里,除了我之外,满足条件的有妖梦,妖忌,小八,d-255,还有我上次对付过的无铭。()”收服剑灵不仅仅需要力量和意志,还需要对剑本身的理解,不常用剑的人是做不到的。“嗯……我看看……哦,这把剑叫……秦殇?好巧啊,居然跟我同姓……”

    棺材里除了这把剑便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但是光就这把剑就足够值回票价,眼看太阳高升,我让蓝一把火烧了棺材。

    “行了,以后不会出问题了,哥几个可以开工了。”我跟村民们招呼了一声,和蓝一起带着神绮来到了铃奈庵,铃奈庵‘门’口的木板上贴满了委托书,不过大部分都已经画上了黑‘色’的○,表示问题解决,说起来也应该‘弄’一个更方便的系统了,不过还是下次再说,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小铃?在吗?”

    ‘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一个人跟我迎面对上,棕‘色’的头发,眼镜,还有头顶的叶子……

    “哎呦喂,这不是……”虽然头上的耳朵没了,那手感ex级别的尾巴也没了,但是这不就是大狸子嘛。

    “是他妈什么是,我他妈不是!”大狸子一把捂住我的嘴把我推到了一边,神绮和蓝开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

    “你不是什么啊?”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激’动,明明上次见面的时候是个那么老成的人。

    “我不是我!”大狸子说的话就更让我觉得奇怪了,而且……为什么这么小声?

    “不是……你不是你那你是谁啊?”好么,只听说过想办法开证明证明‘我是我’的,还没有听说过有人自己承认自己不是自己的。

    “反正你就装作不认识我就行了!”这下我才明白了,大狸子是不想暴‘露’身份,但是……

    “你觉得可能吗?”我指着一旁吃了半天瓜的神绮和蓝,“你觉得现在还有人会认为我不认识你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动作才更容易引人怀疑?你到底咋想的?”

    “呃……这个……我还有事先走了!”大狸子回头看了一眼,落荒而逃。(最快更新)

    “呼,行了,别看了,不用在意,只不过是个有点神经过敏的老熟人而已。”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我先一步走进铃奈庵,“小铃,开启会议室。”

    “好的。”小铃在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书架立刻朝左边滑动了一截,‘露’出了后面的‘门’,“蓝大人,神绮大人,欢迎。”

    “呃……啊,哈哈哈……”神绮看得一愣一愣的,在她们的魔界可没有这么正规的设备。

    “坐。”我们进‘门’之后,书架就重新将‘门’掩藏了起来,‘门’后的房间里是一张会议桌,我示意神绮坐下,然后倒了杯水给她,“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

    “嗯,其实……我先从头说吧,你们知道一个叫圣白莲的人吗?”神绮突然提起了圣白莲这个名字,而这个名字,我们都不陌生。

    “圣白莲……秦大人,是不是就是上次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上那个黑影?”蓝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次闹剧。

    “对,那个严格来说……应该是圣白莲的一丝残留思念体,不过……为什么提起她呢?”我对圣白莲其实并不怎么了解,仅仅是知道的程度。

    “知道就好,那我就可以直接一点了,圣白莲的弟弟,圣命莲,是传说中的僧侣,很有名望,而且佛法强大。”神绮叹了口气,“我见过他一面,很好的人,当然……他是看不见我。”

    “圣命莲……这个名字我倒是有些印象,据说他的佛力强大到可以让看上去轻飘飘的飞钵在一瞬之间就把贪婪之人的粮仓完全搬空,甚至还有人说他能完全治愈千里之外的人的疾病。”相比起白莲,蓝对命莲的了解倒是更深一些,“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可以告诉你,是真的,都是真的。”神绮肯定了蓝的说法,“白莲在佛法上的天赋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弟弟,所以她在年老之后,不得不向自己的弟弟学习法力,只要呆在蓄积着命莲法力的飞仓之内,她就能自然而然的获得力量……但是……”

    “但是佛法的特点就是虽然修成之后极度强大,却不能让人不死。”佛家把死去称之为圆寂,这也是我对于佛教看不上的地方,圆寂?说得好听,但是有什么用呢?人活着才有价值,死了就一了百了,如果人死了,就什么都无法做到了。

    舍生取义是可以的,我现在说的并非贬低舍生取义,就像圣歌牺牲自己封印了西行妖,然后变成了幽幽子,对于她说实话我很佩服,但是圆寂,别开玩笑了,这种毫无价值的死法,简直‘浪’费生命,反正除非必要,否则我会不择手段的活下去,为了东山再起卷土重来,活着,才有机会,才有未来。

    “没错,残酷的就是……命莲先于白莲过世了,是病死,这件事彻底改变了圣白莲。”神绮喝了口水,缓了一缓,“在命莲死后,白莲悲痛不已,同时她也开始对人生苦短感到恐惧,不……跟一般人的恐惧不同,她开始极度畏惧死亡,她想要得到永生长存,但是就像你说的,通过佛法,是根本达不到的,于是白莲转而学习魔法与妖术来保持青‘春’……她对此倒是很有天赋。”

    “听起来像是伊丽莎白巴托里的故事,不过……嗯……”沐浴处‘女’鲜血确实可以保持甚至恢复青‘春’,但是持续时间很短,毕竟人类血液中的生物因子就只有那么多,而能够吸收的就更少,所以严重不推荐,“你继续说吧……”

    “白莲确实取得了返老还童的力量,但是这并不是法术,而是妖术,是魔法,这本就埋下了祸根。”修行魔法之人也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帕琪,她的种族就是魔‘女’,天生的,而魔理沙则是地地道道的人类,只是后天修行了魔法,成为了魔法使,这只是职业,就像魔理沙其他的诸如小偷啦,强盗啦,采蘑菇的啦的工作一样,只是职业,因为魔理沙并未将魔法用在自己身上,也可以说她做不到,归根结底,魔理沙只会攻击魔法,连炼金术都是半吊子,有关人体的魔法就更不要提。

    但是圣白莲,不一样,她原本也是人类,但是却用魔法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改造,从改造完成的那一刻起,身为人类的圣白莲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类似魔‘女’但是又不一样的生物,一个特殊的种族,魔法使种族,魔法使种族的圣白莲,听起来有点像利维亚的杰洛特,但是意义可不一样。

    “白莲并没注意到这一点,相反,她犯了一个人类共有的错误,也不能说是错误,只能说是习惯,就是害怕失去已经得到的东西,对,当她获得了返老还童的能力之后,达到不死的白莲开始担心自己会失去不死的力量。”

    “妖术……如果世界上没有妖怪,也就不会有妖术了。”我这里提到的妖怪是广义上的妖怪,也就是外界人类眼中的妖怪,按照他们的观点,我是妖怪,小9是妖怪,幽幽子是妖怪,妹红是妖怪,永琳是妖怪,神绮是妖怪,尽管我们完全就是分别属于六个跟妖怪完全不同的种族,但是对他们来说是一样的,“而没有了妖术,就没法再依靠妖术保持不死了。”

    “说的没错,她开始进行自己的双面计划,即使被委托去退治妖怪,但是在暗地里,本质上,却是在帮助妖怪,当然她并不是要与人类敌对,而是就像现在的你们一样,在寻找一种能让人类和妖怪都能好好生活的平衡。”

    神绮说的没错,白莲的这种行为虽然手段不同,但是想要达到的结果却和我们所努力的目标是一样的,只可惜……很明显她一定失败了。

    “刚一开始的时候,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是在不断地与妖怪的接触中,她渐渐意识到妖力不强大是无法生存的,并且将这奉为至理,逐渐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深,最终,在这条路上了解了妖怪们的悲哀的过去之后,她开始从内心之中同情起妖怪……于是一切都毁了。”

    “她的行为不被人类所接受了,对吧,因为人类,总是觉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在我来之前,幻想乡不也是这样吗?不能说谁对谁错,只是一种千古流传下来的思维定式,所以我们才要努力,改变这一切。”人类是很懂得变通的生物,但是在另一个角度来说,人类又要比什么生物都更要死脑筋。

    “没错,当她还在追求这种平衡的时候,来过魔界,我们相谈甚欢,虽然她的力量在我眼里微不足道,但是她的志向,理想,却很美妙,就像你们一样,我教给了她很多东西,包括我的独‘门’大魔法,魔神复咏,只不过她将其改良了一下,变成了更适合她自己的魔法,她离开的时候说好会再来,可是当她真的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被封印在血晶石中的状态了。”血晶石传说是上古时期‘女’娲血‘玉’的仿制品,拥有极其强大的封印能力,被这种东西封印的人,凭借自己是绝对无法解开的。

    “你没有试过解放她吗?”凭借神绮的力量,想要揭开血晶石封印并不需要什么准备。

    “我去过,但是她的意志却传到了我的脑子里,她说她的封印会解开的,但是不是由我解开,再她那所谓的被选中者到来之前,她会一直等着,我不想违背她的意愿。”神绮摇摇头,“但是,就在今天,封印着白莲的血晶石整个消失了,而我顺着空间‘波’动一路追踪,就来到了你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