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把棉裤一脱,春姑娘就来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把棉裤一脱,春姑娘就来了

    啊啊啊r姐…………

    ——————————————————

    “你的意思是说……圣白莲来到了幻想乡?可是怎么做呢?被血晶石封印的人不可能发挥任何力量,更不用说带着血晶石封印一起移动。”想要恢复意识就必须先一步解除血晶石封印,可是血晶石封印凭自己是解不开的,这是一个死结,“除非……不用除非,她一定是得到了其他人的帮助。”

    “问题就在这里,我检查了血晶石封印附近的位置,有淡淡的妖气残留,是正统妖怪的妖气,但是你应该知道,我的魔界没有妖怪,这代表帮助她的不是我魔界中人,然后我在那附近的地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我拍了照片下来,你们来看。”神绮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陷进地面的凹陷,“你们觉得这形状是什么?”

    “看上去像是……船底?”地面上出现了船底压出来的痕迹,这很不着调,但是这个形状确实是那种小型的桨帆船船底的形状,“你觉得她们是乘船离开的?妖怪会有能力和技术建造天空船吗?还是说……不……按照你的说法,不可能有人类会帮助她……”

    “我也得不出答案,所以我直接过来告诉你们,既然白莲离开了魔界,那就已经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了,但是有一件事我还是要说,白莲的力量在这被封印的岁月中并没有下降,相反,魔界的魔气还让她更进一步,现在她的力量全开的话可能在那位风见幽香之上,而我帮不了你们。”神绮明显是偷着跑过来的,就为了警告我们,“我直接过来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最近魔界并不太平,我立刻就得回去,为了应对,我连前两天打算过来的事情都取消了,小爱一定恨死我了。”

    “……”我想起了我给小爱那张‘闭嘴,牧师’的卡牌,“不……她会高兴才对吧……没什么……”

    “帮我跟她说声抱歉吧……我得回去了。”神绮从椅子上起来,“总之你们最好尽快找到白莲的所在,无论她有没有被解封,都尽量不要发生正面冲突。”

    “相信你哥,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没人喜欢冲突,反正我不喜欢,“不过魔界到底发生什么事?值得你如此费心费力?”

    “魔界历法壬辰年到了,就是开春,整个魔界都是要孩子的,妊娠啊,我能不管吗?那么多人都指望我一个,早晚有一天我得变成吉尔焦裕禄。”神绮点了下头,直接消失在原地。

    “秦大人。”蓝走到我身后。

    “嗯,开始进行全境搜索,一定要找到她们!”我没接到任何其他的入境报告,这代表她们一定是藏起来了,但是她们不可能一直藏着,血晶石那么大的目标是藏不住的,“铁鸦三队,全部出动,乌鸦一队,乌鸦二队辅助,现在!”

    在彼岸居的上空,数量令人震惊的乌鸦和机械乌鸦群腾空而起,几乎形成了一片乌云,然后四散开来,眨眼间消失不见,我的乌鸦可以侦查地表的任何位置,包括妖怪山这种有明确禁止的地方,但是……仅仅是地表,我的乌鸦们无法探测地下。

    “那我回去跟紫大人汇报,我们来负责地下。”蓝知道我说的全境是什么意思,“冥界和地狱是否也有必要。”

    “地狱可以略过,如果那里出现了什么,四季映姬不会隐瞒的,但是冥界,幽幽子未必能发现,去吧。”距离半个月的期限还剩下最后几天,只要过了这几天,幽香的战斗力就能恢复,到时候就算引起冲突我们也有办法应对,神绮说错了一句话,幽香,也是在不断成长的,神灵之下,我不相信有人能压过现在的幽香一头。

    “了解。”蓝打开了门口的书架,我们走出了会议室,蓝立刻出门离开,而我则和小铃多交代了几句,我的乌鸦数量虽多也难免有所遗漏,但是加上城管大队的全线出动,我不相信还会有死角。

    “西斯特姆,我上次跟你说的那种独特设计,我决定了,开始吧,就按照斯塔克的那个套路来。”流亡者已经完全毁了,连实验机都已经成为历史,而现在还剩下的就只剩下那台破旧的流亡者(幻想乡局地限用型临时拼装机),为此,我需要新的机体,但是,考虑到流亡者本身太难以携带,所以,我参考了一些曾经的老损友托尼屎大颗的设计,现在,该是需要的时候了。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全境封锁搜查了足足一个星期,然而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哪里都找不到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神绮说她们来到幻想乡了,那就绝对是来了,既然她们需要把血晶石整个带走,就代表凭她们的力量无法直接解除封印,这种力量是不可能蒙骗神绮的,但是现在的搜索结果又由不得我不怀疑,就好像……她们凭空蒸发了一样。

    “哪里都找不到,这太奇怪了,你觉得是怎么回事?”距离我自己的恢复还有十几天,而新型的流亡者想要完工还需要至少一个月,毕竟所有的零件都需要重新设计,想想人类把第一代计算机缩小为现在的计算机用了多久,几十年的时间,组件的缩小并不是建模那么简单。

    “你都没有概念,我又能有什么想法?”文文挑着眉,“不过我觉得,既然找不到,那就干脆不找了,如果她们真的来了,那迟早是要出来的,时间拖得越久,你们几个恢复的越好,有利的是我们,就算圣白莲解封了,难道还能像无铭一样在你们中间开无双?”

    “跟我想的一样,再有个十几天,我就又能浪了,到时候谁着急还不一定。”敌不动,我不动,反正我们什么都不缺,时间拖久了倒霉的是她们,“铁鸦三队,保持巡视,乌鸦二队和一队撤退,蓝,我打算以不变应万变,通知下去,不用特意寻找了。”

    “明白了,秦大人,紫大人也是这个意思。”蓝回应着。

    地下,聚变反应堆附近的未知空洞,一艘木质的带有大量船桨的旧式海船停在这里。

    “怎么样了?已经一个星期了,到底行不行?”一个穿着虎皮裙,头发也染得像是虎纹的妹子问着身边另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妹子,“再拖下去只怕要出事了。”

    “我早就说了,凭借我们的力量想要揭开这血晶石封印简直是痴人说梦,我们需要外力的协助,这是需要出去找的,不然你觉得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有这里才有可能隐藏着足以解封血晶石封印,解封白莲的力量!”水手服妹子也很不服气的样子,“一轮,装好了没有?”

    “还差得远呢,你以为在这种破船上安装电力系统很简单吗?而且还是用一堆破烂当材料!”回答的是一个头上带着深蓝色头巾,作修女打扮的妹子,手上戴着绝缘手套拿着电工工具,身后还飘着一朵巨大的淡粉色的云……不,是淡粉色的云一样的大叔,感觉就像是奥特之舅那种感觉?“云山,把那捆电线也拿过来!”

    “来了!”这一坨云一样的大叔看来有物理干涉能力,并不像真的云一样。

    “啊……又是这种不知道断了多少截的垃圾……我当年还做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电线这种东西啊!云山!我不做人了!”一轮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垃圾垃圾垃圾,全是垃圾!”

    “喂!有能耐你别用啊!”一只老鼠……我说错了,抱歉,是一只米老鼠从阴影里走出来,尾巴上挂着装着小白鼠的小篮子,手上拿着两根拐棍,“这可都是我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材料,不想用就别碰!”

    “又不是我自己愿意来装这屎一样的电路的!”一轮听了这话就更不满了。

    “行了!”之前的虎纹妹子突然一嗓子喝止了所有人,“所以,你们还想要解封白莲吗?”

    “……”一句话问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直到一个奇怪的ufo飘了进来。

    “我买回来了,光学迷彩系统。”ufo闪现成一阵马赛克,最后变成了一个看上去跟芙兰和恋恋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她的背后也有着翅膀,只不过她的翅膀样子比芙兰的大功率led限量版土豪彩虹光翅膀还要奇怪,“不过你们给的钱也太少了,我只能去买了最便宜的。”

    “我们是妖怪好吧,能凑出那么多钱不容易了。”水手服少女简称船长甩了甩手,“便宜就便宜吧,能用就行,只要能让我们别被随随便便的发现……一轮,交给你了,想办法装上去。”

    “喂!过分了啊!”一轮抗议归抗议,还是拿起了说明书开始进行安装流程,“光学迷彩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所以在不用的时候会自动存储电力在四个大型电容器里……四个?喂!鵺!你买的这个怎么只有两个?”

    “我怎么知道?我说了是最便宜的好吧,对了,那个戴绿帽子的老板卖给我的时候还一脸奸笑……该不会是残次品吧!”少女鵺发现了盲点,就是有点晚了。

    “奸商!我找她去!”一轮带着云山就要出去,被虎妞和船长同时按住了,“你们抱我干什么?”

    “你还嫌我们不够显眼是不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能躲起来的地方,别忘了我们可是从魔界神的眼皮子底下把白莲偷过来了,长点脑子好不好?”虎妞劝着一轮。

    “嘁……”米老鼠小姐轻轻地撇了撇嘴,“就自己那点智商还好意思让别人长脑子……”

    虎妞当然没听见米妮小姐的吐槽和嘲讽,而是又问起了其他的事情,“说到底,水蜜,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这样一个洞的?”

    “你不会想知道的……”水蜜船长按了按头上的帽子,“当我那时意外地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埋在这里,似乎是附近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大战,无意中叫醒了我。”

    “你说的一定是非想天则。”鵺又从身上掏出了一本奇怪的图鉴,“这是我趁那个老板不注意顺来的,上面记载了很多人的信息还有这个被称作幻想乡的地方所发生过的大事件,而那个非想天则就是在这附近不远处那个散发着巨大能量的奇怪金属建筑的位置被摧毁的,估计你就是那时候被唤醒的。”

    “八云紫,八意永琳,秦钺炀,风见幽香,博丽灵梦,魅魔……这里有太多我们无法对付的家伙了,所以……”虎妞翻着画册,“一旦我们暴露了,不惜代价也要让白莲回来,都没有异议吧。”

    “嗯,但是想要解除封印,我们还是需要其他的力量。”水蜜船长接过画册继续翻着,“嗯?你们看,这个人也许可以!一个在野的不属于任何势力的大妖怪,二岩猯藏,虽然注册在案但是应该有拉拢的必要,如果借助大妖怪的力量,解开这封印并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你也说了,这个二岩……麻美藏只有个注册在案的信息,我们要去哪里找她?”大狸子在当初登记的时候就没有说过主要的活动地点,所以画册上自然也就没有记录,“等等……她的能力是……喂!这不是盗我的版权嘛!”

    “别闹了,鵺,人家出场比你早。”虎妞摸头,杀伤力十足。

    “不公平啊!蛆蛆十三作才出场的家伙凭什么比我们这些十二作的主角登场还早!我要到作者统筹会去告他!”鵺刚喊完这句话,身体就突然开始变透明了,“等下!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告状了!我不上访了!好了吧!”

    在其他人怪异的眼神中,鵺身体的透明化停止了,鵺满头虚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刚刚……发生了什么?”一轮直到汗水流到眼睛里才回过神来。

    “鵺触怒了作者,因此遭到了作者的报复,差点被删掉戏份。”直来直去的云山老爹丝毫不含蓄的解释着,“所以俗话说得好,多睡觉,少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