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被遗忘的德玛西亚妖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五章 被遗忘的德玛西亚妖怪

    舌头肿了,只能明天白天再说

    ————————————————————————

    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又到了莉莉满天乱飞的好时节,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我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即使是紫也只是还需要半个月而已,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本该出现的圣白莲依然不知所踪。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小朋友的眼睛里……”把作为纪念品的巧克力蛋糕送给莉莉怀特,我目送着她又飞到了别的地方,“春天到了啊……交配的季节到了。”

    “怎么什么话一到你嘴里就变得这么龌龊呢?”文文用力的抖着一条刚刚洗好的床单,往晾衣服的金属杆上挂,“对了,你最近听到过那个传言没有?”

    “传言?哦,你说不明飞行物的那个?”最近在幻想乡有这么一种传言,说是天上出现了某种不明飞行物,但是拜托,这怎么可能呢?又为什么不可能呢?“我已经让小铃收集信息了,我觉得不是空穴来风,毕竟就我目前所得到的消息……那个不明飞行物的外形似乎有些像是船,不过只有三个人这么说,剩下的人都只说是个黑影。”

    “而且我们没有看到过,这代表……”文文抬头看了看天空,一如既往的蓝色,“如果不是那艘船或者什么东西不存在的话,就是它有什么可以用来隐藏自己的手段。”

    “没错,所以……乌鸦一队,铁鸦一队,出动,开始搜索。”我现在唯一不明白的是,如果它有手段隐藏自己,为何还要时不时的出现呢?

    幻想乡高空,云层之内,那艘木质的船缓缓的航行着,船体几乎是透明的,但是却有些地方时不时地闪现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打了莫名的马赛克。

    “喂!一轮,怎么还没修好?”船长趴在船边往下看,“幸好及时躲到云层里了,不然不是又要被发现了吗,要是没了这圣辇船,我们根本没办法带着白莲一起行动。”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吗?鵺!为什么这光学迷彩又出故障了?过去的一个月里这破玩意每天出八回故障,干什么吃的!”一轮的脸被熏得黑漆漆的,看着跟试图偷渡到欧洲的非酋一样,“这故障也太频繁了吧!一个月了,找人帮忙解封了,我们连云层都出不去好吧!”

    “怪我喽。”鵺没有待在穿船上,而是趴在一个不停变化着颜色的ufo上,“全怪我喽。”

    “如果有个什么办法能够阻挡下面的人的视线的话,那就好了……”米妮小姐歪着脑袋,连同趴在她头上的小白鼠的脑袋也一起歪着,“对了,云山,你不是云吗,能下点雨不?”

    “不行,因为我是筋肉派的云,不会下雨。”云山抱着肩膀表示毫无可行性,“其实我只是个替身使者,这种说法你满意吗?”

    “对啊,下雨就可以,而且是大雨……我们不能下雨,不代表别人也不行啊……”然而虎妞却托着下巴一副思考的表情,“这画册上有写着,天人,也许我们能让她们帮忙下些大雨……”

    “天人?我们到哪去找那些长相奇奇怪怪的宇宙人……你要找莲蓬吗?还是夜兔?你觉得神威那个笨蛋大哥会听你的话吗?”米妮小姐瞪着死鱼眼挖着鼻孔,“还有,你用右手扶下巴,左手拿欧吃矛,所以你把宝塔放哪去了?”

    “啊嘞?”虎妞低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系马达!刚刚扔下去了!”

    “那你也给我下去吧!”米妮小姐一拐棍把虎妞抡下了船,然后清了清嗓子,“所以现在我们应该去有顶天了吧。”

    “……你这不是知道天人是什么嘛,刚才为什么还要扯那么多……你丫故意的是吧!”船长一手舀子一手船锚的过来了,“你就是为了窃取某些人的提议对吧!”

    “怎么,你有意见啊?”米妮小姐架起了双拐……好吧郑重声明是探宝棒,但是对于没见过的人来说就是两根拐棍,“我们现在一致对外,所以我不想惹麻烦,但是你丫的当年把我满载着宝贝的船凿沉了的事以为我不知道吗?”

    “呃……”船长把家伙放下了,“抱歉……”

    三天后,虎妞一手拿着用速干胶粘好的宝塔,一手拉着一个全身充满了桃子味的人爬回了圣辇船,一上船就开始嚷嚷,“看啊伙计们,我捡了坨屎回来!”

    “……”并没有人回应。

    “嗯?”虎妞正觉得奇怪,就听见圣辇船上一声巨响,爆炸了,“我去!搞什么嘛!”

    “咳咳咳咳……”尘埃落定,几个非酋从黑烟里钻出来,“锅炉居然炸了……果然不应该用烧煤的设备……咳咳咳咳……”

    ‘哗!’突然,天降大雨,瞬间将几个人身上冲的干干净净。

    “诶?”船长很惊奇的看了看虎妞手里牵着的人,“这不是……那个叫什么……比那什么更什么什么天子是吧?”

    “比那名居天子啊混蛋!”天子直接把绯想之剑抽出来了,“砍了你啊!还有千万别瞧不起烧煤的啊!你以为超级战舰是怎么虐杀美丽奸海军舰队的啊!你以为那么牛叉的外星战舰为什么会被退役的密苏里号和一帮大老头子像玩小霸王一样逼的崩盘的啊!”

    “啊啊,冷静,冷静,是这样,我之前摔……咳咳……落到地上的时候就发现她饿晕在路边了,所以就把她捡起来了,作为我们给她饭吃的交换,她会帮我们制造大雨,还有,我把宝塔捡回来了,就是胶水的质量不太好。”虎妞解释着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对了,锅炉怎么会突然炸了的?”

    “还不是那该死的光学迷彩给闹的……”一提起这件事船长就开始捂脸,“光学迷彩短路导致电路整个烧了,然后锅炉跟着就炸了。”

    “这点小问题……嘁。”天子突然走进了爆炸中心,大约半个小时,一群人突然发现光学迷彩居然又开始运作了,看着身上沾了些黑灰的天子,几个人的眼神像是看着天神一样。

    “你……你怎么做到的?”一轮的眼睛尤为显得……呃……无神?

    “我认识一个超牛叉的机械师,不过我帮你们干这事肯定会被他打死,不过……因为很有趣所以就算了。”天子的抖m之魂又发作了,看来单靠衣玖已经满足不了她了,“你们现在就要大雨?对我而言可是很简单的。”

    天子曾经依靠气质改变了整个幻想乡的天气,而且每个地方还都不一样,如果仅仅是下雨的话那就更加简单,而且因为气质单一,比之前更难以被发现,混杂的气质会产生冲突,而单一的则不会。

    “啊……虽然光学迷彩已经修好了,不过下雨的话倒是更有利于隐藏,就这样吧。”一轮二目无神,晃晃悠悠的往船舱里走,看上去跟失了魂一样。

    “好……来自黑暗寒冬的随从们,仆人们,士兵们,听从克尔苏加德的召唤!”天子举起绯想之剑指向上空,霸气的喊完克总的台词,然后就直接扑倒在了船板上,“饿……”

    分割一下。

    “哦,早苗,好久不见。”吃完了中午饭,我在人之里闲逛,碰到了拎着袋子的早苗亲,“买东西?为什么不直接在应该是上买?”

    “有些是人之里特产,妖怪山上买不到的。”早苗解释着,然后眼睛里突然冒出了小星星,“对了对了,那个传说你听说了没有?uma啊!在天空神秘出现又消失的uma啊!”

    “……uma……不是不明飞行物吗,怎么变成未确认生物了?”早苗的脑洞有时候连我都跟不上,因为她的脑洞毫无逻辑,几乎就是能把无关的东西强行糅合到一起的那种感觉,也正因为如此,她在修行一些乱来的法术的时候进度非常的快。

    “那些都无关紧要了啦,关键是,你觉得那东西真的存在吗?不是眼花了产生的错觉吧!”早苗突然逼近,带着强悍的压迫力,我不由自主的开始把身子往后仰,“诹访子大人一定要说是我看错了,我才没有看错对吧!”

    “所以你看到了?”这倒有趣了,我所收集到的目击记录中并没有早苗的,“你看到了什么?不用想,就说你最直观的感觉,你觉得那是个什么?”

    “我觉得那是什么?那是……我感觉那就是一个长了两个脑袋的类人生物啊!”早苗所看到的东西居然跟目前为止所有的记录都不相同,有两个头的类人型生物?这和船的差距也太大了,不可能是看错,那就是说……等下,有两个头?

    “那两个头……是左右并排还是前后一列的?”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比所谓的双头食人魔更符合逻辑。

    “嗯……应该是一前一后吧……”早苗这次并不太确定,确实,如果是只能看见黑影的状态,确实不太好确认具体的情况,“反正我觉得不像是一左一右的并排。”

    “哦……”我心里明清着呢,摆明了,这就是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在天上飞,但是一般人可不需要飞到那种高度,换句话说,这两个人不想被人发现,或者说至少背着人的那个人不想两个人被其他人发现,“你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诹访子又不一定是对的,就那个萝莉神……哈哈哈哈……”

    “是……是啊……啊,那我先回去了。”早苗好像已经开始理解下克上的精髓了。

    意外地得到了情报,我出了人之里开始往八云家的方向走,是时候交流一下了,各种方面的……嗯?

    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但是,天空的状态却不对,太阳雨?蓝要结婚了?

    雨量出奇的大,人之里里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看来街上的人免不了要被淋成落汤猫了,文文的床单也白晾了,好在这种凡雨是无法伤到我的,雨在即将落到我身上之前就会被震开,但是……用魍心的力量做这种事情真的好吗?看来我是应该也去准备一把伞了……像幽香那样……啧,早知道当年做幽阳的时候多做一把了。

    不过说实话,这场雨感觉大的有点邪性,不少叶片都被雨点直接打穿了,要知道想要穿透柔韧的树叶凭借一般的雨滴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索性解除了护身盾,让雨点打在自己身上,果然,这雨的力道大的超乎寻常,跟冰雹一样,而且是那种脑袋大的冰雹。难怪刚才人之里里面鸡飞狗跳的,原来是疼的。

    “魍心,黑神斩波!”我召唤出魍心对着天空就是一击黑神斩波,将我头顶的云切成两半,但是,雨却没有因此而产生变化,“不是云的问题……这是异变?可是有什么必要?摧毁农作物吗?可是没用啊,荷取为所有的农田都配置了防御系统,想突破至少需要八百毫米以上的巨型火炮直接命中才有可能……奇怪……”

    我紧锁眉头沉思着往前走,这些雨还伤不到我,所以沉思中的我也没有注意到,在路边的树后面有一抹淡淡的蓝色在微微颤抖着。

    “咱好恨呐!”当我走过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跳了出来,但是我完全没注意到,与此同时,雨水打穿了树叶命中了她的头,“呜……”

    “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回头一看,泥泞的地上……躺着一把紫色的伞?我刚刚为什么没看见?,“嗯……好奇怪的伞……”

    这把伞是紫色的没错,但是撑开之后就会发现在伞面上画着巨眼和大嘴,大嘴里还伸出了一条舌头,对,真的有一条舌头耷拉下来,至于伞柄的末端也不是一般的直把或者弯钩,而是……看上去就像一只穿着木屐的脚。

    “样子怪了点,不过好像……看上去很有勇气的样子,决定了,以后就叫你勇气猪……我又不是云天河……嗯……”我敲了敲伞面,“不过真的很结实的样子啊……呦西,以后归我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