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命莲寺惊天之变,坏信长葬身火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七章 命莲寺惊天之变,坏信长葬身火海

    作为四单沉船的非洲人,我无颜见江东父老,所以……我决定到江西去生活

    ------------------------------————————————————————————————

    “三百?白泽球全族都跑到三月精那里避难了吗……还有呢!”像永远亭和的方式进来。”

    “我要找神奈子,永琳还没恢复对吧。”顺手拉住了一只路过的蠢兔子,看来上次的放置play没把她玩死,“蠢兔子,给我去挖点胡萝卜来!”

    在我放手之后,帝如蒙大赦的跑着走了,辉夜则走了过来。

    “永琳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但是外面到底怎么回事?”辉夜抬头看着天空,虽然从外面看不见永远亭,但是从这里却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大雨泼在结界上的样子,“你有搞清楚原因吗?”

    “没有,所以我才来问问神奈子……你似乎对此不怎么赞同?”辉夜对于我来问神奈子这件事居然表现的无动于衷,这可不对劲,“你问过了?”

    “啧,你总这么聪明会让我自卑的……永琳问过了,但是得到的回答是解决不了,因为这雨并不是因为云而下的。”辉夜嘴角一瞧,“不过我可觉得,做这件事的人应该在上面。”

    “上面?”我想起了那道突然消失的视线,“何出此言呢?”

    “因为现在幻想乡全境都被这像末日一样的大雨覆盖着,如果这大雨是有人引起来的,那她一定有某种目的,而这种目的显然不可能是为了让她自己被雨淋,所以,她一定待在比这雨的存在更高的地方。”辉夜的笑容让我有点晕,我居然有点抵抗不了她的颜值了,毕竟比起当年的neet范,她现在居然有点……才女范?“我不能离开这里,否则结界就无法正常维持,不过真的建议你到上面去看看,就算我的想法是错的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其实我倒不觉得你的想法是错的,因为刚刚有一瞬间,我感觉到了来自上方的视线。”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不会用那种带着审视意味的视线观察我,结合辉夜的说法,嗯,可能性很大,“说实话我感觉你有点变化。”

    “人都是要有变化的。”辉夜后退了几步背着手微欠着身子,“尤其是当我把一切都奉献给游戏之神之后,我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了。”

    “嘛,你喜欢就好。”我示意小伞在我背后举好伞,压低身体全力起跳,结界再一次被我突破,我顶着雨水瀑布一口气冲上了半空,但是,雨水的阻力超越了我的预计,在达到雨水的尽头之前,我的身体已经开始下落了,“小伞,到前面来!”

    “诶?”小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抱在了胸前。

    “索德布雷加!”一秒切换形态,我振翅高飞,然而羽翼很快就因为沾水而变得异常沉重,我全力飞行也只能保持现有高度,“该死……只能到这里……不甘心啊!”

    无奈,我只能落回了地面,变回本体,只感觉裤裆里湿乎乎的,啊,翅膀湿透了,蛋蛋也湿透了……我正这么想着,却发现雨居然开始减小了。

    高空之中。

    “我在解开封印的时候就没办法维持大雨了,光学迷彩可不能阻止他的眼睛,所以如果你们想要封印解除,就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打扰到这里。”天子已经站在了血晶石前面,旁边是一脸无辜的大狸子,“喂,准备好了没有?”

    “哦……说好会给我十箱地瓜烧的对吧。”大狸子明显仅仅是被收买来的,不过她的能力可是实打实的,“总感觉怪怪的,你们干不会是在干什么非法的事情吧……我可说好啊,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背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