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白莲教横行霸道,幻想乡鸡飞狗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一十七章 白莲教横行霸道,幻想乡鸡飞狗跳

    心情啊……并没什么用

    雨停了,毫无征兆,但是从现实意义上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好事,只不过,幻想乡全境都已经泛滥成灾,这些积水想要消退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sir,通讯恢复了,另外,在排除了大雨的干扰之后,我在上空发现了几个集中在一起的生命信号,其中有两个可以认定为比那名居天子和二岩藏,此外还检测到七个生命反应,毫无疑问了。”西斯特姆及时送来了情报,“她们开启了光学迷彩,用肉眼难以直接观测,我可以为您标记出大概位置。”

    “嗯……原来是她……难怪会有这样的大雨……她肯定又欠揍了!”解析系统上显示了目标的大概位置,在这个狭小的范围里,想要观察到一点不同的空间形态就很简单了,光学迷彩并不能完全隐形,“我现在把目标的位置发送到所有人的hud上,现在还有城管能战斗吗?”

    “在呢小哥,正在前往。”魔理沙爽朗的声音传了出来,“家里有魅魔大人就够了。”

    “正在前往,守矢神社建筑整体都是防水的。”既魔理沙之后,早苗的回复也来了。

    “老娘的神社在山顶上,羡慕我吧你们这群白痴!”远方一道红光直冲云霄,“stella!”

    “真是太没人性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妹红一下子落在我旁边,溅了我一身的水,“按照之前说好的,我来帮忙了……看起来现在还能空出手来的就我们几个?”

    “嗯,这水已经淹到胸口了,大部分人都得分心照顾房子。”即使在雨停了之后,这里的水位还是在上升,这是因为那些位于高处的积水正在往低处流的原因,“攻击开始!”

    圣辇船上。

    “他们发现我们了!有五个人正从不同的方向过来……纠正一下是六个人!”船长一开始忽略了我抱着的小伞,“根据画册上的记录,分别是博丽灵梦,雾雨魔理沙,东风谷早苗,藤原妹红和秦钺炀,还有一个没在记录中出现。”

    “解除光学迷彩,拦住他们!一个也不能放过来!”虎妞一步踩在船栏杆上越出了船甲板,手上的宝塔一阵闪耀,“宝塔,击落他们!”

    “休想!”魔理沙躲开了一道射向自己的激光,话说这宝塔能射出激光这件事情本身就足够奇怪了吧,“哈,你没办法突破我的心眼的!”

    魔理沙说着将自己右眼上的眼罩摘了下来,当然,除了颜色和伤疤之外这只眼睛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但是魔理沙却仿佛一个中二病晚期一样做出了一连串的动作,然后真的躲开了连续射击过来的激光,什么鬼?我的眼睛隐藏着这样的中二能量吗?

    “你在看哪里啊!”破空之声呼啸而来,一柄巨大的铁锚对着我的面门砸了过来。

    “放轻松点,小丫头,我找的不是你。”我一把抓住铁锚,往旁边一甩,“灵梦,这个交给你了!妹红!有个像云一样的东西朝你去了!早苗!小心背刺!”

    “背刺我?我抬手就是一发雷枪!”早苗突然转身,抬手就是一发金色的雷枪打出去,一击便将乘坐的ufo穿透,“在深海,我可以使用三叉戟,保护我的敌人痛击我的队友,就问你怕了没有!”

    “没有!”掏出一瓶果粒橙,喝完后又拿起了自己的红叉,“而且你给我看清楚,三叉戟现在在我手里!”

    “是吗?”早苗突然扯下了自己头上的蛇形头饰,“小青,给我上!”

    “怕你不成!”然而也从自己的手上抓下了那条蓝绿色的小蛇,“法海,揍它!”

    四对四的战斗在空中打响,而我很有自信,同样是禽兽,我才不相信我们的禽兽,对付不了这群臭鱼烂虾。

    “看来,你得跟我打了。”落地解除了索德布雷加形态,将小伞放在甲板上,我看着对面的米妮小姐,“呃……迪士尼给过版权吗?”

    “没有,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打码来解决,反正jump里都是这么解决的,比如像银魂啦,银魂'啦,银魂'延长战啦,银魂°啦,还有什么银魂.啦不都是这么解决的吗。”

    “有参考性吗?你说的都是同一个玩意,你以为to-love就不行吗?嗯,确实不行,说起来恶魔高校什么时候出新作?”

    “谁知道……跳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米妮小姐挠了挠耳朵,突然翻脸,“吃俺老孙一棒!”

    一把伞挡在了我面前,将打过来的拐棍弹了回去,小伞淡定的收回伞面,故作大气的干咳了一声,“这种杂鱼交给我就好。”

    “可以。”我后退了几步,从船甲板的边缘倒了下去,然后顺着船底来到了距离我所观测到的生命信号最近的位置,对着船底一拳打了上去,“敲敲门!”

    “看来抽到了下下签啊……”奇怪的是,船舱里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人,一轮看着被打破的船舱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云居一轮,曾经是个人类,现在是入道使,姑且算是妖怪的一种了。”

    “嗯,所以你是要在这里阻止我了?”船舱里没有天子和大狸子的身影,看来信号被折射了,“可是……你的入道呢?”

    入道使本身应该并没有什么太强大的战斗能力,属于强化控制性的妖怪,主要战斗力来自于他们的入道,感觉上有点类似于死灵法师和禁咒法师的泥偶和石傀儡,但是区别在于入道本身都是独立的生物,并不是被召唤出来的,更不是无意识的。

    “云山已经去外面了,这里只有我,虽然我本身除了一些体术之外没什么值得称道的能力,但是我还是得在这里挡住你,你不觉得你自己才像是反派吗?”一轮说的我心好痛,反派,原来哩们都是这样子看我的……

    “我本来就是反派啊,哈,有什么问题吗?”我好兴奋啊,终于有人把我当成坏人看了!“不过现在……是你们在幻想乡里搞出这么大的雨,你们知道这会造成多大的经济损失?我不管你们的理由,因为我对那些不感兴趣,二岩藏和比那名居天子也在你们这里吧,还有一个生命信号,一起叫出来不好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没有资格评价。”一轮右手出现了一个金色的钢圈,卧槽?乾坤圈?哪吒你怎么了?不对,李狗蛋,你怎么了?“不过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就大方的原谅你好了,而且……你信佛教吗?信我啦,你信我啦,你信我佛教啦,绝对不吃亏啦。”

    “我拒绝。”这次的事情怎么看都透露着古怪,天子就算了,又是个抖m还唯恐天下不乱,可是大狸子呢,她可不是那么没有城府的人,会随随便便的搞这种大事,还有那最后一个生命信号到底是谁的?按照西斯特姆的说法,那个信号强度比大狸子和天子加起来还要大,这是至少跟永琳一个级别的人物,为什么却不出来,“我现在确实不知道,所以我才来调查。”

    “我们做的不是坏事,你给我搞清楚这点。”一轮的语气开始变冷了。

    “是吗?等我调查清楚之后,这我自会判断。”希特勒也觉得自己是在促进人类进化,可结果呢?人类进化是好事,可如果人类进化的代价变成种族灭绝,那就毫无意义了,所以,一件事是不是好事不是由做这件事的人去决定的,而是由第三方去判断的,“现在我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让开,我可以当做没见过你,第二……就是我亲自动手让你让开,相信我,我对力道的控制在幻想乡里无出其右,绝对能在不把你打坏的情况下让你让开。”

    “那就是没得谈了?好吧……”一轮说着摆出了防御的姿势,这是什么意思?让我先手?“那你来吧,想办法让我让开。”

    “好啊。”我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一轮用来防御的手臂上,她的手臂当然不可能完全挡得住,仅仅一拳就将她打退了两步,身体也歪到了一边,但是,怎么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还以为她会防守反击或者卸力什么的,就像美铃那样。

    “就这样?”然而更让我惊讶的来了,一轮站直身体,居然很不屑的呛了我一句,“你不会就这点本事了吧?”

    “……”我的拳头确确实实打中了,而且力量也完全传递到一轮身上了,但是看她的样子也完全不像是逞能,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火云邪神?算了,试一试就知道了。

    圣辇船之外,妹红已经在云山的巨大拳头攻击下被锤扁了好几次了,可是让云山无法理解的是,每次锤扁妹红之后不久,妹红又会像没事人一样重新起来,而且丝毫不见有任何衰弱的迹象,相反,对于本体是云的云山来说妹红的火焰有相当的破坏力,毕竟纯粹的云的主要成分都是水,一旦被打中,就会急速地消耗云山的力量。

    “你就不懂什么叫放弃吗?”云山大吼着继续对妹红进行物理打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妹红已经开始习惯云山的攻击套路了。

    “那你放弃一下如何呢看上去很大块头的大叔?”妹红展开了背后的火翼,这让她的速度和灵活性都大大提高,“你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吗?虽然我也不懂!但是慧音和老秦都这么说那就应该没错了!”妹红的身上火焰环绕,最后在妹红的双手上形成了两条红色的龙,“龙啊,吞噬我的敌人!”

    另一边,船长则是在和灵梦的体术对抗中占尽下风,那巨大的铁锚打在灵梦身上跟挠痒痒一样,灵梦一记强力下踢就将船长踢到了地上,船长落入地上齐胸深的水里,但是,灵梦找了很久,却没发现船长有浮上来的迹象,正当她打算下去看看的时候,水面上突然出现了巨大的漩涡,紧接着,一堆破破烂烂的舰船居然从旋涡中心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

    这些船毫无例外都十分破旧,腐朽破败,长满了黑绿色的藻类,金属部分也是锈蚀严重,但是明眼人还是能一眼看出来,这些船根本就不可能是来自于同一个时代,有远古时代人类的桨帆船,十六世纪左右兴起的加莱赛军舰,巡防舰,私掠船绳子乃至风帆战舰,甚至还有很多明显是工业时代之后的战列舰和驱逐舰,这些来自于不同时代的舰船残骸如今却组成了一支舰队。

    “哈?”灵梦站在了水面上,看着与自己对峙的整个舰队,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幽灵船,整备完毕,全体舰队……开火!”船长此时就站在最中心的一艘异常巨大的战舰舰桥顶端,这艘战舰光是舰炮的口径就比周围的战舰打上一整圈,在船长的命令下,整支舰队的炮口同时发射了连画风都不一样的各式炮弹,有几艘隐藏在桨帆船之中的木质舰船居然喷出了大量的火焰,这些火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不少被命中的树木烧断落进水中,可是即使在落水之后,这些火焰也没有丝毫熄灭的迹象。

    “希腊火?”灵梦的眼睛眯了一下,躲闪的频率越加的快速,她就算再怎么不学无术也不可能没听说过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强大武器,据传说,希腊火是由拜占庭帝国极少数顶级匠人秘密制造的武器,一旦点燃无论是用水淹还是用沙土盖都无法将火焰熄灭,正是因为这种可称为恶魔一般的威力,因此希腊火的配方永远只掌握在拜占庭帝国首脑的手中,而在拜占庭帝国灭亡之时所有的希腊火配方都被拜占庭帝国销毁,从此世上便再无这种武器。

    “如何呢?在天上打,也许你会打赢,可是只要下了水,你就绝对不可能赢我。”船长看着在炮弹雨中腾挪翻转的灵梦,脸上的表情相当自豪,“这可是我费了半生时间收集到的幽灵舰队,每一艘船在各自的时代都是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