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当你以为你赢了的时候,你已经输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章 当你以为你赢了的时候,你已经输了

    刷柱子中……

    “村纱水蜜……真是个一听就感觉甜甜的名字……你之前那艘船是武藏?”灵梦认不出来,但是我眼可不聋。

    “没错……”水蜜看着正因为血晶石而止步不前的白莲,“白莲的力量非常巨大,听说当年在封印白莲的时候人类出动了他们所有的高手,再加上白莲并没有抵抗才能封印成功,不过,那些所谓的人类高手跟你这里的人一比不值一提。”

    “外界人类的力量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开始凋零了,自从他们结束了神代之后,不过在有些地方依然还隐藏着足以与疑似神形态一较高低的人类……当然这跟现在的局面都没有关系。”白莲因为血晶石的关系站在原地不动,很明显她的思考回路是完全关闭的。

    “她为什么不直接打碎那红色的石头?”灵梦有些无法理解,“以她的力量想打破那东西并不困难吧?”

    “因为她现在是在依靠本能行动,她会下意识的排除周围所有的生命,但是血晶石没有生命,而且对于现在的她毫无威胁,所以她的本能下意识的忽略了血晶石的存在,嗯……不过应该快要反应过来了。”生物的本能其实是完全直来直去的,很容易理解,有生命的东西就有威胁,需要排除,而没有生命的东西就没有威胁,注意不到,除非……这东西完完全全的碍事了。

    果不其然,白莲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轻而易举的将右手从血晶石之中拔了出来,血晶石破碎四散,白莲双手在胸前合十,气息就突然变了,剩下的血晶石和锁链一瞬间化为齑粉,似乎是注意到了我们这边的人数众多,白莲没有靠近,而是在身后展开了一个奇异的星阵,刚看到这个星阵,魔理沙就大叫起来。

    “喂喂喂喂喂!!!”魔理沙指着星阵表现的大吃一斤,“这不就是我的银河系仪嘛!为什么她会用魅魔大人的魔法啊!”

    “那是魔法银河系,听白莲说是她从魔界学到的招式,如果她现在就用了这招的话……那么下面一招就会是……”一轮明显后退了一步,“我建议你们最好先撤退……”

    “魔神复咏吗?神绮最强大的大魔法之一……好,现在我来传输作战方针,我来对付她,你们看着办。”我伸出双手往后划了两下,“还有,我觉得你们真的应该后退一点。”

    说完我往前走了几步,果然,白莲的头抬起来了,无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来了……魔神复咏……来啊!”白莲发动了魔神复咏,就像神绮说的一样,白莲把这一招进行了自己的改良,此时所有的魔法流全都朝我一个人打了过来,我又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魔神复咏打在我的胸口上,然后……渗了进去,一股巨大的魔法力量几乎将我的身体撕开,但是它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因为……它们在进入我体内的一瞬间便被黑暗之种所吸收,下一刻,我感觉自己力量大增,“力量……在我体内流动……”

    “喂喂喂……什么情况!”白莲没有做出反应,但是纳兹琳她们明显看傻了,纳兹琳指着我的背后喂了半天差点说不出话来,“喂喂喂喂……”

    “别喂了,你没看错。”灵梦摆出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那家伙可以说是黑暗的化身,任何带有黑恶势力属性的魔法攻击都伤不到他,只会给他充电,虽然……他本身就能算的上是幻想乡里第一黑恶势力,啧……该死的有钱人。”

    “喂!再来两下啊!”我一掌劈在水面上,积水被从中切开两边,朝着圣白莲的脚下蔓延了过去,白莲跳向半空,随手发出了一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圆形物体,看上去像是……飞钵?“这种玩具也拿出来现!”

    一拳将飞钵打成碎光点四散开来,这还是我没用左手的力量,刚才的一发魔神复咏几乎让我的战斗力提高了一个档次,当然,输出能量是不可能的,但是却最大限度的提高了身体力量,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足以跟鬼族相提并论,至少在那一发魔神复咏的力量耗尽之前是这样,所以……黑神斩波!

    一道黑神斩波被我劈了出去,白莲随手又是一个飞钵,两道攻击撞在一起啪的一下同时湮灭。

    “喂……我们就这么看着?”船长觉得这么多人怎么说也不应该在这里当吃瓜群众。

    “你看到小哥的表情没有?那明显就是‘谁敢过来就先揍谁’的表情,魅魔大人偶尔也会有这种表情,就是在……遇到好对手的时候。”魔理沙双手背在脑后,侧坐在扫把上看着我们的位置,“小哥也很兴奋啊,毕竟前些日子也虚弱了那么久。”

    “我得说他来了之后在大部分时间我的工作体验极好,当然,没有钱赚就会变成极差。”灵梦拉着跃跃欲试的早苗,“所以你送死我不拦你,但是万一他心情差了以后不借我钱我就亏大了。”

    看着白莲重新落回已经恢复的水面之上,我得承认,魔理沙说的没错,我现在感觉……异常的良好,我正面冲了过去,在距离还剩下三四米的位置起跳,凌空一脚踢了过去。

    白莲没有移动,而是再一次将双手合十,下一秒,我感觉自己似乎是撞在了一面墙上一样,身体被直接震了出去,而白莲的身体数据也从刚才的b级别上升到了ss+级别的程度,这是……这就是身体强化魔法?

    “【超人】圣白莲……毫无疑问是白莲最强大的魔法,不是对敌人的,而是对自己的,这是可以让白莲的身体变得凌驾于龙种之上的钢之魔法。”一轮又开始了解说,“我们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做吗?”

    “你们可别小看老子的兄弟啊,他确实不会再生,但是却比我还命硬呢。”妹红掏了一盒七星出来,刚要点上,又愤愤的扔进了水里,“妈的,湿透了……”

    “你不是戒烟了吗?”灵梦想起妹红向慧音求婚时候说过的场面话,“怎么又抽上了?”

    “那就是个气氛,也就你会当真,谁让你这种货穷的连盒烟都买不起。”妹红完全不给灵梦面子,面子是什么?能包饺子吃吗?“哦,那是什么?”

    白莲仅仅用身体强化后的气势就将我撞飞了,不过也就这样,不痛不痒,在我重新落回水面的时候,她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金色的,无法形容的东西,姑且算是圆柱状,金色的,看起来分量挺足,握在手里怎么说呢,像是一根过于短的棍子。

    “金刚杵?这么短的?”我的疑惑下一秒就解开了,因为从那短的过分的金刚出的一端冒出了金色的能量,变成了一把光剑,我日……等下,确实看着很像光剑,不过根据解析系统的解析……那是根棍子?或者说……像是锏?虽然看起来有尖,但是实际上没有刃,属于钝器,“啊……麻烦死了,就当做是光剑好了!既然如此……好啊,来啊。”

    圣白莲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但是确实朝我这边跑了过来,她的脚踩踏在水面上没有留下任何涟漪,但是解析系统却能观测到每一次落脚,脚掌正下方的泥土都会下陷一截。

    “啊嘞……光剑啊……我也有啊……”一直打酱油的天子不服气的拿出了绯想之剑,“话说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可是好心啊。”

    金刚杵带着巨大的力道劈了过来,却在最后关头被另一把光剑挡住了,我用左手腕的光束剑一下子将金刚杵挡开,“哼,光剑就要用光剑来对付,对吧。”

    我一击直刺上去,白莲却从我的头顶跳过,落地的同时一金刚杵砸在了我的头顶上,我脖子一缩,就被一条手臂从后面勒住了。

    “怀中锁喉?胸挺大的!”勒住我的是左手的手臂,所以她的身体在我的背后应该也是靠左,我的左手手肘全力一击朝后面撞了上去,只听见一声闷响,勒住我脖子的手臂却依然没有松开,我暗暗心惊,没想到身体强化魔法会有如此威力,连我左臂的一击都能抵抗得住,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守什么君子协定了!

    我用左手一下子抓住了白莲的头发,同时身体全力往前一翻,我们两个人同时向前翻了出去,仰面朝天砸进了水里,在水中还没落地,我的头部左侧猛地挨了一肘击,我立刻还以右拳,却打在了空处,我立刻站起来重新回到水面,正看到白莲从另一边爬出来。

    “呼……状态良好……嘿……”扭了扭脖子,我感觉很兴奋,以前在幻想乡里可没有人会用柔术系的招式跟我打,另外在被我的前翻破坏了平衡的时候居然还能给我脑袋上来一下,嗯……这家伙属于那种力量与技巧并重的人啊,圣白莲,“再来!”

    我又开始了助跑,起跳,然后……断头踢!

    令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起跳出腿的一瞬间,圣白莲居然自己沉到了水里,这下我的攻击直接落空,而在我踢到她原本站立的位置的时候,她又突然浮了上来,从我的正下方一拳将我打到半空,紧接着就是一串连续的打击,最后的一脚在将我踢进水里的同时也差一点踢断我的脊椎骨。

    “三千大千世界之主……不对劲啊……”水蜜看着白莲的动作,眉头拧成了疙瘩,“这招需要很强大的身体控制,仅凭本能,不可能用出来的……”

    “哦……一发入魂……”我从水里爬起来,感觉自己之前吸收的力量都耗尽了,“喂,你已经恢复意识了对吧?”

    “没错,就在刚才我们一起掉进水里的时候,不过就这么结束不论怎么说都太失礼了,而且……我觉得我有必要为我们在这个地方打出点名堂来,毕竟……佛教是需要信仰的。”白莲抬起了头,果然,她的眼神已经恢复正常的生气。

    “喂!只有这点想都不要想!”早苗大声反抗着,“幻想乡的信仰是属于守矢神社的!”

    “是吗?南无三……那可说不好,而且……你说了不算。”白莲重新看像我,“看来你比我想象中更结实一些,不过我也还剩下最后一招,如果你输了,就加入我佛教如何呢?”

    “免了,不过如果我输了,我可以帮你们推广,我的话在这一亩三分地还是有点用处的。”最后一招?我可很好奇啊。

    “那好,那也不错……”白莲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在了水面上,居然不沉,“那么……魔封波!”

    “what!”看着绿色的螺旋状牵引流出现差点让我的下巴脱臼,吸引力也由此而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居然仿佛真的要被吸走一般,手腕的光束剑立刻解除,集束器关闭变回光束腕炮,我一炮就崩飞了那瓶子,这才将魔封波停下来,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上当了!圣白莲不见了!这是……

    “没错,魔封波只是个障眼法。”我的背后重重的吃了一记金刚杵,集束器重新启动激活光剑转身横切,白莲却早已躲到了水面之下,“阿诣罗吠陀!”

    白莲的身体从水下撞出来,我立刻屈膝同时加上铁板桥才将将躲过去,总是下意识的忘了这里是水面,这家伙很会适应战场啊,不过,游戏也该结束了!

    “魍心!黑神斩波!”以一道黑神斩波分散了白莲的注意力,我脚下一松,也沉入了水下,白莲在水面上找了半天,却连个气泡都没发现,这是必然,水这么浑浊,我又根本不用呼吸,而我则趁此机会悄悄地来到了白莲脚下,然后……“darknesscalibur!”

    白莲被脚下的攻击打个正着,依靠身体强化能力强行顶住了攻击,却被冲到了天上,而我则进一步加大了黑暗圣剑的出力,随着一声仿佛玻璃破碎一般的脆响,白莲的身体数据下降了,我这才停下攻击,看着白莲落下来,她的身体强化魔法,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