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命莲寺落户,白莲教崛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一章 命莲寺落户,白莲教崛起

    秃子要开始养肝了

    “怎么样,还要继续打下去吗?”身体强化魔法被破之后,白莲的身体素质比我还要差了一截,无论怎么打,赢的都会是我,也只有可能是我。

    “怎么?你以为你赢了?”我对面的‘圣白莲’的样子突然变得十分怪异,那是……扭曲……就在同一时间,沉重的一击突然从后面打中了我的脊椎骨,“你以为你打中的是我吗?从始至终,你打的都不是我。”

    热,炽热的爆发力,穿透了身体从我的腹部炸出来,我缓缓跪倒在水面上,低下头,啊……原来不是错觉啊……嗯……脊椎骨原来可以从前面扎出来啊……啧……真是……社会奇观。

    “南无三,失礼。”我面前的圣白莲渐渐软化成烂泥,而我背后的圣白莲才是真的,“不才,我也略懂一些……”

    “死灵魔法……禁咒法师……一个和尚……玩什么……”我老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我以为我在跟和尚做游戏,结果闹了半天对面是个戴了光头假发的禁咒法师。

    魔法使是有很多分类的,当然,这些分类有时候和强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一种类似称号一样的东西,比如魔理沙,她混到死也就是个魔法使,因为她的专精方向是纯魔力,还有帕琪,她的魔法体系和一半的魔法使完全不一样,所以她也只能是魔法使。

    一般来说,精通于四元素魔法的魔法使会在修行中渐渐获得使用无属性魔法,就是类似艾尔的天泣之刃那种魔法的能力,从而升格为圣灵法师,而专精于光属性魔法的魔法使会因为光属性带来的身体强化能力而变成正统的近战法师,专精于暗属性魔法的魔法使会获得与死灵乃至恶魔沟通的能力从而转变为死灵法师,但是除了这三种以外,其实还有第四种。

    禁咒法师,这种魔法师的特点是强,超级强,没有天理的强,她们既拥有死灵法师的黑暗和死亡魔法,也拥有单一属性的元素魔法,而且借由与恶魔的交易还可以进行近战,同时,由于融合了很多本该对立的魔法属性,她们往往会掌握一些其他三种体系都无法掌握的能力,比如刚刚的泥偶。

    普通的死灵法师也可以使用泥偶,但是绝对不可能改变泥偶的基本形态,更不可能让泥偶充当分身。

    “我跟你不同,知道吗?这就是原因。”白莲绕到了我的面前,蹲下,“虽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能看的出来,你和我的弟弟,命莲很类似,你们都是天才级别……不,你可能比他还要极端,但是我是个凡人,我很努力,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你们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次元,所以……”

    “所以我输了……”天才吗?我确实天才,天才到我已经忘记该怎么努力了,嘁,什么啊……

    “没错,在那种情况下,当命莲去世之后,我发现天才和凡人没有区别了,反正都要死,但是我不能死,所以既然依靠努力做不到,我就只有铤而走险,不管用什么生儿子没**的办法都要做到,所以在我修习了魔法之后,我发现这才是正途。”

    “你说这个谁懂啊……我可是天生不死的……体会不了你们这些凡人的心思……”啊……腰直不起来……肠子在蠕动……别往外流啊,很恶心啊,我最近便秘不知道吗?“所以呢,你想证明什么?”

    “我想证明,这就是天才与凡人的差距,对,现在是凡人赢了,像你这种天才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太自大了,你们总是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结果呢?当你觉得你赢了的时候,你已经输了。”

    “然后呢?”

    “然后?咳,南无三……要来信我吗?我会帮你把这些毛病全都改正的。”

    “啊……真抱歉……我……不打算改变信仰而且……”我抬起了脑袋,“我从来不会觉得我掌握住了一切,而且……我还没输呢!”

    零距离左拳突击,一发入魂,白莲教激怒,我立刻切换为索德布雷加形态,飞行在水面之上。

    “你以为我的下半身不能动就是输了?告诉你吧,脚只是装饰而已,上面的大人物是不会懂的!”

    “嗯,很好!看来你不是那么不可救药!”白莲再次冲出水面,手上多了一个卷轴一样的东西,“经卷,赋予魔力强化,魔力护盾,组织活性化……”

    “魍心,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虽然说是飞行,不过下半身跟秤砣一样吊着也确实不太灵活,而且……用这个身体战斗总觉得伤风败俗。

    “请恕我拒绝。”然而我的想法被魍心吐槽了,“就算您把黑暗圣剑转向打回到自己身上也不可能再生身体,如果黑暗之种那么容易被苟,那就不是黑暗之种了。”

    “好吧,不行就算了……”我本来还在想既然外来的黑恶势力能量攻击能给我充电,那我自己发出去的呢?现在看来果然想的太美了,“嗯……”

    在白莲的身体周围检测到了墙壁状的魔力存在,跟流亡者的能量护盾相似的设计,同时她的身体灵活性大大提高,既然如此,拖着我这么疲惫的身体去打近身战就不太合适了,这是个巴萨卡啊,嗯,是会魔法的friends呢……

    “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黑暗圣剑……darknesscalibur……一百连发!”黑暗之种的力量是无尽的,我的力量也是无尽的,既然到了这一步,就用单纯的方式来结束吧,然后……“再接一百连发!”

    “南无三……你丫的作弊!”白莲气的一瞬间连模型都换了,伸手就顶在了黑色光的末端,“不过是块破石头罢了!”

    “那你有种推回来让我看看啊。”我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这具身体居然无法承受这种出力,连续两百黑暗圣剑的解放……啊……以后还是压制在十次以内吧……“来人,搀着我点……来人啊!都死哪去了!”

    回头一看,原本坐满了吃瓜群众的地方一个人都不剩了……不对,还剩下一个。

    “呃……你确定这么大的能量不会把这里炸成天坑吗?”小伞把本体护在身前一点一点的往我这边挪,大有见势不妙立刻开溜的意思。

    “啊?哦……”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因为这个,两百发黑暗圣剑的组合,能量强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坑爹的级别,虽然因为连发导致单发的威力下降了不少,但是加在一起……“我们可以闪了!”

    我的身体突然又有了力气,翅膀一振拉着小伞就飞跑了,正飞到一半,一道说不出是什么颜色混合的魔炮擦着我的翅膀打了过去,其威力完全不在两百发黑暗圣剑的组合之下,而在现在的幻想乡里,有可能发出这种魔炮的……

    “你搞得动静太大了吧!我在家里都能感觉得到!”幽香的魔炮将我的黑暗圣剑撞歪,了四十五度角,然后直冲向幻想乡那片曾经埋骨了赤火蛮族和贝蒙斯坦的丘陵地带,后来我听说,那里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好事者比那名居天子小姐用水灌满了,搞了一个海洋主题的什么玩意,当然,开张三天就被查封了,只留下一个比雾之湖更大的纯圆形湖泊。

    “啊……不好意思,脑子抽了……”我毫无悔过之心,反正……估计白莲那个状态就算没有幽香解围也应该是炸不死的……应该……呃……大概吧……“小伞,这是幽香哦,以后……”

    “死ね!”一台摩托车突然从后面撞在了我的后背上,前轮在我的背后快速摩擦差点把我的羽毛都点着了,“老娘今天撞死你……啊……”白莲突然发现,现场不是只有我一个,“啊……哇……吼哇……哇……啊啊……南……咳咳咳……南无三……”

    “现在你还装个屁啊!”白莲一直装成得道高僧的样子,但是自从神绮跟我说了圣白莲这个人的英勇事迹之后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真正的得道高僧绝对不会畏惧死亡,所以圣白莲在僧人这方面从一开始就不合格,想想吧,一个染发,卖萌,穿紧身衣还骑摩托飙车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呢!“还有你既然都气成这样了就别假笑了好不好,你笑面虎啊你!你在老子的地盘这么吊神绮知道吗!”

    “嘿……一撞你你还知知知道神神神绮了你!”白莲变脸了,这才对嘛,你看这脸黑的,什么我佛慈悲,巨(和谐)乳心善,都是假的,是化学成分的。

    “他当然认识我了,他是我哥。”魔界的bgm响起,神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嘿,幽香,白莲,好久不见,我就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所以放心不下就又过来了,怎么?谁赢了?武藏还是小次郎?”

    “武藏还没实装呢……”幽香看了看满地的水,“你既然来了,就帮个忙如何?”

    “好啊。”神绮一炮打中了地面,以此为中心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水被快速的卷了进去,然后消失不见,“正好最近我想在魔界搞个人工湖,没有那么多水。”

    几十分钟后,博丽神社。

    “所以你们就是因为这种理由打了一架?”神绮听着我们打起来的理由,“啧,哥也就算了,他脑子跟幽香一样有问题,白莲,你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南无三……不是你想啊,僵硬了这么久之后总是想活动活动身体你说是吧?”白莲把脸转向了一边,头上贴着十字形胶布,“啊啊……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不对……他是你哥?那他多大了?”

    “保守估计八亿年以上,不保守估计……可能比地球大。”神绮叹了口气,“你这才叫欺人老无力呢,知道吗?不过好在现在问题也解决了,封印也解开了,人也都认识了,架也打完了,你们就安心呆在这里好了,这里可是被治理的不错,还有你那个想法……算了我从头跟你说吧……哥,你来说,我哪知道你都干了些啥!”

    “别吵……”我拿着逗猫棒逗着虎妞,哦,现在是寅丸星了,不过好像效果不是很好,她不是虎斑猫吗?“喂,你不会真的是老虎吧?你的体术那么差劲啊!简直给母老虎丢脸啊!”

    “母老虎也分很多种啊……”星一脸暗淡,“学魔法的老虎没人权啊……”

    “不是你就算学魔法你也得遵守基本法啊,老虎妖怪的体质本来应该挺高的吧!”目前所有参与者都集中在这里了,统一管理,大狸子被我保下了,正在铃奈庵罚帮忙抄书呢,不过天子嘛……正在后面被灵梦魔理沙早苗和妹红连续殴打呢,估计这次连尿都能打出来,但是具体是怎么打出来的……我不便明说,自行考虑。

    “我天生就是这样啦!有什么办法啦!要不你来教我啦!”星激动了,一激动就口不择言,一口不择言……嗯,就有点毗沙门天的风范了,好啊,好啊。

    “可以啊,你要是真的想学,我可以教你啊,也可以给你找个不错的指导。”我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拎起了一只白老鼠的尾巴,“啊,好肥的老鼠啊,让我吃了吧……”我拎着白鼠尾巴张开嘴就要往嘴里放,嗯,好久没吃口水都下来了。

    “不要啊!!!!”纳兹琳突然扑过来紧紧地箍在我的脸上,“不要吃我的小白!”

    “你没发现……他就是故意的?”船长从自己手上抽出四张牌往地上一摔,“炸!”

    “王炸!”一轮反手就是一对大小王。

    “要不起。”小伞看了看两边的人,耸了下肩膀。

    “……”神绮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可能不该来,“幽香?”

    “休想,我只动手,不动嘴。”

    “那就让我来说明吧!”八云紫突然从地板上冒出来,简直像电影里的cop一样,每次都事情解决了才出场,“嗨,我是大家的偶像八云紫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