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杂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二章 杂谈

    心脏又不够了……巴巴托斯你回来好不好?

    “哦,偶像……”幽香和神绮对视了一眼,同时低下头,“呕!!!!”

    “喂!什么意思吗!我难得的出场你们就这个反应吗?别忘了我可是带着伤病出来给你们收拾烂摊子的啊!”对于两位同仁如此的反应,八云紫感到非常的不满,八云紫是谁?那可是幻想乡人人得而诛之……咳,人见人爱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哪里受过这种呛白?

    “伤病?好,有骨气,那麻烦你转头看看,我哥为了这已经连肠子都掉出来了,脊椎骨碎成四节,你跟我说伤病?”神绮是完全不给也不用给八云紫面子的,不要说面子,连面纸都不用给,“行了,废话少说,在你的地盘上我也不多说什么,你赶紧办正事。”

    “你特么少说话了你。”紫暗骂一句,开始跟白莲交涉关于幻想乡里的事务,事实上,最近的幻想乡规划里正好有一项事务特别适合让她们来做,不过在那之前,先得让白莲了解一下我们的宗旨。

    “我说老兄你真的不疼吗?”星看着我腹部的破洞,“你是不是应该洗洗肠子?”

    “嗯,好主意……我的腿动不了。”肠子流出来了,散发着一股子怪味,嗯,什么味你们应该能想象得到,“不过不急,你考虑的咋样?”

    “嗯……还是算了吧,我暂时还是先把我们自己安顿的事情做好,然后再考虑拜师学艺的事情。”星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对了,关于我们……是不是也要登记?”

    “哦,对,正好,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所有人都过来。”我掏出一沓表格,“每个人一张,填好了交回来就行了,然后你们就是幻想乡合法公民了,记住遵纪守法,别整天想着搞个大新闻,不许骚扰安全区域内的一切生物,除非先受到挑衅,至于你们有没有收到挑衅……嗯,要经过调查之后由我们来定……”

    仔细的讲述了一下幻想乡里的霸王条款,然后回收了所有人的表格,我却突然发现……人数不对,确实不对!少了一个人!

    “喂,你们那个叫的小丫头跑哪去了?”从之前我被神绮扶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全名似乎叫封兽的小丫头了,那小丫头不知为何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是身体的外形或者性格之类的,而是……怎么说呢……对,是给人的印象,她给我的印象很像两个人,芙兰和恋恋,都是那种一不留神就会被洗脑的小丫头!

    “你叫我?我一直都在。”结果房间角落里一棵盆栽突然说话了,我就奇怪灵梦哪来的时间精力还有兴趣照顾盆栽的?“啊,对,因为害怕被打我就用能力伪装了,你看到的我是什么?”

    “呃……盆栽。”什么意思?难道她自己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

    “就是你想的那样。”盆栽变回了黑发小丫头,说起来黑发真的好稀有啊,“我的能力是改变我在别人眼中的样子,但是我并不能控制别人看到的是什么,换句话说你看到的是你觉得合理的东西,每个人看到我都会有不同的反应,比如你看我是盆栽,可能有人会以为我是个棍子。”

    “嗯,这能力有意思……可是有什么用?”大狸子的能力也是变化,但是却是依照自己的想法来变化,从而进行伪装或者蒙混过关,而亲的这个……嗯,好像没什么实际价值,不过……“难道是为了吓唬人吗?”

    “有可能,毕竟有时候我在其他人眼里确实会变成他们最害怕的东西,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开始坐下填表,顺便跟我闲聊,“比如虫子什么的?”

    “我讨厌虫子,但是不害怕虫子,而且就算是讨厌……对莉格露来说也不太公平,我讨厌无法沟通的虫子。”我的解析系统并没有和昆虫沟通的能力,这一科技难关暂时还无法改善,“要说我害怕的东西……可能是……失败吧,因为我的使命绝对不会允许失败。”

    “这么严格?是谁决不允许你失败?”

    “是这个世界,因为如果我失败了,这个世界就没有未来……不过现在,我也开始害怕死亡了,不是我自己的,是我周围的人的,我看淡生死,但却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对死亡的愤怒,我害怕的是一旦愤怒爆发,我会做出什么。”我曾经做过一次设想,如果有一天幻想乡里这些人有人死了,有对我无比重要的人死了,我会是什么反应,然后……我没敢往下想,怂包啊,但是我会避免那种可能性的出现。

    “这样填可以吗?”把填完的表格递过来,“看来你也挺辛苦……其实我也一样,说实话我只是被雇来帮忙的,对于什么佛教啦,如来啦,还是什么解除封印的事情啦都没什么兴趣,谁让她们给我了一袋子妖力结晶呢,你知道那东西吧?”

    “知道啊,吃起来有点像柠檬硬。”妖力结晶其实说起来还挺稀有的,是妖怪在力量突破的时候溢出的妖力凝结出来的,不巧在我来了之后文文的力量等级跳了一大截,结果现在我家冰箱里还有不少妖力结晶,这东西的特点是好吃,除了这之外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因为只是外溢的妖力,对于提升力量效果相当有限,“我家还存了不少。”

    “啊,那就简单了,味道很赞对吧,而且吃多少都不会长蛀牙。”遇到同好似乎让有些兴奋,“呐呐,这里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人?我是指跟我差不多的。”

    “有意思的人遍地都是,跟你差不多的……有,两个,不过……”恋恋已经好久没见到过了,不知道又去哪里了,凭借她那无意识的能力就算无意识之中穿透了大结界走到外界估计也是毫无意识的,“嗯,反正这次事情估计要开个宴会了,到时候有一个可以介绍给你,然后……就看另一个会不会被吸引回来了,毕竟她最喜欢热闹了。”

    “好啊,不过宴会……什么样的?”

    “很棒的胡来的东西,我相信你会喜欢的。”目前天气还是春寒料峭,一次火热的宴会正好可以回升幻想乡里的温度,“喂,紫,你们谈妥了没有?”

    “谈妥了,现在正在规划地点呢。”紫和白莲正盯着地上摊开的一张地图,那似乎是幻想乡的全境图,“让她们选择地点建立寺院,然后顺便帮我们管理新规划的墓地。”

    就是这样,以前是没有条件,但现在,既然安全系数高了,谁家人有个生老病死也该有个集中管理的地方好好埋了,省的都跑到无缘冢,弄得那边总跟闹鬼一样。

    “嗯,我看有三个位置都不错,不过具体敲定的话光靠地图是看不出来的,最好对这三个地方做一下实地探测。”白莲在地图上圈出了三个位置,地势地形看起来都差不多,跟人之里的距离也差不多,毕竟墓地肯定不能圈在距离人之里太远的地方,不然不是自找麻烦吗,“可以吗?”

    “当然,这是合理的要求,对了,如果你们要传播教义,记得要文明一些,不要引起冲突,毕竟在这里可不是只有你们在收集信仰。”紫同意了白莲的要求,但同时也进行了警告,“幻想乡的地方不算大,但是信仰可不少,你刚刚看到的早苗就是神道教的代表,秦钺炀和灵梦是金钱教的代表,还有红魔馆的威严教,冥界的食神教,大大小小很多的宗教信仰,你们的白莲教未必会受欢迎明白吗?”

    “呃,我们是佛教来的。”白莲大概是明白了。

    “嗯,好吧,所以你们要记住,在传播你们的白莲教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尺度,幻想乡里不是没有……”紫点点头,继续说。

    “呃,是佛教……”白莲觉得是紫没有弄明白。

    “啊,我知道,幻想乡里不是没有不讲道理的人存在,所以如果强行推广你们的白莲教有可能会导致你们的人受到攻击……”紫觉得自己很明白。

    “所以我们信仰的是你麻痹的佛教啊!”白莲抓起茶几狠狠地砸碎在了紫的脑袋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你以为我们开寺庙的好欺负是不是啊!我告诉你,我佛有曰佛门中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也是可以出手的,必要的时候也要让人了解一下佛教文化的厚重,懂什么意思吗!这就是委婉的说法!翻译过来就是:艹他妈的敢挑衅佛门给老子往死里削他!得罪了方丈你还想走?”

    “嘤嘤嘤……”紫瘫在地上,一脸的委屈与无助,“原来你是绿拐……”

    “你才他妈绿拐,你全家都是绿拐,你他妈看什么都像绿拐!”白莲依旧处于暴怒之中,幸好被神绮拦着,没有继续动手,这才渐渐冷静下来,“呼……呼……南无三……南无三……”

    “暴躁老哥,稳!”我伸出大拇指,“我的腿不能动,所以你们……紫,别装了,带她们去看看地方,早点拍下板来,也算圆满结束。”

    “好吧,你们都跟上。”紫的隙间还没有恢复,不过通过一个人的大小还是有的,她们一走,屋里就清静多了。

    “我怎么隐约听见叫(和谐)床的声音呢?”但是屋里这一安静下来,神绮的耳朵就竖起来了,“你们听是不是,好像就在附近……”

    “啊,是天子吧,估计正被殴打呢,她那个性格发出什么声音都不奇怪。”打了个呵欠,我伸手叫过小伞,“咱们也走吧,带你看看你的狗窝。”

    “要我背你吗?”幽香难得好心,“不过不许你动手动脚。”

    “那还是算了,我可忍不住,我管不住自己这手。”再次变回索德布雷加形态,我们四个人也离开了神社。

    “灵梦桑,你听到了吧,又有新的信仰入侵了。”后屋,魔理沙依然在虐待天子,但是灵梦和早苗却秘密的来到了隔壁,“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些本土信仰可能会保不住。”

    “嗯……”灵梦根本不知道自己供奉的是个什么神,但是绝对不会偏离神道教的范围这一点可以肯定,所以虽然核心不同,但是和守矢神社还算是可以共通,但是……神道教的衰落在历史上就是由于外来信仰的入侵,“有必要做些防范,如果没有人来神社……就没有钱赚了!你去跟你的上头打好招呼,最近……嗯,趁着她们发展起来之前,强化信仰散布!”

    “好的,过去的手段太温和了,现在要过激一点。”早苗和灵梦对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有些发黑的怪笑。

    另一边,再通过隙间之后,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第三处地点,前两处地点虽好,但是白莲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图。

    “嗯?”然而,在这最后一个位置,白莲刚站在地面上没一会儿,就皱起了眉头,“这里……就是这里了!八云,就是这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地方了。”

    “的确……”星也在这块空地上四处走着,“我总感觉在这地下有什么让我很不爽的东西,压住它们会是好事,我的直觉也这么告诉我。”

    “好,那就定下了。”紫拿出了个老年人备忘录开始记录,“我会联系施工方的,对了,你们不打算给寺庙起个名字吗?”

    “名字?是啊,总得有个招牌……”船长想了想,“我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

    “啪!”一轮一巴掌拍在水蜜后脑勺上,“别乱打岔,好好想名字……云山,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们都是起名废。”云山回答。

    “我不是问你这个……算了,你说的也没错……”一轮很无奈,然而也没办法。

    “行了,起名当然是要白莲自己来,我们凑什么热闹?”纳兹琳拿着探宝棒不知道在干什么。